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第15章 大献殷勤
    清早七点,纪虞迷迷糊糊地醒了。

    房间里暖气很足,和她租的小房子不一样,热得她睡出一身汗。

    或许是昨晚太累了,今天起床有些困难。

    纪虞挣扎一阵才慢慢爬起来,抓着被子闻了闻,立马拆了被套扔进洗衣机。

    一股汗味儿,和薛宣的狗味儿。

    她感觉身上全是狗味儿,不舒服,便皱着眉头翻了翻换洗衣物,还是作罢。

    明晚还不知道住哪儿,现在换洗不方便。

    简单地洗漱后,纪虞打开了手机,发现薛宣给她发的消息已经爆炸了。

    纪虞:……?

    她难得耐心地从头看到尾,发现他车轱辘这么久,来回就一个问题。

    早饭吃什么。

    今天是周日,她只要没案子就固定休息,其他人有轮休。薛宣大概是轮上了,要不然哪这么闲。

    “纪虞,你醒了吗?”

    这门敲得很规矩,完全不像薛宣的风格。纪虞摇摇头,披了件衣服去开门。

    然后就被震惊了。

    薛宣脑门上还冒着汗,两手拎满了外卖盒,眼神亮晶晶的,像训练了一天的警犬跟训导员讨肉骨头吃。

    她粗略数了一下。

    九个袋子……

    她长发飘飘来给自己开门,薛宣心情特别好,殷勤地往里头挤,把早饭摆了一桌子。

    “豆浆油条,包子豆腐脑,对了,包子给你买了肉馅儿的,只可惜没来得及去美院食堂。这边油饼好吃。小杨喜欢的那家烧饼有点远,下回给你买……”

    纪虞慢慢打开装着肉包子的袋子,“我跟你饭量谁大啊,买这么多?”

    薛宣胃口好,但没好到这种程度。

    薛宣很是乖巧:“没事儿,你先吃,剩下的都归我了。”

    薛宣买的包子很好吃,和美院食堂的不分上下。纪虞吃了俩包子,喝了杯豆浆,就有些撑了。

    再看薛宣。

    ……薛宣却在看她。

    纪虞不知道他犯了什么愣,跟多久没吃饭似的,一边盯着她,一边风卷残云,把剩下的早饭全吃了。

    他有这么饿么?

    纪虞发呆的时候,薛宣擦擦嘴,丢下句“我上班去了”就走了。

    她怔怔看着门口。

    薛宣今天还要上班?

    他昨晚也很晚才休息,几点起床去买的早饭?

    -

    薛宣进了大楼就直奔审讯室去,没注意到同事们投来的诡异眼神。

    “这小子开口了没?”

    单向玻璃后的同事们摇摇头。

    “这骨头硬着呢,难啃。”

    薛宣大清早叫了几个人,把昨晚袭击纪虞的这人拎回来了。

    结果这人八竿子打不出个闷屁,死活不说话。

    有人好奇:“宣儿咋这么快回来,不打个盹儿?”

    他大半夜带妹子回来这事儿,已经传遍了整个刑侦队。

    就算俩人昨晚约会去了,宣儿不也该兴奋得睡不着,今早来补眠么。

    被他们当作纪虞的男朋友,薛宣心底暗爽一把。

    然而该注意的还是得注意。

    “呸,还没影儿呢,少跟人乱说。”薛宣义正辞严,“不就七老八十了,想开个花都不行么?”

    虽然不能被误认为纪虞的男朋友,但借机敲打一下潜在的情敌,薛宣觉得没问题。

    他和纪虞青梅竹马,深知她对朝夕相处的人有多大杀伤力。

    人就在身边呢,好不容易回来了,不能让人钻了空子。

    昨晚和女友视频的瘦高个咳了咳。

    “宣儿,我觉得吧,你是不是那个……嗯,有点特殊的癖好?”

    薛宣一愣。

    俩人青梅竹马的事儿,可能连雷队都不清楚,更别说吃瓜群众了。

    所以……

    他们是不是认为自己被纪虞摔了,所以才喜欢人家?

    薛宣老脸一拉,袖子跟着拉起来,“你瞧我这肌肉,可别乱说啊。”

    谁愿意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有受虐体质?

    同事们点头,表示理解。

    “有志者事竟成。”

    “有爱得趁年少。”

    “宣儿老树开花。”

    “——节节高。”

    “完美。”

    三个人唱了场相声,薛宣脸拉得更长了,“哎我说你们这伙人,合着嫉妒老子有对象是吧?”

    三人互看两眼。

    “你有对象吗?”

    “不还在追人家吗?”

