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春江花月 > 第17章 第17章
    第二关,靶场。

    陆柬之率先抵达,取弓箭,到了引射处,凝立片刻,随后搭箭上弦,拉弓,张成了满月的形状。

    弓梢两侧的榫头,因吃足了他双臂所发的力道,不胜负荷,渐渐发出轻微的格格震颤之声。

    就在那张弓弦绷得下一刻仿佛就要断裂之时,他倏地松开了紧紧扣着箭杆的拇指。

    箭瞬间挣脱束缚,离弦而去,如闪电般笔直向前,嘶嘶破空,就在眨眼之间,“噗”的一声,不偏不倚,钉入了对面那张靶子中心的钱孔里。

    一箭中的!

    非但如此,这整个过程中,他射箭的动作,无论是稳弓,还是瞄准,也如流水般一气呵成,没有分毫的凝滞,可谓是优美至极!

    对面的守靶人,上前检视,以旗帜表示过关。

    顷刻间,靶场里爆发出了一阵叫好之声。

    围观之人,除了高、陆两家的门生弟子或是交好之外,就是那些平日和这两家有所不和的,此刻亲眼见识了陆柬之的弓射,也不得不服。

    陆氏长子,果然名不虚传。

    身后靶场里的那片喝彩声依然此起彼伏,陆柬之却仿佛丝毫没有入耳。

    他放下弓箭,抬头望了眼第三关,也就是清辩场的方向,迈步疾奔而去。

    只是,才奔出去十来步路,他的耳畔,忽然间安静了下来。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身后靶场这几百个人的咽喉,就在这一刹那,突然被一只巨手给掐住了。

    集体消音!

    陆柬之下意识停住脚步,转过了头。

    李穆紧随他也到了。

    不但如此,就在自己才奔出不过十来步路的这短暂譬如眨眼的功夫之间,他已放出了箭。

    他那列射道尽头的靶心钱孔之中,深深地,也已钉入了一支箭。

    箭杆伴着尚未消尽的余力,还在微微地快速震颤着。

    陆柬之仿佛听到了它发出的那种特殊的嗡嗡颤音。

    片刻前还充斥着喝彩之声的靶场,随着李穆的现身和他射出的那一箭,静默了下来。

    几乎没有人看清李穆是如何搭弓放箭,那箭便已离弦而出。

    非但快,力道更是犹如挟了万钧雷霆,隐隐含着杀气。

    或许是没来得及反应,也或许,是在这样猝不及防的情况之下,他们也不知,自己到底是否该为射出了如此一箭的李穆同样地送上一声喝彩,还是应当视而不见,这才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吧。

    ……

    这种在沙场乱阵间练就的杀人箭和士族子弟从小练习而得的引以为傲的精妙箭法,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在杀红眼的战场里,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能让一个弓.弩手做到总能以最好的角度放出自己的箭。

    除了尽量稳、准、狠,没有别的生存法则。

    所以那些身经百战最后还能活着的弓.弩手,无不是杀人的利器。

    他们的身法或许并不美妙,动作更不能叫人赏心悦目。但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射出最精准,最具威力的夺命之箭,这就是他们每次赖以从战场上活着下来的唯一法子。

    李穆在投军的最初几年里,做过为时不短的弓.弩手。

    他曾是最出色的弓.弩手之一。

    ……

    几乎不过是一来一回之间,李穆便放下了弓箭。

    没有片刻的犹豫,他转过身,就往虎山的方向而去。

    陆柬之望着他去往虎山的背影,目光凝滞,脸上露出一丝恍惚般的神色。

    片刻后,他突然转身,竟也朝着那个方向,疾步追了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攀援抵达了虎山的所在。

    这个消息,迅速就被传到了观景台上。

    两人的第二关,也算是相平。

    但不知陆柬之如何做想,在最后一关,竟弃了清谈,选择和李穆同往虎山。

    这一结果,着实叫人意外。

    陆光对儿子的选择,显然,事先也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

    他似乎很是吃惊,并且,应该也有些不悦。但很快,就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正襟危坐,神色严肃。

