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夜幕降临
    校园草地散发着枯萎后清爽利落的气息,纪虞却觉得身上满是狗味儿。

    两人一齐盯着楼上晃动的人影,纪虞轻声问他:“你几天没洗澡了?”

    薛宣愣了一秒,不自然地数了数日期。

    纪虞冷漠脸,“行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薛宣讪笑,眼睛却从没离开过头顶的窗口。

    学校琴房装的都是微黄色的灯光,很亮,武老师住这么久,从来没换过灯泡,一条黑影被灯光拉得老长,在窗口晃来晃去的。

    纪虞:“那应该是石校长。”

    “就算不是石校长也没关系,关键是他在找什么。”

    薛宣忍不住蹭蹭她头顶,像个瘾君子似的在她发间轻吸一口,露出满足的表情。

    他家虞虞最香了。

    纪虞继续面无表情。

    他们很快注意到,从门卫室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四楼的情景。但门卫大爷只是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继续看电视剧。

    薛宣冷笑:“敢情还藏着个帮凶呢。”

    “你要是翻东西,不会找人望风吗?”

    薛宣抗议:“讲句良心话,我从来没找人望过风!”

    然后他得到了纪虞的注视。

    薛宣想了想,不说话了。

    过了大概五分钟,楼上有摔东西的声音。两人密切注视对方动向,听到楼上有人在说话。

    隔着窗子,他们听不清对方说什么。过了一会儿,那人打开窗子,似乎寻求新鲜空气。他们听到几句争辩的同时,也看到了对方的脸。

    石校长。

    “真不是我说的,我还在找……”

    “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纪虞轻声说:“你觉得石校长说的是武老师的摄像头吗?”

    “很有可能。”薛宣捂着手机屏幕,调了亮度,贴在墙角看了看,“很顺利,他们已经拿到了。还有,鉴证科的报告也出了,和武老师石校长都不相符。”

    头顶上石校长还在叽叽呱呱地说什么,但一直都是争吵,没有涉及到关键内容。

    薛宣望了一眼,“像不像分赃不均的语气?”

    “像。所以卡车里运了什么?”

    薛宣还没说话,就听见石校长说:“那行吧,你现在来一趟,连你车一起来,赶紧弄走。”

    他语气骤然变化,显得非常紧张,不知道对方跟他说了什么。

    两人交换眼神。

    他们可能要把器材室里的东西弄走。

    薛宣问:“紧张吗?”

    纪虞点头。

    等楼顶关了窗,薛宣拉着她从另一个方向迂回过去,一边叮嘱:“我现在就叫后援过来,但中间有半小时左右是空窗期,需要我们拖延时间。不要怕下手太重了伤到人,安全第一。”

    薛宣现在想起那个过肩摔都蛋疼。

    四百米的跑道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人远远看见石校长的手电筒灯光,已经悄悄绕到了器材室附近。

    看见器材室的门,薛宣愣了一下,立刻拦住了纪虞。

    石校长怎么可能不关门。

    这附近应该还有人。

    一瞬间,薛宣冷汗都下来了。

    除了石校长,这里还有多少人?

    他们是不是已经被发现了?

    器材室背后就是学校围墙,他们躲在围墙与器材室中间的狭小空隙,没有再动了。

    石校长带着一晃晃的手电光走过来,还警惕地看了看周围,才上去敲门。

    以他们的角度,完全看不到里面在干什么,连偷听都困难。

    薛宣让纪虞待在原地,摸了个微型执法记录仪蹲到门边,调了调麦克风。

    门是虚掩的,薛宣不敢再上前,依稀能听见里面的说话声:

    “人什么时候来?”

    “在路上了,十分钟就到。”

    薛宣估算了一下时间。

    从石校长打电话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加上他说的十分钟,从对方所在地到学校的路程,应该在十五分钟到半小时左右。

    这个路程半径是个好线索。

    这样算算,他们的人也快到了。

    不远处的校门传来发动机的声音,推拉门缓缓打开,一辆大型卡车开进了校园。

    薛宣默默退回夹缝处。

    一开始审武老师时,他还奇怪为什么卡车频繁出入,周边没人注意到。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了。学校周边只有靠教学楼一侧有居民楼,而且都是老房子,视线基本被平行的教学楼挡住,操场一侧只有个小公园,绿化相当好,相当于天然的隔音带。

    大卡车大摇大摆地开过操场,停在器材室边。发动机没熄火,上头呼啦啦下来十多个人。

    再加上室内的几个人,薛宣觉得大事不妙,握紧了纪虞的手。

    “东西都在里头,没丢吧?”

