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春江花月 > 第168章 第 168 章
    次日清晨,  洛神抵达建康。

    其时尚早,晨曦黯淡,伴着一道沉重的吱呀之声,  两扇紧紧闭合的城门,在她面前慢慢地开启。

    这辆不起眼的青毡小车,  从城门通过,  行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之上,朝着皇宫而去。

    她的到来,  和当初的离去一样,悄无声息,没有惊动任何不相干的人,除了此刻已是站在通往皇宫正门的御街上的那一群人。

    那一群人,自然也不是不相干之人。

    五更不到,  天色还黑,  他们便陆续赶来这里,翘首等待那辆小车的到来。

    这其中,便有刘惠的身影。

    今非昔比。江山易主已是板上钉钉的局面,  连高胤也默认了应天军的行动这个本就风雨飘摇的皇朝,就此失去了它最后的倚仗。

    冯卫昨夜归来,虽一言不发,  但那面如死灰的表情,  足以传达一切。

    末日已然降临。

    怀着忐忑和恐惧的心情,  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就是个最好的机会。

    天光大亮,  那辆预期中的车,却始终不见到来。

    这群人渐渐沉不住气,派人不断地打听,这才得知,就在天亮之前,他们等待着的那辆车,已经改道,从西明门入了建康宫。

    洛神步行在宫道之上。早起的执役宫人认出她在晨曦中渐行渐近的身影,露出惊讶而恭敬的目光,随即纷纷跪在道旁,向她叩首行礼。

    她来到了太初宫。

    兵乱平息,高雍容回宫之后,依然住在这里。

    少帝暴死之后,被匆匆下葬,前些时日,朝廷又补办了一场符合礼制的丧葬,别处已然看不到半点痕迹了,唯独这座宫殿,似还沉浸在巨大的悲痛里而无法自拔,白幡未撤,在晨风之中,瑟瑟飘摇。

    殿中光线昏暗,影影绰绰的烛照之下,洛神看到高雍容被左右两个宫人扶着,枯坐在灵位之侧,背影佝偻,仿佛一尊泥胎塑像。

    一个宫人上前,俯身下去,低声通报她的到来。

    高雍容慢慢地转过脸来,双目浮肿,面色晦暗,人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她定定地望着洛神,慢慢地,眼泪涌了出来,溢出眼眶。

    “阿弥——你终于来了……”

    她颤声道,挣扎着,想从蒲团上站起,身子一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洛神急忙上前,和宫人一道,将昏了过去的高雍容送到后殿,躺了下去,洛神正要叫人去传太医,高雍容眼皮微动,苏醒了过来,伸手抓住了洛神的胳膊。

    她的手心夹着潮汗,碰触之处,冰冷而滑腻。

    “阿姊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定会回来的,你不会抛下这里不管……”

    她喃喃地道,眼泪再次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洛神取帕替她拭泪,低声道:“阿姊,我听人讲,你大病未愈,夜夜不眠,这样下去,身体恐怕是要吃不消的。”

    “我在替登儿念消孽咒……我夜夜都会梦到登儿……我真恨啊,怎的当时死的不是我……”

    “……我宁可死的是我……他还如此小,却惨遭如此毒手……”

    她松开了洛神,改而双手掩面,泪水从指缝间汩汩而出。

    洛神沉默了下去。

    关于登儿的死,她也听闻了经过。道是当时,太后不堪荣康压迫,与几个有心反抗的臣下设局,想要毒杀荣康,没想到非但没能如愿,反而被荣康反制。作为报复,荣康当场杀害少帝,手段残忍至极。

    “阿弥,当时我也是身不由己……”

    她流着泪,哽咽不断。

    “荣康恶行,令人发指,臣下皆懦弱,无人能用,我是一心想着除去奸佞,没想到出了岔子……”

    “当时那恶贼,以毒酒强灌登儿,我苦苦哀告,盼他放过登儿,我宁愿他取我性命,奈何恶贼不听,为报复于我,竟当着我的面,生生地害了我的登儿……”

    她再次失声痛哭,悲痛过度,一口气喘不上来,人倒在了枕上。

    一缕凉风,从不知何处的殿角深处无声无息地涌来,掠动烛火,殿内灯影幢幢。

    洛神劝她节哀。

    她恸哭了许久,哀哀之声,才终于慢慢地止歇,复又慢慢伸手,再次握住了洛神的手。

    她红肿着眼眸,抬起视线,落到洛神的脸上,哑声道:“阿弥,如今我方知道,谁人是为忠,谁人是为奸。阿姊极是后悔。当初不该听信刘惠那些人的谗言,竟会对妹夫起了疑心,以至于将妹夫逼走,更害得你也被迫离开建康,有家难归。全都是阿姊的错……”

    她再次哽咽了,凝视着洛神。

    “阿弥,阿姊向你认错。你可愿意原谅阿姊?”

