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囚心丹
    这边祁封已施法屏蔽了外面的视觉和听觉,将自己所处的空间独立起来,而他准备就绪后,已通过手机连线了奶奶。

    “奶奶,我……”祁封看见手机那头闪现出奶奶的人像,急着想问她一些事情,却一时语塞了。

    手机那头祁封奶奶一脸和蔼的冲他笑着:“封儿,有事吗?”

    祁封埋头沉思,整理了下思绪,道:“奶奶,今天我看见佟辛的左肩上莫名出现一幅纹身像,虽然是半成图,但看出花样儿来并不难。”

    祁封奶奶好奇心顿时被勾起,迫切的问:“哦,会是什么?”

    “是一株曼珠沙华。”祁封摸着下巴,略带思考的问:“奶奶,我想问,这幅纹身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吗?”

    “嗯……”祁封奶奶思索了片刻,道:“奶奶想,应该是元阴之女的力量开始觉醒了!”

    祁封追问:“这,那奶奶可想好下一步的计划?”

    祁封透过手机屏幕,能清楚看到他的这个问题问的奶奶有些犯难了,不停的在面前踱步。

    “容奶奶好好想一想!?”也许是最近在元阴之女的事情上耗费了太多的心力,祁封奶奶的声音显的苍老了许多。

    “如今,你三叔祁隆那边最近也不太消停……”她站定,连着哀叹了好几声,想到祁隆最近的动作行为,祁封奶奶的面色有些难看,低声道:“估计是发现蛛丝马迹了!”

    “这样,未免夜长梦多,你想办法将元阴之女带过来。”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瞳孔微缩,表情更加严肃,眼神也更坚定,沉声道:“尽快平定那些元老们的疑心,让他们尽快交出手中的权利。”

    “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封儿才是未来的祁家之主。”

    她狠拍着桌子,“嘶啦……”应声,诺大的桌子竟裂了一条缝。

    那枯朽无光的脸上,顿时暴起了几根青筋,那和蔼柔和的眼里蒙上了一层冷漠和狠辣。

    祁封低下头道:“嗯!好的,奶奶,我这边有点事!过几日我就将她带回去。”

    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祁封不明觉厉的冷笑。

    “行了,封儿,就这样吧!”

    她心里愤恨一时难以难平,匆匆挂了电话。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若不是那祁隆做的太绝,她又怎会跟他对着干,如今这种境况,也是她始料不及啊!

    既然如此,想回头,只能是那被动一方,倒不如为了封儿,努力一拼。

    ……

    佟辛悠悠转醒,迷糊着用手揉揉眼睛,看着外面,太阳都日上三竿了,那光刺的眼有些生疼。

    身上的毯子包着她大半个身子,打着哈欠,问旁边呆坐的祁封:“祁封,几点了?!”

    祁封皮笑肉不笑的打趣道:“大姐,你可睡了两天两夜了!”

    “什么?”佟辛瞪大眼睛看着他。嘴巴也惊的大张。

    祁封笑着走到她床边,伸手亲昵的合上了她的嘴,收回手,捂嘴偷笑说:“别不相信,你确实真的,挺能睡的!”

    “额……”佟辛黑着脸,被他噎的没话说。

    “你……为什么不叫我,我们不是还答应去帮田园捉鬼吗?”她想到两天前田园拜托她的事情,再看祁封现在这副表情,便气不打一出来。

    祁封直接开怼:“大姐,你睡的和死猪一样,叫不醒你,怪我咯!”

    “啊……”佟辛气的大叫一声,声音绕梁绝响,嘟着嘴巴,颤着手指,指着他却没话说:“你……”

    “呐……”祁封指了指墙角的一堆袋子,一脸无害的笑着:“给你买的衣服!”

    “反正也该换了不是!”他十分潇洒的转身关门离开,看着佟辛气呼呼的表情,嘴角微勾,十分得意的笑着。

    佟辛越看他越来气,还好他现在出去了,不然待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他。

    她气呼呼的扯过袋子,将衣服穿好,然后她抻了抻懒腰,打开门来,自动忽视祁封的存在,和他此刻看到她这身打扮,那错愕的眼神儿。

    她一头松松的垂落双肩黑色的长发,此刻被她随手分放在两侧,扎成了辫子,额前的散发自成一派刘海。倒显的活力十足。脸蛋微微透着淡红。

    祁封也是照着服装店导购的眼光去买的,当时也没多想她穿合适不合适!上身效果更是不想的。

    现在瞥一眼,她上身一件纯白色的休闲衬衫,衬衫的尖领两侧上有淡粉色的小蝴蝶图案。外面套着一件短款的青春气息满满的淡蓝色针织外套,上面绣着些小型的心形花样儿,下身再配上一件纯黑的休闲裤,以及脚踏一双全球限量版的白色帆布鞋。

    显得佟辛一下元气满满,一点不像个刚恢复的人。这下倒让人不自觉的想去亲近。

    这套常见的配搭,穿在佟辛身上,竟不显平凡。硬是让祁封眼前一亮。

    她径直朝着门外走去,本打算潇潇洒洒的离去,可是眼前景象再一次把她拦了下来。

    她迈出一步,抬头看一眼,往后退两步!

