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夜半鬼声 > 缘起缘落
    眼看着李曈桐转身要走,任晓小急得直跺脚,也顾不得什么了,忙伸手拉住李曈桐道:“哎,桐桐,我说我说,你别走!”

    李曈桐却转过身给了任晓小一个脑瓜嘣儿,一脸无害的冲她笑:“哎呀,开个玩笑,你想说什么,快说吧!”

    闻言,任晓小眉开眼笑,咬了咬唇瓣,道:“曈桐,我发现我……喜欢上何一繁了!”

    她宁愿此刻失去听力,也不愿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刺激自己,这怎么可能呢,怎么可以!??

    “什么?”李曈桐狠摇着头,握着任晓小的肩头,不知是哭还是笑,只是一直在否定任晓小的话语:“你一定在开玩笑,一定在开玩笑,晓小啊,这种玩笑不能乱开的呢!”

    “曈桐,我没有开玩笑,你听我说。”她也不想这样,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那就说明白吧!

    “我只想跟你好好谈一谈,把事情说清楚,不想让三个人都受到伤害。”

    “我不听我不听,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李曈桐用双手堵住耳朵,身子缓缓往后退着。

    站在丛林外不远的李婧袆隐约听到丛林中有稀微的哭吟声,争吵声。

    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原来只是哭吟,后来直接是哭声不决,她寻声前往。

    刚进丛林,却看见曈桐瘫坐在地上,捂着耳朵,任晓小口中不知说着什么,她越说,曈桐就越痛苦。

    她几乎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到她们面前,询问情况:“晓小,你干什么。”

    “婧袆,你怎么进来了!?”她一脸疑问,她不是应该在外面的嘛?

    李婧袆蹲下,忙看看李曈桐有什么不妥,听到任晓小的问话,她更是没好气的说了句:“我要不进来,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竟然让曈桐哭成这样!?”

    被李婧袆如此误会,她摇头摆手,极力解释:“婧袆,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是在跟曈桐谈……”

    她打断了她的话,狠狠的剜了她一眼,道:“我倒要看看,那应该是怎么样的!?”

    任晓小低头不语:“我……”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李婧袆起身步步逼近:“那就等你想清楚再说。”

    “曈桐,我们走。”李婧袆转身搀起了地上的李曈桐,头也不回的向前走。

    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一急之下。任晓小下面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我喜欢何一繁。”

    李婧袆闻言一愣,李曈桐更是哭的厉害了。

    “我喜欢何一繁,何一繁也是喜欢我的,我没想过要伤害曈桐,我只是觉得情感问题上,还是说清楚的比较好。”像气球泄了气般,任晓小的声音越来越弱,但该说的却一点没少全被李婧袆和李曈桐收录耳中。

    李婧袆把李曈桐轻放在旁边的石头旁,让她靠着休息。

    而后转身,再次向任晓小走来,步步逼近,怒瞪着她,说:“呵,你倒是两句话就把自己甩干净了!?”

    她抬手用了狠劲儿戳任晓小的心口,厉声喝道:“你别忘了,你可是立过誓的人,你还记得你当初怎么说的吗?”

    她被李婧袆这番话堵的不知道如何作答:“我……”

    “怎么,不敢说了,那我替你说!”李婧袆谈话间依然步步紧逼,

    她直勾勾的看着任晓小,如果眼神能当做武器,估计她死了不只万千回了,冷哼一声道:“你说,我任晓小,是不会跟曈桐抢何一繁的,有违此誓,不得好死!”

    “我说的没错吧!任晓小。”李婧袆狠狠地瞪着她。

    她愣愣的点了点头:“是……”

    “你承认就好,那你现在说这番话又是在干嘛!?”

    “难道你以前都是骗我们吗?”

    李婧袆句句语气逼人。

    任晓小诺诺摇头:“我没有骗你们……没有。”

    “切。”她不想再同任晓小辩说了,索性背过身去。

    “那我问问你们,你们口口声声说懂爱,那你们又知不知道爱情的世界里,是不由自己的,只要两个人相互喜欢,什么困难都会迎刃而解的。”

    任晓小对着两人的背影高喊道。

    “油嘴滑舌。”李婧袆冷哼。

    任晓小见两人并没有要听她解释的样子,急的直跺脚,她抱着最后的希望,又冲着不远处的李曈桐喊话:“曈桐,你听到了吗?我后悔了,我想你退出,我想我们三人好好的。”

    “你别说了,你喜欢何一繁,我也喜欢他,凭什么要我退出!”李曈桐闭了眼睛,她多想自己从来没听到这句话,她反驳道:“是,爱情的世界不由自己,我也不受控制的爱上了他,可退出的为什么是我!?”