    高峤望着虎山的方向,眉头紧锁。其余人则议论着,纷纷站了起来,不停地张望,好奇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

    虎山名“山”,实则是一个山腹内天然形成的洞穴。从前里面关着用来相互厮杀格斗以取悦贵族的猛兽。后来被废弃,但名字一直保留了下来。

    而今日,这里重被启用。

    第三关的阻拦,就是一只被困在洞穴里的猛虎。

    这只猛虎,不但经历过多场的同类厮杀,称霸至今,而且,最近这三天,都不曾被喂饱过。

    凶悍地步,可想而知。

    虎穴位于下方一个凹陷进去的深洞里。入口处山壁陡峭,但怪石嶙峋,可借力攀援上下。洞内光线昏暗,人站在洞口,无法看到洞穴深处的景象,只能隐隐听到阵阵沉闷的虎啸之声,不断地传了上来。

    洞穴口,站着一个驯兽人,高鼻蓝眼,是个胡人。看见李穆和陆柬之一道出现在了这一关口,迎了上来,躬身说:“猛虎就在下方洞穴之中。奴这里是入口,出口在西侧。二位郎君须从此处进,西口出,方算通过,途中遇虎,可杀,可不杀,悉听尊便。若有郎君中途不敌,可返回敲击洞壁,奴守在此处,听到,便放下绳梯,助郎君上来。”

    驯兽人又指着一个兵器架,说:“此为防身所用,二位郎君,请取用。”

    架子上只横放了两根长棍,别无它物。

    陆柬之和李穆各自取了一根,手脚并用,攀着山壁,下了洞穴。

    要想从这里去往对面的出口,就只能沿着洞穴的地势前行,而洞穴却宛如凿在山腹中间的一条洞道,越往深处,越是低矮狭窄。

    最窄的腹地之处,宽度勘勘只容双马并排通过而已。

    空间本就腾挪有限,加上恶虎挡道,手中唯一的防身武器,又只有一根长棍,杀伤力有限。

    洞道的东西口子,虽距离不长,但这一关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陆柬之和李穆各自持着长棍,一左一右,朝着山洞深处,慢慢走去。

    沿着洞壁,虽然每隔一段距离,便插了一把火炬照明,但下到深处,光线依然昏暗,火光将两人身影映照在洞壁之上,影影绰绰,还没前行几步,忽然,对面深处,迎面扑来了一阵带着腥恶之气的凉风。

    接着,黑影一晃,一只猛虎突然从昏暗中跳了出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这是一只体型巨大的成年公虎,异常强壮,虎目发出莹莹的两点绿光,十分瘆人。

    饥饿令它变得异常的焦躁和兴奋。

    它盯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两个不速之客,眼中绿光闪烁,嘴角不住流着口涎,一边低低地咆哮着,一边不停地走来走去,仿佛一时还没决定,先去攻击哪个。

