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因果不空
    陌离搂着佟辛一道直接飞回了家里。

    陌离将她抱回她房间,放在她的床上,神色担忧的握着她的手喃喃道:“佟辛!我的羲曜……”

    “你不能有事!”陌离看着她昏迷不醒,心里一阵酸楚。

    “咦,怎么回事?”陌离握着她的身子的手突然感觉到一阵滚烫,烫的他直接撒了手,佟辛身上的寒霜也自动消退。

    陌离而后察觉不对,盯着她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身体发烫可以伤到神?

    “难道……”陌离想了良久,但也只是猜想,他把佟辛的身体翻了过来,用法术隔空划开了佟辛的衣襟,露出了她光滑白皙的后背。

    陌离看到她后背,双眸圆睁,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长吁:“果然,她背后的曼珠沙华已经显示一半了!看来是极寒之力削弱了封印!”

    陌离用法术还原了衣服上的痕迹,随后小声喃喃道:“真好,封印又开始衰弱了!”

    “咻……”一个不明飞行物体突然闯了进来,直冲佟辛而来,在它伤到佟辛时,陌离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了它,眉头一皱,道:“什么东西?”

    他摊开手掌,一看,惊呼:“元阴鬼索!?”

    “它怎么会在这里?”陌离有些不解,回头再看佟辛,茅塞顿开,他瞳孔微缩,神情忽然变得凝重,眼中掺着几分警惕,压低了声音道:“果然,佟辛的灵息不断在外泄,连它也觉察到了。”

    …………

    “啊……”佟辛拉着被子的一角,很是满足的嘴巴啧啧道:“哎,好好睡啊~”

    她抻抻懒腰,慢悠悠的踏着步子,走到楼下。

    “咦,祁封,陌离!”迷糊的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影,伸手抓了抓头发,打着哈欠道:“你们都在啊!”

    佟辛一脸茫然的走到饮水机前,拿起水杯,神志清醒了些,侧头看沙发上笔直的坐着的祁封,惊讶的问:“祁封,你怎么会来?”

    “那不是担心你会被冻死?”祁封没好气的怼回去,狠剜了他旁边的陌离一眼,看向佟辛,咬着牙道:“或被谋杀吗?”

    “切~”佟辛撇嘴,摆手不屑道。

    “给你打电话不接,你的情况还是田园告诉我的呢!”祁封气呼呼的双手环胸,像个小孩子一样抱怨着。

    他在道馆担心的睡不好,早早的关了店赶过来,却被佟辛嫌弃,心里好气啊!

    佟辛接完水,举着杯子,冲着祁封满脸堆笑,“那就谢谢您的关心了。”

    “我这,一点事没有。”佟辛耸了耸肩,大口喝了杯水,无所谓的道:“你可以回去了!”

    “喂,我好不容易赶过来的,你就这样!”闻言,祁封气的脸色憋红了一圈,小声嘀咕着:“连杯水都不给喝!”

    “什么?”佟辛把耳朵往前凑了凑。

    “他说你连杯水都不给他喝。”一直不语的陌离却突然开口道。

    “行么,不就喝水吗?”佟辛唇角勾了勾,转过脸,坏笑着。

    她进了厨房,不一会儿……

    一瓶,两瓶,三瓶,四瓶,五瓶……十瓶。

    抱了整整十瓶矿泉水摆在他面前。

    “来……”佟辛眯着眼睛坏笑的做了个请的手势:“让你喝个够!!”

    “你……”祁封盯着那十瓶水,惊恐的滚动了下喉结,抬头看着佟辛:“认真的!?”

    “当然!”佟辛眉峰高挑,双手叉腰,坏笑:“不然又会被某人说我不懂礼数了!”

    祁封嘴角狠抽,却也是认命般,缓慢的拿过一瓶水旋开瓶盖,猛灌……

    陌离摇了摇脑袋,表示深深的同情。

    客厅里弥漫着一种微妙的气氛。

    “我……我……喝……”祁封一阵猛喝,将十瓶矿泉水咕噜下肚,肚皮鼓的还有点疼,不停的打着“饱嗝”  饱嗝中参杂着话语:“完……完了!”

    祁封只好摸着肚皮静坐在沙发上,不时打个饱嗝,惹得佟辛一阵憋笑。

    过了几分钟,祁封下身一紧,脸色通红,直冲洗手间去了。

    佟辛看着祁封那着急的小表情,终于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哈哈哈哈……”

    “笑够了没有!”祁封被折腾的够呛,来来回回倒腾了十几回,好不容易能静心在沙发上坐一会儿,耳旁却久久萦绕佟辛的狂笑声。

    “嗯嗯嗯嗯嗯!”佟辛努力憋住不笑,猛地点头,眼睛却眯笑成了一条缝,突然她捂着肚皮弯下腰去,好一会儿没直起来。

    佟辛突然一声不吭的,祁封有些担忧的扶起佟辛,却发现佟辛因为大笑通红的脸:“哈哈哈哈哈!”