    洛神和她对望着,片刻后,微微一笑,慢慢地点了点头。

    高雍容面露欣慰之色,含泪而笑。

    “我便知道,一家人终归是一家人,你能谅解阿姊,阿姊实在高兴。阿弥你放心,阿姊再不会听信外人之言了。从今往后,妹夫还是我大虞首臣,国之重器,朝廷之事,更是要多倚仗妹夫……”

    洛神不语,静静地看着她说个不停。

    高雍容打住,看了眼洛神,仿佛想起了什么,转头,视线投向那座看不到的灵堂的方向,眼眶再次泛红了。

    她拭去眼角的泪光,定了定神,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转头又道:“阿弥,经此劫难,阿姊本已无心朝事,想着若能抽身,下半辈子静心老死,便已是最大造化。奈何如今人心不定,阿姊身居此位,实在无法脱身。前些时日,众臣纷纷上言,国不可一日无君,劝阿姊于宗室中择贤,认作继子。阿姊思前想后,为社稷计,也只能如此了。广安王有一子,年纪适合,聪慧过人,阿姊有意过继。你以为如何?”

    洛神的视线,从她露在袖口之外的那半只不经意间紧紧捏拢、指节苍白的手上抬起,注视着她,颔首。

    “阿姊若有合适之人过继为子,自然是件好事。”

    高雍容眼底掠过一道如释重负的光芒,立刻紧紧抓住洛神的手,道:“有阿妹你这一句话,还有何事不成?阿姊放心了。阿姊这就召集群臣,宣懿旨,尽快公布天下,我大虞,不日便新帝登基,以安天下万民之心。”

    她说完,转头高声呼人入内,叫了几声,却不见人来,皱眉正要再提高声音,却听洛神说道:“阿姊,你未听明白我的意思。方才我是说,阿姊痛失爱子,伤心不已,倘若能得一继子,往后代替登儿承欢膝下,以慰余年,自是好事。至于别的……”

    她从榻沿之上,慢慢站了起来。

    “至于别的,阿姊自己方才既也说了,无心朝事,往后便不必为难,安心养病。朝廷之事,阿姊不必再费心了。”

    高雍容微微一顿,慢慢地抬头,视线落到洛神的脸上。

    “阿弥,你这又是何意?”

    她喃喃地道,眼皮子微微跳动,脸上挂着一丝勉强的笑意。

    “我是说,朝廷之事,往后阿姊不必插手。”

    “并且,恐怕也容不得阿姊,你去再插手了。”

    洛神看着她,一字字地说道。

    高雍容脸上的笑意仿佛突然间被冻住了。

    她盯着洛神,嘴唇渐渐地发抖,颤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对我如此说话?我是当朝太后!”

    “阿姊,姐妹二十余年,你要见我,我便从长安来此见你。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晚了。时至今日,家事勿论,国变至此地步,你扪心自问,你的所想,还有可能吗?”

    “我劝阿姊,与其还执着于昨日,不如放平心为好。李穆非赶尽杀绝之人,何况你我姐妹。只要你愿意,我能保证,往后,你的封号、地位、食禄,比起从前,概不会少。”

    高雍容直挺挺地昂着头颅,死死地盯着洛神,脸色变得越来越白。

    突然,她发出一声充满愤怒的尖叫,整个人宛如一只张开翅膀的大鸟,朝着洛神扑来,探身而出时,一下失了重心,整个人从床沿上跌了下去,扑在地上。

    她抬起头,面上再不见方才的脉脉温情了,双目圆睁,手指着洛神,厉声叱道:“你的良心呢?你小时候被毒蜂叮咬,若不是我舍身救护了你,你早就已经死了!今日一切,便是你对我的回报?”

    洛神看着她坐在地上那无法自持的愤怒模样,前所未见,全然陌生。

    她压下心底涌出的一丝悲凉之感,未置一词,转身而去。

    “你给我站住!你这小贱人!”

