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背上刻花
    “你是!?”佟辛一脸不解。

    面前的人儿着一身古装,素色长裙,捥一个飞仙髻,及腰的长发飘飘然,肤如凝脂,五官却又是如此精致,仿若神人,自己看的竟有些出神。

    佟辛不由出声赞叹:“怎么能这样美!”

    那女子闻言用袖口捂嘴浅笑,柔声道:“我是你啊!”

    佟辛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什么!?”

    女子眉眼带笑,笑嘻嘻的说:“你细看看!”

    佟辛凑近了一看,确实与自己的脸部轮廓相差不大,但这皮肤,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哇塞!极品啊!”

    “羲曜!?”佟辛听见身后的喊声,转身看去,是一个古装美男。

    佟辛只是粗略的打量了他一眼,一袭华丽的暗红色长袍,将他衬的十分优雅尊贵。

    薄唇微微扬起。

    再看那一双狭长而又好看的丹凤眼,好似让人只看一眼,便能勾去魂儿般。

    浑然天成的精致而又很立体的五官,比女人还要魅惑五分。

    佟辛惊得张了张嘴,再回头看那女子,早已化作一泡幻影消失不见。

    她转过脸,嘿嘿一笑,有些傻眼了,她双眸睁圆,笑嘻嘻的问他:“你是!?”

    “羲曜!?”又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只不过声音怎如此熟悉。

    她再转过脸,看到男子的面容愣是吓了一跳,还是一副古装,来人着一袭华丽的暗金色军袍,冲着她笑。只不过这脸蛋儿,谁告诉我这难道不是祁封的分身吗?啊,不,就是祁封。

    “祁封!?”她笑着推了推那长相酷似祁封的男子,笑呵呵的道:“你怎么在这里。”

    那男子一脸苦相,委屈巴巴的说着:“羲曜,你竟然不记得我了吗?”

    身后的另一男子也是同样的口吻,不过语气多了一丝忧伤:“羲曜,你竟然不记得我了吗?”

    “啊啊啊!!”

    本躺在床上熟睡的佟辛身子一颤,梦中惊醒。

    “你醒了!?”祁封手拿手机,手指不断在手机屏上滑行,不知在看着什么,瞥见她醒了,不停的张望,高高挑眉,淡淡说道。

    “哦,没事!”想起刚才的梦中竟有个祁封,佟辛小脸儿一红。

    祁封注视手机的目光一顿,再瞥了眼佟辛,却看见她脸色此刻红彤彤的活像个猴屁股,便说了一句玩笑话:“怎么了,做春梦了!?”

    被祁封的玩笑话弄的有些不知所以,结结巴巴道:“你……你才做春梦了!?”

    祁封看着此刻红着脸的她如此可爱,没想要放过她,继续反问着她:“我做没做春梦,你怎么会知道呢!”

    “祁封你……”佟辛气的满脸通红,想起身和他理论一番,左肩却突然吃痛,疼的眉头都皱成了一团。

    “嘶……”

    突如其来的痛,让她一下子瘫在床上,手紧紧捂住左肩,脸上逐渐粗汗密布,她紧咬着下唇,不一会儿下唇便也被她咬出血来。

    祁封见状,扔下手机,匆匆来到她身边,用手托起她的身子,看她死捂着左肩,脸色惨白,再顾不得什么,一时情急之下,将她放倒在床上,大力撕开她左背后面的衣服一角,看到她左肩那红彤一片,不禁皱眉,苦笑一声道:“嗯……这是什么?”

    祁封的手在空中顿了一顿,那是花样儿的纹身,他思绪万千,在他习道以来所有的知识储备中搜寻这花的种类。

    他眉峰微舒,终于明了,这是一幅……半成的曼珠沙华图。

    祁封摇晃着佟辛的身子,在她耳边轻声呼唤:“佟辛,你没事吧?”

    佟辛被这疼痛劲儿折磨的快要昏睡过去,但又被祁封大力的拽回来,心里不由生起闷气,气呼呼的说:“废话,我这样像没事吗?”

    “……”祁封被她这一句话噎的不知道说什么。

    佟辛现在趴在床上,看也看不完着这后背上到底长了个什么东西,竟然这么疼,疼的差点背过去,而且她发现自己的衣服好像被撕了!?

    什么状况,她衣服被撕了!?那么就是说,他看过了自己的后背。

    佟辛在心中自我劝慰,哎。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看他如此着急的模样,可能他是一时情急,才撕的,再说了,不就撕了一角看了下左肩吗?又不是*给他看了!

