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58章 大哥夭折了!
“……”

    江酒偏头瞅了一眼身旁的小丫头,微微蹙起了眉。

    她四年前确实设计过一套清纯典雅的礼服,初稿一面世就震惊了全世界,名扬天下。

    后来还被国际十大名媛追捧,认为那是成年礼服里的瑰宝,无人能超越。

    也就是因为那件礼服,让她提名‘靓装’的候选人,一举夺下了……

    不过颁奖典礼她没去,在家睡觉呢。

    “那时年轻,心境不一样,所以能设计出清纯典雅的款式,几年过去了,受到繁华都市的洗礼,格局也变了,我现在只能设计那种热情奔放的,像这种小姑娘穿的样式,着实设计不出来,算了,我还是打个电话给玄瑾,让她来一趟海城代替我吧。”

    小丫头翻了个白眼,一脸的无语,“有事就找徒弟,你这个师父干什么吃的?虽然你不在乎那‘第一设计师’的荣誉,但也得为自己争一口气吧,人家都爬到你头上拉屎了呢。”

    “……”

    小丫头凑到她面前,然后伸手捞过桌上的电脑,从里面调取出了四年前的图稿。

    “您就按照当年的设计风格定雏形,然后再加一些现在擅长的元素,既能突出她十大名媛的身份又有了全新的创意,多好,哼,她陆婷婷的脸倒是挺大,居然有幸穿到我妈咪亲手设计的衣服,以后一定能成为国际所有名门淑媛艳羡的对象。”

    江酒挑了挑眉,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或许真的可以在四年前那套礼服的设计基础上加一点开放性的元素,两者结合在一块儿定能融合成一套令人耳目一新的礼服。

    小姑娘的成年礼确实挺重要的,她不会将这场设计当做比赛,只以服装师的身份用心打造出一款符合她名门公主的服饰,让她出场时艳惊四座。

    “行,就听你的,看在她是秦衍表妹的份上,我就为她量身打造出一套礼服,让她的成年礼名扬四海。”

    “嘿嘿,这就对了嘛。”

    这时,房门被推开,江随意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臭臭的,眉宇间隐隐透着戾气。

    江酒睨了他一眼,讥笑道:“又被陆墨那小子虐了?我说你怎么就如此没用呢,连个自闭症的玩意儿都撕不过。”

    江小爷翻了个白眼,恶狠狠地道:“你那渣爹跟陆家那老东西联系了,陆家太岁爷亲自与LG的总裁通电话,扬少兜不住了,已经下令撤销了所有刊登出去的裸照。”

    “呵。”江酒嗤嗤一笑,轻飘飘地开口道:“那又如何,该看的都已经看到了不是么?说不定现在正有人拿着她的裸照在意婬呢,以后她江柔走出去,世人都会指着她的脊梁骨说她放荡,够了,这已经足够恶心到她了。”

    她若识趣,就该待在家里好好修复自己的形象,然后老老实实去做陆家的未来主母。

    当然,如果她再犯贱,那接下来等待她的就不是可挽回的局面了。

    江小爷还是有些抓狂,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就这么收场,也太便宜她了。

    …

    下午,江酒带着几个孩子去了趟公墓。

    母亲当年在大火里丧生,尸骨无存,这里埋的,是她生前所穿的衣物。

    站在冰冷的墓碑前,江酒的眼眶渐渐湿润了。

    她缓缓蹲身,靠坐在黑色的石碑旁,将脸贴在上面,哑声道:“妈,对不起,我没照顾好外婆,让她老人家病死在了医院,您们现在应该团聚了吧,待我向外婆说声抱歉,是我不孝。”

    江随意跟江随心兄妹两正在摆果盘,听了亲妈的话之后,都伤感了起来。

    陆墨正在捣鼓手里的鲜花,从狗东西口中得知,太外婆的死跟江柔那女人脱不了干系,有朝一日他定要让那女人好好尝一尝这恶果。

    江酒摸着冰冷的墓碑,又继续道:“我那早夭的长子,还请妈代为照顾,他命苦,没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就离开了,原本是三胞胎的,可……”

    说到这儿,她已经泣不成声,后面的话怎么也吐不出来了。

    陆墨豁地抬眸,有些诧异地望向江酒,盯着她瞅了片刻后,这才伸手拉了拉江随心的衣角,压低声音问:“妹妹……”

    小丫头瞪了他一眼,“什么妹妹,叫姐姐,姐姐。”

    “好好好,姐姐姐姐,行了吧,我问你,酒酒口中的长子是指谁?她当年怀的是三胞胎?”

    江随心睨了他一眼,目光突然变得狰狞起来,“还不是你那渣妈干的好事儿,要不是她间接害死了太外婆,妈咪也不会因为伤心过度动了胎气导致早产,我大哥也不会夭折在腹中。”

    陆墨蹙了蹙眉。

    不是,他怎么感觉这事儿不太简单啊。

    似乎好像隐隐透着阴谋的气味儿。

    太外婆突然死了,酒酒早产了,孩子夭折了,一环扣一环,像是被人安排好了一样的。

    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呢?

    “随意,随心,你们给外婆磕个头。”

    “哦。”

    兄妹两齐齐跪下。

    一旁的陆小少甩了甩脑袋,也跟着跪了下来。

    江随意翻了个白眼,无语道:“你外婆是温碧如,她还没死呢,这么早就跪上了,不存心诅咒她么?”

    陆墨哼哼了两声,咬牙道:“如果诅咒能让她死,我早就咒死她了。”

    “……”

    在公墓待了半个小时后,江酒带着几个小的回了公寓。

    走出电梯,看到秦衍站在家门口,她不禁一愣,蹙眉问:“你怎么傻站在这儿?没人开门不知道给我打电话么?”

    秦衍豁地转身,目光落在江酒身上,盯着她瞧了几秒后,又将视线放在了江随意脸上。

    像!

    越看越像!

    那眉目,那轮廓,真的像极了陆西弦。

    难怪他这几年与这小子相处时总是透着熟悉感,原来他是陆西弦的……种。

    “秦衍,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绕是江酒的情感迟钝,也明显察觉到了他的不同寻常。

    江随意转了转眼珠,猜到了三分。

    一定是陆夜白那老瘪犊子跟衍爸爸说了亲子鉴定的事,连狂少都能看出问题,他就不信萧恩看不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