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各怀心事
    “羲曜……虽然你前世记忆被抹去……”陌离看着空旷的天花板,甜甜的笑着:“不论如是,本君会等你的!”

    心里所念如她,眼前的一幕幕都是她,犹记得初相见,在百年一度的冥域盛宴,冥域中的八方王者均聚于此,盛宴地点依旧不变,设在冥帝的枉生殿。

    而殿内的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尊贵的冥帝。座下,八位冥王分坐在冥帝座下的八大琉璃桌,一方四座。美食一轮轮的由宫女呈上,再随之歌舞升平,衣袖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

    陌离却避开了盛宴上的俗礼,拿了几壶酒便出了宫,他那时只想尽快寻一处僻静地,一人欢饮。却不想误闯了一处宫阙,正是羲曜的灵莞宫,相传冥帝育有一女,面容绝色无双,从小天赋异禀,被送往各大世家学习,冥帝对自己提防至甚,竟从来没有见过她。

    常闻冥帝极为疼爱这位,她喜爱野樱花,将灵莞宫种了满院的野樱,且用了永生之法,让花树长年不败。

    名羲曜,意味是冥域的未来之主,这些信息自是凄水在他耳边嚼舌根子,听来的。

    院中,她一头青丝用带有曼珠沙华图样的流苏簪子浅浅倌起,背对着他,着一身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却舞着沉重的剑,挑着轻盈的樱花瓣,弄的一时院子樱花漫天飞舞。

    “何人如此放肆,闯本君宫殿!”羲曜耳朵灵敏一动,听着陌离的脚步声渐近,忽转剑锋,冲着陌离刺去。

    陌离却徒手食指与中指并立,捏住了剑刃,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孤度:“看来羲曜神君真如传闻般脾性火爆啊!”

    羲曜瞳孔微缩,杀意渐起:“废话不多说,你是谁?”

    “本君是楚淮王陌离!”陌离很是爽快的亮明了身份。

    闻言,羲曜冷笑一声。

    “哦!?”收了剑,怀疑的眼光瞪着陌离:“敢问,大名鼎鼎的楚淮王不去枉生殿讨酒喝,来本君的灵莞宫作甚!”

    楚淮王陌离的尊号,冥域人尽皆知,她又怎会不知。

    “那里多烦闷啊,倒不如来这欣赏羲曜神君的武艺来的宜人!”边说着还先入为主的坐在石凳上。

    羲曜看见他的行为,倒也不气,心中有些欢喜,除了慕麒哥哥,他算是第二个知心人了。

    她故作淡漠道:“倒是生的一张巧嘴!”

    陌离也毫不客气的拱手道:“夸奖了!”

    随后两人一起坐在石凳上,陌离从袖中掏出几壶酒来,和羲曜开怀畅饮,好不痛快。

    另一个房间,

    佟辛今天忙活的很,更是一沾枕头便呼呼大睡。

    梦中。

    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转头细细打量,一位盖着红盖头的凤冠霞帔的女子亭亭坐在床上。

    “吱!”一个穿新郎红装的男人开门进来。

    笑容可掬的朝新娘走过来,从身后递过一柄玉如意,小心翼翼的将她盖头掀起。

    佟辛竟发现,新郎官是今天的智障陌离,而新娘子的妆容也终究得见,

    她又见到了那个容貌与她相似之人,依旧一身古装,不过有所大不同的是,她今天,凤冠霞帔,嫁衣如火,画着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玉腮微微泛红,口若含朱丹,真的美的绝伦,而最鲜艳的是她额间的乌桑花,开的十分妖冶,栩栩如生。

    而自己的额间,空空如也。

    “不可以!”佟辛看到陌离的屁股就要坐到她旁边,咸猪手要摸上新娘的肩了,莫名心里不爽,而大声呼喊对方却听不见,瞪的两眼都发直了。

    “啊?”佟辛惊醒。

    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脸上粗汗密布。

    她喘着粗气,眉毛拧成一股,摇头喃喃道:“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她越想越烦:“我怎么可能会……”

    ………

    道馆内

    “我怎么会这么笨!”祁封刚回到道馆,躺到床上就开始后悔,“早知道就把陌离带回来了!”

    祁封咬着嘴唇,满脸担忧:“也不知道佟辛这个小傻子现在安全不安全?”

    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脑子里全是佟辛,越想越怕,紧张的瞪大双眸,道:“万一,陌离真要是个变态怎么办!”

    他设想了一下陌离残害佟辛的场景,满身鲜血淋漓,更是担心的不得了:“如果是,她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我怎么会担心她呢……”随后又发现自己分明是杞人忧天:“她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只要到时候完成奶奶交付给我的任务就是了!”