    一虎双人,就这样对对峙了片刻。

    李穆慢慢地伸出手中长棍,敲了敲身侧的洞壁,发出清脆的扑扑两声。

    恶虎被吸引了注意力,朝着他的方向,猛地扑了过来。

    李穆不动,就在快要扑到面前的时候,就地一滚,闪了过去。

    老虎扑了个空。

    李穆一跃而起,朝前疾奔而去。

    陆柬之紧随在后。

    老虎回过身,怒吼一声,在身后紧紧追赶着二人,距离越来越近,快追到的时候,纵身一跃,朝着距离近些的陆柬之扑了过来。

    陆柬之迅速矮身,避过了这一扑。

    老虎越过他的头顶,啪嗒一声,四爪落地,又挡住了去路。

    这一段的洞壁,已经开始变得狭窄。

    被老虎那硕大身躯一挡,便不剩多少空间可供通过了。

    李穆和陆柬之对望一眼,不约而同,持棍朝着对面那头恶虎,一左一右,迅速地扑了上去。

    “噗噗”沉闷两声,老虎天灵盖骨,一左一右,吃了两记棍棒。

    这一击,二人皆用了十分十的力道,力透棍身。

    老虎虽皮坚肉厚,一时也是被击得头晕目眩,嗷了一声,仿佛喝醉了酒似的,身体晃晃荡荡。

    眨眼之间,两人各自抓住机会,从吃痛还没回过神来的虎旁跃了过去,继续朝前疾奔,很快便到了那段最窄的腹地。

    而此时,身后那头猛兽的咆哮声,也追了上来,近在耳畔了。

    它那狂怒的吼叫之声,震动了整个洞壁,头顶岩层里的碎石和粉尘,不住地簌簌下落。

    陆柬之紧紧地捏着手中长棍,咬牙道:“李穆,收拾了这东西,你我再决斗一场。败者,退出今日竞赛,再无资格做高氏之婿!”

    李穆双目盯着那头已再次扑了上来的恶虎,笑了一笑:“正合我意!”目光一沉,竟丝毫不避,迎头而上,挥起手中棍棒,“蓬”的一声,重重击在了一只朝着自己抓来的虎爪之上。

    一声嗥叫,虎爪应声而折。

    老虎扑势顿消,从半空顿落在地。

    陆柬之迅速跟上,与李穆一道,两条棍棒,雨点般袭向老虎。

    老虎起先还势如疯狂,渐渐势衰下去,口喷血沫。

    最后一棍,李穆发力,重重击于虎头正中,天灵骨应力碎裂。

    那条棍棒,也不胜其力,竟从中应声折裂,喀拉拉地断成了两截。

    老虎发出最后一声长长的惨烈嗥叫,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晃几下,再次扑倒在地,一动不动,彻底死了过去。

    李穆上前,捡起了地方的两根断棍,穿过那道狭窄通道,去往出口。

    陆柬之随行。

    前头光线,渐渐地变亮,地方也空阔了起来。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出口所在的天井之下,对立。

    李穆说:“陆公子,请。”

    方才和猛虎的一番恶斗,令两人的头脸衣裳,都溅上了从虎口中喷出的斑斑血点。

    陆柬之双目也微微泛红,和先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盯着李穆,持棍扑了上来。

    李穆以双手短棍对他长棍。几个回合下来,臂膀吃了一记横扫而来的棍头,身体随之微微晃了一晃。

    陆柬之双目更红,脚下没有丝毫的停顿,长棍一扫,再次朝着李穆攻了过来。

    “啪”的一声,李穆左侧肩膀,又吃了一记。

    李穆眯了眯眼。

    第三次,当陆柬之手中的那条棍棒再次捣向他的咽喉之际,李穆不但没有闪避,反而抛了手中两截断棍,欺身迎了上去,双手快如闪电,猛地捏住了棍头。

    双方便持续发力,相互角斗。

    陆柬之的脸,慢慢地涨红,额头渐渐开始沁出汗水。双方相持了一阵,他被对面的力道,推着开始后退,一步步地后退,直到背部被顶在了洞壁之上。

    李穆再次发力,长棍从中弯曲,骤然变成了拱桥的形状。

    “断!”

    他低低地喝了一声。

    “啪”!

    棍身果然应声,生生地断成了两截。

    陆柬之的手臂被这股他此前从未感受到过的可怕力道给震得发麻,胸口也随之一阵血气翻涌。

    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呼”的一声,那截带着尖锐木刺的棍身断头,抵在了他的咽喉之前。

    距离他的脖颈,不过半寸之距。

    陆柬之的面颜,瞬间褪尽血色,脸色也成了微微苍白的颜色。

    倘若这是刀剑,以命相搏,他此刻应当已血溅三尺。

    两人对视了片刻。

    李穆收了那截断棍,随手掷于地上,后退了一步,道:“承让。”转身去了。

    陆柬之靠在岩壁之上,一动不动,目光定定地看着他攀援岩壁而上,身影宛若灵猿,很快消失在了头顶的洞口之上。

    ……

    虎山里的情境如何,外头的人,无法得见。只听到洞中起先不断传来沉闷的虎啸之声,声几乎震动山谷,骇得那些连马都骑不惯的士族子弟惊慌不已。

    渐渐地,虎啸声终于消失了,却又迟迟不见两人从虎山出来,众人开始沉不住气了,议论不停。

    陆光显然有些不安了,却不肯在众目睽睽之下表露过多,坐在那里,越发地严肃。

    高峤的神色却变得凝重异常。甚至从坐席起了身,走下观景台,眺望着虎山的方向,面露焦躁。

    这时,监官终于飞快地从山上下来,奔到了观景台上。

    众人知道第三关的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纷纷围了上来。

    监官向着兴平帝下拜:“启奏陛下,第三关已出胜负,李将军先于陆公子出了虎山,正向山巅而去。”

