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春江花月 > 第28章 第28章
    屋里安静极了,  能听到李穆发出的平稳而均匀的呼吸之声。

    他真的睡着了。

    洛神绷得像根拉紧的弓弦的身子,也随之松弛了下来。

    但是她却再也睡不着了。

    十六年来,  第一个夜晚,和一个名为她的“新婚丈夫”,实则恨得牙根痒的陌生男人共处一室,叫她如何还能睡得着觉?

    何况……

    身体一松弛,肚子就越发感到空了。

    她一动不动地趴在枕上,  装作也睡了过去,  其实已经瞄了好几眼摆在屋子正中的食案。

    新婚之夜,夫妇行同牢、合卺之礼,这是源自上古的一项必不可少的婚姻礼仪。

    这里自然也准备了。

    所谓“同牢”,  原本是说新婚夫妇共食一乳彘;

    合卺,  即二人分瓠为两瓢,各执其一而饮酒,  取合二为一,  永结同心之意。

    到了如今,踵事增华,新婚之夜,用以行同牢合卺礼的食物和器具,也有所改变了,  美食毕设、以杯替瓠。

    洛神感到饥肠辘辘,却只能忍着。

    在又一次偷看李穆,确定他在那张榻上睡过去无疑后,洛神忽然想开了。

    肚子饿了,  自己去吃就是。他算什么?何必管他睡着还是醒着!

    洛神这样一想,底气立刻足了,于是坐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睡得有些散乱了的头发,从床上爬下去,趿着鞋,来到那张食案之前,背对着身后的李穆,跪坐了下去。

    食案上摆了好几样食物。除了彘肉,还有蒸饼、汤羹。

    但肉冷了,上头泛出白腻腻的一层冻油。羹也凉了。

    只有蒸饼,看起来还能入口。

    她从前在家中,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但此刻,肚子实在是饿得厉害,大半夜的,又不想惊动阿菊,便轻挽衣袖,取了饼,撕下一小块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

    这蒸饼是开了花的(发酵),倘若趁热吃,想必松软可口,但这会儿冷了,也就硬了。

    洛神吃了几口,感到难以下咽,可是不吃,肚子又饿。正努力咀嚼着,无意间抬眼,视线落到一旁的酒壶和壶畔摆着的一双合卺杯上,定定地瞧了片刻,忽然悲从中来,鼻子一酸,眼眶便红了。

    “我既媚君姿,君亦悦我颜。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世间女子,不论贫富贵贱,哪个不曾幻想嫁一个两心相知的如意郎君?

    就在几个月前,她还一直以为,自己将来的夫君会是陆家大兄。

    当时又怎会想到,她的新婚之夜,竟是如此渡过?

    一个人凄凄惨惨,啃着又冷又硬的蒸饼充饥。

    她想逼回泪意,一低头,眼泪却扑簌簌地从眼眶里滚落,沿着面庞渗进嘴角,和着有些难以下咽的蒸饼,嘴里多了一丝湿咸的味道。

    喉咙更是委屈得发堵,几乎就要噎住了。

    越想,越是伤心。

    身畔忽然伸来一只手。

    李穆不知何时来了,替她倒了杯茶水,递了过来。

    洛神急忙偏过脸,飞快地拭去脸上的泪痕,费力地将含在嘴里的东西吞咽了下去,装作没有看见。

    李穆也不勉强,看了眼她手上那块蒸饼,起身去开了门。

    阿菊今夜怎肯放心去睡?

    从李穆入洞房后,便打发其余人各自歇下,自己和琼树留下,至下半夜,草草歇在东厢洞房隔壁的一间耳房里。

    阿菊一直留神听着隔壁的动静,很不放心。后来却没听到有何异动,想来,小娘子已是顺利渡过那于她而言极是艰难的一关了,心中既松了口气,又倍觉酸楚,如何睡得着觉?

