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预谋
    他鼓起所有的勇气,向佟辛表白成功,欢欢喜喜的回到家。

    祁封刚进门,发现独自呆在大厅的奶奶。

    “将佟辛安全送回家了!?”祁封奶奶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冷冷道。

    祁封闻言先是怔了下,却还沉浸在刚才的欢乐,迟迟没有反应过来奶奶的话,点点头,咧着嘴傻笑:“嗯!”

    祁封语气间抑制不住的开心。

    “封儿!”“奶奶依旧压着声音,言语之间透着严肃,冷冷的道:有些事情你不能再拖了……”

    祁封这才察觉奶奶话语中的冷漠,嘴角一僵,笑意消逝,皱起眉头,嘴角微颤:“奶奶……”

    “今天你做的很好!”奶奶瞳孔微缩,皱巴巴的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站起身来,走到祁封面前,从身后递出一件东西:“给……”

    他接过那样东西,细细打量着,那与他平常用的铜杵不一样,它全身金制,是独股,两端为箭头似的三边锥角,中间一周刻有覆瓣莲纹,莲瓣中刻藏文降魔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正是系念正道,不起邪念的概论。

    如此贵重的法器,为何突然给他。

    他不解:“这是?”

    奶奶盯着那法器,叹息,解释道:“你爸爸留下来的灵瑝杵!”

    看着祁封懵懵懂懂的样子,她随后补充了一句:“以防不测!”

    “奶奶!”他觉得奶奶的举动,就是在质疑他的能力,祁封话语中有些不满:“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自然不是!”奶奶淡定的摇了摇头。

    顿了顿,坦然的微笑道:“你不是说她身边有个拥有强大灵力的人嘛!”

    “怕你下手不方便!”

    “拿着以防不测!”

    祁封闻言,也没有再计较了,原来奶奶做的这些一直在为自己着想。

    他内心复杂的握着灵瑝杵,仿佛已经能看到佟辛血肉淋漓的倒在自己面前,他的心猛的一颤,秀眉狠皱成一团,哀求道:

    “奶奶!”

    “可不可以不杀佟辛!”

    奶奶射去一道犀利的眼神,淡漠道:“你觉得呢?”

    “你可知元阴鬼女的心!”

    “蕴藏的能量能至少让人提升百年道力!”

    祁封眸光微深,思绪繁杂,低着头,紧咬唇瓣,吞吐道:“这……我知道!”

    言语间,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对元阴鬼女还有一丝不忍,她再次开口,想要再给他吃一次定心丸:“我让你取心,还有一道原因!”

    祁封疑问:“嗯?”

    奶奶扯了扯嘴角,严肃道:“你父母其实没有死!”

    “什么?”祁封一头雾水,更多的是期待。

    她的眼中泛着泪花,枯朽无光的脸上荡着一丝忧伤:“事到如今!”

    “我不便在瞒你了!”

    “你父母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知道与冥帝起了何冲突!”

    “竟被冥帝押回了冥域。”

    “生死未卜啊!”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祁封,担忧道:“而依你现在的道力……”

    “之前你下冥域救她,已经损耗的无几了吧!”

    “又何谈再次下冥域救你父母!”

    祁封试着聚气,看着手心那悬空的小小的道基石,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哎……”

    “好了!”

    “知道你可能下不去手!”

    “而这是祁家至宝之一,金峒镜!”

    “金峒镜!?”祁封不解的复述了一遍。

    “这金峒镜……”她想到金峒镜的妙用,扯着干皱的嘴角干笑道:“杀人不见血!”

    祁封有些被惊到,没有接过去,向后踉跄了一步,好不容易站定,心情却迟迟未平复。

    “只是让你取她的心!”奶奶拍打了他下肩头,锐利的眸子一眯,略略挑眉道:“又不是非要她的命!”

    却又突然严肃认真,抬眼向祁封投去一道狠戾的目光:

    “你只需将它放在元阴鬼女的左胸处,到时……”

    “你自会知晓的!”

