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驱鬼二
    “当真是年轻有为啊!”校长上前和祁封握手,盼到了救星的他,此时笑得一脸褶子,竟显的有些猥琐。

    校长半响拉着祁封的手不撒手,祁封尴尬的抽出手来。

    校长极力掩盖自己失礼,尴尬的伸手缕了缕“头发”,嘴角微抽:“没想到小道长如此年轻啊!”

    祁封礼貌性的微笑。

    祁封低声问:“请问,哪里闹鬼?”

    校长拍手叫好:“哈,直入主题,我喜欢!”

    “在教学楼的天台!”校长撇嘴,做出特别害怕的表情,在祁封耳边轻飘飘的说:“每晚晚上十二点,老吓人了!”

    “好!还有几个小时!”祁封低头看了下手表,冷声道:“那我先上去布置道场了!”

    急匆匆的走到门口,回过头十分严肃的指着他们补充一句:“对了,你们就都待在这里别动了!”

    “佟辛,走!”祁封小声地叫着佟辛,大力的拉着她的手。

    佟辛被祁封的行为整的有点蒙圈,但还是很礼貌的笑着挥手跟老师们道别:“哎,老师们,再见!”

    两人到了天台后

    “这要怎么摆……”摊开祁封的小箱子一看,除了符锥,就是符纸,还有些瓶瓶罐罐,看的佟辛一脸懵。实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祁封一上来,环视了下周围环境,闭着眼,凭空想像一下道场阵法的摆设。

    有了一定的绸缪后,回头,却看见佟辛,一会儿拿起符锥,一会儿放下它拿了符纸。

    祁封盯着她“忽上忽下”的行为良久,嘴角狠抽了下。

    他走近佟辛,将小箱子拎过来,先拿了几个符锥,拍了拍她的肩头,沉声道:“算了,我来,你看着学着点!”

    佟辛轻点了点头道:“哦!”

    语气中有些不情愿。

    “羲曜……”来自暗处的一声呼唤。

    陌离在空中飞行良久,追寻着她身上的灵息到此,如今再得见,心里十分欢喜,好看的凤眸凝视着佟辛,有些陶醉的笑了:“本君终于找见你了!”

    “羲曜……”他本想呼吁而出。却发现面前的羲曜和舒慕麒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他们在干什么?”出于本能的警惕性,陌离犹豫了一下,没有走上前去,一脸不解:“算了,本君先看看再说……”

    佟辛挠了挠头,眉头微皱,到眉峰紧锁,看着祁封的动作,表示深深的疑问,“你这个……怎么和想像中的不太一样呢?”

    她心想,她研究汉学时,这些“唬弄”人的玩意,不是铃铛,符纸和桃木剑啥的吗?摆在一张大木桌上,然后有糯米香纸什么的,但是祁封今天只带了……符锥和符纸好像带桃木剑也没有带啊!

    祁封淡漠一笑,“你想像中什么样子,这东西,实用就好了!”随后将最后一个符锥立在地面上,组成了一个五形阵。

    佟辛有些懵懂的点头:“哦,好像也是!”

    五个符锥对应着五行,金木水火土。

    随后祁封又拿了一堆符纸摆在八个方位,形成八卦,见佟辛一脸疑惑,唇线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细心的替她解说:“刚才符锥对应五行金木水火土,然后呢,现在我摆的这是八卦,而每一卦形代表一定的事物。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风,震代表雷,坎代表水,离代表火,艮代表山,兑代表泽。八卦就像八只无限无形的大口袋,把宇宙中万事万物都装进去了,八卦互相搭配又变成六十四卦,始画八卦,一画开天。而简单来说,五行八卦实则涵括了自然界万物生。”

    “哈?”祁封有些迷糊着问。

    祁封象征的拍了拍手上尘土,张了张嘴,蜜汁微笑:“呵呵,算了,跟你说也是浪费口水!”

    “你……”佟辛伸出手去,真的好想一巴掌呼过去,可心底一个声音在呼喊她要淑女,她沉住气,把手收了回来。

    暗处的陌离已按耐不住怒火:“舒慕麒,你大胆,竟敢如此诋毁羲曜!?”

    他发劲打算冲出去,教训这个不识趣的舒慕麒。

    却未想再遇状况,一身黑色长裙的女阴灵突然出现。

    出现的实在诡异,陌离竟都没察觉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女阴灵有目标的直冲佟辛飞去。

    “羲曜,小心!”陌离眼疾手快的将佟辛拉到一旁,躲过了攻击。

    而反应过来的祁封,手指掐诀,启动阵法。打算困住她。

    惊魂未定的三个人同时问道:“你是谁!?”

    “哼!”女阴灵冷哼一声,冲着佟辛阴深一笑:“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是有人十分想要这个女孩的命!”

    祁封眸光冷冽,压低了声音:“你说清楚了!是谁派你来的?”

