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第3章 计划之外
    如果说P市是皇冠明珠,那进州就是皇冠上的金丝银编。

    就算找不到重量级的国宝,光是地里的“边角料”,就够养活一票二道贩子。

    由于案情重大,案子已经正式移交给P市刑侦。薛宣身为副队,身先士卒地带人去跟线索盯人,好久没休息过了。

    这是纪虞知道的最新情况。

    这两天暂时没有她施展的空间,雷队特许她用这两天搬家。

    说是搬家,其实只是从美院宿舍搬到了父母给她找好的房子。

    上交钥匙时,宿管阿姨还挺舍不得她:“找到工作了?”

    纪虞轻轻点头。

    阿姨做完登记,一边和她絮絮叨叨:“刚毕业的时候,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现在你一个人退宿舍走了,还怪舍不得的。”

    纪虞乖乖地笑:“哪里,以后也可以经常来看阿姨。”

    阿姨也笑:“真不是惦记食堂的肉包子?”

    非警校生进刑侦的手续比较麻烦,纪虞不愿在外折腾房子,加上研究生宿舍一直比较空,她毕业前就交了宿舍延期申请,多住了两个月。而且这里离刑侦近,方便。

    假期里,研究生宿舍空荡荡的,纪虞经常和宿管阿姨聊天,两个轮班的阿姨都知道她的喜好。

    纪虞稍稍一笑。

    美院盛产气质美女,纪虞不算其中翘楚,却是公认的长得比较舒服的类型,标准邻家乖乖女。

    阿姨被她笑得心神舒畅,随口就传授人生经验:“出去工作了,多笑笑没坏处。长得好是优点,别糟蹋了。”

    纪虞点头。

    网约车按时前来,司机下车一看,被四个箱子吓一跳,“这么多?”

    现在都流行快递行李,这么多东西的情况太罕见了。

    他刚准备和纪虞开两句玩笑,问她拿不拿得起行李,就见她一手一个二十六寸大行李箱,快步往车子走去。

    司机:……

    他看到了什么?金刚芭比吗?

    司机是个话痨,进小区时还在夸纪虞:“妹子挺会考虑的,这小区虽然老,但干净,安全,适合女孩子住。只可惜没电梯。”

    话外之音很明显了,纪虞没理他,只拜托他在楼下等一会儿,帮忙看着行李,自己上下跑了两趟就搞定了。

    坐在满屋子纸箱和行李箱中间,纪虞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少见地发了会儿呆,又忽然无奈地笑了笑。

    她本来打算报道后亲自上门打爆薛宣狗头。

    就这样重逢,真的在她意料之外。

    孽缘啊孽缘。

    -

    两辆普通轿车开路,一辆风骚的墨绿色越野车跟在后面,薛宣看着前方平坦的村路,脸色有些不好看。

    杜亮是他助手,也算他徒弟,还以为他操心嫌犯会跑掉,“宣儿,想啥呢,不都把人围死了么,操心啥?”

    薛宣呸他,“你懂个屁!”

    往常的九月份,P市早就入秋了,温度会降到很舒适的26°左右。今年不知怎地,接连几波寒潮,天气预报居然直线下坠到16°,加上肆虐的狂风,外头看上去就让人瑟瑟发抖。

    杜亮看了眼外面孤零零倒伏的树冠,又看看车内显示屏的22°,不禁哀嚎:“能不出去吗?”

    “做梦呢。”

    案子已经移交给他们,薛宣作为副队长,理所当然地挂帅督办此案。大部队开来玉县之前,他已经派了一批人先来盯梢,省得嫌犯跑了。

    眼看出货的马仔被他们逮了,人赃并获,只要再抓住主犯,一审,案子就差不多结了。

    俗话说得好,黎明前最黑暗。抓人的同时,还得保证尽快找到他们存放文物的位置,和墓葬所在。以免嫌犯狗急跳墙,毁掉文物和墓葬。

    在这个节骨眼上,薛宣想尽快抓人,省得夜长梦多。

    他们这次的目的地,是距离P市市区100公里的玉县,属于P市管辖的地区。

    薛宣逮过几次文物贩子盗墓贼,好巧不巧,偏偏都是在玉县抓的人,以至于现在说起这地方,薛宣就自动联想到文物案。

    如果不是下到村里,县里的路,薛宣比当地警方还熟。

    他语气太差了,杜亮挠着板寸头,咦了一声。

    “宣儿,我能问个问题么?”

    薛宣没好气,“要问就问,婆婆妈妈跟姑娘似的。”

    “上回把你摔个狗吃屎的妹子,是你什么人?”

