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春江花月 > 第88章 第 88 章
    洛神心中恨极了,  恨自己的有眼无珠,竟然会如此被这人给欺骗了。

    知他这种人,  最是阴险无情,逼急了,只怕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急忙叫樊成后退。

    “你要怎样?”

    慕容替道:“谷口给我准备一匹健马,  附长鞭、干粮、水、火镰火石,我自己便离开。”

    他盯着洛神。

    “等我出了谷口,我自会放下她的。你们若敢在东西上动手脚,  便等着给她收尸。”

    洛神立刻转向樊成:“照他说的办。让他马上离开这里!”

    樊成略一迟疑,随即命人去准备东西。

    他的职责,以保护夫人安全为首要,  并不是抓获这个以流民身份混入的鲜卑人。

    何况,这也是夫人的意思。他知道她不愿阿鱼受到任何伤害。

    慕容替要的这些,都是军队常备之物。没片刻,便都备好了,  连马,  停在谷口。

    慕容替慢慢起了身。

    他的身材,本就比一般男子纤细,  先前又病得这么厉害,  人都瘦得脱了形,实在难以想象,  竟还有如此的气力,  提着不停挣扎的至少也有几十斤的阿鱼,  大步便朝谷口而去。到了,翻身上马,一手握着那根似是被他用作武器的长鞭,另手依旧提着挣扎哭泣的阿鱼。

    “你还不放下她!”洛神怒道。

    慕容替转脸,沉沉地看了她一眼,终于慢慢俯身,将阿鱼放到了地上。

    阿鱼得了自由,唤了声“夫人”,哭着朝洛神跑来。却没想到,才跑出几步,慕容替忽然挥鞭。

    鞭梢卷住了她的足踝。

    阿鱼一下摔倒在地。

    洛神本被樊成挡在身后,见阿鱼哭着而来,本就下意识地迈步,伸手想接她回来了,突然看见慕容替竟然挥鞭又绊住了阿鱼,似乎是要改主意再扣下她,大怒,立刻迈步,从樊成身后出来。

    “慕容替,你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这一刻,耳畔“啪”的一声,面前突然仿佛卷来了一道黑色疾风,尚未看清楚,便感到腰间一紧。

    低头,见方才绊倒了阿鱼的那根长鞭,竟卷到了自己的腰上。

    鞭梢仿佛灵蛇,一碰到她,瞬间便绕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紧紧缠了几圈。

    洛神惊叫一声。

    樊成反应了过来,意识到不妙,纵身一扑,伸手要抓她,却还是迟了。

    慕容替猛地一拽,鞭身陡然绷得笔直。洛神整个人,便被一股极大的力道给卷得带了过去,一下扑跌到了马前。

    慕容替迅速弯腰,一把抓住她的后背,将她人提到了马背之上。

    “拦住他!”

