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春江花月 > 第148章 第 148 章
    “诸位起来!”

    李穆叫下跪的民众起身,  看向领头的中年汉子,目光掠过他皮肤皴裂得如同龟壳的腿脚和骨节粗大到变形的双手。

    “你是匠人?追我何事?”

    汉子抬头喊:“大司马,  我确是工匠!鲜卑人要借大河河讯引水倒灌平川!我逃出来时,大河水位已高过两岸洼地数丈,宛若悬河。如今唯一指望,便是大司马出手相救!大司马若不肯相救,  一旦决口,洛阳之下,河道相通的方圆数十个郡县,  全都将要化为汪洋,无人能够幸免!便是此地,涧河联通洛河,  一旦大河倒灌,怕也不能幸免!”

    汉子的声音颤抖,脸上挂满了泥水,几乎已经辨不出本来的面目,  只露出一双通红的眼,  眼睛里充满了恐惧、焦惶和无比盼望的眼神。

    他话音落下,那些因他打听李穆大军行经路线得知消息,  随后一道追上来的村民,  也无不跟着,苦苦乞求。

    黄河一旦绝口,  便如天崩地裂。何况又连日大雨,  水汛如何凶猛,  世代居住于黄河沿岸的民众,谁人心中不知?

    一片哀告声中,来自许村的那个老汉抹着泪道:“大司马,老朽乃是许村里长,年迈生病,前些日一直卧病在床。也是昨日,方知大司马一行人路过村口,避雨被拒。怪村人有眼无珠!得利了几分,便以为鲜卑人的皇帝真会拿我们这些人当人看。我村人无知,冒犯了大司马。恳请大司马大人大量,救苦救难!”

    他带着身后那些羞惭不敢抬头的村民,不断地在泥水里磕头。

    李穆急忙下马,亲手将老汉扶起。

    老汉老泪纵横,不肯起身,又诉道:“半甲子前,老朽还是孩童,犹记那年,大河决口崩堤,方圆几十个郡县,一夜之间淹成了汪洋。老朽的几个家人,便全都死于水难。大水褪后,大河改道,多年之后,方稳了下来。如今这人话语若是当真,那黑了心的鲜卑皇帝要引水倒灌,又遭逢如此的连日大雨,水势怕要胜过半甲子前的那场水难。天灾人祸,我们这些人,都要被断了活路!”

    老汉老泪纵横。

    李穆叫手下将这老汉从地上搀起,自己对匠人道:“你随我来。”

    匠人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追上。

    李穆将人带入路旁的一顶军帐,道:“情况到底如何,你从头说来!”

    匠人感激万分。五大三粗的汉子,话未开口,先竟哽咽,红着眼圈,将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三年之前,慕容替攻下洛阳不久,抽调民夫,于各地兴修水利。其中一处,便位于上津口。

    上津口位于穿过洛阳的洛水下游,亦是附近几条河流和洛水的交汇口,又位于黄河的一道折弯口处,水水相通。每到丰水季节,常会发生黄河之水倒灌洛水,高出河堤,淹没两岸田地村落之事。民众长期苦困。但因规模不大,加上从前的北夏朝廷对此丝毫不予在意,日复一日,也只能如此过了下去。

    这匠人姓王行五,乃上津之人,父祖都是工匠,他从小聪慧,对水利之事,颇有心得。知家乡苦于水患,多年前起,便勘察地势,绘制图纸,向当时的北夏官府提交建议,恳求在这一带修建堤堰,水枯蓄水,水满放水,以杜绝从前的水患。但北夏朝廷不予理睬,他无可奈何。没想到新来到北燕皇帝竟要修筑堤堰,也知道他的名字,竟将他请去主持修建。王五欢欣不已,带着全村男丁奔赴到了河口,领着民夫,开始工事建造。前前后后,克服了诸多困难,历时两年多,就在数月之前,这座依靠地势的自然高低而调节水位的堤堰终于修成。

