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53章 他居然让她…看...
虽然是询问,但对方却没有给她答复的时间,直接推门而入了。

    “……”

    江酒下意识将自己整个身体都沉入了水中,恶狠狠地瞪着他,咬牙切齿道:“这就是陆先生口中所谓的‘还没混账到是个女人就想上’么?那此刻你在我极度不方便的情况下闯进来又算什么?”

    陆先生眯眼看着她,脑海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怂恿他,‘办了她’‘办了她’。

    可,一想到她有可能是陆西弦的女人,所有遐想瞬间终止。

    “你,你这么盯着我看做什么?难道你真的动了贼心不成?我,我告诉你啊,兄弟妻不可欺。”

    陆夜白的眸光凉了凉,将手里的物什朝她怀里一扔,“接着。”

    不用他提醒,江酒下意识伸出胳膊接住了朝自己身前飞来的东西。

    拿在手里的瞬间,她下意识垂头看去。

    是部手机。

    她有些狐疑地抬眸,正准备问他什么意思,这才发现他已经离开了。

    出于好奇,她伸手划过屏幕解了锁,里面只有一个软件,她想也没想点了进去。

    下一秒,一阵阵怪异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

    骚人耳膜!

    绕是她常年单身,也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该死的混蛋。

    他居然让她……看......

    什么稀烂玩意???

    这是陆家那个冷漠寡淡的陆阎王干出来的事?

    要不是身处他的别墅,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办公室里自嗨,如今又送手机给她看......,骚操作真是一个接一个,她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什么冰山男,这他妈简直就是个闷骚玩意,披着羊皮的狼,豺狼。

    她恶狠狠地将手机扔进了水里,任由着沉入了水底。

    不能想不能想,再继续想下去的话三观尽毁了。

    她是中了迷药,迷药,看这玩意儿要是能解决的话,这世上哪还有那么多的一夜荒唐?

    在浴缸里待了大概十来分钟,浴室的门再次被敲响,她伸手在水里一捞,抓住了那部手机。

    等玻璃门被推开的瞬间,她拿手机猛地朝门口砸去。

    陆先生迅速闪身,堪堪避开了她的攻击,手掌微抬,准确无误的捏住了朝地面坠落的手机。

    触感一片湿润,他的俊脸顿时沉了下去。

    艹!

    这可是他的宝贝。

    近些年可全靠它了。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说都不说一声就直接给整报废了。

    “萧恩来了,你穿上我的睡衣赶紧出来,然后躺床上去盖着被子,再让他给你做个检查,看看用什么药。”

    语毕,他转身就走了。

    江酒在水缸里愣了三秒,然后迅速起身,将自己湿漉漉的礼服褪下,从衣柜里捞出一件男士睡衣套上后走出了浴室。

    外面没人,她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掀开了床上的被子钻了进去。

    阵阵清凉的薄荷香气钻入鼻中,熟悉的气息,是独属于那个男人的味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记得那么清楚,但,只要一闻到这种清香她就立马想到了他,就好像那个男人已经渗透进她的血肉灵魂了一般。

    明明他们只见过数面,连朋友都算不上,可偏偏他的气息能撩拨她的心底那根最柔软的弦。

    世人都说陆夜白是罂粟,看来这句话一点儿也不假,他真的有令女人为之疯狂的本事。

    卧室外,萧恩透过虚掩的房门往里面看,嘴里一个劲的‘啧啧啧’。

    陆夜白堵在他面前,挡住了他大半的视线,“她体内的迷药有些霸道,你确定你能解?”

    萧恩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其实你也不必将我的忠告放在心上,这女人都躺你房间了,如果真想睡的话就大胆一点。”

    陆夜白眸色一沉,用着冷凝的声音悠悠道:“墨墨偷了陆西弦的血样给了江酒的儿子。”

    “……”萧恩脸上的坏笑一滞,眯眼看着他,“所以说两个小东西都已经知道真相了?他们打算做亲子鉴定?”

    “嗯。”陆夜白轻飘飘地回答,“或许你给我的忠告是对的,趁现在还能抽身,就别陷进去了,她如果真是陆西弦的女人,我若碰了她,以后恐怕连兄弟都没得做。”

    萧恩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从口袋摸出一包烟,“来,抽两根缓解一下压制的情绪,女人嘛,这世上一抓一大把,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

    陆夜白伸手接过,然后往旁边挪了两步,给他让出了一条道,“去给她看看吧。”

    萧恩点了点头,背着药箱推开了房门。

    陆霸总靠在墙面上抽了两根烟,压下心中翻卷的情愫后,这才踱步朝楼梯口走去,下了一楼后,他径直去了厨房。

    卧室内。

    江酒冷眼看着朝床边走来的萧恩,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萧恩被她冷冽的目光瞅得有些发毛,忍不住耸了耸肩,语气轻松道:“别这么看我,放心,陆阎王都不敢把你怎样,我就更加没那贼胆了。”

    江酒邪睨着他,慢慢收敛了脸上的冷意,蹙眉问:“我儿子在他跟秦衍的亲子鉴定上动了手脚,按道理说你应该看得出来才对,为何没有拆穿?”

    “我跟秦衍是朋友,既然他想娶你,我自然顺了他的意,让他得偿所愿,江小姐,这有问题么?”

    江酒嗤嗤一笑。

    陆夜白是只老狐狸,连带着他身边的人也个个都是戏精。

    “没问题,劳烦萧先生为我解身上的迷药,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机会一定偿还。”

    萧恩淡淡一笑,提醒道:“我是陆阎王请来的,就算是欠人情,也该是他欠我的。”

    “……”

    不得不说萧恩的医术确实很精湛,没有白瞎了头顶那‘医学天才’的名号。

    仅一针,他就解了她身上的火热难耐,体温瞬间降下去了。

    这一折腾,差不多到了晚上十一点。

    确认自己身上的药性已经完全解除后,她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离开。

    可裹身的礼服湿透了,她总不能穿着睡衣往外面跑吧?

    纠结了片刻,她才硬着头皮给时宛打了个电话。

    “那个,我在陆夜白的私人别墅,衣服没了,你能给我送一套过来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