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求个心安
    纪虞看到红玫瑰,就拉上了帘子,不知她后续怎么处理了。

    李寿在这边抱着案卷,啧啧两声摇摇头,拍拍沈期:“哎,你说这花谁送的?会不会是狗宣儿?”

    沈期瞟了走廊一眼。

    “我看未必。”

    他们目送纪虞抱着玫瑰花下了楼,没过几分钟,薛宣就回来了。

    好几个人在办公室里窸窸窣窣,薛宣觉得奇怪:“干嘛呢你们?”

    李寿这小子贼精,很清楚薛宣狗性深重,要知道肥肉给人盯上了,肯定得炸毛。

    他神神秘秘拍着薛宣肩膀,“宣儿,咱们纪大美女读书的时候是不是挺多人追的?”

    李寿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薛宣皱眉,狗耳朵已经竖起来了:“你想问啥?”

    “我感觉,你俩应该早就认识吧?还挺熟的那种?”

    薛宣瞟他:“怎么?”

    别人能猜出他俩早就认识也不奇怪,纪虞在他面前没有丝毫新人的别扭。

    要说一个过肩摔就喜欢人家,那也太玄幻了。

    李寿苍蝇搓手状,脸上弥漫着八卦的热情。

    “嗯,挺早就认识,她小学三年级那年搬到P市来,就住我家楼下。”

    李寿惊奇脸:“哟宣儿,你俩青梅竹马啊?真看不出来。”

    薛宣斜他一眼,“你啥意思?”

    沈期咳了两声,“就感觉吧,你小时候应该特别熊,特难对付,人家纪美女跟你青梅竹马,岂不是挺遭罪的?”

    薛宣呸他,“你知道个屁。”

    这丫头小时候都是他罩着的。以前他挨了揍,纪虞还会给他带零食表示安慰。

    沈期哦一声,意味深长脸。

    “现在说到人家纪美女还这么凶?难怪人家收了老大一束玫瑰花就往外走了。”

    李寿偷偷朝他比了个手势。

    高,实在是高。

    有文化怼人就是不一样。

    薛宣还在懵逼呢,“玫瑰花?啥玩意儿?玫……等会儿,我刚上楼看见垃圾桶里一大束花,谁给她的,是不是你俩给的,是不是?!”

    李寿趴在沈期后背,笑成一副猴样。再定神一看,薛宣已经一溜烟跑了。

    薛宣的叫声还在走廊回荡:“继续追案子,要不等老子回来锤你——”

    李寿笑到抽搐。

    薛宣把玫瑰花和纪虞联系起来时,第一个就想到了宋师兄。

    他和纪虞在大门口擦肩而过。他惦记着自己刚做过的傻事,不敢上去搭讪,哪知道来了这么一出。

    他恨得牙痒痒,连忙开车追上去。

    到公交站一看,纪虞还真的就在等车。

    薛宣吓出一身冷汗。

    差点让那破师兄钻了空子。

    他一边默念冷静,一边摇下车窗,面色平静地对纪虞招招手。

    越野车绿得跟千年王八似的,里头还坐着个傻笑的狗。

    纪虞眯眼,又低下头,给宋申时发消息,问他现在有没有空。

    这招不行就换一招,薛宣做了个口型:案子。

    纪虞一怔,毫不犹豫地上了车。

    薛宣鬼点子多,纪虞是清楚的。如果薛宣跟她扯别的,下次别想让她上来。

    他似乎知道纪虞的心理活动,开口就是盈盈的案子:“我上午去了趟未来学校。”

    听他说了上午情况,纪虞把盈盈家的情况也说了一遍。

    薛宣:“现在嫌疑比较大的是武老师,不过我觉得可以加上个石校长。可以从武老师入手,先做他的DNA比对。”

    这个节骨眼上玩失踪,嫌疑真的非常大。

    他认真得就像无事发生。

    纪虞多看他两眼,给宋师兄发了条含蓄的消息,希望他不要再做出格的举动。

    从薛宣的角度,只看到她和宋师兄发消息,至于内容是什么,薛宣不敢明目张胆地凑去看,心里暗暗发急。

    如果纪虞真的让人抢走了,他会恨死自己的。

    正是这时,一个陌生号码打电话给他。

    “是薛警官吗?我是石校长。你上午不是找武老师吗?他一天都没见人,刚刚回来了,你要不要过来一趟?”

