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男孩之死
    她掌握了结印要领后,闭上双眼,集中念力,试着握住红线,双手结印。

    让大婶握住红线中端。

    嘴里念念有词,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随咒语念出而涌动在身体里的力量,直冲心脑。红线也是开始抖动起来,她惊声尖叫:“哎嘿,动了动了!”

    “集中精力!”祁封只瞅了一眼,却是镇静非常,不慌不忙道:“否则会功亏一篑的!”

    “哦哦!”佟辛傲娇的撇着小嘴儿,不假思索的继续投入到她的“工作”:“好!”

    而红线从微动到大抖,轻泛着黄色道光,而红线开始延长,延长的部位均是黄色,忽隐忽现的发着道光的黄色线条向远处伸展。

    祁封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到后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红线的另一头,看它指示的方向,是在东北方。

    “呵!”得知方位,祁封嘴角上扬,大喝一声:“原来在那里!”

    如今,方位已定。

    “恩!”他走到她面前,将红线的头系在她的右手小拇指上,轻声道:“行了!”

    他拍了拍她的肩头,安抚道:“辛苦你了!”

    就这样就完事了吗?佟辛还有点懵懵的,就这样简单?

    她忙问:“成功了吗?”

    “她儿子失踪的地点……”祁封点点头。

    “离这儿不远!”

    “这样的话!”听到这一消息,佟辛大喜过望,忙拉起祁封就走:“我们快去吧!”

    “恩~”祁封点头,被她硬扯的手,反过来趁她没反应过来,一把搂过*,颔首冲她浅笑着:“走!”

    “哈~”祁封一举惊慌了她的小心脏,心里的小鹿开始乱撞一通,红了脸颊,喃喃:“啊!”

    接着,祁封一行人开车,跟随着红线延伸的方向,一路追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是的!”大婶飘忽的走到十字路口,就在原地打转,激动的大喊:“就是这里!”

    “我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为什么我看不见他,为什么!”大婶发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瞪着突兀的布满血丝的双眼,脸上青筋骤起。

    祁封没有立马去安抚大婶的情绪,而是低头,思量了下,道:“你儿子的气息很弱,那证明他鬼气弱,灵形在白天难以齐聚……”

    佟辛看大婶情绪快要失控了,忙问:“有办法吗?”

    祁封挠了挠头:“倒是有……”

    “别卖关子!”祁封欲言又止的样子,佟辛很是气闷,她闷声道:“说!”

    祁封嘴角抽抽:“就是等!”

    佟辛皱了皱眉头,疑问:“等?”

    他轻点头,娓娓道出缘由:“对,等!”

    “等到午夜!”

    “那时是阴气最盛之时,那会儿施法,事半功倍!”

    “额……”闻言,佟辛表示无奈,摇了摇头。“等吧!”

    “等!”大婶情绪也缓和了下来,喃喃自语:“只要有办法能见儿子,多等一刻没什么!”

    ……

    佟辛和祁封坐在马路边,大婶则飘悠的游荡在马路上。在疾驰的汽车间游走。

    “唉!”佟辛抬头望天,不时发出叹息。

    祁封笑问:“怎么了!”

    她嘟嘟嘴,摇了摇头:“没什么!”

    对着天咧着嘴开心的笑着:“第一次发现,时间可以变的这么慢……”

    “是啊!”祁封也学着她的样子,抬头四十五度看天空。

    天空像刚刚被洗刷过,夜色像泼上了浓墨一般的黑,月亮昏晕,星光稀疏。

    向前看去,城市中央,灯光明亮,照亮了奔驰轮下寸寸沥青路,仿佛这灯光发出了整个太阳光芒。

    “心静了!”他转头冲着她淡然一笑:“自然不会觉得时光飞逝的认真了!”

    两人心心相惜,倒也没觉得等的时间太过枯燥乏味了。

    午夜十二点将到

    祁封眉头一皱:“佟辛,准备!”

    佟辛笃定的点头:“恩!”

    双手掐诀,时刻准备着。

    待祁封一喝:“就是现在!”

    佟辛熟练的念着咒语:“虚惊怪异,失落真魂,今请五道,着意搜寻,收魂附体,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绑在佟辛小拇指上的红线随之咒语,自动松了开来,有生命般向前方缓缓飞去。

    红线在不远处的马路中央停住了。

    “哇~”佟辛惊讶的捂住嘴,半响说不出话来。

    随之,像点化般,一个人形在微弱的光线下勾勒出,只见一个半大不小的,十几岁的样子,全身血淋淋的孩童,不知道死前经历了怎样的折磨,血肉模糊,人脸都瞧不真切了。

    只见他呢喃着:“妈妈……”

    “妈妈……”

    大婶认不出,也不敢认,她实在是想象不出,她的儿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充满血丝的眼里早已闪着泪花。

    大婶慢慢飘了过去。

    祁封见状,也是可怜她们母子,拼力施法还原了小鬼死前模样。

    “咳咳……”祁封也由于道力不足,造成了体力不支,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祁封!”佟辛一脸担忧,抚上他的背,为他顺气:“你没事吧?”

    祁封不想她担心,强忍着伤痛,摇着头淡然一笑:“没事,死不了!”

    看祁封刚才咳嗽,脸都憋红了,佟辛咬了咬唇,担心的问:“不然陪你先去医院看看吧?”

    “去医院嘛?”祁封却大笑一声道:“我这病医院治不了的!”

    反过来调侃一下她:“原来你这么担心我啊!”

    “讨厌!”佟辛害羞的别过头去:“嘴里没个正经话!”

    看到大婶和她儿子再相见,发自真心地替她开心。

    “道术!?”佟辛回过神来,不惊感叹:“真的是好神奇哦!”

    佟辛眯眼笑着对他说:“你以后多教教我几个道术呗!”

    他第一反应是,疑问佟辛是开窍了还是发神经了,突然想学道术了?!

    不管如何,想学总是好的!

    祁封愣了下,随之点头答应:“好嘞!”

    佟辛一脸满足的嘿嘿笑着。

    祁封看着她纯真模样,真心希望她能如此以往,不管未来处于何种境遇,都能初心不负。

    希望不会成为自己的奢望。

    再看大婶,上前抱住孩童,看着他,声音都是颤抖的:“我最亲爱的儿子啊!”

    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说话间将他抱的更紧了:“你都经历了一些什么?”

    “妈妈,我……”男孩满心委屈的嘟着小嘴,哽咽道:“我~好疼!”

    “告诉妈妈!你……”

    “哪里……”大婶抹了抹眼泪,太过在意,语言功能已紊乱:“哪里疼啊!”

    大婶抚摸着男孩的身体,将男孩旋转一圈,细细询问。

    “这里,这里!”男孩指了指脑袋,和胸膛,又指向身体的每个部位,哭诉:“全身都揪心的疼!”

    听到男孩的回答后,大婶再一次哭出声来。

    “儿子,你告诉妈妈!”

    “你为什么会死的……这么惨啊!”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