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神秘人
    看到这道人影,那单薄的身形,差不多十几岁的样子。挽着简单的发髻,戴了几星乳白珍珠璎珞,,插了一支羊脂白玉簪花发钗,两撇青丝垂在脸颊双侧,迎风飘舞,着一身淡紫衫,而与陌离的出现极其相似,突然的出现又着一身古装。

    佟辛一脸懵,冲她大吼道:“你是谁?”

    “呵!”斐乐霜心中闪过万般思绪,紧抿唇瓣,蹙着眉头道:“你倒忘的干净!”

    “你不必了解!”冷眸相看去,握着紫菱剑横在胸前,直直的向佟辛刺去,大喝:“你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旁边的中年妇女见这场面,已然目瞪口呆,回过神来,看来人那架势,一眼了解到这个奇怪的人是冲着小姑娘来的。

    “小姑娘!”看那剑锋就要刺过来了,她惊恐瞪大眼睛道:“太危险了!”

    中年妇女拍了拍佟辛的肩,冲她贼嘻嘻的笑了笑:“我先走了!”

    佟辛身子灵活一动,躲过女子的一击。

    “哎!”

    佟辛转头看她,那抹白影已经飘远。

    “你……”

    好歹她也是鬼,应该有些法力的吧,至少帮帮忙啊,这就跑了?

    正当她气愤难当,斐乐霜握剑在她身旁砍下,剑光一闪,她下意识脚下向后一退,刚刚好的躲过一剑。

    “受死吧!”斐乐霜叫嚣着,并没想放过她,再次向她刺过来。

    可这次她却躲闪不及,微蹲着,捂住脑袋,害怕的闭上眼睛,惊叫:“啊!?”

    心中万般疑问,难道她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她连为什么,会被人追杀的缘由都不清楚,这样真的死的好冤啊!

    “啊!”斐乐霜却突然被一阵强大的力量震到一旁。

    她一个踉跄,回头一看,佟辛面前横斜一件法器。正发着冷冷的蓝光,她瞳孔微缩,冷声道:“元阴鬼索!”

    佟辛刚才心里害怕的紧,听见对方一声尖叫,她抬眸,原来是陌离送她的元阴鬼索替她挡了这致命一击。

    她喜上眉梢,握住元阴鬼索手柄处,眉头高挑,用挑衅的语气道:“有本事来啊!”

    心里却是十万个不愿意,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她发现好像控住不住自己了。

    “你别得意!”斐乐霜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冷哼道:“我刚才只用了一成功力!”

    “我现在的功力不一定比你差!”

    “而你……”

    “现在只是凡人之躯!”

    斐乐霜句句逼近。

    “那你就试试!”佟辛也不甘示弱的在话语上迎上去。

    “呸!”她哭丧着脸,暗下对着空气假吐了口口水,埋怨道:“这张嘴什么时候这么不听使唤了!”

    一番狠烈的打斗后。

    斐乐霜有些吃力的败下阵来。

    她审视着眼前的人儿,那一套威力无穷的打法,像是曾经的她回来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怎么可能!”

    刚才拿到元阴鬼索后与她撕打,她就直犯迷糊,感觉整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

    如今,佟辛只感觉困意难挡,竟然眯着眼睛睡着了。

    斐乐霜不管不顾的趁她此时虚,便想要她命。

    再次刺过去。

    “孟婆,你好大的胆子!”佟辛却突然瞪圆了眼睛,像换了个人,一声喝令。

    话语中的那种威严,使得斐乐霜下意识的刺向她的剑锋一顿,但回过神来,耳畔这个讨厌的声音,压了她和姐姐几百年的语气,斐乐霜更是打了鸡血般,再次向她发起进攻:“呀!”

    佟辛举起元阴鬼索冲她一挥,斐乐霜被狠狠的震开老远。

    斐乐霜单膝跪地,一手支剑,一手捂住隐隐作痛的胸口,喉咙更是一紧,猛吐出一口鲜血:“噗!”

    “你是……羲曜!?”猛烈的痛击下,斐乐霜现在足以肯定的说眼前的人就是羲曜。

    “可恶!”她小声暗骂道。

    “我输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她紧咬着嘴唇,看向佟辛,那眼里尽是不甘。

    待孟婆抬头看向她,她惊奇的发现孟婆的脸竟然恢复了,不再枯朽,她疑惑:“你的脸?”

    “我……”斐乐霜话音一顿,如此隐秘的事情怎么能让她知道,她低下头,随意寻了个由头搪塞过去:“我无意中搜寻了一种稀缺药材,得以恢复容貌。”

    “那你为何要这般!?”“佟辛”不解的皱起眉头。孟婆一向恪尽职守,断不会受人指使,而自己与她无冤无仇,怎么会惹她如此嫉恨自己。

    “我……”

    一张冷漠的脸,终在提起陌离名字的瞬间蒙上了一丝暖意:“喜欢陌离!”

