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调虎离山
    “今天是祁家的年度聚会!”祁封奶奶亲昵的为祁封摆弄着衣领,语重心长的道:“你一定要拿出你的气魄来!”

    “让你三叔等人不敢对你言语!”

    “好啦,奶奶!”祁封微笑着回应:“我知道了!”

    “之前担心凌木子的事情,会有人借它大做文章!”奶奶想到之前被迫将疼爱的孙儿送到那么僻静的地方,手上的动作一顿,不禁自责道:“所以将你遣到偏远的道馆!”

    “不过如今,我们有元阴之女在手……”她扬头,和蔼可亲的笑容闪过一抹厉色:“手里就多了张王牌!”

    她看着祁封,露出一抹老谋的笑容:“而今晚,便是你大展实力的时候!”

    “好的!”祁封乖巧的点点头:“奶奶!”

    “不过,元阴之女什么时候过来!”奶奶光顾着遐想,却发现好像她的元阴之女到现在一点影子都没有。

    “是啊!”祁封也才想起今天的“重头戏”,低头看了一下手表,焦急的心情溢于言表:“都五点多了,晚会待会儿就要开始了!”

    “奶奶,还是我去接她一趟吧!”祁封留下话,转身就走。

    “那你小心点!”奶奶冲着他的背影叮嘱道。

    “嗯!”祁封侧后举手向她挥挥示意:“知道了,奶奶!”

    ……

    祁封开车一路狂奔,他现在道力受损,什么法术都使得牵强。

    他到了佟辛家门口,却发现大门紧锁,心下感觉不好。

    佟辛在房间漫步的时候听见祁封停车的歇火声,她跑到窗口张望,果然是他,喃喃道:“祁封,他怎么来了!”

    “祁封!”她朝着他努力挥手,大呼:“我在这……”

    而这边祁封看了一下佟辛房间的窗口,他的眼里空空如也。

    有些失落的低下头,走向车。

    “祁封!”佟辛在原地打转,眼里都急的泛泪花,冲他大喊:“你等等,你不能走啊!”

    “你救我!”

    可不知为何,他猛然的心口一震,耳畔好像隐约听到了佟辛的呼喊。

    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却还是空空如也,但是呼声越发清晰,好似有人在喊他,让他救她。

    他心下一紧,屏气凝神,双手扣合暗念口诀,开了天眼,再次抬头看向佟辛房间的窗口,他这才发现她周围全是结界,而佟辛被困在房里正朝他呼救。

    “佟辛……?”祁封眉头一皱,瞪大眼睛。

    “祁封!”佟辛发现祁封正朝她这边看,满心欢喜的呼唤:“你快救我!”

    “我听到了!”祁封轻笑一声,听到她的声音后暗自高兴:“听到了!”

    他抬头看着佟辛,发自内心的笑着:“佟辛!”

    “别傻笑了!”佟辛发现祁封冲着她傻笑,一个大白眼怼过去,有些不耐烦的道:“我要怎么出去?”

    祁封再次掐诀,指尖闪着微光,对着结界层一指,并没有效果,再试几次,可是却都被尽数弹了回来。

    而祁封也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怎么会这样!”

    他眉峰紧锁:“等我想想!”

    佟辛急得要死,她气愤中啪的把手拍在窗边上,却不小心被窗台板上的倒刺划伤了手,她吃痛,随意挥挥手上的血滴,然后用嘴吮吸着受伤的那根手指。

    原是她的血滴不小心滴到了结界上,结界的蓝色微光乍现,随之消逝。

    而她偶然间瞥见,结界没有了,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何,但是没有什么是她重获自由更令人激动的了。

    她开心的冲着发愣的祁封喊叫:“祁封祁封……”

    他由于使用道力次数超过体能限制,脚下突然一软,眼前也是黑了一下,好在这种不适的感觉转瞬即逝。

    佟辛得救后,急匆匆的跑下楼,打开门,冲向祁封,整个人都要扑到祁封怀里。

    她闭着眼睛,躲在他的怀里,轻哼:“祁封……”

    而虚弱的祁封差点没支撑住她的突然袭击,也是被她突然的动作惊到了,半响没回过神来,他轻拍了拍她的背,微笑着柔声道:“好了,没事了!”

