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情意现
    马上就要到午夜了……

    佟辛,祁封和陌离几人来到学校天台巡视情况,顺便等半个小时前打电话给佟辛,说非要跟来的田园。

    黑漆漆的天印着天台阴森森的,等了一个多小时后,伴着一阵混乱的脚步声,田园出现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生,大概十八岁的样子,

    “你这速度堪比蜗牛啊!”佟辛有些无奈的看着姗姗来迟的田园,意味深长的的一句:“你再晚来半个小时我们就要走了啊!”

    “嘿嘿!”田园笑嘻嘻的好像得了好笑的事情。

    笑得灿烂,满目含春的,咬着嘴唇娇嗔道:“那不是我的小男友对灵异事件比较感兴趣,非要看嘛!”

    “他是……”佟辛一脸不可置信的指着田园身后的男生道:“你的小男友……?”

    “对啊!”田园嘿嘿一笑,拉着男生的手臂亲昵的道:“我隆重介绍下!”

    祁封本来没兴趣听佟辛和田园唠家常,一直看着别处,可当他抬眼间瞥见男生面容的瞬间,警觉的皱起了眉头,试探性的道:“祁亦汝!?”

    “你怎么知道?”田园瞪大眼睛,惊讶的喊道。

    “呵!”祁封脸色归于漠然:“这是我堂弟!”

    “噗!”田园听到这句话一口老血没被吓得喷出来,“不是吧!”

    “哥!”祁亦汝也是很大方的叫了祁封一声,眼里流转一丝狠绝。

    祁封自然是留意了他的一举一动,眸光冷冽,他却也礼貌的回他淡漠一笑。

    实则两人各存鬼胎。

    被惊吓到的小心脏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缓过神来的她冲着祁封蜜汁微笑:“你们原来是兄弟啊!”

    又一脸娇羞的看向祁亦汝,随后低着头小声喃喃:“怪不得都那么帅!”

    “嘿!”佟辛蹭了蹭田园的肩头,冲祁亦汝的方向点点头,坏笑:“什么时候时候认识的!”

    “也就……前几天……”田园脸颊两边上顿时晕了两抹红,满脸小幸福的样子,娇声道:“这不是确认过眼神儿,把他带来给你见见嘛!”

    “看来你的桃花还挺旺啊!”佟辛也是真心替田园开心。

    “怎么……只许你有两大帅哥相陪……”田园被佟辛问的一脸通红,灵机一动,将话题抛向了佟辛:“我就不能有个蓝颜知已!”

    “好好好!”佟辛宠溺的看着她笑着。

    每个人都在静谧的等待着阴灵的出现,只不过都各怀心思罢了。

    “不过,真不凑巧!”祁封脸色微变,言语冷漠。

    冷哼一声道:“看来你小男友是要白跑一趟了!”

    “为什么?”佟辛,田园同时发问。

    “现在……”祁封举起手腕,伸过去,让他们看。

    祁封边解释道:“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阴灵是不会来了!”

    “确实……”一直沉默不语的陌离也出来帮腔:“午夜是阴灵阴气,也是法力最强的时候。”

    “但维持时间短,过了这段时间,那断然今天是不会来了!”陌离冷静的分析道:“没有哪个阴灵会傻到挑灵力最弱的时候下手……”

    “那……既然这样!”

    “我们回去吧!”

    几人面面相觑,打算离开。

    祁亦汝带着田园回去,祁封则负责把佟辛和陌离送回去。

    到了佟辛家门前,祁封有些不放心的问:“确定,他对你不会有企图?”

    “他什么身份,你搞清楚了吗?”

    “他……”

    待陌离进门后,祁封拉着佟辛紧张的连连发问。

    “哎呀,放心!”佟辛摆摆手,捂嘴偷笑了下,一脸无所谓的说:没事的啦!”

    不过听他如此关心自己,心底蒙生了一层暖意。

    佟辛突然发现自己脸颊滚烫了一番,娇羞的低着头赶紧跑进家去了。

    “哎……”祁封不解的皱起了眉头,自己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吗?

    ……

    佟辛进门后,陌离突然在她身后,冷峻的神情,把声音压的很低:“他走了?”

    佟辛满以为他已经上楼,被他一句突然的问候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想到他的问题。

    “嗯!”刚才祁封的亲切萦上心头,有些害羞的轻点了点头。

    她大步流星的跑上了楼,可她却忽略了陌离此刻气的铁青的脸。

    陌离望着她的背影,手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她笑的越开心,内心就越烦躁。眸光冷漠,咬着牙道:“祁封……”

    画面一转,陌离已经来到追踪祁封的气息,飞跃到了他的道馆。

    陌离迟迟不出手,只是盯着祁封良久,他秉着神的良性,虽然气愤,实不想再造杀孽,但又想狠狠的警告他。

    他见祁封睡的憨熟,便化做一道蓝光飞进他的梦中。

    祁封的梦里,

    一片片山茶花的花丛里,或含苞待放,或开的绚烂,红、白、粉、黄、紫,复色的,美丽多色的山茶花装点着整片田园,花丛中心簇拥着两人,正是祁封和佟辛了。

    祁封笑得灿烂,摘得一朵白色小朵的山茶花,轻轻别在佟辛的太阳穴旁的发丝,更显她俏皮纯真。

    陌离气上心头,大手一挥,周围突兀的黑了起来,山茶花田没了,佟辛也幻成泡影。

    陌离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怒吼道:“祁…封!”

