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春江花月 > 第113章 第 113 章
    建康东郊,  距离城门数里之外,一乡野,  村居院落。

    邵奉之来此已有十来天了。周围僻静,往来只有村夫,白天人也寥寥。他又被邵玉娘叮嘱,不得潜入建康寻欢作乐。知事关重大,  自然不敢妄为,但这样的日子,叫过惯了放荡生活的他形同入牢,  颇有度日如年之感。

    幸好这几天,终于叫他在附近得了一个极有乐趣的好去处。

    说来也是巧,那日他送走替邵玉娘复诊的郎中,  回来在村道上闲走,偶见一辆小车从近旁走过。赶车的是个老苍头,车旁跟走了个十几岁的使唤丫头。那车只是乡下极其普通的青毡围车,却挂了幅桃红色的帘子,  立刻吸引了邵奉之的视线,  盯着瞧时,帘子掀开,  里头露出张年轻女子的脸,  十八九岁,风姿绰约,  桃花媚眼,  勾人魂魄。女子和看呆了的邵奉之对望,  嫣然一笑,放下帘子,去了。

    邵奉之当时便心痒难耐,偷偷尾随,跟了上去。那车停在数里之外河畔的一间独宅之前,屋子占地不大,结有围墙。女子下了车,仿佛有所感应,回头远远看他一眼,又是一笑,袅袅婷婷,身影这才消失在了门后。

    邵奉之又怎看不出来,这女子对自己应也有意?看她容貌美丽,如此穿衣打扮,又独自住在这种地方,倒颇像是建康城中那些大户男子安置在外的外室。

    乡间生活枯燥,不知还要在此停留多久,忽然有了猎艳目标,他怎会轻易放过?在附近徘徊良久,又爬上墙头窥探,发现里头除了那个老苍头和小丫头,另外只有一个粗使仆妇,不见男子,胆子便大了,上去敲门,说是口渴路过,求碗水喝。当时被引进去,女子却未再露面,门帘之后,只露了半只桃红绣鞋,立了一立,旋即离去。

    邵奉之借故在那户人家里停留许久,始终未再见那女子现身,只能怏怏离去。走在路上,心里正盘算着明日如何再来,小丫头竟从后追了上来,递上一方帕子,道是他方才落下的。他接过那方分明是女子的罗帕,看见上头竟然留字,约他半夜再来,顿时欣喜若狂,回了居处,若无其事,等到半夜,偷偷溜去赴约。

    女子果然替他留了门,悄悄引他入内,灯下相见,容貌愈发动人,自称名叫阿桃,且果然如邵奉之先前所猜,是个京中官员的外室,原本住在城里,不幸前些时日被夫人发现,容不下她,被迫搬到乡下躲避,日子也没多久。官员惧内,只叫她安心在此住着,说有空便来看她,一连多日,却连个人影也瞧不见。

    阿桃说起,满腹牢骚。邵奉之甜言蜜语安慰,很快郎情妾意,解衣登床。

    这女子不但貌美,床上手段更是过人,邵奉之得之,如获珍宝。这几天,夜夜等到半夜,趁着邵玉娘睡了,自己偷偷溜去私会。昨夜却因阿桃说那男人要来看她,幽会被阻,邵奉之辗转反侧,只觉相思如狂,好容易今晚能去了,实在等不到半夜,天一黑,见邵玉娘那屋的灯灭了,立刻溜了出去,再次来到阿桃住处。

    阿桃今夜不但等他,精心打扮,还特意准备了一桌酒菜。

    一夜未见,如隔三秋,两人相见愈发亲热,吃酒作乐,半醉逍遥之时,阿桃忽然流泪,伤心说道:“我本良家女子,奈何家贫,因了几分姿色,被那糟老头儿霸占,过着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老头儿活着,我勉强衣食有靠。万一哪日他死了,或是被他夫人逼着弃了我,这世间,恐怕便再无我的立足之地了。”

    美人如此伤心落泪,邵奉之心疼不已,张口便说要保她下半辈子荣华富贵。

    阿桃呸了声:“说得好听!我都委身于你了,对你痴心一片,你却根本就没把我当成一回事。到如今还只知道你一个名字,住在附近罢了,每晚都是来了就走,连个囫囵夜也未曾陪我过!家里必定有人,我也不用指望别的了。况且,你当我刚来这里不知道么?附近不过都是些土里刨食的乡野村户,你便是家里有几亩地,又如何保我下半辈子荣华富贵?”

