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第2章 未接电话
    P市是古都之一,周围各类古墓遗址数不胜数。光是去年,P市刑侦就逮了不少小偷小摸的文物贩子。

    这回是漆器。对于这类东西,魏老是绝对的大牛,没得挑。

    纪虞早上按惯例去了趟魏老家。老太太托她带魏老的手机去,说人走得急,忘了还塞给她一个大肉包子。

    香甜松软的肉包子,美院食堂的名产品,她的最爱。

    P市刑侦离美院不远,公交车只需要六站。站在刑侦大门前,纪虞看了眼办公楼,绑了个长长的马尾,显得比较利落。

    刑侦队里向来热闹,纪虞问清楚会议室在哪,才按了七楼的电梯。

    “哎,听说狗宣儿昨天吃亏了?”

    两人说着话走进来,就站在她和电梯门之间。

    纪虞耳朵一动。

    她看向左前侧说话的警员。

    人很年轻,偏壮,一米八左右。方脸,皮肤粗糙,眉骨高耸,颧骨突出,双眼凸显出来,塌鼻,嘴唇略凹,十足的凶相。

    很适合做警察。

    薛宣有句话没说错,刑侦和别的警种不太一样,他们常年奔走在前线,与穷凶极恶的人群打交道。能从外形上先压对方一头,是很大的优势。

    “你问我,我问谁。宣儿像到处说自己吃了亏的人吗?”

    右前侧的警员稍矮,脸圆,皮肤偏白,额头宽阔,酒窝的位置有痘坑,眼睛和两颊的肉都圆乎乎的,下巴较长,耳朵偏大,很符合长辈对“福相”的定义。

    纪虞稍稍有些惋惜。

    这种相貌不适合常年跑一线,也不像常年跑一线,可能是队里的技术人员。

    她低头,看到两人的手。

    左侧之人的手指骨节分明,偏瘦,掌心有老茧,典型的一线人员。

    右侧之人的手指关节粗大,肉多,指甲修剪得很整齐,指缝里有些许脏东西。站在电梯里,这人还在无意识地舞动手指,动作很灵活。他属于常年伏案劳作的人。

    至于脚,就更明显了。

    左侧之人的腿脚很稳,站得笔挺,应该练过拳脚功夫,而且他年龄不小,看站姿,功夫应该不曾荒废。

    右侧之人斜靠在电梯壁上,双腿交错,摆出自认为很帅的姿势。

    练家子不喜欢这种站法,底盘不稳,没安全感。

    纪虞打量他们时,两人也在注意她。

    做这行的,对别人的视线特别敏感。

    纪虞今天长袖长裤,运动鞋,马尾辫,整个人透出学生才有的清新朝气,很容易吸引别人的视线。

    “妹子,你来办什么事啊?”

    右侧的人和蔼地问她。

    人之常情嘛,谁不喜欢美丽的事物呢。

    “我来找人。”

    左侧的人说:“找谁啊?这儿十多层楼,地方太多太杂,不如我们帮你指指路?”

    相比之下,他的警惕性要高得多。

    纪虞笑了,指了指电梯门外的七楼指示标,走了出去。

    指示牌标着几间大会议室和技术办公室,纪虞找到709室,轻轻敲了两下,才推门进去。

    今天是魏老做主角的鉴定会,会议室里座无虚席,鸦雀无声。见进来的是个从没见过的妹子,所有人都很意外。

    “哎,小纪你来了,快快快,过来帮把手。”

    魏老站在投影仪边,正好做完了鉴定,招她过去帮忙。纪虞表情淡然,目光在众人脸上稍稍扫过,随手将门关上。

    魏老还没说话,旁边坐着的雷队向大家介绍:“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小纪,魏老的得意门生,今后也是我们的同事,以后由她负责我们队的模拟画像工作室——魏老。”

    昨天摔了薛宣她就报了道,和刑侦的头儿见过面。

    雷队介绍之后,直接切回案件,一秒钟都不想浪费。

    纪虞戴上手套口罩,帮魏老把漆器归位,动作娴熟稳重。

    雷队一说她负责模拟画像,底下立刻有了点骚动。

    这可是门技术活。纪虞这么年轻,能挑起这个?