    见她们不愿放手,任晓小又道:“可一繁喜欢的是我。”

    “是吗?那你也真是够自恋的了!?”李婧袆白了她一眼,语气里尽是鄙夷。

    任晓小依然坚持自己的决定:“不管怎么说,他喜欢的是我。”

    李婧袆恼了,脑子一热,冲她鬼魅一笑:“不过如果你死了,何一繁一定就不会在你身上费工夫了。”

    任晓小察觉事情不对劲,眉峰紧锁,双手横在胸前,直直盯着李婧袆的一举一动:“你……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说喜欢何一繁吗?那你就去地狱里等着他吧!。”话音未落,紧跟着李婧袆用力将她向后一推。

    任晓小后面是千丈深崖,一眼望去,深渊无底。

    “啊!?李婧袆!?”她在空中极为恐惧的挥舞着双手。

    片刻,她摸到了一根树藤,顺着树藤向上爬,刚爬到山顶。

    却看到她们还在上面徘徊,看到李婧袆,任晓小就气不打一处来,咒骂道:“你好狠啊!你竟然想让我死啊。”

    她冲着李曈桐大喊:“你姐姐疯了,曈桐,你快来拉我一下。”

    任晓小知道李婧袆现在疯了,但曈桐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听到呼救,李曈桐三步并做两步,匆忙跑到山崖前,红肿着眼睛,安抚着任晓小:“晓小,你别着急,我这就拉你上来。”

    任晓小含着泪花,狠点了点头:“嗯嗯!”

    李曈桐趴在地上,向她伸出了手,“晓小,你抓住我的手。”

    可凭她的力气根本拉不上来任晓小,便向她姐姐求助:“姐姐,你快来帮帮我。”

    李婧袆闻言赶来,看到一脸狼狈的任晓小,心里十分快意。

    她在李曈桐身旁慢慢蹲下,不紧不慢的,在她耳旁说道:“桐桐,你可想清楚了,别忘了,是她要抢走你的一繁,有她在,你就永远也得不到何一繁。”

    她把手搭在李曈桐的手上,眼中杀意渐起,唇角勾出一抹诡异的笑,慢声说:“听我的话,慢慢把手放开,这里很安静,没人会知道的。”

    任晓小看到李曈桐那原本清澈的眼神,闻言,此时却也有了杀意波动,她那满怀希望的心渐生成绝望,她发出了最后的呼喊:“桐桐,救我啊!?”

    可随之而来的只是自己在冰冷的山崖,不断下坠。

    只是片刻,李曈桐最初是杀人时的慌张,现在看到山崖里消失不见的任晓小,脸上竟浮出一抹可怕的镇静,冲着深崖阴阴一笑:“对不起,任晓小,也只有你死了,何一繁才会真正的属于我。”

    ……

    阴冷的宿舍里

    李曈桐再也控制不住,捂嘴大哭起来:“事情就是这样,一繁,我只是怕你离开我……”

    “李曈桐,你太可怕了。”何一繁握着拳头,眸光冷冽,满心想的都是任晓小的惨状,“我之前还在纳闷,晓小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坠落山崖呢,原来是你们两姐妹搞的鬼!”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几个数字键,恨恨道:“我要报警,让你们在牢狱里好好想想你们对晓小犯下的恶。”

    “喂,110吗?我发现一起杀人案,请速来xxx”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李曈桐挺起身子,侧面紧紧抱住何一繁,愤怒的向他吼道:“我是为了你才杀的人……”

    “你松手……”何一繁挂了电话,想要将这个狠毒的女人的手剥离下来,厉声道:“李曈桐,你已经疯了!”

    不论何一繁说什么,李曈桐也只是紧紧抱着他不撒手,嘴里呢喃着一句话:“不,不可以!”

    祁封拉了拉佟辛,打算先跑路。

    “我们快先走了!?”祁封可不想被警察带回去问话。

    “什么?”佟辛愣了愣。

    祁封挑眉,反问了她一句:“难道你想被警察问话啊!”

    “不,不不。”佟辛狠摇了摇头,随后推了祁封一把,傻呵呵的笑了笑,催促道:“那我们快一点走!”

    两人刚下楼,便撞见宿舍楼外已是警笛声环绕,学校里透着警灯那刺眼的红蓝光,照的人  心慌神。

    两人不敢多待,也不想多待,趁着天不是很亮,悄声走掉了。

    ……

    几个警察持枪破门而入

    冲着何一繁他们三人大喝:“里面的人举起手,不准动。”

    ……

    几个月以后,任晓小的尸骨在那处山崖下被一户农家找到了。

    任晓小终究入土为安。

    某天,一人对着一墓碑深情地诉说。

    碑前放着一束白玫瑰

    来人西装革履,面容有些憔悴。

    “晓小,你的尸骨找到了,你高兴吗?”他坐靠在碑前,狠灌了一口酒,抚摸着墓碑上的刻字,继续道:“这么久没来看你,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我已经开始实习了!就在你生前最想进的某某企业。”他说话间眼圈渐渐红了。

    “晓小,想起我第一次向你表白,就被班主任逮了个正着!”他思绪纷飞,眼中附着泪花:“那时,你曾问我,是怎么让班主任绝口不提我们受了批评需要带家长的事吗?”

    “以前没机会跟你说,现在我可以安静的和你说……”他喝的有些醉了,脸色微红,迷瞪着双眼,道:“其实我没告诉你,那家高中院校是受我们企业“恩惠”的。我说一句话,他们不敢找麻烦。”

    “嘿,对了,又忘说了,狠心杀你的人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话到这里,他心中越发难受,猛灌酒。

    “还有,如果你听的见,记得下辈子,我向你告白的时候,一定一定不要推脱,我们要做彼此的唯一……”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了。

    恍然间,他好似看见她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在不远处冲他摆手微笑。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