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五味杂陈
    武老师向薛宣要了根烟。

    审讯室里烟雾缭绕,薛宣顶着阵阵雾气,眯着眼盯他。

    武老师说:“我脾气不好,你应该听人说过了。”

    薛宣不置可否。

    他们办案子的,早就习惯了不做评论。

    武老师:“我不知道你在查什么,不过我查的东西,倒可以跟你说说。”

    他烦躁地挠挠头,显得有些狂躁。胖胖的身躯绷紧了,像肿胀的虾子。

    “我没家庭,在P市没什么朋友,不怎么出去走。那天放学了,我回四楼。开门的时候不记得钥匙放哪了,就往包里掏,找了好久,就听见楼下有车子开过来。是一辆大卡车。”

    “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单位比较特殊,没有设立小卖部,所以不需要送货。而且当时是学期中,没有教学设备啊物资啊要调运,我觉得奇怪,就站在窗边看,看到车子开到了器材室边。”

    薛宣:“你说的是操场边上的器材室,一层楼的那个?”

    “就那个。”

    “那你看到什么了?”

    “我们做美术老师的,观察力特别强,车子停下没多久,我就看见器材室里出来个人,就是石校长。”

    薛宣:“然后呢?如果只是车,石校长并没有问题。”

    武老师急得跺脚,“警官你听我说完……一开始我没多想,以为学校里缺东西了,毕竟人家才是当校长的。当时我钥匙还没找着,我就一边找一边看,看到卡车上下来好多人,把很多大东西搬到了器材室里。”

    “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但过了两天,大部分老师都出去教研活动了,包括我在内,办公室就剩下三个老师。”

    “那天四班上体育课,我们学校的体育课,就是做做游戏,那天下雨,就在室内上课。他们班有个孩子的小球坏了,体育老师不敢离开班上,找我帮忙拿。”

    武老师捋起裤腿,露出小腿上的擦伤。

    “那天不知道怎么了,地面特别湿滑,我还摔了一跤。以前雨更大的时候,我也没摔这么惨过。”

    “器材室的钥匙,学校老师人手一把,方便。但半天都打不开,我一看,才发现换了锁。”

    “路有点儿远,我不想来回跑,就打电话给体育老师。结果连他也不知道换锁的事儿。”

    薛宣问:“他要没新钥匙,能给学生发器材?课要怎么上?”

    武老师:“我们操场就大型活动的时候用得上,平常给学生散步玩耍用的。老师都嫌远,常用的器材都放在办公室,这我都知道。”

    “接着说。”

    武老师点头。

    “我觉得奇怪,催他打电话问问教务,中间就接到了石校长的电话,他让我赶紧回办公室去,别在外头淋雨,有事儿他来解决。”

    “拿个球的事儿,我也没想太多。我还觉得领导关心我呢,那天雨那么大,我出去又没带伞……”

    “不过那天晚上,我在宿舍看电视剧,他来敲门。他跟我唠了两句,开口就问今天在器材室看到了什么。”

    武老师一拍大腿。

    “我能看到什么啊?当时傻不愣登的,回了句雨很大,和他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他就起身回去了。”

    “我这人反应慢半拍,就那么一秒,感觉所有的事儿都串起来了,我就有些怕,下意识去看他。”

    说到这里,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浮现出惊惧的表情。

    “我看他的时候,才发现他也在看我……那眼神,我想想都得做噩梦。”

    薛宣问他:“之后你做什么了?”

    武老师:“我觉得这人有鬼,就开始观察他。这些都是半年前的事儿了,之后我发现,每过一个月左右,就会有一辆卡车开到学校里。但我知道石校长盯着我,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就在门上装了个摄像头,正好能拍到器材室。”

    薛宣:“你拍到什么了?”

    “一开始没别的,除了每个月都会来的卡车——我特意选了高清晰度的,拍得清楚。而且我挺怕石校长做手脚,每次拍到了卡车,我都会把照片洗出来。如果照相馆老板问照片哪来的,我就说摄像头拍的,防贼用。”

    武老师不自觉地抓紧了裤腿,手背狠狠地在鼻下擦了一道。

    “前两天,我回宿舍的时候,发现摄像头不见了。就赶紧上网看,最后拍到的人就是石校长。”

    武老师声音都扭曲了。

    “他还对摄像头笑了一下!”

    武老师显然被石校长吓坏了。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想象,在学校里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薛宣等他这阵情绪过去才问他:“那照片呢?”

    “我都封画里面了,放别的地方,迟早给他翻出来。那毕竟是他的地盘。”

    薛宣一愣,“什么画?”

    “我找了幅学生作品,把照片夹在两张画中间,粘起来了。两幅都是油彩画,毕竟厚,我放得很均匀,应该摸不出来。”

    薛宣脸色有些奇特:“你是不是用了盈盈的画?”

