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春江花月 > 第92章 第 92 章
    次日清早,  辰时,蒋弢等人终于等到李穆的召令,  齐聚在了刺史府的前堂。

    李穆独自在那里等着他们。

    案角长烛,燃得已经只剩下了寸许,烛台上堆叠烛泪,案面之上,  铺着一卷地理舆图。

    他面带淡淡倦容,双目却炯炯有神。人到齐,便宣布了决定。

    立即发兵北上,  迎战西金大军。

    话音落下,满堂静悄,一时竟无人接话。

    所有人都被他的这个决定给惊住了。

    他们早就已经做好西金大军随时再次来袭的准备,  所以即刻发兵,问题不大。

    蒋弢自信,三天之内,一切便可调度到位,  大军随时能够开拔。

    让他吃惊的,  是李穆对这个消息做出的战略反应。

    开渠筑壕、广设阻障、加固城防、广积粮草。在西金大军到来之前,抓住最后这段宝贵的时间,  用尽一切手段继续备战,  再以逸待劳,联合仇池,  共同抗击,  乃至做好最后一步打算,  利用高耸坚固的城墙进行长期守城,伺机防守反击,以争取最有利的战果,这才是所有人以为的当下最合理的战略反应。

    他没有想到,面对汹汹来敌,在兵力不及对方的前提下,不做最稳妥的防守,竟主动迎击。

    没有了义成这条退路,便意味着,军队一旦北上,便只能胜,不能败。否则,之前所有局面,都将付诸东流。

    蒋弢知他向来谋定而后动。

    短暂的惊诧过后,略一迟疑,便问他策略。

    李穆手指,移到了舆图上的一点地方,落下。

    众人循着他的指点,目光投向舆图。

    顺阳郡。

    西金军从长安出发开至义成,从北向南,沿途要经过魏兴、平兴、上洛诸郡。

    顺阳郡,正位于平兴和上洛的中间,距离义成七八百里的地。大河支流,浩浩汤汤,横穿郡北,自西向东,汇入洛水。

    正是凭借这条阔河,顺阳成为一个军事要城。如今被西金掌控着,日常驻兵,约有一万。

    “以最快的速度,发兵北上,务必要在西金大军抵达顺阳之前,攻下顺阳,控制渡口,在顺阳,等待西金大军的到来!”

    李穆语气平稳,和他平日语调相差无几,更是听不出丝毫的高亢之音。

    但两道如炬目光,却显露出了他此刻那勃勃的雷霆野心和不可更改的决心。

    蒋弢终于明白了他的意图。

    倘若遵循常规战略,在义成等着西金大军的到来,双方开战。西金人绝不可能轻而易举攻下义成。

    但相应的,义成军想要速战速决,击败对方,亦是一个不现实的愿望。

    最大的可能,便是对峙。而义成,即便最后能够取胜,逼退了对方,这势必,也将会是一场艰难的持久战事。

    持久之战,考验的,是双方的粮草和后援。

    一方是国,占了全部的陇西之地,城池数十,兵源不绝。

    而义成,除了这座根基尚浅的孤城,唯一的盟友仇池,在强大的西金面前,实力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仇池是应援,不是倚靠。

    倘若最后,战局真的进行到了对峙的地步,那么全部压力,毫无疑问都将压到义成头上。

    而现在,反其道行之。

    彻底摒弃保守的防反战略,主动应战,夺取顺阳,再以顺阳为基,借了大河,迎战强敌。

    军事尚权,期于合宜。

    看似险着,又何尝不是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这是一个大胆的,充满魄力,却又进退有据的应战之策。

    堂中十数人,无一人发声,皆盯着舆图中李穆所指的那一点,摒息敛气。

    半晌,孙放之突然哈哈笑道:“鲜卑人只想攻我义成,以为咱们如今正在加固城防,又怎会料到咱们上路去迎接他们,要给他们送去个好礼?”

    众人也都跟着大笑,高声道:“我等唯命是从!一切皆听刺史号令!”

    李穆点了点头,按剑而起,目光从面前的一张张脸上掠过,道:“知照侯定。三日后,准时出兵!”