    但更多的又是忧伤与落寞。

    “终是情债难还!”

    “你走吧!”佟辛悠长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去。

    “今日之事我不与你计较!”

    “只当你一时昏了头脑!”

    “你要放我走!?”斐乐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佟辛不答反问道:“你好像急着求死?”

    斐乐霜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她的背影。

    “希望你后日不要后悔你今日的决定。”摞下话,转身冲着远方飞腾而去。

    “若不是元阴鬼索召唤我出来!”

    “这具肉身估计早被她剁成肉酱了!”

    佟辛瞥了眼远去的孟婆,终于体力不支的晕躺在地上,眼前的东西开始大片大片的模糊,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佟辛!”

    “我的宝贝儿!”

    “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啊!”

    “你怎么躺在这里啊!”

    “……”

    徐婧思女心切,这几天为了找她,身子都消瘦了一圈,脸色也是十分憔悴,现在见到女儿这样悲凉躺在自家门口的场景,眼里更是泛起了泪花,内心无比难受。

    她抹掉泪珠,艰难的将佟辛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回房间。

    ……

    冥域

    斐乐浅带着陌离越过奈何桥,来到不远处的孟楼。

    她埋着头,双手绞在一起,像个撒娇的小女人,秀眉微皱。好似在纠结着什么重大决定。

    “陌离!”斐乐浅轻叹一声,抬眸看他,脸上浮现和煦的微笑,眼眸中的情深意切切,紧抿着唇道:“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吧!”

    陌离一脸不在乎的背过身道:“随意!”

    闻言,斐乐浅因他的冷漠脸心底一凉,却也有些开心,至少她可以亲昵的唤他。

    她抬眼向前看,眼前这栋寂静非常的阁楼,为他介绍着:“这是我的孟楼~”

    “你带本君来这里干什么?”陌离瞥了眼她,淡漠问道。

    “一千多年了,你的心里一直满心装着她。”斐乐浅心里五味杂陈,眉头微挑,道:“却从未真正试着了解我对你的心意!”

    “我想你也是明白我的心意的!”她一脸深情的看着陌离:“也或许你是看在我为了救你付出了这副容貌恩代价~”

    “所以我所想要的,尽量都满足了我!”

    “可是我至始至终要的……”到最后话音未落,已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开始抽噎:“不过一个你罢了!”

    听到斐乐浅的一番话,陌离有些动容。

    神色微顿,冰冷的眸子也柔和了起来,长吁一声道:“斐乐霜,是本君辜负了你!”

    “但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强!”

    “本君真心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心真意对你的人!”

    闻言,低着头哽咽的斐乐浅嘴角一僵,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深吸一口气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而心里又是一番狠狠的抽搐。

    抬头冲着他莞尔一笑,爽朗的道:“或许吧!”

    随后微笑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我们,进去吧!”

    迎着陌离上了二楼,去了斐乐浅的房间。

    跳跃在陌离眼中的房间,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朴素,再看却又精致。

    他在房间里漫步着,绕着环视一周,先是镂空的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月光,墙上挂着两幅墨宝,一幅在寒冷冬季含苞待放的梅花,一幅描绘那拥翠的竹林中小竹笋正在冒尖生长,中间支一架古琴。

    而对面是女子的梳妆台,一面铜镜,两叠摆放发饰耳饰类的小木匣,再是充斥在身旁淡淡的檀木香,正是他面前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桌上摆着茶盘,大致看去,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

    而檀木桌前,斐乐浅正亲自忙活着去给他斟茶。

    “陌离!”

    “尝尝我的手艺!”

    “如何?”斐乐浅微笑着将斟好的茶递给陌离。

    陌离缓缓的坐到木凳上,接过杯子,端着茶杯开始慢慢品茗。

    刚入口时,味道虽涩,但当它在缓缓渗入喉咙时,一种清香的回味萦于口中,甜甜的。

    他放下茶杯,满意的轻点点头:“还算不错!”

    她端坐在他的对面,再次向他吐露心迹:“你可知,我每日除了帮你处理事务!”

    “剩余的时间,就坐在这里!”

    “出神的想你!”

    她落寞的眸子藏着一丝无奈。

    “或抚着琴!”

    “还是想你!”

    “这茶十分香甜!”陌离半垂下眼帘,努力躲避着她的目光,指着他刚放下的茶杯道:“你也来尝尝看!”

    试图转移话题。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