    祁封捂着胸口道:“可是感觉这里为什么空落落的呢?”

    一样的时间,不同的地点

    三人各怀心事,一夜未眠。

    ……

    奈何桥上。

    斐乐浅一只手单背着,一只手拄着拐杖,闭着眼睛,冷冷道:“我刚才去找过金盈了!”

    见斐乐霜低头不语,便又补充道:“主上已经找到羲曜了……”

    斐乐霜收到姐姐的传话送往最后一个阴灵,便匆匆赶来,听到主上与羲曜已经相逢,虽不喜,但她还是轻点了点头:“嗯!”

    斐乐霜直言道:“你应该已经有计划了!?”

    “是,我给你的剑法,你练到第几重了?”斐乐浅向前迈出几步,看着载着无数阴灵生息的往生河,她侧过脸问道。

    斐乐霜把头压的更低:“第七重了!”

    斐乐浅一点不隐藏自己的恨意,眼中杀意波动:“好,拼死我们也要杀了她……”

    “当年我并未参透父亲给的两把剑柄是什么意思……”斐乐浅转身走到斐乐霜身旁,与她并肩,缓缓道:“可后来我在盛箱子的夹层里找到了剑谱。”

    她瞥了一眼斐乐霜,眸光深沉,扬声道:“紫绫剑,玄青剑,双剑合璧,会产生很强大的灵力。”

    “再过段时间……”斐乐浅话音一顿,冷笑一声,眉头轻挑,看向斐乐霜道:“你我联手,她活不了多少时日了!”

    她却突然发怒:“还有,你快些练,我已经练至第九重了,你怎么还是第七重?”

    “姐姐教训的是,霜儿一定勤加练习,不托姐姐腿。”斐乐霜向斐乐浅欠了欠身,道。

    “好,到时,我会找机会,引开主上的……”

    “你知道该怎么做!”

    “霜儿明白!”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一转眼,太阳已经早早的挂上高空。

    “妈,早啊!”佟辛迷糊的揉着眼睛,还没睁开就推开门,要下楼梯。

    昨天的诡异噩梦,让她到凌晨六点多才瞌睡着进入梦乡。

    却没听到往常佟辛妈妈的唠叨声,而是换成了一副极其富有磁性的男声:“阿姨已经去上班了!”

    佟辛看到楼下是昨天刚带回家的陌离,吓得睡意全无,立马清醒了,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挠了挠头问:“啊?”

    佟辛问:“几点了?”

    楼下的陌离柔声回道:“十点了!”

    “什么?”佟辛十分惊讶,自己怎么会起这么晚,随之尖叫声弥漫了整栋楼房:“啊!?”

    “无妨,起多晚,我都会等你。”楼下的陌离抬眸冲着佟辛暖暖的笑着:“佟辛,快下来了!”

    “WHAT?”收到陌离抛过来的眼神儿,佟辛心里一颤,眉头皱成一团,低声道:“什么情况?”

    佟辛有些慌,警惕值为一百,她蹑手蹑脚的下了楼,却看见一桌子的美食,做的菜堪比皇室宫廷菜,数量足足有二十多道,个个都是大菜,她惊的下巴都快掉了,结巴的半响没说出话来,吞咽了一大口口水后,指着桌子上的东西问:“这一桌子都是你准备的!”

    “这是早点?还是午餐!”佟辛一脸懵逼了。

    陌离冲她无害的笑了笑:“早点啊?”

    陌离皱起了眉头,有些抱歉的说:“是啊,今天准备的算少的,冰箱里的东西,就只能做这些了,中午我就去添些菜!”

    “哈?”佟辛更是好奇,才一个晚上,他好像换了个人,有些怀疑的问:“你怎么会……”

    “待会儿聊!”这边佟辛的好奇心已经占据了食欲,不过陌离下一秒的动作让她明白,他这一双巧嘴,“哄人”的功夫是真没变:“先吃饭,空腹不好!”佟辛还没说完呢,陌离直接把一片三明治塞到她嘴里,填满了她的“好奇”。

    “行了,我吃饱了,可以告诉我了吧?”佟辛三下五除二就填饱了肚子。

    佟辛就算再能吃,也不可能把一桌子的菜肴解决掉啊,而桌子上还剩下四分之三的。下回一定警告他不要做这么多了,太浪费了。

    陌离背过身去,扬头感叹道:“我昨天睡不着,就腾上云端,拜访了整个世界,原来真是我目光短浅了,千年来人间堪称改头换面,可以上天入海,竟直接可以跳脱修炼!”

    “额,你是穿越来的吧?”陌离的话听得佟辛一脸茫然,突然想起他一身古装,提出来一个大胆的猜想:“说话奇奇怪怪的!”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