    ……

    强敌再次来袭,但这一回,不再像上次那样,就地防守反击,刺史要带领军队北上迎击。这个消息,迅速在全城传开。

    军营预备开拔。载着粮草辎重的车,不断地往来于城门之外。营里时时传出的号令之声,令整个城池的气氛,变得严肃而紧张。

    洛神领着城中妇人,抓紧这最后几天的时间,终于赶做完了最后一批军衣和鞋,发放了下去。

    侯定派来的三万士兵,也已急行赶到,加入了义成军的阵营。

    李穆留一万人马守城。

    明日一早,他便领这剩下的七万人马,离开义成,北上狙敌。

    天黑了。刺史府的前头,灯火通明,门前不断传来马嘶之声。

    这几个晚上,前堂一直人来人往。李穆都是半夜才回,躺下去便睡,天不亮起身。

    何况明早要发兵了,洛神猜他今夜必定更加忙碌。

    她只叫厨娘做了足够的饭食,送去前头,让他和那些与他一起为发兵做着最后准备的部将能吃上一顿热饭,却没有想到,才戌时,便听到外头传来侍女唤他的声音。

    她正坐在床沿上,收着替他做的那件衣裳上的最后几针,缝完,抖开,拿在手上,检查衣襟上的针脚有无疏漏,听到声音,转过头,见他推门而入了。

    “郎君可是回来取物?”

    洛神以为他到后头要拿什么东西,放下衣裳和针线,起身去迎,却见他笑着,快步朝自己走来,握住她臂膀,扶她坐了回去,道:“前头已无我的事了,我便回了。”

    洛神明白了。

    他应该很早以前,就开始预备这场战事了。

    定下了作战具体方案,安排好重要的人事,其余杂事,自然也不用他自己全程盯着了。

    “郎君累了吧?我叫人给你送水沐浴,早些休息。”

    她又要起身,双手却被李穆握住了。

    他微微低头,端详着她手指,看见青葱指尖上的几个被针头扎出的印痕,摇了摇头,望着她的目光,充满了爱怜。

    “我不累。倒是辛苦你了。何必自己动手,把手都扎肿了。”

    他轻轻亲了下她的手指。

    洛神心里甜甜的,只觉便是再多扎十来个洞,也是心甘情愿。摇头说不辛苦,将手抽回,拿起衣裳说:“我刚把衣裳做好,你就回来了。前两天就想叫你试的,你却都没空。快试试,大小是否合身。”

    李穆笑着站了起来,将她亲手为自己做的衣裳穿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妻子替他整理衣襟,系着衣带,又命他张开双臂,前后左右地检查,忙忙碌碌,十足贤惠的小模样。

    衣裳大小,正好适合。洛神仔细检查了一圈,却发现前后襟,被她缝得稍稍有些不对称。后片比前片稍长了些。

    虽然是穿里头的,且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但终究觉得不完美。

    她有些懊恼,哎了一声,立刻要他脱下马上修改。

    李穆笑着,抓住了她的手:“不用改了,已是极好。我的阿弥做的衣裳最好,旁人谁也比不上。这件衣裳,我要穿它到老。”

    洛神被他夸得脸都红了,只好看着他自己脱下新衣,小心地折起,放好。

    “阿弥,你累不累?”

    他放好衣裳,忽然问。

    洛神摇头:“不累。”

    “我带你去城外骑马。教你怎么让马儿听你的话,好不好?”

    她来这里这么久了,他总是有忙不完的事,好像还是头回,他说要带自己出城骑马。

    洛神一下就抱住了他的胳膊,还有点不信:“真的?你没骗我?”

    “你先前不是想我教你好好骑马吗?我都没教。明早要走了,趁晚上有空,我们出城骑马。”

    洛神双目放光,哎了一声,立刻点头:“好!我这就去!你等等,我换件衣裳!”

    李穆笑着,看着她翻箱倒柜地找衣裳,终于好似找到了她满意的,要换时,回头见他瞧着自己,又不许他看,推他转身。

    他只好转过身,听着身后传来的悉悉簌簌的换衣之声,过了一会儿,她的声音响了起来:“郎君,你看我这样,可以吗?”

    李穆回头,见她穿了条鹅黄襦裙,裙长到膝,腰袖束起,下头是条方便骑马的胡裤,裤管扎进一双黑色的小皮靴里。小胸脯挺了起来,蛮腰一握,亭亭而立,又美,又精神。

    李穆上前,握住了她一只手,带她朝外去了。

    ……

    初春,一轮镰刀似的弯月,挂在远处山头。星光灿烂,依稀照出了山顶那层积雪尚未融尽的白头。而近处的野地,却到处都已是新发出来的春草嫩芽了。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空气清新,带着叫人为之精神振奋的微微寒意。乌骓放开了四蹄,驮着背上的男女主人,奔驰在义成城外那片广袤的原野里,最后停在一块平地上。