    薛宣的脸,青了。

    黑了。

    杜亮的脸白了。

    薛宣一句话都还没说,他自动闭了嘴。

    副队长被妹子摔了,大家除了私下议论,没谁会傻兮兮地找他问。可能传个两天,大家就当都市传说一样忘在脑后。

    问题是,薛宣真被摔得很惨。

    这两天他上厕所时,姿势都有点奇怪。

    薛宣阴惨惨地笑:“问啊,怎么不问了,不是还传说我不行了么?”

    这个不行是哪个不行,队里男人多,都知道。

    杜亮瑟瑟发抖,拼命摇头。

    好在车子已经开到了目的地南门村,杜亮如获大赦,顾不上之前哀嚎的温度低,兔子似的蹦下了车。

    他宁可在外面被风吹死,也不要被薛宣的目光杀死。

    一下车,望着周围荒凉的村景,薛宣也没心情开玩笑了,眉头拧成一团,没吭声。

    P市属于典型的温带气候,秋天来得太快,树丛黄绿掺杂,加上呼呼的风声,非常方便藏人。不管是藏自己的还是藏别人的。

    根据情报,嫌犯都藏在某村民家。而那家离村子边缘不远。这种环境,要是让嫌犯跑到村外林子里就麻烦了。不借警犬或者地毯搜索,别想找着他们。

    盗墓贼和贩子都跟土狗似的,地形摸得比当地人还熟,绝对不能让他们有跑进荒野的机会。

    杜亮跟了他这么久,得了薛宣真传,也意识到形势不容乐观,直愣愣地看了一圈,跟着皱起眉头。

    薛宣考虑得比他更周到,望着前面下车等他指示的人,感觉非常糟糕。

    刑侦是最不爱穿制服的警种之一,尤其是抓人的时候。许多人都以为刑侦必须穿制服上班。但事实上,除了必要场合,制服就是堆灰的东西。

    因为制服太显眼了,就是明晃晃告诉罪犯“我要来抓你”。

    本来很默契的工作习惯,却给现在的抓捕带来了困难。

    除了P市刑侦的人,还有当地警方派人带路、支援。清一色的便服,不方便区分敌我。

    薛宣拿了对讲机低声下令:“所有人都听好了,左边袖子捋到胳膊肘上,重复一遍,左边袖子捋到胳膊肘上。继续观察,不要打草惊蛇。”

    这只是权宜之计,必须尽快抓人。

    车子都停在村外某处,留了几个人看守,其余人跟着当地警方进村,找到借住的村民家指挥点。

    盯人的都是老手了,先和薛宣汇报情况,又问:“我们什么时候攻进去?”

    薛宣接过望远镜,“先不急,让我看看再说。”

    案件移交之前,下属区县负责人额外强调了一点:

    “这伙盗墓贼非常狡猾,组织严密,动作迅速,和以前的乌合之众不一样。实施抓捕的时候,必须格外慎重。”

    文物盗卖是一本万利的行当,只要不怕鬼,不怕死,就没有赚不到的脏钱。

    有利益驱使,这伙人就会比小贼难抓得多。

    薛宣不敢大意。

    有了这个谨慎的前提,薛宣额外布置了一些突破人员,又圈了几个突破口,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各方人员都就绪,对讲机却响了:“薛队,里面有声音,不对劲啊。”

    薛宣果断得很:“进!”

    一瞬间,几路人手同时突入农家小院。薛宣一脚踹飞摇摇欲坠的门板,身先士卒地跟了进去。

    这场抓捕和以往并无两样。几个马仔模样的人垂死挣扎一阵,就老老实实不动了。

    靠里的房间不开门,撞锤来了两下,两三个人却饿虎扑食似的扑了出来,与他们的人扭在一起。

    里三层外三层的抓人,还能有这种反扑,真心不多见。

    薛宣惊诧之余,没忘了前负责人的说法:

    组织严密,非常狡猾。

    这扑出人的房间里,到底有什么?

    他们总不会为了文物扑出来。

    薛宣一个眼色,杜亮会意,立刻带人突入。随即薛宣听见杜亮的叫喊:“宣儿,快调人来,这儿居然有个洞!”

    薛宣骂了句娘,“给老子拖时间,还钻狗洞?有种。”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们人这么多,对方还敢反扑,说明里面一定有值得他们反扑的东西。

    或者是,人。

    他站在洞口边,往底下看了看,皱眉,目光又落在身后已经制伏的一圈人身上。

    薛宣掏出打火机,打着,蹲下来,将火焰对着洞口。

    火苗很稳,几乎不动。

    这洞里不通风。

    他挑眉,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一圈人。

    这伙人,倒比之前抓过的有意思得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