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举重若轻
    等待检查的时间也很漫长。

    纪虞觉得,这可能是她度过的最难熬的一个小时。

    她看向远处来回踱步的老头,悄悄问薛宣:“真的不用告诉他?”

    他们以检验伤情的名义带小姑娘过来,还没把检验目的告诉老头。

    薛宣自有他的考虑。有些家长甚至并不相信叛逆的孩子怀孕了,连医生的话都不信。如果只凭纪虞的猜测和交流,就告诉老头这件事,纪虞反而可能被为难。

    “老头脾气特别暴,他可能接受不了,更可能干扰我们的调查。先把干这事的人找出来吧。”他揉揉纪虞的脸,“还难受呢?”

    纪虞的眼睛又红又肿,真看得他心疼。

    “慢慢调整,做这一行的,见到的龌龊事真不少。”薛宣说,“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进刑侦?你学美术,进来不容易吧?”

    姑娘们有天生体能限制,能进刑侦的屈指可数,像纪虞这样主动要求入队的更少了。而且纪伯伯也不像那么开明的人啊……

    在他看来,纪虞更适合别的光鲜职业。

    比如什么破宋师兄那样的。

    想到那个说话禁/欲的破师兄,他心里就直冒酸泡。

    纪虞摇摇头,声音更哑了。

    “有点小执念……”

    两人说话时,医生出来了,先对薛宣他们露出个复杂的表情。

    一看这表情,纪虞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薛宣事先和医生打过招呼,医生先让他们进去。

    “有撕裂伤,挺严重的。不过裤头有点痕迹,可以送你们鉴证科那头做个DNA。那头是家属吗,要不我来说?”

    同为被人为难的职业,医生挺理解他们的。警方不好开口,她只是验伤人员,交流的难度更小。

    薛宣:“没事儿,我们回头就跟他说。先麻烦您出一下验伤报告。”

    医生一口应下,回头拉开帘子,看向小姑娘的眼神都泛着心疼。

    “这么小的孩子,哎……”

    小姑娘有心理科的女医生陪护,正在玩一个小火车。听见她说话,悄悄抬头看她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

    -

    案子都交到刑侦了,薛宣打电话给雷队,直接抽身拿了这个案子,回头再跟李寿联系交待文物案。

    李寿答应得好好的:“宣儿你可放心吧,这儿有我撑着,你先把那畜生逮了再说,回来给你开瓶香槟……”

    眼看他的话像无底洞,薛宣啪地按了电话,没给他表演的空间。

    爷孙俩住在一个老小区内,环境还不错,和纪虞之前住的青莲小区很相似。

    终于有人跟案子了,老头很高兴,说住在五楼,拉着小姑娘先上去开门。

    薛宣一下车,就跟警犬似的四处张望一番,再跟纪虞说:“这儿不像犯案的地儿,回头还得去小丫头的学校看看。”

    而且老头现在还以为是校园暴力,去一趟学校也是必经程序。

    见她一脸不解,薛宣努努嘴,示意不远处闲聊的那伙中年大妈。

    “P市最不缺有钱有闲的大妈了,她们白天晚上都在活动,在这种小区里找个僻静地方对个小丫头做坏事,难度特别高。”

    果然,在薛宣示意的时候,大妈们看似聊天,其中却有几个已经看过来了,还指了指薛宣纪虞。

    薛宣似乎很感慨:“你只要住进来,她们两天内就知道你多少岁,干嘛的,有没有对象。小区里进了生面孔,她们比居委会和物业还敏感。”

    楼道虽然旧,但非常整洁干净,角落里磕碰不多,装修都比较老,说明这栋楼的居民基本都是原住民,不怎么有新住户搬进来。

    薛宣先问老头一些例行公事的问题,老头很积极,就差告诉他每天早饭吃什么了。

    老头原先只是个普通工人,老伴突发疾病早没了。儿子很出息,考上个好大学,后来娶的儿媳妇门当户对,性格不错,很快就有了小丫头。

    老头退休工资很少,但儿子儿媳能赚钱,工作稳定,日子还是有盼头的。

    眼看家庭蒸蒸日上,孙女儿查出个自闭症,小两口还没商量出谁辞职照顾孩子的事儿,转眼出了车祸,俩人都没了。肇事司机也穷,根本拿不出赔偿,锒铛入狱。老头就靠着儿子的一点点家底,再做点零工,守着孙女儿过日子。

    老头看着躲在一旁画画的孙女,心里也难受:“她去不了普通学校,跟不上,我也怕别的孩子欺负她,就把她送到特殊学校去,没想到在那儿也能遭人欺负!什么世道啊这!”

    爷爷的声音陡然变大,小姑娘抬头看了爷爷一眼,握着蜡笔的手绷得直直的,保持着茫然而安静的表情。

    老头姓汤,送薛宣纪虞出门时,就差给薛宣跪下了。

    汤老头指着天花板:“我就一个孙女儿!哪个王八崽子让我知道了欺负人,我非得揍死他不可!”

    他还想再说,却忽然收声,保持着僵硬的表情,目送一个中年大妈上楼。

    汤老头声音又压低了:“先谢谢两位了!”

    直到楼上传来关门的声音,汤老头的表情才恢复自然,仿佛怕让邻居多听见一个字。

    小姑娘的学校离这儿有一段距离,薛宣坐上车,先拿手机地图划了道线,“三公里啊,这可真不近。”

    特殊学校本来就不多,爷孙俩住在三公里内已经够近了。

    “你想沿路查过去?”

    “本来想这么干。不过路太长了,意义不大。老汤刚不说了么,不一定每天接送小孩,有时候他也得做零工挣钱。怕就是给人钻了这个空子。”

    “哎,干嘛呢?”

    俩人正在研究地图,看是否有可能的犯罪地点,冷不防有人敲窗玻璃了。

    薛宣眯起眼,摇了一半窗玻璃,“有事儿?”

    敲玻璃的是个大妈,刚才闲聊那一伙儿的。她看看纪虞又看看薛宣,掂量一阵,才警告他们:“说话就好好说,还凑一起了……”

    纪虞以为她在防贼,没想到大妈一边走一边念叨,声音都随风飘进来:“待会儿何止说话啊,别把衣服都脱了……”

    纪虞:……

    薛宣狗耳朵一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