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第6章 谁才是狗
    画像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

    纪虞连水都没空喝,等放下画笔时,才发觉手腕酸到僵硬。

    她最后给小杨看了一遍画像,声音发哑:“是这样吗?”

    小杨抿唇,重重地点头。

    “就是这样了。”

    纪虞扫视了一眼罪犯画像。

    三白眼,塌鼻,右嘴角往下倾斜,比较典型的凶相。因为光线问题,没画太多皮肤细节,以保证最贴近小杨的记忆。

    得到确认后,纪虞立刻给雷队发消息,要借这幅画像发出协查通报。

    赶回队里忙完所有手续,下午两点,在确认了暂时没有任务时,纪虞才慢慢下楼,奔着附近的饺子店去。

    这家店做的就是刑侦的生意。因为他们忙的时间不定,有时候吃饭时间也来任务,饺子方便携带,而且店家很实在,肉馅儿肥而不腻,量大味道足,所以来这家店吃饭的人特别多。

    外面寒风萧瑟,纪虞捂紧外套,推开雾气弥漫的玻璃门,直接要了二十个饺子。

    这家饺子有半个巴掌那么大,普通男人顶多吃十五个。纪虞看上去瘦弱,张口就要二十个,点单小哥也忍不住多看两眼。

    小哥给她端饺子时还善意提醒:“一个人可能吃不完哦,要不要打包盒?”

    他话还没说话,眨眼的工夫,他只看见纪虞勺子闪动两下,最顶上两个冒着热气的饺子就不见了。

    小哥默默回去帮忙端饺子。

    从昨夜到现在,纪虞滴水未进,连早上薛宣买的豆花都没空喝。此时两个饺子下肚,就像千里冰封迎来第一缕春风,浑身上下都舒展开了。

    食物就是纪虞的最大动力。

    她心满意足地拍了张照,发朋友圈还没两分钟,点赞评论立刻炸锅了。

    纪虞翻了翻,朋友们无非感叹她做这么辛苦的工作,连饭都不能好好吃。还有人好心问她要不要帮忙点外卖的,都被她调侃过去了。

    不知不觉,二十个饺子吃了大半。纪虞正在看艺术展的新闻,忽然收到了薛宣的消息。

    他们的微信好友关系一直保持,从未间断,非常诡异地和谐着。

    薛宣很忙,没空聊天;她也忙,磨练画技的同时还要锻炼,朋友圈里全是食物,有种拿食物当日记的味道。

    纪虞先翻了一下聊天记录。

    上次他们聊天,还是在八年前的冬天,分手之前。

    薛宣发了张图片,还有个视频。店里网速有点慢,纪虞一边等一边吃饺子。

    图片刷出来,纪虞默了一下,放下勺子。

    她抽张纸擦擦嘴,平静地抬起头,与对面那桌的人对视。

    薛宣对她挑衅地挥挥手机。

    他刚才拍了张她吃饺子的图。然而颜值摆在那里,纪虞就算吃砖头,也有人点赞说好看。

    重点在后面的视频上。

    她迅疾的吃饭动作,都被薛宣默默地拍下来了。

    两人隔得不远,就十米左右,却谁都没说话。

    手机又震了一下。

    纪虞看了眼手机。

    【狗:战利品,收藏了】

    【狗:你要是再敢打我,我就把这个发到队群里】

    薛宣自觉大仇得报,满面春风地买单走人。

    纪虞不为所动,悠悠地吃完了最后两个饺子,打开薛宣的备注,把“狗”改成了“哈士奇”。

    -

    今天的六楼大办公室人来人往,协查通报发出后,玉县附近很快返回几条线索,他们得持续跟进,个个忙得脚不沾地。

    纪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拉开百叶窗,随手抽出一支2H铅笔,对着窗子另一端的警员们开始速写。