    李穆教妻子驭马技巧。

    洛神很是聪明,很快便记住了。试了几次,高大雄健的乌骓,果然乖乖听话。自己要它停,它便停,要它走,它便走。又是新奇,又是兴奋,叫李穆将马镫升上去些,好让她能踩住。

    一坐稳,试了几圈,她就不要他带了,自己骑着马,绕着草地,跑来跑去,欢喜不已。

    李穆被强行赶下马背。起先还有些担心,怕她坐不稳摔下来,在旁跟了片刻,见她平衡掌握得很好,乌骓也很是温顺,对背上那可爱的新主人,百依百顺,便也放下了心。

    夜风里,不断飘来她清脆的笑声,那笑声仿佛山涧清泉,泠泠动听。他半卧半坐地靠在一块石头上,唇边含笑,看着她骑马的身影,片刻后,见她胆子越来越大,跑得越来越快,离自己也越来越远,便伸手到嘴边,打了个呼哨。

    乌骓听到了他的召唤,自己掉头,驮着她跑了回来。

    洛神意犹未尽,还要再骑。可无论她怎么驱策,乌骓就是不听话了。停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

    她不高兴,埋怨着他。

    李穆一笑,从石头上站起,纵身一跃,人便飞身上了马背,坐到她的身后,将缰绳从她手中拿过,附耳道:“坐稳了。我带你。”

    他亦不用放回那副方才为她升高的马镫,双腿夹紧了马腹,低低地喝了一声,乌骓仿佛感觉到了来自主人的愉悦心情,轻快地朝前,奔驰而去。

    他策马绕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这座城垣,纵马在郊野里纵情奔驰了一圈,最后停在一座小山岗前,下马,将她从马背上抱下,带她爬上了岗顶。

    明日便要领军北上,去打一场于他而言,意义极其重大的战事。

    上一辈子,在一切终结于新婚夜的那杯毒酒之前,他官至大司马,指挥着动辄便是几十万大军的大战。万千性命,系于他手,得失荣枯,在他一念。

    但从没有哪一场大战,能够像接下来的这场战事这般,能叫他如此看重。

    他必须要赢,绝不能输。

    今夜本当是紧张而繁忙的。

    他却不知为何,一心只想和她独处。于是在交代完事后,他撇下了自己的部将,将她这般带了出来,登上了这座岗顶。

    “阿弥,你瞧,这些,便就是明日随我北上,发誓要从胡人手中夺回长安的将士。”

    他指着前方,对她说道。

    洛神这才惊讶地发现,就在他所指的山岗脚下,不远外的那片平地之上,便是明日一早要誓师北上的大军营地。

    头顶夜空深蓝,繁星点点,天光水色,素波银河。

    脚下是点点营火,连绵迤逦,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人立于穹顶和营火之间,恍若伸手,便可为君揽下这漫天的银河。

    洛神眺望着。

    忽然,一阵雄浑的营角之声,随风,隐隐地送入了耳中。

    他说他曾向她父亲许诺,要以长安聘她,如今该他履诺了。

    但她却知道,这一仗的艰难和凶险。

    她眼眶忽然发热,却不愿叫他觉察,便抱住了他的腰身,将脸埋在他胸膛前,趁机悄悄蹭去眼角一点担忧又不舍的泪意,才仰面,用欢喜的声音说:“郎君,去年此时,我记得你带我去看春江夜潮,回来后,我总想着,哪日若能再去,那就好了。等你取了长安回来,有空,我要你什么时候再带我去看,好不好?”

    李穆沉默了片刻,道:“好。我记住了。”

    ……

    次日清早,五更,天还黑着,义成那条从刺史府通往城门的道上,便燃起了点点的火杖。

    城民冒着寒气,纷纷走出家门,沿着道路涌向城门,送大军开拔北上。

    晨光熹微。

    洛神披着一件连帽斗篷,在一队士兵的护卫之下,站在高高的城头,眺望着不远之外的那片平野。

    平野之上,大军已全部集结,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际。

    接受过刺史李穆的检阅,誓师之后,即刻出发。

    李穆一身盔甲,腰悬长剑,高高立于点将台上。

    “尔等将士,全部听好。此战,乃为驱逐虎狼,匡复长安,应天而战!”

    “从今日起,你们便有一个名字,叫做应天军!天之赤子,应天而战,神必据我!”

    他的声音,雄浑沉着,充满了力量,随风飘送,被身边的传令官立刻传了下去,紧接着,从两人到四人,四人到八人,八人到十六人,百人,千人,联声传喝,最后,全部数万大军,齐齐高呼:“应天而战,神必据我!”

    雷霆般的呼喝之声,气冲霄汉,回荡在义成城垣外的旷野之上。

    民众随声高呼,欢送着渐渐开拔而去的军队。

    洛神心情激荡,双眸一眨不眨,凝视着远处那座高台之上,那个正被部下迎去,即将踏上征途的男子。

    她看到他转过身,即将要下去的时候,忽然转头,目光投向了自己所在的方向。

    她朝他露出笑容。

    他凝视了她了片刻,转头,快步下了点将台,跨上马背,很快,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城门外的黎明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