    樊成厉声大吼,疾步追了上来。

    谷口的数百士兵,迅速围拢,挡住了去路。

    洛神怒骂,奋力挣扎,突然感到一侧脖颈,似是被蚊虫叮了一口。

    慕容替持着匕首,对着她的侧脖,轻轻一划,便划破雪肤。

    一道殷红鲜血,顺着匕尖所过,慢慢地从肌肤里流了出来,触目惊心。

    他制着洛神,看着樊成,眼眸阴冷,唇边却隐含笑意。

    樊成心胆俱裂,再不敢强行阻拦,眼睁睁看着他带着洛神出了谷口,派人速去通知李穆,自己带人追赶了上去。

    ……

    慕容替挟着马背上的女子,纵马狂奔在四野茫茫的荒野里,将身后的那座城池,越抛越远。

    野风迎面而来,猛烈地拍打着他,面颊生疼,却也愈发刺激了他此刻的神经。

    已是多年未再感受过的那种刺激和兴奋,将他身体里的凉血,慢慢再次加热了。

    浑身皮肤之下的刺扎之感,下一刻似乎就要裂肤而爆,热血奔涌,将他仿佛又带回了小时,鹰犬健奴,纵马奔驰在龙城莽原林海的猎杀场景之中。

    只不过那时,他是猎人。

    而今日,他变成了猎物。

    他知那群人会继续追赶自己,不死不休。

    亦知道,很快,李穆应也会加入追逐的行列,发誓要将自己碎尸万段。

    但他非但不惧,凉了多年的血,反被这即将到来的生杀逃猎刺激得再次沸腾,心跳如雷,双目如血。

    这世上,有人会是自己天生的盟友,有人会成利益上的盟友。

    但还有一种人,哪怕利益当头,亦绝不可能和他站在一起。

    李穆,从在建康宫筵见到此人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对方不是许泌。

    此人和自己,哪怕成为临时、利益上的盟友,亦绝无可能。

    所以,就像他不会试图去寻高峤谋事一样。对李穆这个出身寒门的南朝武将,凭着天然直觉,一开始,慕容替便将他归入了敌对的阵营。

    这一趟,他再次死里逃生,终于沿他设想的最安全的路径回往北方之时,却低估了牢狱中的那段日子给他肉体带来的伤害程度。

    才逃出南朝控制的地域不久,因为天气炎热,得不到医治,更无法休息,他身上本就腐烂的多处伤口,变成了能够杀死他的敌人。

    他发烧,失去了力气。

    再勇猛的猎豹,亦是敌不过肉体的病痛。他变得脆弱不堪。

    他十分清楚,再这样下去,他是不可能回到龙城的。等着他的唯一结局,就是倒毙在地,变成这北上荒野路旁累累白骨中的其中一具。

    他没有选择。换上了死人的衣裳,借着慕容喆给的包袱里的求生之物,用他并不高明,但勉强还能遮住些本来面目的易容手法,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身世悲惨的盲女,跟随流民的脚步,最终来到距离他最近的那个有可能让他得到帮助的地方,顺利获救。

    他最初的目的,是继续活下去,亦顺道窥探敌手的城防、布兵,拟的是伤好便悄悄离去的计划。

    但一切仿佛都是天意,自然而然,天赐的良机,将她如此推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能将高峤之女,李穆之妻拿到手上,不啻是对他这趟南行的巨大补偿,足以令他冒上任何风险了。

    他要复国,要天下,要雪耻,要复仇。从当年的令支王沦为洛阳宫中一被人讥鄙的玩物开始,便没有一日,不是活在险地。

    生死一掷,半人半鬼。走到了今日,便是风险,他再赌上一次,又能如何?

    野草漫卷,天地苍茫,留不下半点他经过的痕迹。他亦绝不会,留下半点能叫他们追踪自己的痕迹。

    出义成,再北上,至陇西,过萧关,那些人,包括李穆,再也不可能追得上他了。

    下次再见,便是龙城,他慕容氏的龙兴之地。

    高峤绝不可能千里迢迢,兴兵征伐。

    至于李穆,即便他想攻打龙城施加报复,还要先过拦在中间的西金和北夏这两座大山。以他今日区区兵力,何来的能力?

    到了那时,该如何,当由他慕容替说了算。

    ……

    洛神不辨南北,双手被缚,被慕容替带着,在荒野中前行。

    这个鲜卑人的精力,旺盛得已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他不分昼夜,竟接连行路了四五日,中间只作过数次停脚,等马匹一歇回力气,便立刻又上路。

    直到这一刻,夜色再次笼罩了下来,她亦趴在马背上,奄奄一息,仿佛随时都将要死去,才感到身下的马,终于停了下来。

    慕容替将她从马背上抱下,脱了身上那件可笑的女人衣裳,铺在地上,放她躺了下去。

    得以躺在了实心的地面之上。洛神缓了良久,才缓回来一口气。

    一阵脚步声。慕容替从近旁溪边打水回来了。

    手腕上的绳索被解开了。他将干粮和刚注满水的葫芦递给她。见她依旧闭目,放在她的手边,道:“我曾向龙城莽原最好的猎手学过跟踪术,自然也知该如何甩脱身后的跟踪之人。李穆是不可能追上我的。我劝你还是听我的话,莫作无谓反抗。”

    “倘若你听话,我便不再捆你手,如此你也能舒适些。”

    那日刚被他挟出不远之时,她曾趁他不备,夺他匕首,所以这几天,除了吃东西和必要的解手等事,她双手一直被缚,连短暂的睡觉休息,也是如此。

    洛神依旧闭目,恍若未闻。

    一只微凉的指,搭上了她的颈侧,轻轻抚她玉颈那日被匕尖割出的那道伤痕。

    “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有分寸的。”

    “你瞧,这里快好了。再过几日,便连痕迹也会瞧不见了……”

    跪在她的身畔,唇附着面前这女孩儿的耳,他低低地道。

    少时的特殊遭遇,令他对来自旁人的体肤碰触,无论男女,皆都抗拒,乃至厌恶至极。

    义成养伤的那些时日,即便是那个名叫阿鱼的女童在照顾他而碰触他时,他亦感到极其不适,忍耐而已。除后背上药,其余皆自己勉强为之。

    但却不知为何,来自她的数次碰触,并不叫他感到厌恶。

    他低语时,唇几乎就要碰到她幼嫩的耳垂。

    洛神毛骨悚然,猛地睁开眼睛,一个挥臂,扇开了他靠过来的那张脸。

    她爬了起来,抽出垫在身下的那件女人衣裳,朝他掷了过去。

    “慕容替,你实是我生平所见过的最奸诈、最恶心的人了!”

