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曼陀罗花种
    冥域的一处石洞内

    “怎么!?”金盈眸光一转,瞥见乔灵儿那有些落魄的神情,走近她,不解的问道:“大仇得报了,还不高兴?”

    “没有!”乔灵儿抿紧唇瓣,摇了摇头,思量了一下,咬着字道:“只是……还是觉得还是让他们死的太痛快了!”

    金盈想到自己的如今的处境,背过身去,轻叹,“我不像你,我现在连仇人的身都近不了!”

    乔灵儿知道金盈在被孟婆下了禁足令后,心里一直苦闷,便开解道:“主人,有冥君大人帮你,您报仇雪恨的日子不会太久。”

    “听你这样说!”金盈不开心的情绪被她的几句话瓦解了,微微扬头:“心里头舒服多了!”

    见金盈十分受用,乔灵儿心里长吁了一口气,继续道:“那佟辛,蹦哒不了多长时间!”

    闻言,她阴阴的笑了。

    ……

    人间还是白昼。

    佟辛看到这则骇人听闻的报道后,立马回了卧室,拿着手机与田园和祁封通了电话。

    刚把这个消息告知完,才听见门口那熟悉的嘶喊声。

    “小辛??”一个中年妇女在门口歇斯底里的喊道。

    “小辛!”见喊了半天都没有人回话或者出来迎接,还以为家里没人呢,边从包里拿钥匙,边负气的小声喃喃道:“这傻孩子,又去哪疯了!”

    佟辛三下五除二的赶紧大步跑下楼,给她开门,接着先来个大拥抱。像个小孩子一样眯笑道:“妈妈,你回来了!”

    “怎么,你不希望你妈回来啊!”徐婧意味深长的狠剜了她一眼,好似在说:女儿大了,妈妈都不要了。

    “不不不!”佟辛连忙摆手,说话都磕巴了:“当然不敢!”

    佟辛半响没听到老爸的叨叨声,伸着脑袋往徐婧后面探来探去,却没有看到爸爸的身影,嘿嘿一笑,“爸呢?”

    徐婧捥着佟辛,边往屋里走,边说:“他需要去外地见个客户,过几天才回来!”

    “阿姨好!”徐婧刚进家,埋着头换了拖鞋后,抬眸就看见一个挺帅的小男生在冲自己笑,来得有些突然,徐婧一个踉跄,差点摔了。

    “这位是!?”徐婧眉头一皱。

    “佟辛大脑快速运转,赶紧打哈哈道:哦,我……同学!”

    徐婧信以为真,愣愣的点头:“哦哦!”

    回过神来,徐婧大力把佟辛拉到一旁,剔尖了嗓子:“佟辛,你给我过来!”

    徐婧压着声音质问道:“怎么回事!”

    “这几天你早出晚归的!”侧着头瞥了一眼陌离后,看见陌离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只得尴尬的佯笑几声,随后扭头,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了燥急的情绪,沉声道:“我以为你跟祁封在一起!”“所以我很放心!”

    徐婧越说越气,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你怎么能随便给我带回家一个……?”

    徐婧挑着眉,着重说了下:“男生!”

    “没有没有!”看着妈妈犀利的小眼神,佟辛一脸惊恐的摆手。

    嘟着嘴巴,时不时瞅一眼陌离,灵机一动,指着陌离眯笑道:“其实吧……  他……他……”

    “他跟他家里人闹别扭,离家出走了!”伸手搂着妈妈的脖子,凑近她的耳朵,轻声道:“我是看他无家可归,所以就先带回来了!”

    “哦,这样啊!”徐婧明白的点点头。

    徐婧眼神也柔和起来,心里很是欣慰,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这么善良可爱,真的长大了。

    徐婧亲昵刮了下佟辛的鼻头:“好吧,先原谅你了!”

    旁边的陌离用了法术将两人的对话听的明明白白的,暗笑:羲曜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慧。

    佟辛和徐婧在客厅待了半响,也盯着她看了半响,看的徐婧以为佟辛傻了呢!

    佟辛迫不及待的想问她关于金盈的事,可是迫于陌离在旁边,她始终问不出口。

    而这种僵持的气氛被祁封一通电话打破。

    祁封在道馆回想着一个小时前奶奶打过来的电话,催促着他将佟辛带回去,心里十分烦闷。

    直到佟辛打过电话说,校园的事情暂时解决了。

    他纠结了几番,迫于奶奶施加的压力,还是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佟辛的电话,柔声细语:“佟辛,你明天晚上有时间吗?”