    “谁给你的勇气认为自己有对象?”

    “醒醒吧宣儿?”

    “天亮嘞——”

    薛宣眯眼,“行啊你们,能耐了啊。”

    瘦高个还谦虚,“薛队过奖过奖。”

    “奖你个头。”

    薛宣怒,抬手就是个爆栗子。

    贫了一会儿,活跃活跃气氛和思路,还得继续盯里头的人。

    审这种人不费力,费神,容易打瞌睡。

    薛宣为了刺激这人,亲自端了两杯浓茶进去。

    那人却只抬了眼皮子,瞅薛宣一眼,又接着低下头。

    薛宣出来就问瘦高个:“这家伙有案底么?”

    “别说,早俩小时就查了指纹,真没。起码P市没有。”

    薛宣说:“这小子昨晚袭击纪虞的时候可不像新手。”

    三人愣了一下,异口同声:“还袭击我们妹子了?”

    薛宣:……

    他火急火燎把人提过来,只说是抢劫的,他们还以为是什么特别案犯,得加急审。

    敢情还是个动他们妹子的傻缺?!

    他只得耐着性子解释一遍。瘦高个突发奇想:“你说,这小子是不是那伙盗墓的,特地跑来报复妹子?”

    薛宣拧着眉头,“不是没可能。”

    瘦高个脑子转得快,否则讲起段子来没那么利索。

    “你想啊,小杨在医院里躺着,只要打听打听,就知道他住哪家医院。要是他们有专人盯梢,不就知道妹子也是咱们的人么?”

    另一个一拍手,“没毛病,尤其咱们还发了个画像。咱们几个老骨头都不会,妹子一来,画像就出来了。我看是妹子画得好,把他们老大气够呛,特意找人来报复。”

    薛宣截了话头,“要报复躲她家里,不蹲外头?”

    瘦高个挠头,“也对。”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里头审他的人早就出来了,说这小子气焰正盛,得熬他两天再问。

    大伙儿坐外头中场休息,薛宣先谢谢两位审人的前辈,“可辛苦你们了,跟他耗一上午。”

    这俩人周末轮班,本来只需要守在队里预备突发情况,让他拖来审人。

    老张吸了口烟,一摆手,“反正没事儿,跟这家伙斗还挺有意思的。”

    整个大办公室里烟雾缭绕。没办法,干这行久了,都是老烟枪。

    “咳咳咳……”

    其他人愣着呢,薛宣一秒钟反应过来,啪地把烟按了,站得笔直。

    “你,你怎么来了?”

    纪虞算技术工种,刑侦队里难得的正常作息,这周日休息的时候,怎么也来了。

    她拎着好几个大袋子,咳得有些厉害。几个年轻的一拥而上把窗子开了。

    纪虞咳得脸有些红,把袋子往桌上一放。烟味散去,浓郁的饭菜香气扑鼻而来,勾得在场所有人肚子咕咕响。

    “我觉得大家一上午辛苦了,我会点厨艺,所以做了点菜,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

    她掀开袋子的瞬间,瘦高个的口水都流成河了。

    纪虞很细心,只拎了菜过来,饭另找店家送,恰好和她前后脚到了。

    在场的抱着饭盒吃得热泪盈眶。

    太特么好吃了。

    瘦高个狼吞虎咽,一边拿手臂捅捅薛宣,“难怪你想追人家,这手艺,不得了不得了……”

    薛宣恰好咬着块排骨,愤怒地冲他呜呜两声。

    再乱说话抽飞你!

    吃了饭好干活儿,他们放了筷子接着审人,纪虞也跟去看。

    薛宣劝她回去,“你回去歇着吧,这儿有我们就行了,有情况通知你。”

    纪虞反问:“不用我进去刺激他?”

    瘦高个语重心长地拍薛宣肩膀,“瞧瞧你,脑筋还没妹子转得快。”

    薛宣啪地拍飞他的手。

    人在里头拷着,翻不起浪。纪虞推门进去,那人像闻到腥味的猫,倏地抬起头来盯着纪虞。

    老张皱眉喝他:“看什么看!”

    那人冲纪虞冷笑两声,又低下头去。

    老张觉得这反应有意思,让纪虞先回去。

    纪虞却问那人:“你胸口有什么?”

    审讯室内外都一愣。

    老张一个眼色,后头看人的立刻过来按住他。纪虞大步上前,将他衣领拉开。

    如果不是刚才那个抬头冷笑,她根本看不到这半边形状。专业功底让她对形状和色彩特别敏感。

    他胸口纹着一只凤蝶,和纹身男手上的一模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