    而昨天找薛宣的几个人立刻看向薛宣。

    ——说好的实习生呢?这种气场和动作,说她得意门生是绰绰有余的。

    薛宣也纳闷。

    他以为魏老昨天说纪虞“挑过大梁”是吓唬他,逗他玩,而且纪虞自己都承认了“不懂文物”,怎么画风不对啊。

    他一头雾水。

    临时帮了把手,纪虞动作自然地后退落座。

    ——恰好坐在薛宣旁边。

    薛宣脸色奇特,扭头看她一眼,环视一圈,又默默扭回头。

    全场都满了,就他旁边有空位。

    道理他都懂,可他怎么就这么不爽呢。

    纪虞到得晚,魏老已经做完了几件主要文物的鉴定。

    “是新朝的东西,出土不久。”魏老满脸心疼,“最好尽快找到出土地点,这墓只会大不会小。”

    纪虞看了眼被层层保护带走的漆器。

    魏老验的是两个漆盘和一个漆勺。

    如果是普通墓葬,这些随葬品会有比较严重的损毁,因为很可能遭到盗掘和水土侵蚀,通常会化成碎片,散落在土层中。盗墓贼和文物贩子不会有把它们整理出来的耐心。

    漆器的保管难度相当高,而刚刚这几件文物,保管得相当完好,最起码器型完整,而且看起来像是一整套食具中的几件。

    魏老骨子里还是传统的知识分子,说到尽快找到出土地点时,说得比较学术。

    薛宣没忍住,打了个哈欠,被魏老不动声色地瞪了一眼。

    薛宣嘿嘿一笑,偷偷比了个抱歉的手势,认真听下去。

    “你熬夜了?”

    纪虞主动和他说话?

    薛宣有些意外,“昨晚追线索去了,四点才睡。”

    纪虞看了一眼挂钟。

    现在才上午十点不到。以这个进度,薛宣昨晚顶多睡了两三个小时。

    难怪会困了。

    薛宣以为她会训斥自己,却听她说:“那你今晚好好休息。”

    然后她就不说话了。

    薛宣被她挑起了兴趣,忍不住低声问回去:“为什么魏老头这么执着出土地点?”

    纪虞瞟他一眼,“你抓过的盗墓贼和贩子不少了。没话找话?”

    然后就不说话了,专注听魏老的讲解。

    薛宣一怔,忍不住哼了一声。

    “其实,原因很简单。他们倒卖文物为的什么?”

    “钱。”

    纪虞点头,“那什么样的文物才值钱?”

    薛宣沉默两秒。

    “孤品。”

    盗墓贼和文物贩子更偏爱方便运输的文物,送来鉴定的食具就是其中一种。

    那些带不走、历史价值却很高的文物,如壁画、竹简等等,运气好,会被丢弃在墓里,要是运气不好,会被毁坏。

    原因很简单,物以稀为贵。越是孤品文物,价值越高。想把手头文物卖个好价钱,很多盗墓贼都会这么干。

    大约二十分钟后,魏老解释完毕,雷队宣布散会,留了文物案的几个负责人,要讨论一下追捕计划。几个年轻警员要送魏老回去,纪虞作为魏老的门生,也跟了出去。

    魏老有两个身份,一个是美院教授,一个是经常与P市警方合作的文物鉴定师。

    前几年魏老退休,就是因为精神劲不好,腿脚也不灵便,已经和警方这边打过招呼了。

    这回文物局借薛宣把他请出山,于情于理,他们都该对魏老客气点儿,一定要把人安安全全地送到家门口。

    魏老一路上都在和纪虞拉家常:“房子定了没?我托人在宿舍这边问了,最近新生开学,好房子早早被人盯上租出去了,我可不忍心给你定差点儿的,一点儿都不行。”

    纪虞笑了笑:“魏老师您放心吧,我父母托人在老院子里找了一套,是我熟悉的环境,离美院不远。我去看您的时候,会记得给您带几个肉包子。”

    老魏吃肉包子的习惯还是被纪虞馋出来的,闻言忍不住指指她:“你这丫头,哎。”

    年轻警员们簇拥着魏老的阵势相当引人注目。走到大楼门口,纪虞手机响了,是本地号码,没见过。

    “喂?”

    “是我。雷队让你上来,有点小安排。”

    纪虞听出来薛宣的声音,只是还不太习惯刑侦这种糙汉式的表达方式,一边应声一边往回走。

    薛宣巴不得少和她说两句,正要挂电话,却听她说:“等下,我忘给魏老师手机了,你等我几分钟我马上就到……”

    纪虞摸口袋的时候发现了魏老的手机,终于想起来这回事,赶紧回头追出去。

    那边警员们已经发动了车子,纪虞追上去挥挥手,将手机递进去。

    魏老笑眯眯地谢过她,按亮了屏幕。

    纪虞视力好,仅仅一瞬间,就看到了屏幕上二十多个来自进州的未接电话。

    目送车子开走,纪虞转头,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进州,就在P市附近,也是盗墓与文物贩卖的重灾区之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