    -

    事情突然,薛宣赶回队里,逮了个鉴证科的人就上了车,一路狂奔到未来学校。

    临近下午放学时间,校门外全是等孩子放学的家长。

    薛宣特意把车停远了,又拿件破衣服让鉴证科同事包住工具箱。

    “咱们低调点,别闹到人家学校最后课都上不了。”

    不知道校长跟门卫大爷说了什么,薛宣刚出现,门卫大爷半句话都没说,就把人放进去了。

    教室里秩序井然,隐约有点放学前的躁动。刚走到办公室窗边,薛宣就听见里面传出争吵声。

    “……你这算旷课你知道吗……”

    “知道啊,怎么了,我辞职还不行了?”

    石校长似乎被噎住了,“……你这么大年纪,出去干嘛去?能有这儿好?”

    薛宣推门进去,里面倏地一静。

    石校长和李老师上午见过他,知道他的来意。其他老师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来了什么人。

    薛宣一出现,石校长就懒得客气了,直接叫他:“薛警官,这边。”

    其他老师都是一惊,纷纷看向校长。

    薛宣轻皱眉头。

    别人碰到这种事,都恨不得用最低调的方式处理。石校长却直接张扬开,深怕别人不知道。

    这校长真有意思。

    在石校长更高调之前,薛宣发话了:“石校长和武老师跟我过来一趟,请其他人配合我们工作,半小时内不要离开办公室,也不要把今天的事宣扬出去,谢谢各位。”

    下课铃正好敲响,石校长避开放学的人潮,带他们去了二楼的音乐教室。

    鉴证人员例行取证,棉签在两人嘴里都刮了一下。

    石校长一开始还有点抗拒:“为什么连我都要取样?我能对个小姑娘干什么?”

    薛宣只说工作需要,其他的没有解释。

    石校长悻悻闭嘴。

    相比之下,武老师要安静得多。

    由于暂时没有证据,薛宣只能做简单要求:“在结果出来前,请两位不要离开本市。否则对你们很不利,你们应该清楚。”

    石校长感觉自己被当成了嫌疑人,脸色不太好看,没说什么。

    薛宣再看向武老师:“清楚了吗?”

    武老师轻轻点头。

    未来学校的学生不多,学生们十几分钟就走得精光,只留下个别值日生。

    楼下办公室里还灯火通明,薛宣进去再次强调了几点,尤其要求他们不能乱说,否则学校声誉受损,他们也是被害者。

    鉴证人员是个年轻小伙子,和纪虞年纪差不多,提着工具箱,忍不住在外头嘟嚷几句:“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啊……”

    纪虞叹气:“那也比不做要求好得多。”

    小伙子巴巴地看她,忽然感受到一股杀气。

    抬头一看,薛宣刚刚出来,露出了和善的眼神。

    暗地里刀光剑影不过半秒钟,以某人的胜利告终。

    薛宣先给他下任务:“这案子给我加急,我最看不惯对孩子下手的傻缺。”

    小伙子乖乖地应了一声。

    三人步行回去,上车前,薛宣特意看了一圈,没找到贴条,非常满意。

    今天应该比较顺利。

    已经入秋了,天黑得特别快,没多久就一片昏沉沉的。

    薛宣闪了车灯,似乎看到车边一条黑影闪过。

    他一愣,有人已经敲响了车窗。

    是武老师。

    薛宣感觉受到了惊吓。

    这人怎么鬼鬼祟祟的。

    他摇下车窗,脸色不太好看:“还有事吗?”