    邵奉之腹内酒意一阵翻涌,直冲而上:“我家里没人,不过一个阿姊,管我严了些,不许我在外过夜罢了。你莫小瞧我!莫说我祖上从前在江北是望姓大家,只因时运不济,如今败落。便是我,不久之后,必定也是要再次飞黄腾达,富贵不可限量!”

    阿桃方才还在落泪,这会儿却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指着邵奉之说:“哎哟,你这牛皮吹的,快把我这屋顶都掀翻了!打住吧。我和你相好,一没图你钱财,二没要你名分,本就只是爱慕你的人才风流,更没指望过你富贵腾达,你何苦又拿这话来骗我呢?”

    邵奉之正在兴头上,看她样子,分明不信自己,如何还忍得住,面红耳赤地道:“新安王听说过吧?建康城中的大人物!我那个亲阿姊,便是新安王的心腹,正在助他大事!等日后事成,荣华富贵,唾手可得!我这话,哪里骗你了?”

    阿桃双目微动,笑着问是何等大事。

    邵奉之搂住阿桃,笑说:“你管何事?总之有我,你放心便是。日后等我富贵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阿桃终于面露喜色,愈发柔媚承欢。邵奉之得意洋洋,不觉醉酒,一觉醒来,已是下半夜了,虽还不舍离去,却知今夜自己溜出早,怕邵玉娘发觉了,不敢再留到天明。和阿桃依依离别,约好明晚再来,匆匆离去,回了居所,也不走院门,从矮墙翻墙入内,蹑手蹑脚正要回自己的屋,邵玉娘那屋的灯亮了,门打开,那个从牢里跟过来的,既伺候,也兼看守的婆子走了出来,叫他进去。

    邵奉之无奈,硬着头皮入内。邵玉娘打发走了婆子,命他关门。

    邵奉之见她靠坐在床上,伤病还没好,一脸病态,盯着自己的两道目光却极是严厉,问他去了哪里。

    他起先还想隐瞒,只说自己睡不着觉,出去赏月吹风了。邵玉娘又怎会相信?再三追问。邵奉之知瞒不过去,终于吞吞吐吐承认,道前些日偶然认识了一个做人外室的女子,两人好上了,晚上刚从那女子住处回来。

    邵玉娘强行忍怒,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悄悄到门窗处先察看了一番,这才转身,低声叱骂:“那婆子从牢里跟我来此,高峤不知,我却知道,她必是新安王的人。我这里一有异常,他那里就会知道!我受了这么多年苦,忍辱负重,好容易走到了这一步,眼看就有希望了。我想着你是我的亲弟弟,往后有事还要靠你,这才将你留在我的身边。你却怎的如此不争气?才几日,竟就给我拈花惹草?这里人生地不熟,万一疏忽坏事,我和你何去何从?你以为经过这回的事,教首还能容我?这边不成,咱们能像以前一样,再回天师教去?”

    邵奉之知道,大约半年前开始,自己的姐姐,得到了建康城里一位大人物的暗中庇护,这才得以在朝廷禁令之下,依然留在建康。

    那位大人物,便是新安王萧道承。

    萧道承一向信奉天师教。新帝登基之时,教首吴仓还曾得以入建康朝贺,当时被请入王府,奉为座上之宾,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后来高峤限制天师教的活动。除在各郡县下发限令之外,建康更是颁布了严厉的禁令,他们这些人,才不得不离开建康。

    多年以来,新安王以奉教为名,和天师教往来,继而暗中渐渐施加影响。如今的这位教首吴仓,便是当年在江中救起邵玉娘和邵奉之的人。当时他已是坛主。就是在新安王的扶持下,他才于数年之前,登上了教首之位。

    因为邵玉娘和吴仓的特殊关系,邵奉之也得以知道了些关于天师教的机密之事。

    邵奉之远远算不上什么聪明人,但也不蠢。天师教弟子众多,民间信众更是广布。他知道新安王想控制天师教,为他所用。吴仓对新安王,表面上毕恭毕敬,但是吴仓这个人,也远不似他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吴仓的家世,追溯起来,也和邵氏姐弟差不多,从前在北方,有头有脸,朝廷南渡之后,家道迅速沦落。到了这一代,已是籍籍无名,完全被排斥在了上升的官途之外。

    如此乱世,朝廷羸弱,但凡有点能力的人,谁不想做一番大事?