    “你若敢对我再起歹念,我便不活了。你捉了我,没拿到好处,反同时开罪了我阿耶我郎君二人,我料你也不会做如此的赔本买卖!”

    慕容替的脸被她扇开,身影凝固了片刻,慢慢地转了回来,盯着洛神。

    头顶星光黯淡,远山月亦朔半,他的一双眼眸里,却射出了隐含怒气的刀剑一般的目光。看得清清楚楚。

    “我知世人皆轻鄙于我。我在洛阳宫中之时,洛阳人拿我为笑料,连三岁小儿,亦知俚调,对我极尽羞辱。”

    “何况是你?怎会瞧得起我?”

    “但惟我才知,我曾受何等的奇耻大辱,身负何等的血海深仇!”

    洛神摇头。

    “慕容替,你是说,我没有资,对你所为下我评判?”

    “你确是错了。我鄙视于你,不是因你洛阳宫中一段过往。你本也可怜之人。”

    “叫我恶心鄙视的,是你这个人!”

    “复仇雪耻,本天经地义。若为真男儿,当顶天立地,靠自己的本事,将别人加在身上的仇恨羞辱还回去。”

    “你却以复仇雪耻为借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极其。似你这般非人之人,你凭何,要我同情于你,瞧得起你?”

    慕容替的身影僵了许久,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将洛神一把抓起,丢到马背之上,处置了方才停脚留下的痕迹,随即上马,继续朝前而去。

    洛神感觉得到,他似是被自己给激怒了。

    离义成越来越远了。

    她相信李穆此刻应该早就知道了自己被慕容替带走的消息。

    亦是一种直觉,他必也已踏上追寻自己的路。

    但天地苍茫,四野辽阔,人置身荒野之中,渺小宛若指间漏沙。

    倘若再被慕容替带着继续北上,等进入陇西,大约真的就会像他说的那样,她是再也不可能会被李穆追寻的到了。

    洛神陷入了无尽的愤怒和绝望之中。

    慕容替似是换了个方向,继续前行。

    这些天,他一直在不停地改变方向,并非一直往北而去。

    一个白天,又一个晚上,到了深夜,身下的马,也跑得口吐白沫,四蹄不断打滑,这才停在了一道溪流边,结束这段行程。

    他放下洛神,捆了她的手脚。

    大约是离义成远了,他也有些放心下来,不惧火光引来李穆,第一次生了一个火堆。去了,很快打了两只野兔,回来在溪边剖洗了,用树枝叉起,架在火上烧烤。

    烤熟,他熄了火,松了她,撕了条兔腿肉,用洗净的树叶包了,递到了她的面前,说:“先前一直叫你吃干粮,委屈你了。”

    洛神盯着面前那堆冒着残烟的火堆,慢慢地接了过来,一口一口地吃着。

    吃完了。他又递来一块。

    洛神摇头。

    一个昼夜过去,他心情似乎变得不错。见她不吃了,自己狼吞虎咽,吃完了全部的肉,又去溪边打水。

    这次回来,手中竟多了一把野花。

    “当日我逃出洛阳之时,曾立誓,他日等我攻回洛阳,我必屠城,杀尽城中之人,方能泄我心头之恨。但你救过我,我欠你恩情。你若觉着如此不妥,和我说一声,日后我便不屠。留下那些人的狗命,也未尝不可。”

    他说着,将手中野花,放到了她的膝上。

    洛神望着膝上那束野花,忽然明白了。

    那日她去看阿鱼,坐在门槛上说话,想必当时他已苏醒,被他听了去。

    她心跳蓦然加快,不敢抬头。

    片刻后,忽然一把抓起野花,朝着对面的人,恨恨地丢了过去。

    “慕容替!你少在我面前说这些好听的!你若真的感激我救了你,便该将我送回去的!”