    辗转之际,忽听到隔壁传来开门之声,急忙出去,见李穆现身在了门里。

    “新妇腹饥。”他说道。

    阿菊一愣,忙唤琼树,再叫个婆子,几人到了位于后罩房处的李家厨屋。

    今夜喜事,厨屋里剩有不少现成食材。于是起锅烧水,阿菊亲自和了一团白面,一手托着,另手往锅里撕片,熟后,撒上肉末,冬葵,加适当调料,很快做成汤饼,又取碗筷,用沸水反复冲洗,才盛入碗里,以食盘托着,连同一盆热水,一道送了过来。

    李穆接了过来,关门后,端了进去,放在食案上。

    洛神早已放下那块才吃了几口的蒸饼,和衣躺回床上,面朝里地侧卧着。

    “阿菊替你做了东西,趁热吃吧。”

    李穆叫她。

    洛神一动不动,犹如睡了过去。

    李穆走到了床前。

    “起来去吃了,我便答应你提的条件。”

    洛神原本紧闭双眸,打定主意,饿死也不理他,忽然听他如此开口,睁眸,慢慢地转头。

    他站在床前,正低头瞧着自己,眼中仿似含着一抹淡淡笑意。

    洛神迟疑间,忽听他又自言自语般地道:“罢了,当我没说吧!”

    说完,他转身要走。

    洛神立刻飞快地爬了起来。

    “你自己说过的话,自己记住!”

    她起床回到食案前,再次坐了下去。

    汤饼热气腾腾,汤里浮着面片,犹如片片柳叶,洁白晶莹,配上切得细细的肉末和青翠的冬葵,一股食物香气扑鼻而来,叫人食指大动。

    洛神拿起了筷子。

    李穆陪她坐于对面,望着她低头,斯斯文文吃着东西的样子。

    洛神吃了小半碗,便有些饱了。何况从前在家中养成了习惯,少吃多餐,晚上更不会积食而眠。

    她放下了筷——眼睛蓦然睁得滚圆,诧异地看着对面的李穆,竟极其自然地端了自己吃剩的那碗汤饼,几口就吃掉了。

    他抬起眼,见她盯着自己在瞧,一笑,放下碗筷。

    洛神从不和人合用饮食,尤其碗筷。见他几口竟吃完了自己吃剩的东西,连阻止都来不及,从诧异中回过神来,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他这样和自己相对而坐,两人分食一碗汤饼,岂不正合了共牢之意?

    一起了这个念头,还来不及表露对他吃自己吃剩东西这种举动的嫌恶之情,下意识地,视线便落到酒壶和壶畔的那对合卺杯上。

    时人风俗,洞房夜里,新婚夫妇所用的合卺杯,因富贵不同,材质也各有区分。

    但无论何等材质,皆以纹案区分雌雄双杯。

    男取雄杯,女用雌杯,取阴阳调和,福祀绵延的吉意。

    这是一对木雕漆杯,静静地被置于案面之上。

    纁红底,杯身以黑漆各描绘一对龙凤,材质普通,却颇有古朴之风。

    洛神瞧了一眼,忽然留意到李穆的视线,恰好也落到了这对合卺杯上。

    洛神心口一跳,脑海里立刻冒出他大约是要和自己饮这合卺酒的念头,不想和他同喝,立刻说道:“我饱了。”待作势而起,却突然停住了。

    她看到对面那男子,方才面上一直带着的笑意,渐渐消失不见了。

    他的一双眼眸里,掠过一道浓重的阴影。两道目光,从那对合卺杯上,慢慢地投在了她的脸上。

    他宛如换了一个人,就这样看着她,双瞳宛若凝固,眉宇之间,蒙上了一层阴沉之色。

    洛神竟似从他身上,嗅到了一丝冰冷的肃煞之气。

    洛神不知他何以突然这样,但如此的一个李穆,忽然叫洛神感到害怕。

    她一时竟不敢起身,双手扶着案几,僵在那里,迟疑了下,终还是不愿在他面前露怯,扬起下巴,冲着他道:“你这么瞧我,是为何意?”

    李穆凝视了她片刻,敛了眸中煞气,淡淡地道:“不早了,明日还要早起,睡吧。”

    他撇下她,起了身。

    洛神盯着他的背影,压下心中莫名的不安之感,跟着起了身。

    两人各自默默漱口净面完毕,一个爬回床上,放下帷帐,一个躺回坐榻,再次歇了下去。

    帐外那个男子,仿佛很快便再次入睡了,没听到他发出任何的动静。

    洛神却还是睡不着。

    她一个人,躺在身下宽大的床上,闭着眼睛,脑海里中总是不停闪现着这个今夜才刚见面的“新婚丈夫”的种种。

    乍看,他似乎脾气很好,对她也颇多退让。

    但是洛神却总有一种感觉,这个李穆,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自然了,他若只是个简单的武夫,以他的地位,也不可能将高高在上的高家逼迫到这种地步,只能将自己下嫁京口。

    这也就罢了,尤其是方才,对着那合卺之杯,他突然流露而出的那种阴沉,才是这个夜晚,真正令她不寒而栗的地方。

    她仿佛嗅到了血仇的味道,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这个李穆,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日后,自己又何去何从?