    正当祁封沉浸其中美好时,却变成虚无,心中愤愤不平,闻声,更是气炸了,是谁不长眼,这般捉弄我!

    “陌离!”转身一看,见来人是陌离后,有些惊诧:“你怎么会在我的梦里?”

    陌离气呼呼的,对于这个阻挡了自己两世的情敌,哪里还顾得了礼数,气急败坏的道:“废话不多说,我来是想警告你!”

    “佟辛是我的,上辈子是,这一世也是,生生世世都是!”霸气宣告着主权。

    “我劝你识相点!”陌离冷声道。

    “不然……”陌离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微扬头,噙着一抹嗜血的笑:“我不介意让你提早下去!”

    “你……”闻言,祁封确实有一瞬被震慑到了。

    不过转瞬即逝,他也不甘示弱:“这不是你说了算,佟辛才有权决定。”

    “她自是喜欢我的!”陌离傲声道。

    “呵!”祁封脸色微变,“未免你太自恋了!”

    “出言无状!”陌离压低了声音。

    陌离突然抬高嗓门道:“总之!你给我离佟辛远点……”

    陌离瞳孔微缩,眼中杀意渐起:“否则……”

    黑夜中,陌离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顿化作一抹黑影,转瞬间便到了祁封面前,眼中杀意波动,他一手紧紧扼着祁封的喉咙。

    祁封一时半会儿喘不过气来,也因此从梦中惊醒,惊的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迷瞪了一会儿,平复着心情。

    但脑海中还存着那般真实的梦,而回想起刚才陌离那抹邪魅的笑容,祁封全身的神经瞬间紧绷,但随后又责怪自己是杞人忧天。陌离怎么会有那通天的本事,再说他和他之间好像没有很深的过节吧。

    随着便是祁封的大床一震,“算了,不想了!”祁封大力的往后一躺,五体直直的贴在床上。

    眼睛一闭道:“继续睡!”

    陌离“教训”了祁封一通后,便回了佟辛的家,回房前不忘查看下佟辛的睡眠情况。

    见她睡的憨熟,放心的回房歇息了。

    ……

    “昨日,某市的小区楼里,发生一起杀人案,死者两名,明姀蓝、许昌平,而作案手法极其残忍,两名死者头部被嫌犯一百八十度拧断致死,经由相关人员检验,在现场并未找到任何杀人证据,使得案件成了一个悬案。”

    “而目前,警方已在积极取证中,某某新闻频道综合为您报道。”

    佟辛噙着一口牛奶,听着新闻联播里主持人口中的死者名称,佟辛有些惊讶:“这……”

    “他们两个死了?”佟辛咽下这口牛奶,有些不敢相信。

    “爽!”佟辛拍手叫好:“禽兽,早该死了!”

    “那既然,她大仇得报,估计以后不会去你学校闹腾了!”陌离递给她一片三明治,冲她暖心的笑。

    “是哦!”陌离的话,听的佟辛一脸茫然,缓过神来,傻呵呵的笑道:“那我以后就不用去了!”

    “佟辛……”陌离起身,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

    陌离递给她:“给!”

    “这是!?”佟辛低头端详了他手里的东西好一会儿。

    佟辛接过来,定睛一看,通体三四米的黑色细长索链上,还安有倒刺。不过设计倒是挺精巧的,全链上都分刻有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个神兽图案,而纵观一看,竟像极了暗红色的火裂纹。

    “你的武器!”陌离指着她手中饿元阴鬼索道。

    “哈!”佟辛看的有些出神,不禁伸手去抚摸了它下,或许是元阴鬼索的杀气太重,她只是轻轻的碰了下,手指头便被剌了一道口子。

    陌离担忧的立马单膝跪地,悉心帮她处理伤口,并一边继续为她解说:“你曾经还是神时,曾握着它所向披靡!战纪累累!”

    “哈!?”佟辛嘴角微抽,深深表示怀疑。

    “你说笑呢吧!”佟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过看陌离一本正经的样子,傻子也知道事情不单纯了,她试探性的问道:“这真是我的!?”

    若不是元阴鬼索的杀气重,他的法术帮不了她,怎么舍得她受一丁点儿伤,看着她受伤很是揪心。

    他点头:“是!”

    “元阴鬼索,你的师尊送给你的成人礼!”

    “我师尊?”佟辛挑着眉头,疑问。

    “天界曾经的霸主,靖元天尊!”陌离道。

    “我真有这么厉害?”佟辛凑近陌离的脸庞,一脸正经的低声询问。

    陌离眉眼弯弯,微微一笑道:“自然!”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