    打火机的声音,烟头在黑暗中一闪一闪。

    纪虞先捏住了鼻子。

    她对烟味儿有点敏感,万一打喷嚏被这伙人发现了,后果可以说是相当惨烈。

    石校长冷笑:“当然没少,给你数着呢。钱呢?”

    对方笑了笑,拿出一沓钞票来熟练地数着。薛宣一边听,一边在她手心写了个“八”字。

    八千块。

    石校长拿到钱,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又数了一遍,一边把钱揣兜里一边发泄不满:“这回东西这么多,才这么点钱?”

    “这点儿?”对方语气不善,“这回还不知道是不是你这儿出了问题,有八千是给你脸了。”

    石校长噎住了。

    半晌,他才说:“那以后总得多给点儿。”

    “以后不做了。”

    “啊?”

    石校长呆愣住,却没有人回答他。

    其他人已经打开了器材室的门,稍稍喧闹一阵,就开始搬东西。

    夜风吹来,除了这群人的脚步声,还有泥土的味道。

    薛宣觉得味道莫名熟悉。

    他忽然想起来,武老师说那天他莫名其妙摔了一跤?

    如果操场上有很多泥土,跑起来确实很容易摔。

    薛宣做了个非常大胆的动作。

    他稍稍探出头去,将执法记录仪对准了这群人。

    这下就有证据了。

    形势太严峻,纪虞没什么经验,不敢做这么浪的动作,只能蹲在他身后,随时待命。

    薛宣悄悄示意她给队里发消息,问问后援去哪儿了。

    再这样下去,这群人很快就会把器材室搬空。

    纪虞做事心细如发,早在来学校之前,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以免突发情况打乱办案。

    屏幕亮着微弱的光,消息发过去后,很快得到了回复。

    “还要两分钟。”

    薛宣气得想骂人:“妈的这帮兔崽子,要是放跑了人,老子非得拆了他们骨头。”

    其实这只是气话。队里人都知道人手不足,恨不得一天掰成一星期来用,能抽出人来帮忙都不错了。

    不过电光石火间,外面形势就起了变化。

    突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搬东西的脚步声,喘气声,都没了。

    万籁俱寂。

    薛宣一愣,下意识抓紧了纪虞。

    紧张的心跳声中,纪虞听到了悄悄贴近的极为微弱的脚步声。

    她下意识回头,只感觉一阵扑面而来的疾风。

    纪虞根本来不及思考,直接向前将薛宣扑倒在地,同时右腿回旋后踢,踢中了一只手腕。

    有什么东西当啷落地,像是木棍。

    “跑!”

    薛宣怒吼一声,纪虞反应极快,两人并排疾跑,直接往最近的围墙冲去。

    偷袭的人却愣了一下,没有追上来。

    与此同时,他们听见了石校长的吼声:“草你妈愣着干啥,那是警察啊追啊!”

    原来是把他们当成偷偷滞留学校的学生了,才没下狠手。

    两人跑得更快了。

    身后登时呼啦啦围过来一群人,薛宣一边跑一边喊她:“别回头……跑!”

    他们跑得太快,纪虞似乎看见一个小小的黑影从薛宣口袋里飞了出去。

    机器落地,咔嚓一声轻响。

    “坏了!”

    薛宣错愕回头,纪虞已经一头扎回去,扑向了从他口袋里掉出来的执法记录仪。

    她利落地翻滚,躲过一个飞踢,抱着记录仪就蹬腿往前奔。

    黑暗里,她似乎看到薛宣惊惧的表情。

    头顶挨了极为凶残的一下。

    纪虞被打懵了两秒,还抓着记录仪不放。

    她感觉似乎有一道极令人恶心的血腥味从天灵盖渗透下来,苦得她想吐。

    纪虞觉得眼前漫天星辰,乱得她看不清路。

    茫然中,她把记录仪抱在怀里,后背疼得她眼前发黑,她却无论如何都不松手。

    “虞虞?虞虞?”

    纪虞不敢抬头,手指紧得像拧到尽头的发条,掰都掰不开。

    “是我啊虞虞,喂,看我,看我!”

    ……谁?

    纪虞茫然地抬头。

    薛宣跪在她面前,脸上挂了彩,双手捧着她的脸,甚至不敢大声叫她。

    他周围都是刑侦的同事们,看上去都挺眼熟的。救护车和警车的红蓝灯光来回闪烁,晃出一片浓郁深沉的色调。

    纪虞嘴唇一动。

    其他人都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只当她终于回过神了。

    薛宣却鼻头一酸。

    她在叫“宣哥”。

    曾经纪虞最爱这样叫他。

    他轻轻掰纪虞的手指。

    这次纪虞终于没有抗拒,乖乖地松了手,将记录仪交给他。

    “纪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