    就在王五等人为之鼓舞,附近民众也对北燕皇帝慕容替感恩戴德之时,噩梦发生了。

    最近大雨不断。从七八天前开始,洛水水面渐渐慢涨,村中积水。王五放心不下,带着一群工匠,想上堤堰察看情况,意外地发现,堤堰竟被一支军队给占领了。

    这就罢了,最令他吃惊的,还是对堤堰的操作。

    本就是黄河的丰水期,加上连日大雨,本该泄洪,保证河水畅顺通过那道折口,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堤堰竟是合拢的。非但没有帮助泄洪,反而如同在这河道之上,强行横加了一道阻拦水势的堤坝。

    上游雨汛,黄河之水,滔滔而来,在这里被大坝所阻,强行拐道,被迫倒灌入了洛水,洛水又挟上游洪水下来,两峰相遇,巨浪滔天,水位更是不断上涨,冲击着两旁的河道。

    河堤一旦被撕开口子,瞬间便是千里崩溃,到时河水倒灌,首当其冲的洛阳和其余郡县,将会发生如何惨绝人寰的可怕之事,王五再清楚不过。

    他大惊失色,加以阻拦,却遭到鲜卑士兵的殴打和驱赶。同行村民里,几人更是被打得伤重吐血,被迫返回,又是惊恐,又是不解,实在不懂,耗费了巨大人力物力,又历时两年才建成的这座原本应当造福于民的堤堰,如今士兵为何要做如此之事。直到当天深夜,一个平日和他有所往来的主管河道的小官偷偷寻他,道自己就要跑了,叫他也趁早快些带着家人逃走,他这才知道,原来北燕皇帝慕容替,竟存了水淹洛阳的念头。

    随即,又有消息传开,说他之所以做出如此的计划,目的,是为了阻挡南朝李穆的北伐大军。

    水位继续在上涨。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附近十里八乡的人全都知道了。

    河道一旦全线崩塌,洛阳和别的那些郡县固然要被倒灌的滔天洪水所吞没,但这里,更是会在第一时间就被夷成平地。

    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怎肯如此放弃家园?许多人冲去和鲜卑士兵理论,理论随即变成一场杀戮。

    王五的几个族亲,当时就被杀死。

    消息如同瘟疫般散开。无可奈何的人,只能挥泪收拾家当,逃往附近任何一个能够容纳自己暂时停留的地势高的山地之上。

    眼见耗费了自己无数心血而建成的堤堰,最后竟变成毁灭家园的罪魁祸首,王五痛心万分,绝望之下,想到了前些时日传得沸沸扬扬的据说就要打到洛阳的南朝人李穆,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不顾一切地赶了过来,盼望他的大军能尽快赶到上津,在决口之前,将堤堰打开,以释洪水。

    李穆的神色,变得凝重无比。沉吟了片刻,问他:“以你估计,上津口还能支撑多久?”

    王五道:“幸而当初修建堤堰之时,在我多次提请后,亦加固过河坝。但水势如此之大,河口岌岌可危。以我那日所见,再不尽快打开堤堰,最迟七八天内必要崩溃。一旦崩溃,大水倒灌……”

    他目露恐惧之色,痛哭流涕,再次下跪,对着李穆不断地磕头恳求。

    ……

    慕容替站在上津口的一道岗坡之上,注目着那道巨浪汹涌的河口,身影久久未动。

    河口之下,数十万人口,万顷良田,很快,都将要随着决口倒灌的天上之水,替那个南朝人李穆陪葬。

    很久之前,他曾应许过一个女子,道自己日后攻下洛阳,不会屠城施加报复。

    他确实做到了。

    如今他们要怪,就怪命该如此。

    害了他们的,是那个名叫李穆的南朝之人。

    “陛下,此地危险,请速速撤离,回往安全之地。”

    他的亲信,一个名叫姚轨的鲜卑大将在旁劝他,见他未应,顺着他的视线,又看向远方洛阳的所在,迟疑了下:“陛下既有如此安排,为何不秘密进行?听闻王姓工匠逃走,应是去向李穆寻求援助了。大水若是倒灌,固然能阻挡他的大军,给我军以重整旗鼓的时机,但消息瞒着不叫他知道,以防他逃跑,到时淹死他的大军,岂非更好?”

