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布阵施术二
    佟辛小心的握住红线的中间段,按照祁封的指示,将另一头递给大婶。

    准备就绪之后,可压根儿什么都没准备。人倒是都在!

    佟辛总觉得不像那么回事儿,灵光一闪,拍手称快,她这才想到,好像在电影里瞥过那么一两眼,道师都是穿黄色道袍,一个道台,一把拂尘,一叠符纸,一支桃木剑。

    可是现在,面前空空如也啊。

    她思量再三,咬了咬唇,一脸认真的问他:“我们是不是少点什么?”

    “少什么了?”祁封不以为然,瞟着四周看了看,冲她嘻笑道:“没少啊?”

    佟辛愣了下,怎么会,没少东西的嘛,再看几眼还是什么都没有!

    这个祁封半吊子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

    于是佟辛摆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叉着腰,眼眸浅眯,眼底透着一丝小傲娇。

    她唇角微勾,清了清嗓子,语调微扬:“我是说?”

    “你不应该做个道台吗?”

    “还有摆阵?”

    面对佟辛的“批评”,祁封神色微顿,眉头微皱:“啊?”

    看着祁封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再次提示:“还有你的道袍呢,拂尘呢?”

    祁封怔怔然,眉峰皱褶的扭成一团:“哈?”

    看他竟然还不以为意,她直接发飙了,戳着他的胸口,大喊:“符纸呢?桃木剑呢?”

    “难道你什么都没有带吗?”

    更是指着他鼻子大吼:“你也太不称职了吧?”

    祁封只想笑笑不说话,她这小脑瓜儿都操的什么心啊?

    这下,佟辛更是想不通了,她都说成这样了,祁封怎么无动于衷,怎么还笑得出来,还笑的这么开心灿烂!?

    看着他称的上诡异的笑容,佟辛嘴角抽抽,莫不是刚才太强势,将他骂傻骂呆了?

    才不会呢,这么个大男生,心理承受能力不会这么脆弱的吧?

    她撇了撇嘴角,下巴微扬,质问道:“喂?”

    “来,解释解释吧?”

    “就是啊!”听佟辛一说,在一旁的大婶更是着急了,堂堂道师竟然,这么重要的东西没带?

    不明状况的附和着:“道师,您是不是忘带了?”

    面对她们的质疑,祁封却噗嗤一笑。

    佟辛和大婶愣了愣,相对视。

    他,莫不是傻了?

    祁封不睬,镇定自若的道出这所谓真相:“你们可能是不了解情况!”

    “怎么说呢!小傻瓜!”他垂眸,眉眼带笑的轻敲了下她的鼻尖,打趣道。

    佟辛轻挑眉,斜眼看他:“恩?”

    祁封却丝毫不惧,嘴角依旧带笑,既然不喜欢,不如,又改口道:“不,小呆瓜!”

    “你……”佟辛眯眼笑笑,暗暗握拳,咬牙切齿道:“再说一遍试试?”

    “唉呀!”看着天色愈来愈暗,面前这两人却为点小事儿争喋不休,大婶心里很是着急,却碍于两人身份扯着嘴角只好笑脸软语的开口阻止着:“你们不要再吵了!”

    “不闹了!”祁封觉得玩笑总归不能太过,看着佟辛冲他瞪眼竖眉的,忙举着双手告饶道:“不闹了!”

    他踱着方步,眸子浅眯,秒变正经脸,企图将视线重新拉到正题上:“其实不需要解释太多!”

    “说太多,反正你们也听不懂!”祁封咧着嘴阴阴笑。

    闻言,佟辛和大婶同步的呆愣了几秒,扯着嘴角干笑:“额……”

    内心其实早就想把祁封放倒在地上,狠甩几圈,扔沙包般丢出去。

    没办法,谁让他说话欠欠的呢?

    “我这么说!”他微扬嘴角:“你们应该就理解了!”

    佟辛,大婶两人侧耳细听。

    “道台,符纸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基础的!”

    他自诩道力颇厚的拍胸脯子,声调略略拔高:“像我这种高级道师,自然不常用这些!”