    队里新建立的模拟画像办公室定在六楼,和大办公室一墙之隔——这是纪虞的意思。观察有利于绘画,每个警员都是她的练笔对象。

    两个办公室以玻璃隔开,纪虞这边装了百叶窗,既能满足她的需求,也是个合格的封闭空间,利于她做人像复原。

    隔壁那么多人,纪虞第一个看见了那天在电梯里遇见的技术人员。

    隔壁只有他桌上有两台显示器,一堆警员围在他身边,个个拿着案卷资料,跟他说着什么。

    看来还是个技术宅。

    技术宅紧皱眉头,按照同事们的描述飞快敲击键盘。纪虞专注地盯了一会儿,没过多久,一个紧张工作的小警员半身像就画完了。

    队里没给她装单向玻璃,她观察同事时,同事也注意到她。

    面对那边不时投来的好奇目光,纪虞揭下这一页,将人像那面对着他们,把画贴在了玻璃上。

    大办公室的同事有不少都见过纪虞了,知道她是新来的模拟画像师。但谁都没见识过纪虞的画技。

    她刚贴出画来,同事们不由将真人和画像对比了一下。

    画得真像。

    由于条件限制,有模拟画像师的队伍并不多。尤其画像师还是个年轻姑娘。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同事们朝这边比了个大拇指,纪虞笑着回了个同样的手势,很有默契。

    小插曲只持续了半分钟,那边重新投入了工作中,但动作显然更起劲了。

    纪虞抱着素描本,继续寻觅下一个目标,有人站在玻璃前,对着她敲了敲。

    她稍稍停滞,比了个口型:干什么?

    薛宣一手撑着玻璃,指了指刚被纪虞“临幸”的技术宅,比了个很不解的姿势。

    ——你在干什么?

    纪虞的办公室是雷队直接安排的,薛宣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装玻璃,还要贴出同事的速写。路过看见了,特意来问问。

    过了五分钟,纪虞反手把画拍到了玻璃上。

    简笔画。以传神为主,不追求笔笔到位。

    她画了一条趴在玻璃上的狗。尾巴那儿还添了几笔,不知摇得多欢快。

    薛宣:……

    两人隔着玻璃剑拔弩张,眼神都能碰撞出火花了,纪虞对他和善地笑了笑,唰地拉上了百叶窗。

    薛宣的狗脸被挡在玻璃外面,纪虞长出一口气,闭了闭眼,抄起另一本速写本,准备再画个椅子。

    没想到薛宣来敲门:“纪虞?”

    纪虞没理他。

    薛宣不请自进,在她刮来眼刀子之前,先拉下了脸。

    纪虞以为他要发作,却听他说:“一起过去吧,雷队找我们。”

    -

    八楼,队长办公室。

    纪虞还以为画像出了问题,“是不是有要改动的地方?要不,我拿画具上来直接改了?”

    然而雷队沉着脸,似乎在整理思绪。

    纪虞感觉不妙。

    画像不对,不至于很难开口。

    “是这样的,那个爆/炸点的调查报告,你们看过了吧?”

    抓人那天的爆/炸声来自地洞的出口,墓葬附近。鉴证人员只在爆/炸点附近搜集到了一些文物残骸。

    这事薛宣没敢让魏老知道,要不然,魏老能心疼得背过气去。

    “我们正在和玉县那边协力调查,那边发现了一些线索。可能,有点敏感。”雷队话锋一转,“小纪,你是魏老的得意门生,我得和你直说。”

    纪虞心里突地一跳。

    “犯罪团伙用手机引/爆,鉴证科在手机里找到了一些残存的重要信息,发现他们和魏老有联系。”

    纪虞耳边轰地一下,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雷队还在继续:“我已经问过了,那天送魏老回家的兄弟们,的确听到了魏老接了几个奇怪的电话,而且,魏老接电话后,脸色很难看。你们应该也记得,魏老当天的确要求尽快找到墓葬位置。”

    纪虞轻声问:“雷队的意思是?”

    “我们认为魏老可能牵涉进了这起案件——注意,是有可能。但,谨慎起见,为了保证调查公平可信,我必须暂时把你们抽出这起调查。到月底为止,你们先回家休息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