    她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全是鬼,有双眼滴溜在自己胸前的,有舌头长过身高的,有头一百八十度大旋转的……

    她膛目结舌,吞咽了不知多少口口水,却始终不敢跨出那一步。

    正当佟辛作难的时候……

    祁封伏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专注的捧着一本书看着,翻过书页,偶尔瞥见犹豫不决的佟辛,嘲弄她:“哎呀,怎么,害怕啦!?”

    “我看你前几天对付任晓小的时候,挺气性啊!”祁封又翻过一页,慢悠悠地说。

    佟辛闻言,黑了脸。

    心想这个祁封,除了挖苦我,还会点其他的嘛!

    现在看来,是不会的!

    她目光盯着墙角,低声说:“可我没见过这么多……鬼啊?”

    “这都受不了,看来今晚捉鬼指望不上你了!”祁封颇有意味的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道。

    “你说……”她细细揣摩了他的话,他这是……,答应了去捉鬼,本来正因怕鬼而皱紧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了,开心的向他确认:“你要去我学校捉鬼?”

    “嗯,但现在看来……”祁封看了眼门外,又摇了摇头,哀声撇嘴道。

    “不,我要去……”佟辛的话语中夹杂一丝撒娇的意味。

    “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学校了,我想去看看。”佟辛为表决心“看”着门外,其实紧闭双眼,她实在是不敢看。

    毕竟原来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现在看到这么多鬼,心里一下子塌了,这慌的不是一点半点。

    “可不知道是某人,现在连门都不敢出哦……”祁封句句如刀。

    “我……”佟辛慢慢睁开眼睛,再次看向门外,强压那颗慌乱的心,眼里多了几分坚定:“我会努力适应!”

    祁封看到佟辛的举动,点了点头。

    “好……”祁封起身,将书合上,搁到了一旁的小型书架子上,然后从书架子下面递了个小型铝框箱子,随手拿了些符纸符水往里放,边收拾着说:“等我收拾一下,我们就走。”

    “这么快!?”刚说着就要走,祁封动作如此之快,佟辛愣了愣。

    祁封闻言,忙碌的手停了下来,转而一屁股坐了下来,耍起了小孩脾气,环着胸,傲声道:“哦,那别去了!”

    “别啊!”佟辛连忙认错,嘴都快咧到后脑勺儿了的赔着笑脸:“我错了还不行。”

    祁封满意的大笑,站起来继续收拾东西了。

    “呐……”祁封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个丸药,糖果一般大小,塞到了佟辛手里:“给你!”

    “这什么?”佟辛低头看着他塞到她手中的,是一颗乳白色的包衣的糖果,晶莹剔透间闪烁淡淡的光泽,凑近一闻竟有一股极为浓郁的薄荷草香扑鼻而来。

    “给我糖干嘛!”她无奈苦笑,撇撇嘴:“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再废话就别去了!”祁封直接用一句话震慑住她。

    “我不说话了行吧!”佟辛捂嘴,像个小孩子一样看着祁封。

    “我这是防患于未然。”见她乖巧了,祁封才愿缓缓道出原由,指着那颗“糖果”道:“这个是我施了法的,能暂时让你几个小时不见鬼。”

    “万一没到学校,你就被鬼吓死了怎么办!”祁封郑重其事的说着,但语气中止不住的笑意:“伯父伯母不得扒掉我一层皮。”

    “……”佟辛一脸坏笑,伸出手道:“那……多来几颗!”

    “想的美!”祁封腾出一只手重重的打了下她的手,淡淡道:“这种糖果耗时耗力的!珍贵的很!”

    “切……”佟辛吃痛的收回手去,白了他一眼,倔强的扭过头去:“小气!”

    “……”祁封语塞。

    心中暗道:要不是上次把你从冥域里救出来耗费了太多的道力,不然,做几颗囚心丹算的了什么?

    片刻,祁封提溜着一只箱子,朝佟辛挥了挥手道:“行了,走吧!”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