    “快看!”

    忽然不知道是谁,高声喊了一句。

    高峤倏然转头,望向山顶。

    一道黑色的身影,迎风立于亭下,搭弓,发箭。

    随着那道离弦的箭,风亭顶的那束茱萸被射落,掉了下来。

    “陆公子如何?”

    高峤立刻问了一句。

    “禀相公,陆公子平安无事,已出虎山。”那人道。

    高峤微微松了口气,再次看了眼那道正从山巅下来的身影,心情五味杂陈,实在是难以言状。

    胜负已定,再无变数。

    整个观景台上,最为得意的,怕是要数许泌了。

    他强忍住就要哈哈大笑的念头,瞥了陆光一眼。见他脸色分明已经转青,却还要和那些纷纷前来安慰于他的同僚强作笑颜,心里更是痛快万分。

    李穆沿着山道,从山顶下往观景台。

    一路之上,他所到之处,两旁的人,纷纷让道,目光各异。

    有羡,有妒,有佩服的,自然也有扎心的。

    一直坐于帷幕后的长公主萧永嘉,不等结束,立刻便起身,在侍从的伴随之下,匆匆离去。

    另张帷幕后,和郁林王妃朱霁月同坐的一个妇人,瞥了眼萧永嘉的背影,低声讥笑道:“王妃可瞧见她的脸色了?雪纷纷的白。平日就是再多擦三斤粉,怕也没这么好看呢。这回就算拿长公主的身份去压陛下,想来也是覆水难收了。想不到,她也有今日……”

    她低声说着话,见朱霁月没有应声,双眸透过面前那道轻纱帷幕,似在看着什么,便顺着她的目光瞧了过去,见是李穆正从近前的山道走了过去。

    她盯着那道挺拔如剑的背影瞧了片刻,忽似有所顿悟,掩嘴轻笑,慢悠悠地道:“见多了比我们妇人还精致的男子,这位李郎君,倒别有风范。瞧他样子,想必那活儿也是刚猛得很……”说着凑到朱霁月的耳畔,低低地道了句什么。

    朱霁月似嗔怒,拧了她一把,妇人咯咯地笑,身子如花枝乱颤,笑声随风飘荡了出去,倒又惹了下头那些狂蜂浪蝶的一阵窥视。

    ……

    李穆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之下,回到出发的观景台前,向兴平帝叩拜过后,转向高峤,恭敬地呈上了茱萸,却没开口说话。

    若说今日比试的三关,高峤半分没有偏袒之心,那是不实。

    原本以他的推测,李穆第一关必会落后于陆柬之,即便第二关他能迅速过去,到第三关,以他的武功,在手持棍棒的前提下,对付一只猛虎,应该不至于会有很大的危险,但,也不会轻松得以通过。

    这样下来,只要陆柬之在三关中发挥不至于太过失常,今日的比赛,他夺彩的可能性,将远远大于李穆。

    高峤没有想到的是,陆柬之或是出于士族子弟所固有的骄傲之心,竟不屑以清谈过关取胜,而是选择了和李穆一道通过最后一关。

    万幸的是,陆柬之并无受伤。否则,于陆家那里,他难辞其咎。

    此刻,他的耳畔,只剩下了呼呼掠过的山风。

    高峤闭了闭目,慢慢地睁开,望着对面凝立着的李穆,一字一字地,终于吐出了或许将会是他此生最为艰难的一句话:“今日考校,李穆获胜。从今日起,李穆便是我高峤之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