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良人未归
    “叮铃铃……”

    佟辛的手机铃声一阵响。

    从兜里拿出手机,显示是田园打来的,佟辛按下接听键,道:“田园……”

    田园电话那头急切的询问:“情况怎么样?”

    佟辛故作镇静,“嗯,鬼已经被祁封打跑了,但不知道会不会卷土重来!”

    田园担忧非常:“哈,那怎么办?”

    佟辛,镇静的稳住田园,并嘱托道:“没事,你先稳住老师和同学们,这几天我们都会来学校查看的!”

    田园如释重负的长吁:“好好好!”

    “那园园,我这里还有点后续工作,先挂了。”处理好这边的事情,佟辛道。

    田园乖巧道:“好!”

    佟辛按下红键,挂了电话。

    转过头耐心的问陌离:“陌离,你家住哪?”

    见陌离不语,提议道:“我和祁封送你回去?”

    陌离盯着佟辛身上的手机良久,好奇的忽略了佟辛的问题,开心的开口询问道:“羲曜这是何物?”

    佟辛举着手机挥了挥,笑说:“手机啊?”

    陌离盯着面前的小铁盒子,竟能与相隔千里万里的人隔空传音。

    背过手去,扬头感叹道:“想不到,人类的近几年的发展如此之快。”

    又低头叹息:“倒是本君跟不上这朝代变迁了!”

    “行了,别感叹了,差不多行啦。”佟辛冲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问:“你赶紧告许我你家住哪?”

    陌离深情的看着她,深情款款的说:“本君已无去往之处,羲曜,看着你便已足以。”

    佟辛被陌离的眼神盯的有些心里发毛,一时有些无语,“……”

    回过神来的她反驳道:“还有我有名字叫佟辛,我不叫什么羲曜,你认错人了!”

    佟辛否认了他,陌离气的挥袖背过身去:“你分明就是羲曜,莫要再辩了!”

    佟辛尴尬的撇了撇嘴:“算了,当我没问。”

    “我肯定不方便带个大男人回去吧?”凑近祁封,小声与他商议:“祁封,你把他带回你道馆去吧!”

    祁封惊叹,这佟辛脑子怎么想的,让他带个男人回去,道馆能有多大地方,只有一张床,怎么盛的下他。

    他直呼:“让我带个男人回去啊!”

    陌离也对这个决定十分不爽,狠狠的剐了祁封一眼,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本君绝不与这无礼之徒走。”

    随之转变态度,和颜悦色对着佟辛的说:“羲曜……,我只想与你相约。”

    “喂!”见佟辛被这个来路不明的人这样调戏,心里莫名的冲动,祁封气急败坏的顾不得平时的修养,竟破口大骂:“看你一副古装打扮,你们古人难道不遵男女授受不亲的?”

    陌离冷哼一声,又狠剜了祁封一眼,反问:“有何不可,本君与羲曜,原是夫妻,岂有与他人共枕之理?”

    “什么?”祁封一脸惊讶。

    佟辛眉头皱成一团,十分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现了差错:“WHAT?”

    换佟辛一脸尴尬与蒙圈了,她几度怀疑,眼前这个生的比女子还要秀丽的男人,不会是个智障吧!?

    她默默在心底在陌离身上打了无数个问号。

    佟辛感觉头都要炸了:“啊啊啊!”

    “算了,我带你回去。”佟辛无奈的妥协了。

    心想着,这估计是个智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什么危险度,家里反正房间也多,哎,再说依目前,好像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想到这,佟辛低着头,嘴角狠抽了几下,嘀咕着:“顶多我把我的门窗关的更严实点。”

    抬头看像祁封,笑说:“祁封,你开车送我和陌离去我家吧?”

    “你……确定?”祁封深吸一口气,笑眯着眼睛道。

    佟辛嘴角微抽:“嗯,不然去你道馆?”

    祁封满脸嫌弃,脸上好似写着拒绝:“额……不要了!”他摇头:“我哪里搁不下他。”

    “那走吧!”

    三人出了校园,祁封开车将佟辛和陌离送到佟辛家门口。

    ……

    石洞中

    金盈通过光洞将阴灵抓回,看着她满身的伤,如若不是她早一步将她拉回,估计再是轻轻一击,就可能魂飞魄散,她有些担忧的问:“怎么如此狼狈?”

    女阴灵伤的很重,十分无力的咳了两声,拼着仅有力气向她汇报情况:“主人,我见着佟辛了,却没能杀了她,是灵儿办事不利,您惩治我吧!”

    女阴灵名为灵儿,是金盈前段时间收的冤魂,助她报仇后一直守在她身旁为她效命。

    金盈在她说事情失败后,怒意中烧:“你……”

    她气愤的背过身,一巴掌拍在旁边的大石头上,石头应声而裂,哼着粗气,闭着眼睛,低吼道:“真是废物!”

