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校园诡异事件
    “哎……”

    “哎……”

    “哎……”

    佟辛趴在案台上,连叹了三声。

    “怎么了,唉声叹气的!?”祁封手拿一份早报,似笑非笑,问。

    佟辛捧着脸,皱着眉头眯着眼,叹了口气道:“哎,你说,有情人一定非要作的吗?”

    “你说谁!?”祁封蹙眉,冷漠淡问。

    佟辛对着他翻了个大白眼,后又愁容满面的,哀声道:“当然是任晓小和何一繁了,相互喜欢的两个人,早点确认心意不就好了吗?非要等中间插了个李曈桐,最后还不得好死。”

    祁封“啪”的把报纸按在桌上,一本正经起来:“对了,你说到任晓小,我想起来了,忘了问,你是怎么看见任晓小的。”

    佟辛又朝他翻了个白眼,不明所以,轻哼一声:“你在说什么啊?搞的好像我不应该能看见的。”

    祁封围着佟辛走了几步,摸着下巴似有所思:“对啊,你不应该看见的。”

    佟辛被祁封异样的目光看的全身都不舒服。

    “切!”看他一副故作玄虚样儿,佟辛有些不服气了,给了他个大白眼,撇嘴道:“为什么!?”

    祁封又开始围着佟辛转圈,突然,站定,指着佟辛突然严肃道:“我能看见,是我开了天眼,李曈桐和李婧袆是厉鬼要索命之人,自然能看见,何一繁是厉鬼牵挂之人,自然也看的到,你能看见,是什么原因!?”

    “这样的啊,我也不清楚啊!”佟辛撇撇嘴,为什么撞鬼的,她才不care,这次能看见鬼,可能就是一场意外吧。

    “你过来!”边踱步边思虑的祁封不知想到什么,瞳孔微睁,拽着佟辛就往店外走。

    店外,人来人往,街市的喧闹声依然,一切不都很正常嘛。

    佟辛揉揉被他捏疼的手腕,没好气的冲他吼了一句:“喂,又怎么了!?”

    “啊!?”当佟辛抬头看门外时,脑袋里好似有光一晃,这一下是着实没透过气来,左肩头更是像被烙铁烙了下,火辣辣的疼。不过片刻,那种疼痛感已然没有了,而当她再次抬头看着门外时,她惊叫道:“怎么会这样!?”

    满大街都是鬼影飘飘,她紧咬牙关,尖叫:“大白天就闹鬼了?”

    “普通的鬼呢,是不惧怕阳光的,只是再高一些层次的,就比较喜欢黑夜出动。”像是他预料之中,祁封没有惊,反而很冷静的替她分析了一下。

    佟辛不解的摇摇头:“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觉得这样很酷?”祁封耸肩闷笑。

    玩笑话过后的祁封突然严肃脸:“不管怎么样,我会尽快联系奶奶,问清楚这件事情。”

    佟辛乖巧的点头道:“嗯,好!”

    她抬眼间忽然看到了在门外晃悠来晃悠去的田园。

    她瞪大眼睛,低声说:“咦,这不是田园吗!?”

    看田园神情紧张,在一家家店面前停留,不知寻着什么。

    她盯着田园的身影,心里担忧,最后生出一个疑问:“她慌慌张张的要去哪,坏了,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刚想着就跑了出去。

    “哎……”祁封瞥见她慌慌张张的跑出去,朝她招手,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阻止下。

    佟辛出去拉了田园进来。

    田园对于在这巷道里能见到佟辛,已激动的说不出话。

    任由她将自己拉进店里,她才稍缓过神来。

    尤其当她看到店里还有祁封这个大帅哥时,她竟直接在一旁冲他傻呵呵的笑着。

    佟辛的手在田园的眼前晃了又晃,却只见她呆呆的看着祁封,心里暗说,得,这田园,花痴又开始犯了。

    佟辛见她正事儿半句没说,这边看帅哥花痴的还没边了,便狠掐了田园的手臂,一下不行再一下。

    田园吃痛,本能的啊叫一声,下意识的便想还回去。

    佟辛略显心机的假咳了两声,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祁封。

    田园立马明了她的意思,尴尬的把手收回去,拍了拍手,那看着祁封的两只眼好像在放光,贼嘻嘻的傻笑:“真的是,很高兴在这里碰见你们啊!”

    佟辛白了她一眼,扭过头去,嘴角狠抽了下:“我看,你好像很不愿意见到我啊!”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不忍心不见我的大宝贝呢?”田园眨巴着眼睛,抱着佟辛的手臂,委屈巴巴的看着她。

    佟辛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啊!?”田园突然严肃。

    佟辛叉腰,反问:“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里呢!?”

    田园嘿嘿一笑,底气顿时虚了:“我听说这有一家道馆,来看看!”

