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驱鬼一
    枉生殿上

    陌离风风火火的回到了冥域,脚步略显急促。

    斐乐浅听着脚步本能的转过身看去。

    “主上,您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斐乐浅见陌离回来,本是满心欢喜,却抬眸看见陌离脸上止不住的笑意,心生疑问,究竟何事让主上如此这般开心!

    陌离满脸挂着笑意,一向冷冽的眼神也柔和起来

    听到斐乐浅发问,陌离笑说:“本君决定……”却看到孟婆略带忧愁的面容时,他话音一顿,收起了笑容,回答的语气里平添了几分坚决:“待在人间,直到尊主觉醒,恢复神力!”

    “主上,您不能一意孤行啊,这冥域大大小小的事情没您怎么行呢!”斐乐浅听到他要离开,有些急了,弓着身子作揖,句句入心,她想借由冥域的事来拖住陌离。

    “当真是离了本君不行吗?”陌离又岂会不明了她的心思,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淡淡的话语正如他此时冷峻的面容让人看不穿:“那你的职责何在?”

    她将头压的很低,沉声:“主上……”

    陌离最终也只是冷冷的一句:“处理不了的让潞宁王来处理!”

    “对了,潞宁王那边怎么样!?”陌离转身坐在座一边翻看着折子,边问道。

    斐乐浅暗下猛的呼出一口气,强忍心中的不快,语气尽平和的回话:“这前些时候,我已经派鹭咘鸟传音去了!”

    “嗯!”陌离淡漠点了下头。

    正在这时,殿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来人朗声大笑,好似刚得了什么好笑的话。

    陌离和斐乐浅同时抬头,看向来人。

    来人正是陌离心心念的凄水了,凄水也不客气,看了一眼陌离和斐乐浅,用手中折扇轻点了下陌离的肩头,眼眸带笑,出口却直接点破:“呦,我们的陌离,又训孟婆了!?”

    “你少打岔!”陌离淡漠斥道。

    “哦!”凄水很乖巧的闭嘴了,但眸子止不住的笑意,嘴角不停上扬,不时用扇子遮挡。

    陌离见凄水没个正经的,还顾着取笑,装作不在意的假咳两声,严肃道:“我要去人间一趟!”

    “时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这些天冥域有什么事就交托与你了!”陌离语气里带着一丝央求的意味。

    “哎……”凄水低着眸子,叹了口气,眉头微皱:“想必又是为了那羲曜神君吧!”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陌离没有回避问题,直言道。

    直盯着凄水,带着些许怒气,坚决道:“反正这人间,我去定了!”

    “好好好!您去去去!”第一次见他如此坚决,他也不好再劝阻了。随后把折扇在木漆的桌子上一拍,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腰倚着桌子,表明他的态度。

    一字一句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咬着字道:“我在这给您坐镇,看着!”

    “我走了……”陌离对于凄水的态度很是满意,嘴唇微勾,转身头也不回的飞出枉生殿。

    两大各踞一方的王者谈话,哪里容的她插嘴,她不曾想。陌离交代了事情转身就要离去。

    “主上……”孟婆失声冲着陌离离去的背影喊道,却已迟。

    凄水翻看着陌离留下的一堆折子,听见斐乐浅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他掏了掏耳洞,开口道:“得,孟婆,你别喊了!”

    “他心里没你的!”他话没说完,看到斐乐浅落寞的背影,立马后悔自己的口无遮拦,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虽然冥域明面不说,但谁都知道她的脸怎么毁的,他还说这样的话刺激她,太没人性了,嘴角猛抽似的尴尬冲斐乐浅笑笑:“额,不好意思啊!”

    “你说当初你拼了命的救他,也没见他对你态度好些!”凄水走到她身边,折扇在手心敲了又敲。看着斐乐浅那枯朽

    “可惜了你这如花的面容,还没盛开就败了……”

    斐乐浅嘴角猛抽了几下,道:“潞宁王说笑了~”

    “楚淮王是冥域的战神,何况神君有恩于我,孟婆就算舍了命也当救的!”她望着殿口,眼神迷离。

    小声叹道:“何况只是区区一副皮囊。”

    “哎……”凄水唰的一下打开折扇,轻摇着,感伤的叹了口气道:“好一个痴心人啊!”

    两人的谈话给枉生殿蒙上一层沉重的忧郁气息。

    “算了,这往事不提也罢……”凄水见气氛有些微妙,只好暂时打住话题。

    回头看着一堆折子,犯难了,忙招呼斐乐浅:“孟婆啊,这一堆,从哪里看起啊!?”

