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4章 陆西弦…真是你老子?
她这一番话,算是捅了马蜂窝。

    四周响起了一道道谩骂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陆夫人靠在江柔怀里,忍住那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后,伸出另外一只手指着江酒的鼻子,抖声道:“我要是让你入了秦家的门,死后永世不得超生。”

    “是么?”江随意开口了,歪着脑袋邪睨着她,似笑非笑道:“我妈要入也是入你陆家的门,而且你还没资格反对阻止。”

    说完,他从碰碰车的车座上捞起一大叠的亲子鉴定。

    足足上百份。

    然后抬手往头顶一甩,漫天的纸张飞舞。

    有人下意识伸手去接。

    看完之后,又下意识开口念读,“陆西弦,江随意,经鉴定,两人为生物学上父子关系。”

    读完之后,他怔怔地望向左右两侧的围观者,木讷的问:“陆,陆西弦是谁?”

    陆西弦是谁?

    不知道!

    大家集体懵圈中。

    挤在人群中的陆二少乍然被翻牌,整个愣在了原地。

    不是,他就一吃瓜群众,与他有毛线关系啊??

    江酒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从地上捡起一张纸,看完上面的内容后,她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

    “随,随意,这是真的么?陆西弦他……真是你老子?”

    江随意没说话,目光落在了陆墨身上。

    陆小少缩了缩脖子,犹豫了片刻后,战战兢兢地走到江酒面前,怯生生道:“狗东西真是我二叔的儿子,上次那份亲子鉴定萧恩其实看出了端倪,他说狗东西跟衍爸爸不是直系亲属,而是三代近亲,然后……”

    “别吞吞吐吐,把话给老娘一次性说完。”

    “哦,哦哦,然后狗东西让我去陆家公馆的医疗室偷取我那王八叔叔的血样,我帮了他,这份亲子鉴定是他委托他朋友狂少做的,断无出错的可能。”

    纸,顺着江酒的指缝滑落,缓缓朝地面飘去。

    七年前那晚……

    是陆二少陆西弦??

    怎么可能?

    她脚下一个踉跄,连连朝后退了数步,撞上时宛后才堪堪稳住。

    “酒,酒酒,随意跟随心的父亲,真是陆西弦?”

    江酒摇了摇头,别问她,她也不知道。

    她真的真的不知道。

    陆夫人转动僵硬的脖子,望向身侧的江柔,抖着声音问:“柔,柔柔,我刚才听错了对不对,那孽障……怎么可能是西弦的孩子?”

    江柔正处在怔愣中,她很慌,也很乱,更是怕。

    萧恩说江酒她儿子与秦衍是三代近亲,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小杂种是秦衍他兄弟的儿子。

    也说明离揭开真相不远了。

    不,她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否则她会死得很惨很惨的。

    陆夫人见她在发呆,又问:“柔柔,我问你话呢,刚才是不是听错了,我是不是听错了?”

    江柔抿了抿唇,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慌乱。

    如果让所有人都误认为江酒这两孩子是陆西弦的种,那他们就不会查到陆夜白头上了。

    她也不用担心陆夜白再对江酒有任何非分之想了。

    兄弟妻,不可欺!!

    陆夜白可以娶这世上任何一个人,但独独不能娶自己亲弟的女人。

    哈哈,看来老天也不打算让他们有任何交集,所以用这么可笑的方式断了他们所有的念想。

    “婆母别着急,墨墨不是说去医疗室偷了血样么?咱们去问问,去查查,定能有结果的。”

    医疗室……

    血样……

    陆夫人想到那天带陆墨去医疗室的情景,小孙儿中途确实去了一趟五楼的血液冷藏库,难道?

    她倏地伸手,一把拽住陆墨的胳膊,急声问:“墨墨,你告诉奶奶,你没有偷血样,没有。”

    陆墨扒拉着脑袋,闷声道:“我偷了,偷了二叔的血样,奶奶,他真是我二叔的儿子,您的亲孙子。”

    真的偷了?

    江柔蹙了蹙眉,偷的陆西弦的血样,为何结果显示父子关系?

    难道……这蠢货偷错了,拿了陆夜白的???

    有了这个认知,她只觉后背一凉。

    好险!!

    差点儿就露馅了。

    陆夫人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死死盯着江随意,那目光极具穿透力。

    像!

    真像!

    像陆西弦,也像陆夜白。

    难怪她总觉得这混账东西眼熟的,竟是她儿子的种。

    她陆家的血脉!!!

    陆夫人被迫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她相信那天陆墨真的去冷藏室偷取了血样。

    四周围观的群众却没那么好说话,哪怕陆墨说自己盗取了陆西弦的血样做了亲子鉴定,依旧没多少人相信。

    “又一份亲子鉴定,还有完没完了?”

    “是啊,这都出了三份报告了,我们到底要相信哪个?”

    “连萧恩出具的都不能相信,你还指望这凭空出现的是真实的么?”

    “想要知道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还不简单,直接问孩子的妈不就行了。”

    “对,问江酒。”

    接着,又是一阵连珠炮起的狂轰乱炸,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

    陆墨上前一步,挡在了江酒面前,然后拿着一份报告单在众人面前晃了晃,冷声道:“睁开你们的狗眼好好看一看,纸张背面有公信公章,这份报告单是通过法律鉴定了的,上面内容属实,没有半点篡改的痕迹。”

    “艹,还真是公信公章。”

    “对,确实是公信公章,由不得我们不信。”

    “艹,江酒的儿子真是陆二少的种?那她岂不是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那没办法,江酒可不是之前那个任人责骂欺凌的菜鸟了,如今她背后有整个顾门为靠山,大家还是积点口德吧,别惹上了官司,搞得一身骚。”

    陆夫人一脸灰败地闭上了双眼,整个人摇摇欲坠。

    她一心想要弄死的孽障,居然是她孙子,这何其可笑!

    何其可笑啊!!

    温碧如与江柔母女对视了一眼,纷纷捏紧了身侧的拳头。

    这么整都整不死,江酒那贱人是吃了铁么?

    如今传出了她儿子是陆西弦的种,再想绊倒她,可就难如登天了。

    江柔想张口说些什么,却被温碧如用眼神给制止了。

    事已至此,她们只能认命。

    哪怕再不甘,也得打落牙齿和血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