    此言一出,直接换来佟辛的一个大白眼:“切!”

    更是小声吐槽:“要真是高级道师!哪里用的着我!”

    祁封体质本就异于常人,其它不说,偏是耳力好的惊人。

    这下被佟辛狠狠揭短,祁封内心好像突然被什么狠挠了一下,神色微顿。

    也许她说的没错,去了一趟冥域,自己现在失了大半道力,又没及时修养,身子更是不如以前。

    何必计较,何必辩解呢,也许是该释怀~

    片刻后,他堪堪松了口气,抬头,继续道:“至于~”

    “道袍,拂尘,还有桃木剑,都是在请神仪式的时候才用到的!”

    “这些今天都用不到!”

    “而且只要灵力雄厚,刚才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的!”

    “所以……”祁封突然将视线转向佟辛,握着她的肩头,笑眯眯的道:“其它的什么都是浮云,有你就行了!”

    “那,我记得?”佟辛低头消化着他的回答,思量过后,道出她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不是你们都还要念咒的啊?”

    他略带思考的轻点头:“当然是啊!”

    “哦!”佟辛有些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来,呲着牙冲他笑:“那开始吧!”

    祁封心里纳闷,她什么时候对道术这么上心了,看了眼大婶,或许是迫于形势吧!唇角轻扯,“呵!”语调中带着几分轻嗤:“先学会手势吧!”

    “啊?”佟辛兴趣更浓,凭着感觉和印象,左右手,均大拇指压着无名指和小拇指,食指和中指伸直。

    摆好手势后,询问祁封:“是这样吗?”

    “不对,”他摇头轻叹。

    “你这是剑诀手势,用不着!”

    佟辛虚心求教:“那手势怎么做?”

    反正时间还早,不如捉弄下她,让她知道知道道师的难,道师的苦。

    “那来个雷祖印吧?”他低首浅笑。

    “我告诉你!雷祖印是这样结印……”随后伸手快速的结印。

    那结印的双手看上去像是给手指打了个死结。佟辛已看的呆愣,惊奇他是如何做到的。

    终于在佟辛面前扬眉吐气一番的祁封,笑得肆意。

    “看好了!”收了笑容,他将手放开,放慢速度,一而再再而三的演示着结印步骤,不时地给她讲解:“雷祖印,需要左手手指弯曲,左手食指和小指勾住右手的食指。右手中指从左手中指和无名指之间伸出。左手大指牙住右手的小指。右手大指抵住无名指。”

    佟辛也是照着祁封的指示不断的摆弄着自己的双手。

    看着佟辛吃力的结印,他坏笑着问道:“难吗?”

    “嗯嗯嗯!”她点头如捣蒜,因结印而生困的双手,却不能停歇,一遍一遍的继续着,她眉峰痛苦的扭曲在一起,向他控诉着:“我的手好累啊!”

    “知道我们道师的不易了吧?”祁封悠悠开口。

    她咬了咬唇,点头道:“恩,知道了!”

    “看你这么吃力!”摊开她的小手,看她那练结印手指已经开始红肿,他心里好像被狠狠揪了下,面色沉郁,放柔了语气:“算了,雷祖印确实难为你了!”

    “练三山印吧?”

    放慢速度,演示三山印给她看,微笑颔首:“像这样,左手手心向上,大指依次掐子、亥、戌、酉、申、午,紧接着大指由午纹退至玉纹,再由玉纹冲出午纹,然后左拳紧握,再依次伸出食指、小指、大指……  ”

    见她掐子不准,大手覆上她的小手,依序的亲手教。

    “明白了吗?”

    佟辛的小脸儿红了又红:“恩!”

    “现在,集中你的念力,跟我念……”祁封一手捻诀,嘴里振振有词:“虚惊怪异,失落真魂,今请五道,着意搜寻,收魂附体,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也许是之前被鬼吓坏了,至今还有所畏惧,佟辛学着他的样子,却紧闭着双眼,一手捻诀,念咒:“虚惊怪异,失落真魂,今请五道,着意搜寻,收魂附体,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