    逼着自己做了几个深呼吸后,金盈开始了冷静的分析:“没用的任晓小,竟然为情魂飞魄散,坏了我的大计,我的三成功力也因她散了,你最近吸了那么多精气,就算她身边有那小道士守着……”

    她侧过脸,眉峰紧锁,猜想道:“可任晓小说上次与他交手的时候,却次次没输过,按理说,而且你的功力比她精进,不可能输啊?”

    灵儿捂着心口,哽咽着回话:“回主人,不是他,是有一位古装男人伤了我!”

    “嗯?”金盈伴有好奇的反问。

    随之冷笑一声:“她还真是命大!”

    金盈知道不是灵儿的错,便挥了挥手,打发她下去了:“行了,你先下去养伤吧!”

    “谢主人宽恕!”灵儿有些艰难的朝她弓了弓身子就退了出去。

    灵儿刚走,石洞口响起一阵清脆的掌声,在幽深的石洞里绵绵不绝,“你倒是挺威风的哈!”

    “不敢!”金盈低头,朝来人弓了弓身子,奉承几句:“这多亏您的指点,金盈才能到如今这般!”

    “记得就好!”来人正是斐乐浅,粗哑的声音回响在石洞里显的有些阴冷:“你们刚才说得我听见了!”

    斐乐浅道:“我想你一定很好奇灵儿口中的穿古装男人的男人是谁吧?”

    金盈急切的问:“是谁,还请您告知一二?”

    斐乐浅淡定的回她:“他是冥域的楚淮王,陌离。”

    “什么?”金盈有些慌神,喃喃道:“难道我的大仇报不了了吗?”

    她也做鬼有些时日了,自是听说过冥域里有这样一位大人物。冥域的冥帝无故失踪已久,现在便是他在掌管冥域相关事宜。

    “慌什么?”斐乐浅朝她阴阴一笑:“她是你我共同的敌人,我会帮你的!”

    金盈舒了一口气,向前走了一步,闷声奸笑着:“想来您一定已经有了良策!”

    斐乐浅舒心的笑了笑:“就喜欢你这机灵劲儿!”

    “您夸奖了!”金盈礼貌的屈了屈身子。

    “最近你和灵儿先不要去人间了!”斐乐浅收起了笑容,面容清冷,嘱托道:“我自有安排!”

    “是!”金盈点头。

    斐乐浅交代完事情,转身扬尘离去。

    “哼,佟辛,你的死期……”金盈冷哼一声,仰天狂笑:“不远了…”

    …………

    祁封把佟辛和陌离送到门口便回了道馆。

    佟辛对面前的这位。很是无语,他该不会真是古人吧?

    刚到门口,就问东问西的,一副无知的样子,汽车都不认识。

    他穿越来的吧!?

    来不及思考更多,佟辛就被陌离拉着解释他面前看到的东西:“羲曜,这是何物,竟然如此亮堂?”陌离指着门口的路灯问。

    佟辛一脸嫌弃,暗自给了他个大白眼,不耐烦的道:“是灯啦!”

    “走,先进去再说啦!”佟辛十分不情愿的拉着陌离的手进了家。

    结果可想而知,见着东西就问长问短,满屋子的问号:“这是何物,这又是何物!”

    “嘘……”佟辛朝着陌离的后背一巴掌狠狠的拍过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声又富有威严的道:“我爸妈都睡了,你这么大声想把他们吵醒啊?”

    陌离低头乖乖认错:“羲曜,你说的对,是本君鲁莽了!”

    佟辛看见他突然这么乖巧,释然一笑:“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佟辛领他上了楼,边走边警告他:“还有你如果想待在这里,记得给我安分点!”

    “别给我捅娄子!”佟辛秒变严肃脸。

    陌离轻轻点头:“好!”

    他们走到一个闲置的客房前停下了,她指着房间门道:“好了,这是你房间,今晚先在这睡!”

    佟辛转身要走,陌离见状有些慌乱,极快的速度绕到她面前,出言阻止道:“羲曜,你要去哪?”

    佟辛双手环胸,冷笑:“回我房间啊?”

    陌离却突然闪开了,佟辛见状大步向前走,陌离却悄声跟上她。

    十分深情地的说:“本君与你同去!”

    “我刚说的!你就忘了!”佟辛侧身,指着他的鼻子,有些不耐烦了:“你给我安分点!”

    很强势的指着大厅门口方向道:“让你再这睡就在这睡,不然就出去!”

    陌离瞥了一眼她指的方向,虽心有不甘但还是妥协道:“好吧!本君照做就是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