    “嗯?”佟辛觉得有些奇怪,祁封怎么突然对她如此好声好气,不解:“怎么了?”

    “倒也没什么!”祁封一句话吞咽了半天,才悠悠开口:“就是想请你吃个晚餐!”

    祁封揉着嗓子说话,都觉得不是自己了,直入主题的强硬着语气:“你就说来不来吧?”

    “我……”佟辛低头考虑着。

    “去去去!”旁边的徐婧竖着耳朵听,三言两语的把大概意思听明白了,就一把从佟辛手里抢过手机,连连点头道:“我们佟辛啊!肯定去!”

    佟辛本想夺过电话跟祁封解释下,徐婧却先发制人的把电话给挂了。

    “哎呀!”佟辛气的直跺脚:“妈妈……”

    “怎么了,这男生请你吃饭!”徐婧讲的大道理。“可能就是要跟你表白啊!”

    “你在学校的时候吧!”“整天就知道学习!”

    “什么心思也不存!”

    “身边的异性朋友从来没几个!”

    “不是,是没有!”

    “哎,时间久了!”

    “我还以为你性取向有问题呢!”

    明知道她不爱听,可是妈妈仍旧喋喋不休,不爱听也要说,这说了都没什么用,不说岂不是更要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多大个人了,终身大事不知道着急的么?

    “妈……”徐婧的一席话,佟辛听的脸色直发黑。

    “好好好,我去!”奈不过老妈的软磨硬泡,只好应下来。

    ……

    而冥域总有些人不*生。

    斐乐浅烦闷不安,手指头绞来绞去,神情紧张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至于她为何如此焦躁不安,还得从前几天她收到的一封匿名信说起。

    信中说,他知道孟婆斐乐浅的一切,而且可以助她一臂之力,还附上了相约的时间和地点。

    而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斐乐浅却开始摇摆不定,她连对方底细都不知,万一……是对方的计谋,那就不值当了,可是信中的条件个个都诱人的很,如果他所言不虚,单单是第一条可以帮她恢复容颜,便足够诱她前往了,还能出手帮她除掉羲曜,何乐而不为!

    她笃定了信念,不再焦躁,眼神坚定,运足气力,动身前往信中所说的地点。

    地点是定在了广沙河,斐乐浅飞行在空中,却只看见一片片黄沙,之所以名为广沙河,兴是应了这漫天黄沙的景观。黄沙随风飘荡,迷茫了双眼。

    她飞寻良久,终于在黄沙深处找到了一座小亭台,斐乐浅稳稳着陆,黄沙深处的风力小了许多,只是阵阵微风。

    她挥袖拂去灰尘,而定睛一看,亭台外虽安有薄纱的灰青色帘布,却可以透过被风掀起的薄纱,看清里面来人,而且走近了,耳畔除了擦过耳廓的风声,还夹杂着琴声,越离的近了,琴声也越发清晰。而曲调幽深逗引鬼神,琴声纯净动人心弦。

    斐乐浅轻挽起来帘布,轻放着步子,不忍心打断。

    她打量着面前的人,她竟从未想过,约自己的人会是一个貌似潘安,玉树临风之人,一头墨黑长发以羊脂玉发簪束起,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他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仙袂乍飘飘兮。

    见孟婆,朱唇轻抿,似笑非笑,手上抚琴的动作并未停下。弹到动情处,眉头不自觉微微蹙起,两眉上方间附着淡淡的落寂。

    琴声戛然而止,而她竟听的有些痴了,半响未回过神来。

    “哦,不好意思!”回过神来的斐乐浅,礼貌的欠了欠身子:“失礼了!”

    而他起身,抬眸看她,那眸子泛着寒光,他挥手示意:“无妨!”

    她这才看见男子的全部尊容,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您是?”斐乐浅越发疑问不解。

    男子故作神秘的淡漠一笑:“现在还不便告知!”

    斐乐浅忙问:“那您说得话可还作数!?”

    “自然!”男子勾了勾唇角。

    “这是上古之神遗留下来的第一批曼陀罗的花种!”男子从身后拿出一颗花种,递给她:“具有神力!”

    斐乐浅接过种子,眉头微皱:“真的?”

    见她不信,他信誓旦旦的肯定着:“你服下之后,不出三天,必见其效!”

    得知花种的神奇效用,斐乐浅暗自开心。

    “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男子留意到她的表情,嘴角上扬,强调着:“可别忘了你答应的事情!”

    “好!”斐乐浅很爽快的应下来,话音未落,她顶着被眼前人灭口的风险再次提出要求:“不过我还想再讨一样东西!”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