    她嚷完,四顾,荒野黑漆漆一片,不禁抬手捂脸,痛哭出声。

    慕容替望着她掩面哭泣,一语不发,只捡起地上一朵野花,拈在手中,送到鼻下闻了一闻。

    半晌,等她泣声渐低,方柔声道:“我只是先带你回龙城而已,以后的事,慢慢再说。”

    洛神抱膝,脸继续埋在腿上,默默抽噎了半晌,终于停了,道:“我乏了,我去洗洗,要睡。”

    她的话声,满是疲倦。

    “好。”

    慕容替的声音依然温柔。

    “今晚不赶路了。你去洗吧,洗了,你去睡觉。你听话,我便不捆你的手。我替你守着。”

    洛神起身,走到溪边,涉水下去,弯腰,洗着自己沾了尘汗的脸和手脚。

    慕容替略略背对着她,听她拂动着水,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片刻后,洛神突然叫了一声,声音充满惊恐。

    慕容替猛地回头:“怎的了?”

    “蛇!蛇咬了我一口!”

    她尖叫,捂住一条腿,站立不稳,一下跌坐到了水里。

    慕容替立刻上去,将她从水里抱了出来,放到了溪边的地上。

    “痛——”

    她白着脸,睁大眼睛,一手指着自己的一条小腿,声音颤抖,连整个人,也在瑟瑟发抖。

    “莫怕,我瞧瞧,水蛇应是无毒。”

    慕容替神色凝重,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卷起她潮湿的裙裾,露出一条光洁白皙的小腿,借着月光,低头,察看她腿上那被水蛇咬伤的伤口。

    洛神看准这个时机,抓起手边一块海碗大的石头,咬紧牙关,对准了他的后脑,用尽全部的力气,狠狠地砸了下去。

    噗!

    实实在在的沉闷一声。

    慕容替一头扑倒在了地上。

    月光之下,洛神看到污血不停地从他头顶被砸破的洞里涌出,他身体扭曲着,艰难地蠕动,似乎想要爬起来,不禁毛骨悚然,尖叫一声,闭着眼睛,再次狠狠地砸了一下,睁开眼睛,看见他终于一动不动,死了过去。

    她双手一软,石头落地,整个人不停地发抖,几乎连坐都坐不稳了,却担心这鲜卑人没有死透,勉强定下神,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寻到了他的那把匕首。

    本是想再往他胸口戳几刀的,握住匕首,却实是下不了那个手,颓然放弃,改而拿了他先前捆过自己的绳子,将他手脚绑了起来。

    终于做完了这一切,她再也撑不住,一下跌坐到了地上,掩面哭了起来。

    她哭了一会儿,渐渐止住眼泪,又爬了起来,将地上的那些东西,干粮,水葫芦,火石火镰,全都收拾好,最后抱着,跌跌撞撞地走到那匹拴在石头上的马旁,无力地靠坐在石头上,开始睁着眼睛,等待天亮。

    天终于亮了。

    洛神将割来的许多野草和树枝堆叠在附近的一块高地之上,堆得如同一个大草垛,然后点燃了。

    峻垣深壕,烽堠相接。

    军中以烽燧传信。洛神曾听阿兄言,大的烽火台间,一旦点燃,即便相隔十里,亦能远远相望。

    她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四周是无尽的荒野。慕容替死了,她独自一人,根本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难辨方向,与其自己胡乱上路,遇到野兽或是别的不测,还不如守在这里,靠这守株待兔般的笨法子,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倘若李穆追寻到了附近,能看到她这个方向的烽火,他必定会找来的。

    火必须要大。越大,烟雾才越浓,升得也越高,才能远远就能让人看到。

    洛神就是靠着这个念头撑着,不停地用匕首割草,捡着树枝,投入到火堆里。饿了,胡乱啃几口剩下的干粮,渴了,去溪边喝两口水,实在累了,就在地上坐一会儿,喘几口气。

    她的脸被烟雾熏黑了,娇嫩的双手,也被草叶锯齿给划破,伤痕累累。

    但她恍若未觉,整整一天,一直在不停地烧火。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她并没有等到期待中的那一幕的出现,人却已是筋疲力尽,再也做不动事情了。

    火渐渐地熄灭了,只剩一缕黑色烟雾,还在火堆的上头,慢慢地飘荡升空。

    她停了下来。坐在水边,一边哭着,一边将最后剩下的一块胡饼掰开。剩下一半,要留到明天再吃。

    明天她继续烧火。

    只要一直这么烧下去,郎君迟早,一定会寻过来的。

    她在心里,一遍遍不停地这么告诉自己。

    只有这样,她才能继续撑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