    “走吧!”祁封拉着她的手奔走。

    佟辛眉头一挑,问:“去哪?”

    “你忘了!”祁封笑笑:“我跟你说过的!”

    佟辛不解:“什么啊?”

    祁封宠溺一笑:“我家的年度聚会啊!”

    佟辛眯笑的点点头:“嗯嗯!”

    祁封首先钻到了车里,而佟辛心里猛的被揪了下。她顿了下脚步,往后看了眼,眼里闪过一抹不舍的神色,不知是舍不得陌离,还是什么。

    可她的理智从幻想中拉回了她,她随着祁封钻进车里。

    祁封开着车载着佟辛扬长而去。

    ……

    “说吧,找本君何事!?”陌离侧着身子,单手背着,冷眼看了眼亦背对着他的斐乐浅。

    斐乐浅闭上了眼睛,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悲怆,她为他做了这么多,终究还是只换得他的冷言冷语。

    “主上……”她喃喃着这个压着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的称呼。

    “我满心以为我舍去我最看重的容貌去换你的性命……”斐乐浅轻掩过了几声叹息,哽咽着:“你会对我的态度会有所改变!”

    “孟婆……”陌离听着话音不太对,她为何旧事重提,微微愣了一下,警觉的厉声道:“你什么意思!”

    “没了美貌的我形容枯朽,自然是不能与你相配……”斐乐浅转过身来,高高扬起头,眸色深沉,唇角轻扯着:“可如今……”

    “你……”亭亭玉立的模样儿,哪里还是丑陋老太那般,陌离看了她这般变化,眼眸紧缩,嘴角一僵:“怎么会?”

    留意到陌离吃惊的神情,斐乐浅垂眼冷笑:“怎么,你不喜欢吗?”

    “你……”陌离思绪纷繁,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低声说:“当初寻访过冥域大大小小的巫医,不是都说……”

    闻言,她狞笑道:“没救了是吧!?”

    陌离沉默不语。

    “哈哈哈哈……”斐乐浅肆意的仰天狂笑,轻抚着自己那张得意的脸蛋儿,冲着他嗤笑一声:“可是我的的确确有了这副犹如新生的面孔。”

    陌离有些怔然:“怎么可能!”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斐乐浅慢步走到他面前,怪声道:“我就想知道,如果没有羲曜……”

    “你的心里……”她的身躯快要贴到他冰冷的身躯,她的手顺着陌离的身躯向上爬,指着他的心口,慢慢抬眸看着眼前这个表情清冷的人儿,朱唇微启,那凉薄的声音在空旷的枉生殿回绕不绝:“会留有我一席之地吗?”

    “放肆!”却只是换来了陌离冷眼回视的一声暴喝。

    他丝毫没有将她的挑逗放在眼里,只是打从心底觉得她有些可悲可怜,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

    陌离狠抓着她的手,眼里是那般的决绝不可侵犯,用那漆黑慎人的眼眸盯着她,冷然启唇:“你不要再作践自己!”

    他缓缓松开禁锢她的手,甩到一旁。

    “没其他事……”陌离摆脱了斐乐浅,斜眼冷瞪,摞下话转身就要走:“我就先走了!”

    斐乐浅冷哼一声,眼瞳蒙上了一层阴戾,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等等……”斐乐浅立马换了一种态度,叫住了陌离即将远去的脚步,“你可记得,当日曾有诺于我!”

    陌离停下脚步,眸光森然,冷冷道:“有话就直说吧!”

    斐乐浅垂眼娇怯道:“我想让你在这冥域好好陪我五日!”

    闻言,陌离骤然一愣。

    “之后……”斐乐浅看向陌离的双眸盈满泪水,咬了咬唇道:“我将对你不再纠缠!”

    他本想就此离开,可是侧过脸,对上斐乐浅那双泪眸,终究还是心软了,终归是他欠了她。

    陌离语调微扬:“此话可作数?”

    斐乐浅轻点了点头:“自然!”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