    不能把别人想的那么恶俗不堪了,对吧!?

    她扭头看着祁封,撇了撇嘴:“喂,你看也看了,我背上是个什么?”

    “是一幅曼珠沙华的花样儿呢!”祁封话音一顿,接着道:“但……是个半成图!”

    “什么,你逗我呢?”佟辛强装镇定的笑笑。

    “我背上莫名长出一朵花儿来!?还……是个半成品。”佟辛连连摇头,瞪着眼睛。

    这打击,如晴天霹雳啊,谁家有人背上会莫名长出花来,还是个半成品。

    佟辛拿出手机递给祁封,委屈巴巴的央求他道:“我不信,你拍张照我看看。”

    祁封笑着接过手机,打开相机调整焦距对准她的左肩处并按下快门,拍完照将手机递还回去。

    佟辛接过手机,看到了那背上的图,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那虽是红着一片的皮肤,但要看出图样并不难认,确实是一朵花,或许就是祁封口中所说的曼珠沙华吧,但模糊的轮廓有一笔没一笔,还真是个半成品。

    “我……我……又见鬼了!?”佟辛对着手机苦笑连连,嘴角狠抽一下,缓缓拉过枕头道:“呵呵,让我晕会儿。”

    佟辛倒是一沾枕头就睡。

    祁封没有说话,笑眯着眼睛看着佟辛睡觉的丑相,拉过被子亲昵的伸手给她盖好。

    而后静静的在一旁看守着。

    ……

    “舒慕麒!我不会让你好过!”

    站在外面的陌离双拳握了又握,眸光里杀意波动。

    他一刻也受不了对羲曜的思念,从冥域飞奔过来,却撞见刚才这足以让他疯狂的一幕。

    片刻,不知想到了什么,闷闷作痛的胸口逐渐趋于平静,扯了扯薄唇勾起一抹嗜血而又透着一丝阴冷的笑。

    脑海中闪现羲曜冲他微笑的画面,他的眸光柔情似水,轻声细语:“羲曜,一定等着我!”

    “不过,刚才那一股神秘力量是!?”

    他半眯着眼睛,想起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里面有股来自冥域的强大神力,很是熟悉。

    想到是某种可能,他瞳孔一缩,俊美绝伦的脸绽开笑颜。

    他呆呆的望了望天空,缓缓道:“是你要觉醒了吗?”

    ……

    千里之外的祁家

    “亦汝,查到祁封在哪里了吗?”祁隆坐在黑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眸光锐利的看着祁亦汝。

    祁亦汝对上父亲黑暗中如鹰般犀利的寒眸,惊的低下头去,回话的声音颤了颤:“父亲,暂时……还没查到。”

    “什么!?”闻言,中年男人怒火中烧,眉峰变态向扭曲,眸光阴冷的盯着他,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祁亦汝赶忙补充道:“父亲息怒,我在查了,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但脸上已是布满了粗汗。

    “哦,说来听听!”祁隆闻言,紧锁的眉峰微微舒展。

    “祁封从祁家逃脱后,在某一带活动着,我的手下已缩小范围尽快去找了。”

    祁隆冷哼一声,道:“记的一定要尽快!”

    祁隆把后两个字咬的很重。

    祁亦汝把头压的更低:“是!”

    “还有,元阴之女,你找的怎么样了!”

    闻声,祁亦汝抬头十分有底气的回话:“已经查到元阴之女待过的学校了,再往后查查,一定很快会有眉目的。”

    “要知道,找到元阴之女并将她带回祁家,是我们翻身的大好机会!”想到元阴之女,祁隆双眸冒着狼光,强压着心底的激动,慢悠悠的道:“而且,这次老太太,肯定不像表面上让祁封去受罚了这么简单,不然为什么我们找不着他!?”

    祁隆想到某种可能,越想越怒,起身间一巴掌拍在他刚坐过的黑皮沙发,半眯着眼睛冷冷道:“一定也是派他去寻找元阴之女了!”

    黑皮沙发应声而裂。

    祁亦汝应承道:“父亲英明!”

    祁隆背着手,眸光沉了沉,斩钉截铁的道:“寻找元阴之女也一定要加快速度,不只祁家盯着这块肥肉,其他驱魔大家肯定也在找寻她的下落。”

    祁亦汝抱拳上前行礼道:“是,亦汝明白!”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