    “阿姊!”

    伴着洛神来的高桓方才一直守于殿外,闻声奔入,立刻将洛神护在了身后,用戒备的目光,盯着高雍容。

    高雍容一脸怒容,瞪着突然闯入的高桓。

    “六郎,她是你的阿姊,我难道便不是了?我是当朝的太后!她能给你什么,我加倍给你!你过来!”

    高桓不做声,亦不动。

    高雍容呵呵冷笑:“又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全是跟她跟学的吧?”

    她的视线转向洛神,盯着她。

    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啊,充斥着怨恨和不甘。

    “阿弥,我的好阿妹,我救过你的命,处处护着你,即便当日你背叛我,我亦只扣下你,不忍伤你。如今你却忘恩负义,如此对我!你为了一个男人,背叛了你的姓氏和门第,背叛了大虞,还害死了登儿——”

    “……登儿!我可怜的登儿……”

    她突然激动了起来,朝着洛神扑了过来,伸出双臂,作势就要掐住她的脖颈。

    “是了,我的登儿!他也是被你们合起来害死的!倘若不是李穆引祸,我大虞怎会遭此劫难!他有怎会如此惨死!”

    “太后,自重!”

    高桓将洛神护到了自己的身后。

    高雍容扑了个空,收不住势,一下跌倒在地,额头撞在了柱角之上。

    一道殷红的血,沿着额角,慢慢流下。

    她鬓发散乱,面上血污横流,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模样狼狈不堪,却依然用恶狠狠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洛神。

    洛神慢慢地拿开了阿弟拦在自己身前的胳膊,注视着地上的高雍容。

    “阿姊,我知道你恨我。不管你承不承,无论是当年我的父亲,还是李穆,都曾给过你机会。是你德不比位,负了江山。”

    “你口口声声,要保大虞。大虞却不过是遮羞布。你放不开的,是你自己的权势和地位罢了!”

    “荣康之祸,固然有前朝累代积弱之患,但你身为摄政太后,没有半分容人之量,利欲熏心,这才被人蒙蔽,引狼入室。也正因你位高权重,祸害之烈,才不止一家一姓,而是天下的百姓万户!”

    “阿姊,你道当日荣康毒杀登儿之时,你曾争着替死。怎的我却听闻,你是为保自己性命,才叫登儿被灌毒而死!”

    她摇了摇头。

    “惜命本也无罪。可笑之处,是你为博我同情,拿可怜枉死的登儿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为人母,为国母,你皆不配!时至今日,我实在不知,你何来的胆气,竟还敢打着过继宗室子弟上位,企图依旧听政的主意?”

    “莫说我做不了这江山的主,我便是能做主,你便是再多救过我十回,我也不会将国运再次寄到如你这般之人的身上!”

    高雍容听她提及儿子,仿佛被针刺了一下,脸色蓦然惨白。

    “你胡说……你给我闭嘴……你滚……”

    她分明瞧着已是有气无力,发出的声音,却又尖锐无比,在洛神的耳畔响起,刺得人耳鼓微微生疼。

    她望着面前这个自己叫了她二十多年阿姊的人,不再说话,转身便去。

    “阿弥——阿弥——阿姊错了!你不要怪阿姊。求你看在阿姊救过你的份上,叫李穆日后不要杀我——”

    她走到殿口之时,听到身后传来又传来高雍容的哀求之声。

    她感到胸口一阵闷胀,脚步顿了一顿,未再回头,径直出去,跨出殿门,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这才觉得稍稍舒服了些。

    “夫人,你怎的了,可是哪里不适——”

    侍女琼树一直在外等着,见她终于出来,迎来,觉她面色有些苍白,不放心,低声问道。

    “我无事,这就出宫吧——”

    洛神朝她笑了一下,迈步没走两步,又感到一阵头晕,身子微微晃了一下,被琼树一把扶住,慌忙叫人。

    她定了定神,等那阵晕眩之感过去了,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只是期盼太久了,一时反而不敢相信,心剧烈地砰砰而跳,眼睛里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阿姊,你莫生气,小心气坏自己。本就不该来此的。我瞧她是疯了——”

    高桓一脸担忧,不停地安慰着她。

    “送我去白鹭洲吧,我想住在那里,等你姐夫来。顺便,再去请个太医过来,替我把个脉。”

    洛神回过神来,强压下飞快的心跳,含笑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