    武老师顶着张圆脸,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你们能把我拷回去吗?”

    -

    薛宣见过不少犯人。逮捕的时候,更是一幅精彩的众生相。

    逃跑的,流泪的,吓呆的,还有尿裤子的。

    像武老师这样主动要求拷回去的人真没见过。

    要说他心理素质差,人家敢对小姑娘下手,还敢失踪了又回学校来。说他心理素质好,薛宣就取个证,就把人吓唬得自己投案了。

    保险起见,薛宣让纪虞开车,自己和鉴证科的坐后面守着他。

    武老师全程低着头,一言不发,直到被薛宣丢进了小黑屋,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李寿被他的效率惊住了。

    瘦猴儿张口结舌:“我说狗宣儿,你这就把人逮回来了?太快了吧你?”

    薛宣打发走鉴证科小伙子,难得地点了根烟,斜眼他:“怎么着,不服?”

    李寿连连点头,“服服服。”对他比了个赞,继续查自己的案子。

    这文物案还真难跟。去进州的人现在还没回来。

    薛宣吹了一波,冷静下来,也觉得速度太快了。纪虞调来的资料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门卫大爷的八卦基本属实,武老师年逾四十,至今未婚,工作经历稀松平常,确实在未来学校待了二十年,而且期间从未接到过任何投诉,也从来没牵涉进亵童案里。

    换句话说,这是个老实人。

    薛宣不和老实人拐弯抹角,用对付惯犯的方法对待武老师,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他直接问:“今天为什么旷工?做什么亏心事了?”

    武老师冷冷地看他一眼,和昨天办公室里那个匆匆的眼神如出一辙。

    薛宣眯起眼睛。

    他觉得这武老师有故事。

    说不定是个潜藏多年的惯犯?

    武老师冷笑:“我说了,你就会信?”

    薛宣嘶一声儿,觉得很有意思。

    老实人变坏的时候真的很有个性。

    “我信不信没关系,这两件事,你得给我解释一下。”薛宣掰着指头跟他算,“第一,你到底禽兽到什么程度,才会对个小丫头下手?第二,你为什么要主动被我拷这儿来?你当刑侦是吃夜宵的地儿啊?”

    武老师反而更不耐烦了。

    “警官,其实你已经不信我了。实话告诉您,我来这儿,就求个心安。别把我没做过的事栽我头上。”

    薛宣冷笑着呵斥他一脸:“来这儿心安?放你的屁!”

    来刑侦队求心安,跟睡坟头求风水有什么区别。

    武老师皱眉:“警察同志,我一向很尊重你们,这一次真的万不得已了。如果不是觉得个人安全受到威胁,我不会找你们帮忙。要不然,你让我睡哪儿去?睡学校?我真怕你明早就见不到我了。”

    薛宣眉头皱得更厉害:“一个小姑娘能威胁你?人家自闭症,话都不爱说。你是怕人检举揭发你吧?”

    武老师目瞪口呆:“警官,我们校长不是女的吧,他是个大男人啊!”

    薛宣更一头雾水:“你到底什么意思?”

    武老师沉默一阵,“你们不是石校长找来的么?你们收了他多少钱?”

    薛宣炸毛了。一拍桌子:“你少跟我装傻充愣,猥亵儿童你知道判多少年吗?!”

    武老师缓慢摇头。

    “我没有做过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我以为你们是石校长找来的。”

    他话里有话,薛宣瞬间冷静下来。

    “我以为石校长知道我在观察他,找你们过来诬陷我。我不敢再住学校,才出去随便对付一宿。”

    武老师疲惫地笑了笑。

    “这一晚上我就没合过眼,我是想通了,我跟他斗什么呢?我好好的教书不行么,非得把自己搞成这样。”

    薛宣沉默一会儿。

    “到底怎么回事,说说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