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6章 深入灵魂的拷问!
耳边冷不防响起一道稚嫩的男声,吓了江酒一大跳。

    看着蹲在自家门口的小肉团,江小姐有些头疼了。

    尼玛,他们父子两怎么阴魂不散啊,到哪儿都能见到,不是老子就是儿子。

    轮着来!

    “妈妈......”

    江酒抚了抚额,叹道:“我说小太子爷,看在我曾经救过你一命的份上,你就别来祸害我了行么?我好心收留你几天,结果差点被你爹妈整进号子里去,想想挺淡疼的,你看我这庙啊,实在太小,真容不下你。”

    小家伙从地上站起来,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弱弱道:“这次是我疏忽了,让那女人钻了空子,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教训过她了。”

    那女人?

    江酒微微眯眼,蹙眉问:“你知道是谁给你们下了毒?”

    “嗯。”小家伙点头如捣蒜,认真道:“那女人坏得很,一直在找时机弄死我,这次她用了这个方法,既解决了我又栽赃了你,一箭双雕,着实可恨。”

    江酒有些惊讶,盯着他瞅了片刻后,凝声问:“她不是你亲娘么?为什么要弄死你?”

    “她不是我妈。”小家伙猛地拔高了声音,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谁要再说她是我妈,我就跟谁急。”

    “……”

    江柔真的不是他妈?

    不应该啊!

    可仔细想想,她又觉得这里面透着蹊跷。

    按道理说这小家伙是江柔的摇钱树才对,母凭子贵嘛,她在陆家是否有地位,全仰仗这个儿子。

    可她如今对他下毒,而且不留丝毫余地,摆明了不让他活,难道还不足以说明这其中另有隐情么?

    “你为什么说她不是你亲妈?当初可是她抱着你去的陆家,她若不是你母亲,你又怎会在她手里。”

    陆小少撇了撇嘴,咬牙道:“偷来的呗。”

    “……”

    江酒仔细打量了他几眼,见他眸中透着不符合年龄的稳重与精明,看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真是江柔从别人手里偷来的?

    这......

    小家伙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心翼翼道:“妈妈,我中午帮你教训了她,此时她一定很狼狈,说不定已经被我爹地逐出家门了,看在我及时补救的份上,你就让我继续住这儿吧。”

    中午教训了她??

    江酒额头上的青筋突了突,脑海里陡然冒出一个念头。

    陆夜白说江柔给他下了药,该不会是这小子的手笔吧??

    “我在她煲的鸡汤里放了迷药,我爹地要是知道她背地里对他下药,一定不会轻饶了她。”

    “……”果然是这样。

    陆小少转了转眼珠,眸中露出一抹狡黠的光芒,又道:“还是狗东西的计策好,恐怕也就他有本事教唆我给陆阎王下春/药。”

    ???

    所以这馊主意是江随意想出来的?

    她差点儿被那头猪给拱了,也都是拜自己的儿子所赐。

    很好!

    “你在门口待多久了?”

    陆小少瞅见她脸色阴沉,心里不禁冷哼了两声。

    狗东西,叫你不给我开门,我把你的光荣事迹捅给你妈了,看她不抽死你。

    “一个小时了,我摁了门铃,可小哥哥不给我开门,说什么房门被你反锁了,妈妈,小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江酒冷冷一笑,掏出钥匙将门打开了。

    客厅没人。

    她直接闯进了卧室,见那混账东西正趴在床上闷头大睡,气笑了。

    她大步走到床边,伸手拽住他的后衣领将他给拎了起来。

    江小爷睡得迷迷糊糊的,一见是亲妈,瞌睡立马跑了大半。

    “酒,酒姐,我没出去乱跑,老老实实待家里呢。”

    “所以闲得淡疼,尽出些馊主意是不是?教唆人家儿子给老子下春/药,江随意,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

    “……”

    仅剩的一点瞌睡全跑了。

    他怒瞪着站在一旁看好戏的陆小少,咬牙切齿道:“你打小报告。”

    陆墨耸了耸肩,十分淡定,“谁让你不给我开门的。”

    江随意:“……”

    什么自闭症,要他说这丫就是个黑心的玩意儿,一肚子的弯弯绕,跟他老子一样狡猾一样讨嫌。

    江酒看了两小子一眼,冷笑道:“很遗憾,你们的谋算落空了,陆阎王不但没动怒,反而将你们要整的那个女人拐进了总裁办的休息室内。”

    “什么?”陆小少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粗红着脖子反驳道:“我,我爹不可能碰她的。”

    江酒将儿子扔回了床上,伸手拍了拍陆小少的脸蛋儿,挑眉道:“可你们对他下了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擦枪走火的情况下失控不是很正常么?”

    “……”

    “……”

    所以他们折腾了半天,最后却给那朵盛世白莲做了嫁衣??

    靠!

    江酒的眸光在两人憋屈的脸上扫视了一圈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臭小子,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好好让你们尝一尝这吞了屎的滋味。

    目送亲妈离开后,江小爷怒瞪向陆小少,咬牙问:“你怎么办事的?我不是特意嘱咐过要你少放点药么?”

    陆墨抿着唇角,小脸憋得通红。

    没有人比他更讨厌江柔那个虚伪的女人了,如果她真的爬上了他爹的床,那他这辈子都别想将她扫地出门了。

    真是操蛋!

    “我打个电话问问。”

    小家伙头铁,直接一电话干到了亲爹那儿。

    通话连接成功后,他嚷嚷着开口问:“老家伙,你是不是将江柔给睡了?”

    “......”

    陆霸总正在开高层会议,手机连着电脑,这一划开接听键,话筒自动连了音响。

    一瞬间,稚嫩的童音响彻在了高级会议室的每一个角落里。

    正在汇报业绩的销售总监猛地止住了话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看得出来,陆霸总现在很生气,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谁这个节骨眼上撞上去绝比找死。

    段宁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地拔掉了手机,恭恭敬敬地递到了陆阎王面前。

    其实他想笑,扯开了嗓子疯狂大笑。

    哈哈哈,这种深入灵魂的拷问,恐怕也就太子爷敢问出口了。

    被儿子逼问是不是睡了女人,想想就操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