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27章 他自己也觉得自己闷骚!
陆夜白阴沉着俊脸,从段宁手里接过手机后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一旁,时宛捅了捅迟修的胳膊,压低声音问:“老迟,你跟霸总走得近,有没有第一手资料?说出来一块儿乐呵乐呵呗。”

    迟修瞪了她一眼,咬牙道:“你还是别八卦了吧,我得到风声,说江二小姐中午给陆先生下了春/药,结果陆总不买账,将她轰出了总裁办。”

    “然后然后呢?”时宛急声问。

    艹,这么大个瓜啊,怎么能错过?

    “然后......”迟修看了她一眼,不答反问:“澳洲分区的那个设计师江酒,是你朋友吧?”

    时宛微微眯眼,蹙眉道:“咱们正在说江柔那朵白莲花呢,扯到我姐妹身上做什么?”

    迟修有些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叹道:“江二小姐前脚刚离开,江酒后脚去了总裁办,如果陆总真的克制不住睡了女人,那一定是你姐妹,因为她在总裁办里待了半个小时。”

    “卧槽!”时宛倏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老娘就去人才市场转了一圈,结果......”

    接收到四周投射而来的数十道打量目光,她猛地止住了话锋。

    艹,差点将她哥们儿给卖了。

    “走,你跟我去外面说清楚。”

    ...

    陆霸总离开会议室后,回到了总裁办。

    “说吧,谁告诉你的?”

    小家伙原地跳脚,“老家伙,你还真睡了她啊?操蛋玩意,你不是定力很足么,那么点药就顶不住了??”

    陆阎王微微眯眼,眸子里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所以说,那汤里的药是你下的。”

    这是陈述,不是询问。

    陆小少连忙捂嘴,可惜晚了,隔着电话他都能感受到亲爹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寒气。

    “说,是谁告诉你我睡了江柔的?”

    额......

    听亲爹这好似要将他生吞活剥的语气,应该是没碰江柔的。

    要不......将老东西的怒火转移到后妈身上去吧,说不定还能给他们制造机会擦出火花呢。

    “是酒酒告诉我的,她在造谣。”

    说完,他连忙挂掉了电话。

    陆氏总裁办内,陆先生听着话筒里嘟嘟嘟的挂机声,被气笑了。

    那该死的女人......

    他就不该手软的,害得自己吃了大苦头,憋了一个中午,差点没折腾死。

    艹,都将她拐上了床,怎么就没直接办了她呢?

    真后悔!

    ...

    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江酒开车带着两个小东西去了掌上客餐厅。

    泊好车后,她嘱咐道:“秦衍订的包间在三楼302,你们先过去,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八点之前会与你们会合的。”

    说完,她将挎包往肩膀上一甩,直接离开了。

    江小爷问:“她去见你爹,你不跟她一块儿?”

    陆小少撇了撇嘴,“下药那事儿还没翻过去呢,眼巴巴凑上去找抽么?”

    江小爷冷哼一声,“那是你蠢,管不住自己的嘴,白白浪费了小爷那么好的计策,以后你要对付江柔那朵白莲别来找我了,猪一样的队友简直是拉低小爷的智商。”

    “......”

    江随意睨了他一眼,警告道:“小爷提醒你啊,酒姐是我衍爸爸的媳妇儿,预定好了的,你别打她主意,小爷的妈,岂能给你当后娘。”

    “好,不让她当后娘,大不了我也认衍爸爸做爹,他都认了你跟你妹,也不在乎多我一个。”

    江小爷翻了个白眼,这二货那股子傻劲儿又上来了。

    做陆氏千亿身价的太子爷不香么?

    .....

    江酒推门而入的时候,陆夜白已经在主位上候着了。

    她微愣。

    下意识看腕上的手表,六点五十,还没到约定的时间。

    像他这种大老板,不是应该日理万机么?

    腾出宝贵的时间来等她,真是受宠若惊了。

    “抱歉,让陆总久等了。”

    陆夜白扬眉一笑,唇角勾起了一抹邪肆的弧度。

    他用下巴指了指对面的位置,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字,“坐。”

    江酒微敛着双眸走到餐椅旁坐下,开门见山道:“陆总,想必迟总监已经将我的情况跟您说了吧,我擅长的是大方简约时尚露骨的礼服设计,您妹妹年方十八,又是成年礼上所穿的服装,款式与风格都偏清纯,而这个领域我涉足不深,恐怕无法满足三公主的需要,您将这机会给总部的首席设计师唐小姐吧。”

    陆霸总没有回应,目光顺着她白皙的脖颈往下看,落在了她精致的锁骨上,眸中神色明灭不定,透着野兽的掠夺光芒。

    整整一个下午,脑海里全是将她压在身下时的邪恶画面。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猥琐,居然意婬起了一个只见过几面的女人,而对方还是他名义上的......大姨子。

    果然,那些家伙说他是闷骚男一点都不假。

    他自己也这么认为。

    比如现在,他的目光就不自觉的往不该看的地方看。

    这些年,他从未对女人提起过兴致,可眼前这个,确实勾起了他最原始的欲望。

    江酒被他太过放肆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原本还算平静的眸子陡然一沉,清冷道:“陆先生系出名门,金尊玉贵,自身修养更是令人赞赏,想必最基本的非礼勿视还是知道的,您如此直白的盯着我的胸看,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陆夜白轻咳了一声,缓缓收回视线。

    “现在已经到饭点了,你还没用晚餐吧,我先叫服务员进来点几样菜,等吃饱了咱们再聊。”

    江酒微微眯眼,拒绝道:“不了,七点半我有约,陆先生,咱们不熟,还是公事公办吧。”

    好一个‘咱们不熟,还是公事公办吧’。

    这女人,中午还躺在他身下呢。

    “世人都说男人薄性,没想到江小姐也是这般寡情之人,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公事公办。”

    说此一顿,他冷睨了她一眼,又道:“你是澳洲分区负责人聘请的总设计师吧,他推荐你来陆氏总部,若你无法胜任,我只能说他眼光不行,明天我就下发解雇通知,后天会有专人接替他的位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