    祁封瞪大了眼睛,紧咬着牙关。

    奶奶虽然已经如是说了,不会伤及佟辛的性命,只是这样,她必然会承受一番痛苦的。

    “放心!”她微伸脑袋,拍了拍他微颤的肩,在他耳边轻语:“只要你下手足够快!”

    “她是感觉不到疼痛的!”

    “而祁家有一种秘法,可以将人的三魂七魄锁在人身内……”

    “真的吗?”这剂定心丸对祁封很是受用,他呼之欲出:“也就是说,佟辛不用死!”

    “好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

    “快回去休息吧!”

    祁封奶奶转过身去,淡漠的冲他挥了挥手。

    “好!”

    “奶奶,夜里凉!”

    一番谈话后,祁封也是堪堪松了口气,与奶奶闲谈几句,便打算离去。

    微笑着朝她挥挥手:“奶奶,也早点休息!”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等祁封脚步声愈行愈远,她叹息着,对着他远去的背影小声呢喃道:“封儿,希望你到时不会怪奶奶狠心!”

    …………

    “哎!”熟睡的佟辛抻抻懒腰,扶着额头,努力提起沉重的眼皮,终于悠悠转醒,打了个浓浓哈欠,顺手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脑意识开始回归,瞪大眼睛然后开始懊恼:“我到底睡了多久!”

    她抓着头发,表情因为惊吓而扭曲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呦!”“终于醒了!”

    “你你你……”而偶然瞥见旁边的陌生人,她又惊又恼,这个大婶谁啊,怎么会跑到她房间,她结巴的问道:“你是谁?”

    “这么快就忘了我了?”大婶嘴角微微勾,眯着眼睛,哼笑几声道。

    “你是……?”佟辛回过神来,重新打量着眼前的大婶,一祯祯的画面浮现在脑海,她恍然大悟般,伸着食指指着她道:“昨天那个大婶!?”

    “对对对!”大婶喜笑颜开的点头如捣蒜,小姑娘终于记起来了,对小姑娘的话她刚回过味来,突然严肃,狠狠瞪了她一眼:“嘿,叫谁大婶呢?”

    她张牙舞爪的吓唬她,冲她大叫着:“我有那么老吗?”

    门前脚步声愈发近了,徐婧推门进来,亲切的喊着佟辛的名字:“小辛!”

    “呦!”看见佟辛现在清醒的坐在床上,微笑着走到她床边道:“醒了!”

    刚坐下来,一把搂过佟辛,紧紧抱着,开始哭诉着她这几个小时来的感受:

    “小辛啊!”

    “你知不知道~”

    “昨天你那个样子!”

    “可把妈妈吓坏了!”

    佟辛有点蒙蒙的,昨天……自己有出什么事吗?让妈妈这么担心!

    “妈妈……”她安抚的轻拍徐婧的背,待徐婧情绪稳定些,不再抽噎,“我……”刚想问情况,却被徐婧的一番话又堵了回来。

    徐婧哽咽着道:“昨天半夜就找私人医生来给你了!”

    “医生说没什么大事!”

    “我这颗悬在嗓子眼的心才落下去!”

    “好了好了!”佟辛点点头,顺抚着徐婧因为抽噎而颤抖的后背,小声安慰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没事没事的!”

    虽然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总之是让妈妈担心了。

    “对了!”徐婧乱手擦擦脸上的泪水,道:“刚才祁封打电话说他一会儿到!”

    佟辛喃喃道:“祁封……”

    “嗯?”她还在疑问祁封为什么找她时,“他要来!?”

    “哦!”而脑海中已自动脑补昨天他向她告白的场景,她拍手道:“我想起来了!”

    佟辛一气呵成的掀开被子,穿着拖鞋,赶紧的往门口走。

    “佟辛!”徐婧看她匆忙的身影,疑问道:“干什么去啊!”

    “当然是去收拾自己了!”佟辛背对着她道。

    “这孩子!”徐婧宠溺的笑着摇摇头道:“:终于是开窍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