    “嗯!?不会是这家吧!?”佟辛眉头微皱,不确定的问。

    这个田园也不太确定,按照老师发过来的地址找到这的,而且这儿周围差不多都看过了,八九不离十了。

    田园挠头,不太确定的回答:“应该……是吧,老师们说的大概位置就是这儿了。”

    佟辛摩斯着下巴,有所思。

    她直勾勾的盯着田园看来看去,总算得了一个结论,她紧张的问道:“你能找到这儿,难道你出什么事了!?”

    田园急忙忙摆手道:“不不不,不是我出事了。是……是咱们学校出事了!”

    “什么??”佟辛听到竟是学校出事了,有些吃惊,“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佟辛拍了拍她的肩,简单安抚了下田园慌乱的情绪,转身去给她倒了杯水。

    “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学校出了一系列诡异事件。”田园也将她所知道的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细细讲来。

    “先是一个女同学在凌晨十二点跳楼自杀,接着就像瘟疫般,陆续有人跳楼身亡,现在已经有小二十个人没了……”

    佟辛知性的点点头:“嗯,继续。”

    “甚至还有人看见现场有个红衣鬼影闪动。”

    闻言,佟辛接水的手颤了一颤,大叫:“What!?”

    她刚才可是看见了满街的鬼影,如今听到鬼这个字眼就慌。

    她端水的手颤了又颤,杯中水更是洒了又洒。

    看到佟辛如此,田园倍感诧异,关心的问道:“佟辛,你怎么了,怎么抖的这么厉害!?”

    田园这才发现,佟辛不只手抖,全身都在抖。

    她把水递到田园面前,强笑着:“啊,没事没事!”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佟辛咱们学校闹鬼了!”

    “你看,你和……”田园偷瞥一眼祁封,继续道:“……他,什么时候能去学校,把恶鬼收一收!?”

    “我……”佟辛喃喃张口,却透过玻璃看到了门外那飘散的鬼影来回走动。

    田园看到佟辛的脸越来越苍白了,伸手抚摸上佟辛的脸庞,发现她的脸是如此冰凉,一颗心都揪了起来:“你到底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

    佟辛只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脚下也是一软。

    见势,本在一旁的祁封倒是眼疾手快,以光速来到她身边,并在她倒地不起前将她拥入怀中。

    祁封“她没事,你先回去吧!”

    看到佟辛紧闭双眼,脸色惨白如纸,似是受了极大刺激,田园整颗心都在悬着,她实在是不放心:“佟辛都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

    “我说没事就没事,如果不想她有事,就先回去。”

    “那个你,照顾好我们家佟辛啊。”被祁封的气场有些吓着的田园愣愣的点头,便匆忙朝门外走。

    田园走时不放心的偷瞄一眼佟辛,悄声说着:“那佟辛,我先走了。”

    田园走后片刻。

    佟辛稍缓过劲来,半睁着眼睛,漂浮不定的鬼影再次投到她模糊的视线,似是突然清醒了,尖叫道:

    “我,看见好多鬼……好多,好多鬼。”之后,佟辛便昏死了过去。

    祁封看着在他怀里熟睡的她,是如此安静,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醉人的笑,轻叹了口气:“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的吗?”

    ……

    重极宫中

    孟婆来了大殿,“主上,关于那名少年的所有,老奴已查明。”

    陌离快速放下手中的所有公务,急迫的问道:“速速报来。”

    “是!”孟婆接受指示性的点点头,手中权杖在地上一点,权杖周边闪闪发着亮,最后汇聚成一幅祁封的古装像,旁边附着一些人文信息。

    孟婆向前走了两步,微微昂首,解说道:“那人前世是冥域的一名少将,舒慕麒,现世转生为人间驱魔大家“祁家”之子。”

    “怪不得瞧着眼熟,好久不见啊!舒慕麒!”陌离眯了眯眼睛,颇有玩味的看着那幅画像。

    他站起身来,双袖中的双拳紧握,冷冽的眸光似要把画刺穿。

    冷笑一声,挥袖,冷瞳相看去:“舒慕麒,前世尊主竟对你念念不忘,这一世,我不会再纵容你在尊主的眼前。”

    陌离按耐不住心底的怒意,风风火火的就朝殿外跑。

    走时不忘嘱咐孟婆:“孟婆,这几日你帮我打理好冥域事宜,我要去人间寻尊主。”

    “主上,不可啊!”孟婆跪地相劝:“冥域不可缺了您啊!”

    陌离摆摆手道:“无妨的,我就去几日而已!”

    孟婆又在地上狠磕了三头,劝谏:“主上三思啊!”

    地面阵阵的磕头声却并未换来陌离的怜惜。

    他沉了沉声音,语气里很是坚决:“你莫要再劝了,我意已决。”

    走时他朝她扔下一句话:“再说了,不是还有凄水嘛!”

    “主上……”孟婆起身,望着面前早已飞腾无踪的陌离,眼神中多了一丝狠戾:“羲曜,我一定会怕你你有去无回!”

    在空中急于飞奔的陌离,心中所想,口中所念皆是:羲曜,我来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