    “盈盈?”武老师仔细回想,“你是说那个特别乖的高功能自闭症小丫头?那天她迟交了作业,给我送四楼来了,我就顺手用了她的。”

    薛宣简直无语。

    纪虞在外头全程围观,早在武老师说用画封照片的时候,她就冲回办公室翻出了画,戴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剖开了画。

    几张照片顺势落下。

    她把照片送到薛宣那儿,薛宣看了看,和武老师说的完全一致。尤其是石校长那张,让人非常不舒服。

    武老师还在嘀咕:“我洗这张的时候,人家还以为我是拍恐怖电影的。”

    薛宣对他无语:“你知道我们一开始把你当什么人了么?”

    武老师听了简要案情,差点吓破了胆。

    “我能干这缺德事儿?!可不能这么想啊警官!”他连连摆手,“我都干了二十年了,我没家庭,没孩子,所有班的美术课都归我带,每个孩子都和我亲生的没两样啊!”

    他似乎怕薛宣他们不信,连忙补充:“你们周末来的时候,我以为石校长搞鬼,找人来陷害我。那时候我正忙着处理摄像头还有视频,你们一出现,我差点被吓死了。”

    “东西呢?”

    “您说摄像头那些?都在酒店里,我哪敢丢,那都是保命的东西!”

    薛宣问清地址,找人去搜东西。

    出了审讯室,纪虞看着武老师放松的样子,摇头:“我算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来了。”

    武老师没房子,一直住在学校里。然而那是石校长的地盘,武老师哪能睡得安稳。

    事情和盘托出,武老师卸下了心头担子,瞬间放松下来。

    纪虞给他送了杯热水进去,发现他已经睡着了,眼皮底下还有一片青黑,不仔细看不出来。

    她找了件旧衣服给武老师披上,一出来就看见薛宣古怪的眼神。

    “现在又没嫌疑人了。”纪虞不理他,似乎自言自语,“不知道鉴证科的结果出来没有。”

    薛宣看了武老师一眼。

    “我们可能得换个思路。”

    纪虞一怔,“你是说……”

    “这可能本来就是两起案子。石校长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被武老师发觉,这是第一件;盈盈被不明人物侵害,这是第二件。只不过刚好两件案子凑到一起了。”

    薛宣抓起了椅背上的衣服,似乎想做点什么小动作。

    他瞅着纪虞单薄的背。

    “盈盈的案子,等结果出来再追。我更想看看那辆卡车装了什么秘密。”

    薛宣瞅准空隙,终于抓住个机会,把自己的风衣披到纪虞身上,还小心眼地按了一下,不让她挣开。

    “走走走,我们去学校里看看。”

    -

    小时候,纪虞对学校一直有不太好的印象,直到搬到P市,遇到了薛宣。

    纪家父母都是高知,高端技术人才,工作原因经常调动,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这间接导致纪虞还没和同学们熟悉,就得马不停蹄地离开。

    久而久之,她养成了不和同学交心的习惯。

    父母待得最久的城市有两个,一个是老家,一个是P市。而她最关键的青春岁月,都是在P市与薛宣一起度过的。

    现在纪虞看到学校,更多的是五味杂陈。

    大晚上的,薛宣不敢把车停太近了,提前了足足三百米就熄火,步行前往。

    望着黑漆漆的校园,薛宣先瞅了门卫室一眼,笑着问纪虞:“要不要回味一下童年?”

    童年你大爷。

    十多岁好意思叫童年。

    谁童年总给家里找事儿的。

    虽然默默鄙视他,纪虞还是看着他找了个合适的墙角,三两下翻上去,把手递过来。

    纪虞叹气,轻轻地将手放上去。

    夜幕漆黑,纪虞却能感到他在笑。

    纪虞瞪他:“狗再笑!”

    薛宣从善如流:“汪!”

    “……”

    纪虞终于受不了他这么弱智了:“能不能下去说话!”

    说完,她默默扯了一下手。

    狗爪子抓得真紧。

    特殊学校很少在围墙上做电网,因为有些孩子不懂电网很危险,万一看护不周,可能出大事,所以一般把围墙修得很高。

    从墙上跳下来并不难,薛宣松开手先跳下去,还对她敞开了坚实的怀抱。

    纪虞丢个白眼过去,轻巧地跃下了围墙。

    刑侦现在案子多,人手不足,要不然一定不止他们俩来。

    校园里只有一片黑暗,几个角落亮着微弱的路灯,不远处的操场和器材室都没入黑暗中,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两人翻进来的地方离门卫室很近,从他们的角度,还能看到门卫大爷看电视剧的侧脸。

    纪虞轻声问:“先去哪里?”

    薛宣还没说话,头顶蓦地投来一片亮光。

    薛宣动作很快,直接把纪虞扑倒,一起翻滚进角落里,再抬头看过去。

    教学楼的四楼亮了灯。

    纪虞轻声问他:“那是不是武老师的房间?”

    薛宣轻轻点头。

    武老师还在队里,谁进了武老师的房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