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女鬼前事
    陌离也是疏忽大意了,为此十分愧疚。

    自己是神,普通的寒冷自然是没感觉,也自然不能体会凡人被冻伤的感受如何。

    佟辛寒气侵体,直接被冻晕了过去。而她身子的寒霜并未消退半分,还不断的打着冷颤。

    陌离将她放在云朵上,将自身部分真气渡给佟辛,为让她抵抗寒意。

    一缕缕真气犹如丝线般缠绕了佟辛,然后飘做青烟飞入她的身子,那倒也很见效,佟辛的寒霜已经褪去大半。

    陌离输入的真气像一股暖流温暖了身心,佟辛悠悠转醒。

    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抓着陌离的衣领询问:“现在几点了,快带我去见田园。”

    说完眼皮又不争气的闭上,便又晕死过去。

    而后陌离又抽出她的意识,以感知田园的方位。

    他本想带她回家休养的,却又不敢违背她的意愿,只能如此这般了。

    陌离抱着她来到指定地点处。

    而后两个人一阵光似的直接跳跃到田园面前,陌离轻轻摇晃了下熟睡的佟辛,柔声道:“到了!”

    温柔的褪下西装外套,给她披上。

    “怎么了!?哪里走水了!”佟辛听见喊声,鲤鱼打挺般蹭的站了起来。迷糊着眼睛晃着脑袋乱问一通。

    而她实在太冷了,梦中都是她掉进了极其刺骨的寒水里,怎么也出不来,也难怪她出口奇怪。

    “佟辛!是我啊!?”田园撇了撇嘴,无奈的摇头。

    “这里哪会走水?”田园一脸鄙夷的看着佟辛打趣:“真是病的不轻啊你!”

    ……

    “好冷!”

    “好冷!”

    “好冷!”

    “……”

    “佟辛,你从冰窖出来的吧?”而佟辛自从坐到她对面,十五分钟都过去了,却一直喃喃着好冷!?而且脸上还挂着霜儿。

    田园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并不冷啊,再抬头看一眼旁边的窗户透过来的阳光,太阳高高照,阳光明媚,气色宜人。

    她开始质疑面前的佟辛到底怎么了,昨天还生龙活虎的,今天怎么就变成个只会喊冷的病秧子,而送佟辛到这来的极品帅哥又是谁,竟比祁封还要帅上几分,看他一脸担忧的样子,那么的紧张佟辛。

    哎,心里暗说,真不知道佟辛是个什么构造,不到几天就又勾搭到一个帅哥,一个比一个漂亮帅气。而且都很是关心佟辛。这两个帅哥任意一个,简直都是人间第一择偶标准应得者。

    “喂,佟辛!”田园使出浑身解数的呼唤着:“佟辛!”

    “啊!?”终于缓过来点的佟辛,被田园问的一脸茫然。

    “田园啊,对了!”佟辛脑子也清醒了些,直入主题:“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

    “等等啊,这位是?”田园的魂儿直接被陌离的帅颜勾了去,直盯着陌离挪不开眼,不时的还眨眼送去秋波。

    “你好!”陌离礼貌的向她问好。

    佟辛一脸嫌弃的样子:“陌离!我收留的一个流浪青年!”

    想起陌离,她怎么会有好脸色,珠穆朗玛峰,她说去就去啊,为什么不拦着点自己,现在冻成了狗。假惺惺的。

    “哇,好帅啊,我怎么碰不上呢!”田园双手合十,祈祷着,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

    “打扰,您要的两份白咖啡!加糖!”举着托盘的女服务员微笑着将咖啡轻放在桌上。

    “对了,陌离,你要点一杯吗?”田园冲陌离连连眨眼,拍着胸脯子道:“我请客!”

    陌离的视线却一直在佟辛身上,摆摆手示意道:“和你们一样就好!”