    吴仓也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物。表面上依附于新安王,借着他的助力,终于做了天师教的教首,但这几年,暗中一直在积蓄力量。可笑新安王,浑然不觉,还以为自己一直牢牢掌控着天师教。

    年初,高峤开始打击天师教。新安王不敢和高峤力争,暗中命令吴仓暂时顺着朝廷,收敛势力。吴仓对此很是不满,但知时机还没成熟,不敢造次,只能答应下来,含恨离开建康。

    但是邵玉娘却不肯走。就是在那个时候,暗中去寻萧道承。萧道承得知她和高峤从前的渊源,狂喜,将她秘密留在了建康。

    那个时候,邵奉之就明白了,自己的姐姐,是借机想要彻底抛开天师教,投向萧道承。

    她在教中多年,又曾侍奉吴仓,知道许多天师教的机密。

    一旦吴仓知道她越过自己投了萧道承,怎么可能留他姐弟活于世上?

    邵奉之顿时被邵玉娘的这番话给点醒,后怕不已,慌忙认错。

    邵玉娘沉着脸,问那和他幽会的女子的详情。

    邵奉之不敢再瞒,老老实实地说了出来。

    邵玉娘眉头紧蹙,骂道:“这种京官外室,你竟也敢勾搭?被人发现,找上门来,如何收场?坏了事,又如何向新安王交代?”

    邵奉之冷汗直流,不住地发誓,道再也不敢去了。

    邵玉娘又问他,有无向那女子透漏过身份。

    邵奉之忙道:“阿姊放心,我连报给她的名字,也是假的……”

    他说着,突然想起一件事,脸色微微一变。

    邵玉娘立刻便觉察了,追问他是否和那女子说过不该说的话。

    邵奉之起先不敢承认,被一再逼问,终于吞吞吐吐地道:“我今夜多喝了几杯,一时失言,在她面前,仿佛提过一句阿姊和新安王的关系……”

    邵玉娘大怒,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

    邵奉之捂住脸,慌忙道:“阿姊息怒!我只就如此提了一句。绝未再多说过半句别话!应当无事的!”

    邵玉娘为博取高峤同情,先前在牢中,受的拷打和后来的病痛,全是实打实的,毫无半点作假。此刻怒火攻心,人一时站立不稳,摇摇欲坠,被邵奉之一把扶住了。

    她定了定神,慢慢地转过脸,眼底闪过一道阴冷之色。

    “那户人家,人一个也不能留。今夜你就回去,趁着他们不备,给我把事情办掉!”

    她一字一字地说道。

    ……

    深夜,秦楼的门,被一个老苍头给叩开了。

    没过多久,一辆小车,从秦楼后门悄然离开,去往高氏府邸。

    子时末,小车停在高家后门的巷子口,绿娘从车中下来,匆匆来到那扇门前。

    她深夜亲自而来,是为送信。信是交给高家小娘子的。

    后门这里的门房,早些日前,便已得过洛神的吩咐,说若有人来给自己送信,无论何时,便是半夜,也要立刻通知。

    那封送来的信,很快转到了洛神的手里。

    那日传信绿娘之后,这些天,洛神一直在等她的消息。

    前几日,终于来了一个好消息,道她安排的人进展顺利,一旦打听到了什么,立刻给她送来。

    又等了数日,今夜终于有了新的消息。

    洛神从睡梦中被唤醒,匆忙起身开门,接过阿菊递入的信,看了一遍,吃惊不已。

    “怎样?打听到了什么?”