    慕容替终于转向他,神色冷淡:“如此大的事情,你以为能一直瞒下去?何况,他的军队若会轻易被大水淹死,你我今日也不会狼狈至此地步!”

    姚轨面露羞惭之色,低头道:“全怪属下无能!”

    慕容替神色微缓:“罢了,也不能怪你一人。你不知李穆,他和旁人不同。南朝的那些人,无不是酒囊饭袋,枉费我给他们造的良机!我便是要让那工匠去给他传消息,这才未加阻拦。”

    他冷笑:“他不是要收复洛阳吗?我便以洛阳为注,和他赌一回大的。”

    姚轨似懂非懂,却也知慕容替的心思一向深沉,不再作声。

    慕容替又沉吟了片刻,问道:“亢龙关的重兵,可布置好了?”

    “早已布置停当!便是一只苍蝇,也休想从那里飞过!”

    慕容替微微颔首:“我只信姚将军一人!这一回,请将军亲自去亢龙关守道!只要能够除去李穆,从今往后,天下之大,我大燕将再无敌手!”

    姚轨面露激动之色,噗通下跪:“请陛下放一百个心!只要他敢来打亢龙关,属下必叫他有去无回,命断关口!”

    ……

    夜墨若漆,大雨瓢泼。

    一队一队的将士,此刻已然全副武装,整齐地列阵于岗地之上,等待着来自于李穆的裁决。

    大帐之外,站了十几个应天军的将领,皆静默无声。

    李穆独立于帐中,向着面前那张摊开的山河舆图矗立,身影一动不动,已是许久。

    有生以来,他从未曾像今夜这般,遭遇如此一个艰难的抉择。

    倘若他不救,即刻带兵回撤弘农,必安然无恙。但数日之内,极有可能,连他此刻所在的这个地方,亦会变成汪洋泽国。

    倘若他下令去救,则时间又太过紧迫。

    从这里到上津,最近的一条捷径,便是舆图所示的亢龙道。

    从前为了北伐,他对中原一带的山河地理,做过详尽无比的了解。

    这条亢龙道,其实是处在稠林塬上的一道裂缝。稠林塬呈台状,顶上平坦如原,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但四周却峭壁陡立,高数十丈,飞鸟不能栖息,而洛河之水,便贴着一侧山壁从旁流过,唯一通道,就是这条裂缝,当地人称之为亢龙道。

    裂缝自古便存,犹如万千年前,被一柄巨斧从天劈开,就开在了稠林塬的中间,长十五里,曲折狭窄,两侧绝岸壁立,狭窄得只能容数人并排通过,可谓丸泥能塞。

    他若去往上津,别无选择,只能取道亢龙道。那就要求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攻下设于亢龙道口的亢龙关。

    亢龙关倚靠天险,居高临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旦他发兵前去,又无法在数日内拿下关口快速通过,及时赶到上津,于河口被摧毁之前开堰泄水的话,他将极有可能,与同行的将士一道,被身后滚滚而来的洪流吞没。

    一旦下令,便再无退路,他必须胜,也只能胜。

    否则万一不成,这个代价,将会巨大无比。

    帐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进来了。

    李穆转头,见是高桓。

    高桓浑身被雨水湿透,站在那里说道:“姐夫,我出来前,阿姊曾叫我给姐夫带封她的信。我一时忘记了,姐夫莫怪。”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封已被雨水打湿了一角的信。

    “姐夫倘若决定带人去攻亢龙关,记得务必让我同去。”

    高桓说完,将信恭敬地放在案上,向李穆郑重行了一个军礼,随即转身,快步出了大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