    “再要一杯白咖啡!谢谢!”能收到帅哥的回复,田园自然是开心,挥手示意服务员再添一杯。

    “好的,请稍等!”而服务员收了托盘,笑着转身离开,但视线一直盯着陌离看。

    佟辛转头瞥了服务员,察觉到服务员的“不对劲”,刚回到案台,就在跟另一个女服务员窃窃私语,从刚才发春的眼神儿,说的什么话,她也能猜出一二。

    而其他客桌上的女客人也一一朝她们这边投来了别样的目光。

    “有办法屏蔽一下你的迷妹目光吗?”佟辛偏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可以!”陌离点头,随之大手一挥,一切恢复了正常。

    他使了幻术,此刻他除了在佟辛和田园的眼里是正常的,其他人的眼里都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形象。

    她再看田园,两个眼睛都快贴在陌离身上了。

    “行了行了,别犯花痴了!”佟辛大力的拍了拍桌,将田园从幻想拉回现实:“说吧,到底什么事这么急的要跟我见面说。”

    佟辛搓着双手,哈着气,像极了东北人过冬的场景。

    田园迟疑了一下,笑嘻嘻的道:“也没什么,就是想跟你分享一些,校园红衣鬼影的事!”

    “哦,那你说说。”佟辛有些好奇的问。

    田园惟妙惟肖的讲述着“就是吧,我听说有人往学校塞了封信,说的好像是红衣女鬼的事,她以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

    “继续!”佟辛打着冷颤,眯着眼睛低声道。

    “听说啊,女鬼生前是个学霸一样的存在,样貌也好看,被巡查的教导主任看到了,教导主任动了歪心思,而她马上就要毕业了,教导主任却别有用心的将她的毕业证书扣在了手里……”田园越说越神秘。

    “然后!?”佟辛的心成功被她这个话题勾起,眼睛顿时睁开了不少,竟觉得寒意也减了些。

    “教导主任点名道姓的让她到他办公室来拿回毕业证书,当时已经夜里十一点了,教学楼里一个人也没有,女生虽心里有些害怕但是为了毕业证书还是去了,她也还算聪明找了一个朋友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不对,便帮她报警。可是不想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田园中途讲的有些口渴,小品了口咖啡,继续道:“女生刚进来,教导主任便将门反锁了,*的看着她,搓手顿足想对她不轨,女生察觉不对后,努力敲门,可是门外的人却因为害怕跑了,女生很绝望,大声呼救,却没有人理她,教导主任便将她……”

    田园没忍心说出那两个字。

    “禽兽!”陌离拍桌而起,大声呵斥。

    “天杀的!”佟辛也是激动的站了起来,咬着牙道。

    两个人的动作之大,让桌上的咖啡也震出洒了不少。

    田园等两人情绪稍微平稳后,才敢开口把故事讲完:“之后,女生因此受了刺激,精神有些失常,由于警方调查证据不足,她又是疯疯癫癫的,证词也不足以立案,一连串的打击,她在一天夜里,午夜时分,穿一身红裙子,在教学楼楼顶天台,跳了下去。”

    “为什么,我之前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佟辛不解。

    “那是因为,这件事关系到学校的声誉,学校当然使劲把这事给压下去了!”田园边拿起勺子搅了搅咖啡边说道。

    “那个天杀的,还在学校里?”佟辛气的表情扭曲,满含怒气的看着她。

    “怎么可能,学校知道之后,早就把那个人辞退了!”田园耸了耸肩,摆手道:“毕竟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十几年了!?”佟辛的脑瓜迅速运转,从田园的话语中又拣出了几个疑点:“如果红衣女鬼就是那个女生,为什么现在才来报仇!?”

    田园嘟嘴,摇了摇头:“嗯……不知道!”

    “咦……好冷!”佟辛身体又开始抖动,寒霜又结了一层。

    陌离直接抱住她,紧张的询问:“没事吧!?”

    “田园,是吧?”陌离紧皱着眉头,扔下一句话,便打横抱着佟辛急匆匆的走了:“佟辛,身体不太舒服!我先带她回去了!”

    “哎……”田园哀声,叹了口气,两个大帅哥为什么每次都溜这么快。

    “您好,您点的白咖啡!”刚才的女服务员走到桌前,在桌上放了杯白咖啡。

    “不要了!”田园盯着白咖啡,嘴角一抽,深深的叹了口气,侧身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金卡,道:“结账!”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