    祁封脸色霎变,咬牙道:“你……”

    看见脸色铁青的祁封,佟辛勉强收了收,可眉眼依旧含笑:“行了行了,我不笑了!”

    祁封见她也是努力克制,不同她计较了,深吸一口气,呼出,将不良情绪扔到一旁,突然严肃的道:“不跟你胡闹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收拾收拾,跟我走!”祁封眉头轻轻一挑,轻声道。

    佟辛恍然大悟般的拍手,“对啊,学校……”

    “不用啊,让陌离送我们……”佟辛开心的指着陌离道

    没等她说完,陌离猛的站起来,拉了拉她的手腕,在她耳边小声道:“佟辛,我不便在人前暴露身份!”

    佟辛附耳过去,听到缘由后,尴尬的冲祁封嘿嘿一笑,“我是说陌离跟我们一起去!”

    “行了!”佟辛简单收拾打扮了一下,开开心心的跟他们去了:“走吧!”

    ……

    大片大片的黑肆意吞噬天空,不出一会儿如封闭的世界伸手已不见五指,黑的让人窒息。

    一栋装修朴素的小区楼房里,亦不安宁。

    “明姀蓝……”一声凄厉的喊声响起。

    一个中年发福的,差不多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穿着长袖女士开衫大码睡衣,晃荡的在大厅走着,眼角的皱纹无不在示意她的操劳。

    她循着声音推开窗,透过窗户往外面看,黑的什么也看不清,只觉得脖子上突然有点凉飕飕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明姀蓝,你让我找的好苦啊!”后背响起悲戚的喊声。

    中年妇女听到喊声后,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她颤巍巍的转过头去,只看到一个散着头发,满脸血迹,穿红裙子的女鬼,无论面前的人现在是如何的可怕,面相难辨,可女鬼那一声声凄厉的喊声,她再熟悉不过了。

    女鬼吊着嗓子冷声道:“你以为你搬了地儿,我就找不着你了!?”

    女鬼一开口,中年妇女吓得吓得躲到客厅的沙发后面,惊恐的脸部开始扭曲,嘴里喊着:“乔灵儿,你……你不要杀我,不是我害的你……”

    “不是我……”中年妇女吓得身子颤的厉害,猛地摇头,她呜咽着:“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当年的真相公之于众了……”

    “呵……”乔灵儿并没有想要放过她的意思,投去一记犀利的眼神,压着声音道:“当年要不是因为你的懦弱,我怎么会去寻死……”

    话到此处,她哀叹了口气,随之狠戾之气愈浓,双眸圆睁,恶狠狠的看着她:“我当年也不会绝望的去跳楼……”

    “就算是我害了你……”中年妇女害怕中努力为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嘶哑着嗓子:“可当年侮辱你的还好好活着,为什么你要先来祸害我!?”

    原来中年妇女就是当年脱逃的女学生,明姀蓝。

    而乔灵儿就是当年,被侮辱,被流言蜚语淹没的,因证据不足无法捉拿罪犯而选择自杀的可怜学生。

    闻言,乔灵儿仰天冷冷的笑了,含血的唇角轻扬,冷声道:“哈,十年了,你还是这样的伶牙俐齿!”

    “谁说我没找他……”乔灵儿挑眉,手指头微勾,墙角便多出个人来:“呐……”

    明姀蓝借着微弱的月光,勉强看清了那人的样貌,一脸胡渣,脸上也是皱纹密布,身材也是臃肿了,但虽然他整个儿开始发福,她还是一眼认出他就是当年的禽兽,许昌平。

    “啊?”她惊恐的瘫坐在地上。

    乔灵儿指着那个男人冲着明姀蓝厉声道:“认得吧!?”

    “他是许昌平!”明姀蓝轻点了点头。

    墙角的许昌平悠悠转醒,正在气愤哪个不长眼的恶作剧把自己弄到这个破房子来,可在看到女鬼的侧脸后,立马怂道:“你……你是乔灵儿!”

    “呦,醒了啊!”乔灵儿瞥了眼许昌平,轻扬嘴角,怪声道:“昏着死去,那就没意思了!”

    “今天……你们两个都得死……”乔灵儿一声暴喝。

    “啊……”随着两个人的一声尖叫,两个人的脑袋已被乔灵儿一百八十度大旋转。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