    “哼,打赢我再说。”女阴灵大笑了几声,回绝道。

    看祁封和女阴灵打的竟不相上下,每次祁封出手的时候,女阴灵好似有“先天之明”,每次躲过不说,还得空要偷袭祁封,她见况,焦急的失声提醒道:“祁封小心。”

    而佟辛担心的差点一脚踏进阵法,踢倒符锥,,这五行八卦除了是克鬼利器,虽然现在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但现在也是祁封的主要力量来源。如果她这一脚踏进去,不堪设想。

    好在旁边的陌离眼疾手快的及时拉住了她:“羲曜……”

    “你……”佟辛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祁封身上,竟不觉什么时候旁边多出个人来,惊讶的问:“你是谁?”

    “我是陌离啊!”昔日良人如今对面不识,陌离有些激动,两手紧紧抓住佟辛的肩头,盯着她质问:“你竟不识?”望着她的眼里竟隐隐  藏着些无奈。

    “等等啊,看你,好像有点眼熟!?”佟辛伸出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小脑瓜儿,抬头时而仰望下天空,她好似想起什么。双眸突然睁的很圆。

    陌离盼着,眸子里尽是笑意,点头:“嗯嗯!你细细想想。”

    她惊道:“嘿,我在梦中见过你。”

    她环着他走了一圈,十分肯定的点头道:“哇,没错,一身暗红色长袍!”

    陌离欣慰的笑了,嘴角上扬,到咧嘴笑的像个小孩子,柔声道:“原来你还是对我有情的!”

    “你在说什么。”佟辛不解的嘟嘴,满脸疑问:“我……听不懂!…”

    陌离却只是笑说:“哦,没关系,我们不妨重新开始。”

    “哈??”留下佟辛一脸茫然。

    她再回头看祁封,祁封已经落了下风。紧紧防守着。

    陌离看着眼前恋人,又像是回到他们的初见时分,想着静静体会美好,耳边却被打闹声萦绕,长舒了一口气,不耐烦的朝着女阴灵挥挥衣袖,声语里带着狠戾:“你太吵了!”

    一道红色光波朝女阴灵劈了过去,只听她一声声嘶力竭尖叫声:“啊!”

    佟辛和祁封被陌离的这一击吓的久久不能平复,惊的张大了嘴巴看着陌离。

    而被强大力量弹到老远的女阴灵,瘫倒在地,口吐黑血,拼着那最后一口气,本想卷土重来。

    她身后却突然出现一个光洞,光洞里爬出来一只手,将她抓走。手法十分利索。

    而不到五秒的时间,却足以让佟辛看到刚才的那只手上戴的东西,她伸出手来,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手链,她可以很确定的说刚才那个是金盈。

    因为那只手上的手链和自己手上的是一对,两条圆润的水晶手链,上面都有这一个精致的小吊坠,吊坠由纯银打造,只不过佟辛这个是月形吊坠,金盈的是星星吊坠。而现在她也开始疑惑,为什么想害自己的会是她呢?

    她陷入了沉思……

    “佟辛……”

    “羲曜……”

    旁边的陌离和祁封同时喊她。

    佟辛回过神来,笑了笑,一脸无所谓的摇头道:“啊,我没事啊。”

    祁封这时才发现多出了个人,还是个很奇怪的人,着一身古装,像极了古时的王爷装扮,且竟生的比他好看,先不论这些是什么情况,但不过确实被他刚才的力量吓了一跳,疑问写满了他的脸:“你是谁?”

    陌离双手环胸,闭眸不语。

    祁封见他装一副冷傲的样子,气急了:“你不会还是个哑巴吧?”

    “哈,祁封,我刚才有问!”佟辛出来缓解尴尬,看着闭目眼神的陌离,微带思考的顿了下,道:“他好像说他叫陌离!”

    他满怀疑问的复述着名字:“陌离!?”

    佟辛点头:“嗯!”

    祁封绕着陌离走了一圈,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他,一身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古装,说话还一股子古人腐朽味儿,不会真拿自己当古人了吧,单手扶着下颌,啧啧道:“真是有够怪的……”

    “哎,现在鬼跑了!?”无论他如何言语刺激,陌离仍不为所动,便只得重新换个话题了:“我要回道馆,你回家……”

    颇有意味的坏笑:“这个怪胎怎么办?”

    陌离听见有人竟然将自己唤作怪胎,绷不住了,想着自己一介楚淮王,冥帝都要敬自己三分,如今却被他最讨厌的人诋毁至此,他气急败坏,怒火直升,压低声音道:“本君不是怪胎,你如此这般出言不逊,就不怕本君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去受尽苦楚!?”

    祁封把身子往前探了探,挑衅道:“有本事你来啊?”

    “你……”陌离咬牙切齿的盯着他。

    “哎呀……”佟辛将他们隔开,大喊了一句:“行了,你们现在是闹哪样啊?”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