    其实,即便没有阿菊白天的提点,在出嫁前,萧永嘉便也不止一次地向洛神表露了叫她暂时忍辱负重先嫁过去,日后,她会看时机,定要将女儿从这桩荒唐的婚事里解救出来的暗示。

    洛神感到迷惘无比,心绪更是纷乱如麻,在床上辗转不停,直到四更,筋疲力尽,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睡得如此之晚,不用说,当她被人强行叫醒,是何等的痛苦。

    她勉强整开惺忪睡眼,发现帷帐已被人掀开,床前笼罩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李穆穿得整整齐齐地站在那里,盯着她说:“起了吧,等见了我母亲,你若困,回来再睡。”

    他说完,转身打开了门,对候在外的阿菊淡淡地道了一声:“新妇起了。”

    阿菊和琼树樱桃等侍女们进来了。

    李穆出去了。

    阿菊来到床边,看着神情委顿,几乎睁不开眼的洛神,想着昨夜她又饿又累,在床上被迫应承,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的委屈,心疼极了,对李穆更是不满。

    她扶着洛神坐起,亲手替她更换里衣,换下来摸了摸,却发现裆侧干爽洁净,和想象中不大一样,一怔,看了眼洛神,忍不住附耳,悄悄地问了一声。

    洛神本还困得不行,闭着眼睛正打哈欠,突然听到阿菊问自己这个,瞌睡虫登时跑了,脸一下臊热,咬唇,微微摇了摇脑袋。

    阿菊这才醒悟,原来昨夜李郎君根本没有动小娘子。

    她先是松了口气,再转念一想,又不快了。

    以小娘子的身份和美貌,下嫁至此,本就受了天大委屈。

    他李穆不过一个小小的寒门武将,凭什么,竟敢如此羞辱于她?

    洛神见阿菊眉头紧皱神色不快,猜到了她的所想,愈发耳热,手指紧紧勾住她衣袖,小声地道:“是我不许他的。他就不敢了。”

    阿菊一愣,爱怜地抚了抚她垂落覆肩的长发,吐出一口气,扶她下了床。

    洛神梳洗打扮完毕,换了衣裳,吃了几口侍女送入的早点,喜烛已是燃尽,窗外也天光大亮了。

    她正要出房,李穆进来了,对阿菊说:“你们出去,我有话要和新妇说。”

    阿菊看了眼洛神,迟疑了下,终还是领了人,退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了洛神一人,她看着李穆关门,在外头透入的微白晨曦里朝着自己走来,忽然有点紧张。

    今早她已改作小妇人的装扮。乌黑的一头长发,绾成了高高的芙蓉髻,露出一段修长而洁白的脖颈。玉颈之上,佩着璎珞,珠光明肌,两相辉映。一条缀了细小珍珠的绯罗长帔,萦绕在她香肩之上,如彩虹般轻垂至膝,和身上的襦裙相得益彰。衣袖掩映之下,隐隐可见腕上戴了玉钏,皓腕如雪,与玉同色。

    这一身装扮,光彩华丽,和她天生相配。而杂在少女清丽和小妇人千娇百媚间的那种特殊美感,更是叫人有些挪不开眼去。

    李穆停下了脚步,离她远远地站着。

    洛神双手交握,轻垂于前,一双明眸安静地望向他,等着他开口。

    李穆看了她片刻,说:“今日起,你可随你心意行事,我不会拘束于你。你若住不惯这里,也可搬去你母亲为你备置的庄子里。”

    “但有一点,你须牢记。在我李家一日,对我母亲,于礼节上,你便需敬她一日。倘若叫我知道你对她有所不敬,到时勿怪我以家法责你。”

    他语气很平静,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洛神吃惊地望着他,唇瓣微张,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诘。

    她固然对面前这个男子极是厌恶,对这门姻缘,更是不作长久打算。

    但天地可鉴,她可从没想过要去忤逆李穆之母以求报复。

    她没有想到,李穆竟然会当着她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吃惊过后,她的心底,迅速地涌上了一阵气恼,索性冷着脸,哼了一声:“你敢?”

    李穆面无表情:“你试试便知。”

    洛神为之气结。

    “走吧,母亲在等着了。”

    他又看了她一眼,语气转缓,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洛神脚步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跨出门槛,走了几步,停住了,回头看向她,微微挑眉:“还不来?”

    洛神咬牙,提起裙裾,恨恨地跨出了门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