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恢复容颜
    陌离抱着佟辛找了个偏僻的巷子,躲开了周围人的目光,一个箭步,运足了气力,一路飞回了家。

    到了家门口,好不容易从陌离的怀抱挣脱,却被陌离很用力的一把扯着手腕。

    “好疼的!”佟辛烦躁的摆摆手,想要挣脱,甚至用另一只手去掰他的手指,并未果,只能大声叫喊:“你放开我!”

    陌离却是自动屏蔽般不管不顾拉着她走到她的房间,把她甩到一旁。

    佟辛脚下一歪,直直的坐在地上,下意识的扶着床沿,随后松松感觉被陌离握到变形的手腕。

    看着佟辛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自己的记忆和痛楚分她一半,她好不容易逃脱冥域,做一回自己。他不舍,更不愿她承受这份痛楚。

    “佟辛!”陌离侧头,一双悲情的眸子好似有千言万语,半响,眼圈微红,却也只是压着声音道:“你真的很过分!”

    “我怎么样是我的事儿!”佟辛自然不明白为何陌离对自己如此霸道,负气道:“你管不着!”

    陌离未发一言,背着手,转身摔门而去。

    佟辛整个垮掉的瘫坐在床上,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在与陌离置气后,心里会隐隐作痛,她眼角泛着泪光,她努力去擦拭,却还是有泪珠不受控制的淌下。

    佟辛气愤的一夜未眠,第二天,打算出去,打开门,却感觉像被一层很厚的,看不见的厚膜挡了回来。

    她试着去戳了戳隔挡物,竟然软软的,使劲戳,却始终戳不破,十分有弹性,活像个大型泡泡糖。

    她在阻挡物上的一番挣扎,使得它终究显露了本性,它不再无形无色,而是泛着淡淡蓝光,而她始终走不出去。

    佟辛失落的瘫在床上,突然想起陌离说他自己是神,难道……

    她脑子里回旋着一个可怕的想法,陌离不会是用了传说中的结界将她困在这里了。

    “陌离!”佟辛吓的花容失色,尖叫:“陌离,你没权这么做!”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拍打着结界,或撞上去,用房间里的利器,剪刀去捅,但通通都没用。

    甚至徐婧走过来,佟辛开心的以为救星来了,她用力的挥手,大声的喊,而徐婧好像看不见听不见似的,径直从她面前走开了。

    佟辛惊恐万状,突兀的圆睁双眼,一边拍打的结界,绝望的呼喊:“放我出去!”

    ……

    冥域暗无天日的孟楼

    斐乐霜拉着斐乐浅的手,看着斐乐浅手中的曼陀罗花种深深疑问道:“姐姐,这……真的有用?”

    斐乐浅也是心中惆怅,喃喃道:“希望那个人没有骗我!”

    斐乐浅会心一笑,放宽心的吞了花种。

    吞了不到一会儿,斐乐浅只感觉腹痛难忍,好似有人正拿着把小刀在她肚子上划,而后这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开始转移,转移到她的五脏六腑,转移到她的脸颊,转移到身体的各个角落,她痛的嘶喊:“啊啊……好疼!”

    斐乐霜心疼不已,看着姐姐痛苦扭曲的表情,她难过的流下眼泪,喊着:“姐姐……”

    而后她发现自己也开始全身酸疼,而后是剧烈的痛感来袭,传送到全身。

    两人均痛的在地上打滚。

    足足两个时辰有余,两个人的痛楚才减轻些。

    而后斐乐霜半坐起来,她担心的将虚弱的斐乐浅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

    “你怎么样!”她担忧的询问着:“姐姐!”

    而后斐乐霜发现姐姐的面容变年轻了,她不可置信的去触摸姐姐的脸,发现确实真的细腻柔滑,不在如树皮般枯朽。

    她惊呼:“变回来了……变回来了!”

    斐乐浅从疼痛感抽离神识,悠悠转醒道:“真的?”

    斐乐霜连连点头:“嗯嗯!”

    “霜儿!”疼痛模糊了眼睛,她的视线重新聚焦,看到妹妹那张年轻有活力的面容,她很开心:“你也是啊!”

    “是啊!”斐乐霜的眼中泛着泪光,再次呼唤:“姐姐!”

    两人喜极相拥,而两人的脸上都早已是泪痕斑斑。

    那是斐乐霜开心的眼泪,也是姐姐的悔泪,悔自己的决定太冲动,连累了妹妹。

    她抱着斐乐霜落泪,喃喃自语:“我们两个终于都恢复容貌了!”

    “看来他真的没骗我!”她思绪至此,想到她向那人讨的第二样东西。

    她递给斐乐霜一个精致的小药瓶,急切的道:“霜儿,你把这个吃了!”

    “这是什么!”斐乐霜抿唇,不解。

    “是我向那人讨的,可以……”斐乐浅脑袋一懵,差点就把真相说出来了,眼珠子一转,连忙改口:“可以提升你功力的药!”

    斐乐霜信以为真的点点头:“哦!”

    然后旋开瓶盖,一仰而尽。

    “我会写信告诉主上,说冥域事物繁忙,而且有重大事情发生,让他赶回冥域。”斐乐浅思忖半响,慎重道。

    “届时……”斐乐浅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看向斐乐霜:“霜儿,接下来就靠你了!”

    斐乐浅咬牙切齿道:“你一定要狠下心杀了她,并取了她的心脏!”

    斐乐霜抿唇,怔怔点头:“嗯!”

    ……

    佟辛在房间焦急的来回踱步。

    她现在完全被陌离限制了自由,别人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说话,但是到了饭点,陌离又会准时在她的电脑桌上变出一桌饭菜。

    佟辛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放出去,只有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对!”在她快要绝望之时,她想起了会道术的祁封,虽然他平时半吊子,但是现在能救她的恐怕也只有他了,她欣慰的笑着:“祁封……”

    她激动的拍手道:“他会不会有方法让我出去?”

    “哎呀!”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也是被陌离收走了,这下要怎么办,她嘟着嘴,气呼呼的说:“我连手机都没有了,要怎么联系祁封啊!”

    她再次瘫在床上,翻来覆去,自言自语:“怎么办啊!”

    ……

    太阳落下,黑幕降临,星辰满布,再到太阳初升。

    循环以往,已是五天过去了。

    陌离紧闭双眼,很认真的在打坐。

    耳边传来几声鸟叫,他睁开眼睛,往声源处定睛一看,窗边飞停了一只鸟,原是冥域的鹭咘鸟。

    鹭咘鸟是冥域的信使,如此,便是有急事告知于他。

    他起身,慢步走到窗边,捏起鹭咘鸟,将它腿部系的绳结打开,将鸟放飞,手中捏着一张小卷纸条。

    “冥域有重大事情急需您出面处理……”陌离将它摊开,看着信条喃喃道。

    “如今,羲曜住的地方被我布了结界!”陌离神情有些忧郁,他揉皱了手中的信条,压着声音:“我也可以放心前往!”

    随即运足气力,心念口诀,腾空而起,飞行千里而去。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