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57章 是江大小姐泄露的?
上午,陆婷婷来江家看江柔。

    卧室内,江柔对着她哭诉了一番,成功点燃了这位刁蛮公主的炸药桶。

    “那女人怎么如此不要脸?下药坑害自己的妹妹,还将你的照片发给了LG公司,她品性如此恶劣,怎么没人收拾她?”

    江柔从眼眶里挤出两滴泪,哽咽着声音道:“姐姐她嫉妒我为陆家生了继承人,一心想要败坏我的名声,我真的想不通,她明明已经给秦衍表弟生了孩子,嫁进秦氏也是指日可待,为何还要跟我过不去,莫不是她认为自己无法嫁入秦家,所以要拉着我一块儿下水?”

    陆婷婷听后微微眯起了眼,沉默了片刻后,试着问:“嫂子,江酒那孩子今年多大了?”

    江柔眼底划过一抹算计的光芒,很好,鱼儿上钩了。

    “跟墨墨一样大,我与你大哥发生关系的那晚,她也跟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我们两姐妹是同一时间怀的孕。”

    “什么?”陆婷婷豁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很生气,俏脸隐隐有些扭曲了。

    “婷,婷婷,你怎么了?”

    “怎么了。”陆婷婷嗤嗤一笑,咬牙道:“如果她是在你跟我大哥发生关系的那一晚怀了孕,那绝不可能是我表哥的种,因为那段时间我跟我表哥在西雅图陪我外公,他根本就不在国内。”

    “啊?”江柔故作惊讶的望着她,满脸的不敢置信,“可,可前几天亲子鉴定上明明显示的是父子关系啊,他确确实实是秦衍表弟的骨肉,萧恩做的鉴定,应该不会弄错吧。”

    陆婷婷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好一个江酒,居然唆使我表哥买通萧恩,然后一块儿蒙骗我舅舅舅妈,试图混淆秦氏的血脉,我绝不会让她的阴谋得逞的。”

    江柔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为难的看着她,“婷婷,口说无凭,我也只是猜测,你可别轻举妄动啊,虽然姐姐做出了这等事坏我名声很过分,但毕竟姐妹一场,我……”

    “好了,嫂子。”陆婷婷伸手抱住了她,宽慰道:“你一个受害者还为她那个罪魁祸首说话,真是太善良了,一码归一码,咱们就事论事,她坑骗我舅舅舅妈,还泼你脏水,如此劣迹斑斑的女人,就不配做我陆氏财阀的分区总设计师,你放心吧,我一定想办法撤了她的职务,让她这辈子也别想再踏进设计这一行。”

    “……”

    江柔微微勾了勾红唇,露出了一抹阴毒的笑。

    江酒啊江酒,不止是我一个人想要置你于死地呢,你在海城树敌太多,总有一天会被她们挫骨扬灰的。

    …

    陆氏财阀,总裁办。

    段宁推门而入,手里拿着大叠的报纸。

    “陆总,外面刊登这则新闻的媒体越来越多了,而且全部都是外媒,公关部的人无权阻止,恐怕还得您亲自出面洽谈了。”

    陆夜白握着钢笔的手指微微一顿,从文件中抬起了头,邪睨着他,似笑非笑地问:“为何要出面洽谈?”

    额……

    段宁垂眸看了眼报纸内的女主角,这艳照的主人,貌似是暴君的未来皇后吧。

    虽然没过门,但人家毕竟怀了龙种,还一举得男,为暴君生下了太子,功不可没。

    如今袖手旁观会不会不太地道?

    “你真的不打算管?外媒可不会客气啊,逮住这个机会还不得大肆报道,就算你不在乎她,也得为墨墨的声誉考虑吧,亲妈爆出了这等丑闻,让他以后怎么抬头做人?”

    陆夜白讥讽一笑,扔了手里的钢笔,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冷嘲道:“自作孽不可活,她坑害别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个后果,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流出去的么?”

    段宁眨了眨眼,斟酌了片刻后,试着道:“你的意思是……这些照片是江大小姐泄露的?江柔要坑她,结果没坑成,反被她咬了一口,最后还被她留下了这些照片,彻底翻了车。”

    陆夜白伸手摸了摸下巴,慢条斯理道:“那女人性子冷清,不可能主动挑事,要不是江柔做得太过分了,她又岂会用这种法子反击?你看这照片,她特意将陆江河的脸隐藏了,就足以证明她不是个不知分寸之人,因为陆江河与她无冤无仇,所以她无心招惹,而江柔……呵,她活该。”

    说完,他朝着段宁摆了摆手,冷声道:“这种事情不必来找我了,只要没爆出我堂叔的脸,造成的损失就能挽回,至于墨墨……我娶了谁,谁才是他的嫡母,这种品性恶劣的生母不要也罢。”

    段宁嘎了嘎嘴,有些无语。

    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您老不都是在维护江大小姐么。

    可惜,她是你兄弟的女人!!

    想睡……睡不了!

    “行,这事暂且不论,陆六爷那边您打算怎么处置?需要停职么?”

    陆夜白微眯起了双眼。

    昨晚他老子给他打电话了,严令他不许将人逐出家门。

    人一老,就念旧,作为儿子,他也不能强行为之,伤了几十年的父子情。

    “去国外找一处安静点的庄园,送他去颐养天年吧,别出现在海城了,我不想看到他。”

    “OK。”段宁领命,准备退出去。

    “等等。”陆夜白叫住了他,“你去查一查江随意那小子将陆西弦的血样寄往了何处,寄给了谁,然后再查查对方的底细。”

    段宁有些狐疑的看着他,“你想获取鉴定结果?”

    “嗯。”

    “何必这么麻烦呢,直接让萧恩做个鉴定不就行了?”

    陆夜白看着他,像是在看白痴,“陆西弦的血样被盗走了,要不你去一趟国外,从那王八羔子的身上取点血回来。”

    “……”

    …

    盛景公寓,书房内。

    江酒正在画设计稿,外面掀起了轩然大波,她这个始作俑者却无动于衷。

    ‘啪’的一声,她有些烦躁地将手里的画笔拍在了桌面上,然后将面前的白纸揉成了一团。

    清纯干净的公主裙……

    真是头疼!

    她擅长妩媚性感的,走的也是热情奔放的路子。

    “妈咪,要不您把当年参加‘靓装’时获奖的作品改一下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