    斐乐浅随着凄水回到座前,听着凄水发问。

    “潞宁王……”她忙不迭的从桌子上拿起一本折子递过去,道:“从这……”

    凄水微笑着接过折子,道:“哦,好。”

    …………

    此时佟辛随祁封已抵达学校,此时已是晚上七点,十月里的天,已是,铅云低垂,天色晦暗。

    跟门房大爷打过招呼后,一听说她们是来驱鬼的,大爷立马笑嘻嘻的迎着进了学校。

    大爷自告奋勇的在前面给他们带路。

    刚入校门,诺大的校园并无一人来往。

    “祁封啊,这学校……”佟辛一进来就左右张望,她紧张的眉头皱成一团,吞咽着口水,思量片刻,伸出了小手,拍了拍祁封的肩头。

    祁封扭头看她:“怎么了?”

    她害怕的小声道:“我现在应该药效没过,所以看不见那个……”

    祁封点头:“嗯,是的,怎么了?!”

    “那你现在开着天眼,你帮我看看我身边是不是有那个啊!”想到这,她浑身一颤,微侧过头往后看:“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他顺着她递过的眼神看去,空无一物。

    祁封挑眉,“没有,只是有风而已了。”

    “真的……”佟辛不太相信的回头去看,而且周围很静谧,甚至有些诡异,静谧的只剩不远处的树叶在沙沙作响。

    吓得佟辛倒吸了一口凉气,再回头看,祁封已甩出她十几米的距离,她赶紧小跑跟上去。

    “祁封,你怎么跑那么快啊!”佟辛喘着粗气,问。

    “是你走的比乌龟还慢,怪不得我腿长!”

    “你……”佟辛愤怒的伸出食指指着他,感觉快要气疯了,她觉得祁封可能上辈子吃了蒜,每次和他谈话都要被呛,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咬着字说:“行,你腿长……”

    看着祁封得意的笑着,她咬着嘴唇,这份“耻辱”誓要还回来。

    她坏笑着小声补充道:“谁让你四肢发达,那肯定头脑简单了。”

    “你说什么!?”祁封听见她嘀咕,冷着脸问道。

    “啊哈,我没说什么啊!你听错了!”佟辛收起笑意,装作若无其事。

    “最好是这样!”祁封信以为真,没再说什么了。

    “对了,我这药效什么时候过啊!”佟辛满脸堆笑的看向祁封。

    祁封略微思考了下,道:“再过一个小时吧!”

    大爷见佟辛和祁封玩闹的有些没边了,训斥道:“你们小两口,别顾着打情骂俏了,快点走啦。”

    “大爷……我们不是……”佟辛猛的摇头,解释道。

    结果大爷根本没听她解释,转过身,继续在前面带路。只得佟辛硬生生的把后半句吞下,叹了口气,又小声的嘀咕道:“你想像的那样……”

    “别说了,赶紧走了!”

    祁封拉起她的手,跟上大爷的脚步。

    被大爷这么一说,两人有些过意不去了,没敢再多说话,汕汕的跟着大爷走了。

    ……

    由于离鬼出没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佟辛和祁封首先去见了校长。

    而在路上,就听大爷说,现在因为闹鬼风波已经停课两周了。而有好多离家近的学生也回家躲难了,留了部分离家远的学生在校。但也有不少学生由于害怕出去住了。

    这两周,学校也在尽力破谣言,找源头,可是并无所获。

    大爷领了他们到了教学楼,而两人向大爷道了谢便前入教学楼。

    “这不是你学校嘛,干嘛还麻烦人大爷?”祁封苦笑一声。

    “大爷也是一片好心,不是吗?”佟辛咧着嘴尴尬笑了笑。

    “呵呵呵……”闻言,祁封嘴角狠抽了下。

    佟辛看到祁封的态度,撇了撇嘴,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补充道:“再说,我们也能了解一下情况不是。”

    刚进校长办公室,所有老师都在,而在老师群里有一个脑袋探了出来。

    不是誰,正是田园。

    看到佟辛,立马跑过来,拉着佟辛开始寒暄。

    “佟辛啊,你可来了!”她一把抱住佟辛,笑嘻嘻的,感觉无论学校出多大事,都好像与她无关。

    再看到祁封,还是死性不改的直勾勾的盯着祁封看。

    田园吞咽了一口口水,贼嘻嘻的笑道:“还有祁封小帅哥……”

    眼尖的佟辛班主任,看到佟辛,惊呼道:“佟辛,你真的活了!?”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佟辛嘴角狠抽了两下,真是神补刀啊。

    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道:“是啊,老师。”

    一群老师后面传来几声咳嗽声,气氛开始变得沉重压抑。随后那人从老师身后穿到人前。

    见了祁封和佟辛,立马点头哈腰:“你们就是田园请回来的道师啊!”

    这人突然逆转的反应吓了佟辛一跳,佟辛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那人有些微胖,身穿黑色西装,应该是校长了。他带着大框眼睛,头顶锃亮,看来确实为这次事件愁的。

    佟辛指了指身旁的祁封,堆笑道:“我不是,他才是!”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