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1章 再起风波,阴谋的气息!
陆氏财阀,顶层办公室。

    陆夜白正坐在弧形办公桌内观看庭审直播。

    一切尘埃落定,当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后,他凉薄的唇角缓缓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

    他就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那女人背后隐藏着惊天的身份。

    玄霜。

    国际第一设计师。

    师承顾清流。

    有点意思。

    不知道她身上是否还有其他秘密。

    ‘砰’的一声,办公室门被撞开,段宁抱着笔记本电脑从外面冲了进。

    “卧槽,陆阎王,江酒居然是玄霜,他妈的是玄霜,玄霜,卧槽槽槽。”

    陆夜白伸手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地睨着他,挑眉问:“她是玄霜很稀奇么?有谁规定了她不能是玄霜?”

    “……”

    段宁倏地顿住了脚步,眯眼看着他。

    盯着他脸上的神情瞧了好半晌,这才原地跳脚,恶狠狠地道:“你他妈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卧槽,居然不跟我说,好歹兄弟一场啊。”

    陆夜白讥讽一笑,“自己没长脑子,能怪得了谁?她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难道还要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么?”

    段宁一噎。

    这毒舌玩意儿。

    “对了,有件事忘了跟你说,秦老爷子跟陆西弦回来了,但,他们两让专机降落在了郊外的私人别墅,然后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需要派人去查么?”

    “不用了。”陆夜白淡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去法院了,你去备车,咱们这就去法院接……老爷子。”

    段宁翻了个白眼,想去看江酒就直说,何必拉老头子出来当借口?

    “行。”

    …

    同一时刻,秦家别墅。

    客厅内,秦衍正陪着秦父秦母在看直播。

    当法官宣判两份作品抄袭时,一家三口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秦父冷哼道:“这下没什么好说的了吧,连法院都判定她抄袭了,那她就是……”

    话还没说完,玄瑾的出现生生让他闭了嘴。

    得知江酒是玄霜后,一家三口皆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秦衍大大松了口气,对秦父道:“看待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这个道理还是父亲教给我的,也请您遵守承诺,别再阻止我跟酒酒交往了。”

    秦父张了张口,可不知要说些什么,最后一甩胳膊,气冲冲地上了楼。

    秦夫人笑着对秦衍道:“这庭审马上要结束了吧,赶紧去一趟法院,将酒酒接到家里来吃饭,你爷爷今天应该能回来,让他也瞧瞧。”

    秦衍自然不会拒绝,伸手捞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边走边穿,还不忘开口,“多谢妈咪,我这就去将您儿媳妇儿接回来。”

    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秦夫人忍不住笑骂,“混小子,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白疼你一场了。”

    …

    江酒在一大群人的簇拥下走出了法院。

    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望向外面露天广场上人山人海,都在翘首以盼的等她出来。

    看着这壮观的场面,她有些头疼了。

    外界应该都知道她的身份了吧,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聚在法院门口。

    而远处的街道上,还源源不断有人赶过来。

    时宛伸手圈住了她的胳膊,笑道:“走吧,生活在这座城市里,总要面对的,你不可能待在家里一辈子不出门啊。”

    江酒揉了揉眉心,摒除脑海里杂乱的思绪,“这就是我不肯暴露身份的原因,是非多,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多好?”

    时宛拉着她走下台阶,“如今已经暴露了,说再多也没用,与其苦恼,不如好好享受一下当大佬的感觉。”

    玄瑾伸手圈住了她另外一条手臂,笑嘻嘻地道:“对呀,师父那么厉害,当得起大佬二字,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在指责谩骂您呢,这会儿让他们好好做回舔狗也不错的。”

    “……”

    刚走下台阶,一大群记者就涌了过来。

    “江小姐,请问您真的是玄霜大师么?”

    “江小姐,请问您真的师承顾清流老先生么?”

    “江小姐,请问您真的是四年前一举拿下靓装盛典‘第一设计师’荣誉的那匹业界黑马么?”

    “江小姐……”

    江酒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们连环炮似的逼问,偏头望向身侧的玄瑾,示意她出面应付。

    玄瑾咧嘴一笑,对一众记者道:“真是抱歉啊,让大家误会了,其实在这之前我也不知道我师父是江酒。”

    说到这儿,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份荣誉证书以及一个奖杯,又道:“这是我师父在四年前获得的证书与奖杯,她当年有事耽搁,所以没出席颁奖典礼,这两份物什还是主办方交到我手里的,今日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其归还给我师父。”

    说完,她恭恭敬敬地将手里的奖杯与证书递到了江酒面前。

    江酒看了她一眼,伸手接过,拿着两件物什在一众记者面前晃了晃,似笑非笑道:“还有其他问题么?是否需要请靓装团队的人出来验证一下这奖杯跟证书的真实性?”

    “江小姐说笑了,有玄瑾小姐作证,自然不会出错。”

    “是啊,您是她师父,她怎么可能会连自己的恩师都认错呢?”

    “真是没想到江小姐年纪轻轻有如此成就,我辈之人学习的楷模啊。”

    “……”

    ‘叮’

    ‘叮’

    ‘叮

    一阵阵提示音响起。

    数个记者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一看,他们纷纷愣住了。

    瞅了瞅江酒,又瞅了瞅手里的短信,神色怪异。

    江酒微微眯眼,她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有人想搞她,这一点毋庸置疑,可她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天,我收到匿名信,是一张亲子鉴定,上面显示江酒的儿子与秦家大少不是父子关系。”

    “我也收到了,什么鬼?谁能跟我科普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么?”

    “该不会是江酒想要攀附秦家,所以伪造了亲子鉴定,试图混淆秦氏血脉吧。”

    “也就是说几天前的那份亲子鉴定不是真的,是江酒假造的?”

    下一秒,所有的话筒又齐齐对准了江酒。

    有个记者将手里递到她面前,问:“江小姐,请问这份亲子鉴定是否属实?您儿子究竟是不是秦家的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