    阿菊在旁举着灯火照亮,催问洛神,神色有些激动。

    绿娘用的那人,据说极是机灵。如此半夜送信,打听到的消息,必定重要。何况看小娘子这表情,绝对不是小事。

    洛神反应了过来,心中的惊诧,简直难以言表。

    她实在没有想到,请人通过邵奉之去了解邵玉娘的平生经历,竟会引出如此一个平日她根本没有多加留意的大人物。

    新安王萧道承!

    绿娘信中说,事情未必做准,也有可能是邵奉之在阿桃面前吹嘘。但因事关重大,阿桃不敢耽误,趁邵奉之睡去,当时就打发老苍头连夜送信,她便也连夜转信,以供洛神自己定夺。

    倘若邵奉之的话是真的,事态实在是超出了洛神原本的想象。

    她又看了一遍,压下加快的心跳,持着信,立刻去往父母居所。

    ……

    深夜,高峤依然迟迟难眠。

    他心事重重,听着身畔的妻子,终于发出了沉睡的均匀的轻微呼吸之声,悄悄起身,出房来到书房,点亮烛火,坐于案后,再次取出一封信,展开,又读了一遍。

    这信来自李穆。便是前次营救陆柬之成功之后他发来的。当时一起来了两封。一封写给自己的女儿,这封,写给自己。

    李穆在信里,向他讲了长安的状况和陇西的局势,表述了他接下来意欲平定陇西的计划。

    这些都在高峤的意料之中。

    叫高峤感到意外的,是他在信末附上的一段话。

    李穆说,出兵之前,那日三人议事过后,新安王曾又与他私下谈了一番话,言明利害。言谈间,多有劝自己明哲自保之意。新安王想必也是出于一番好意。但自己愚钝,又身为外臣,对士族皇室间的利害纷争,向来不大关心,亦不可理解。此次写信,忽然想起这桩旧事,依然不解,遂随笔添上,盼日后若有机会,能得高峤指点,以示迷津。

    信末的这段话,看似仿佛真的只是他随笔添注,在向高峤求教。

    但以高峤对他的了解,怎可能相信?

    看到的第一眼,便知李穆言下之意。

    他分明是在委婉提醒自己,新安王阳奉阴违,有意借此机会削弱世家,从中渔利。

    世家倘若彻底落没了,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高峤心知肚明。

    对于高峤来说,即便知道新安王乃至他身后的帝后真有这样的意图,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朝廷为官几十年,他见过太多如此的阴谋和算计了。

    倘若这是真的,他唯一的感觉,便是绝望,彻底的绝望。

    他知道李穆不会凭空捏造。但他真的不愿相信,萧道承和年轻的帝后,也与他们之前的萧室一样,将皇室和世家的权利之争,放在了家国之上。

    新登基的帝后和他们随后表现出来的一言一行,曾让高峤原本已经起了退念的疲惫的心,再次慢慢复苏,甚至起了希望,再次生出了一种南朝或许能够就此中兴的幻想和期待。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希望和期待,哪怕再累,他也是甘之如饴。

    但是,就是李穆信中这段看似轻飘飘的话,在高峤的心里,扎入了一根刺。

    他表面上若无其事,但那天之后,面对着萧道承和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帝后,心里,总是不自觉地生出一种淡淡的绝望之感。

    他希望这只是李穆多心,希望那日萧道承和他私下的一番谈话,只是出于萧对局势误判而导致的一种悲观坚持罢了。

    毕竟,当时当着自己的面,他也曾反对过出兵。

    但心底,那种隐隐的不详之感,却始终挥之不去。尤其最近这事,如此巧合,恰好又和萧道承有关。

    高峤视线落在信上,眉头紧锁,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几下轻悄的叩门之声,接着,门被推开了。

    高峤抬头,见女儿竟站在门口,不禁惊讶,将信收起,问道:“如此晚了,你怎还没睡?”

    洛神入内,望着父亲,说道:“阿耶,女儿前些日瞒着你,做了件要被你责备的事。但女儿打听了到一个消息。事关重大,女儿自己不敢妄下论断,请阿耶定夺。”

    她将那封信呈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