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仇恨!

    这绝比是在拉仇恨!

    江酒能感受到无数道目光朝她射过来,其中有一道尤为炙热,恨不得将她焚化成灰。

    唐小姐,这次可不是我在打你的脸啊,而是你老板狠狠给了你一耳光。

    “行,陆总盛情,我自然不敢推迟。”

    反正两孩子的身世已经曝光了,这男人总不可能枉顾人伦,对自己亲弟的女人起什么坏心思吧。

    她也不怕他靠近了,事实上,她接下任命书的那一刻起,她注定要时时刻刻与他打交道了。

    现在躲着避着,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陆夜白看了她一眼,踱步朝电梯口走去,“你先跟我去一趟总裁办,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谈。”

    “行。”

    ...

    顶层办公室内,陆夜白倒了一杯果汁递给江酒。

    江酒接过后,说了声谢谢,然后率先开口道:“我知道陆总想要跟我说什么,关于随意随心的存在,我很抱歉,给陆家带来了困扰,不过您放心,我不会让陆二少为难的,事实上我跟他已经有了很愉快的谈话,私底下也做了一些交易,从今天开始,我的儿女与陆家毫无瓜葛,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话落,她静默了几秒,又道:“虽然我与陆二少没有组建家庭的打算,但,站在人伦的角度上来说两个孩子确实是你陆家的种,所以我不会踩着道德底线干荒唐的事,以后我不会嫁进陆家,也不会嫁进秦家,也请你们几兄弟别出现在我生活里了。”

    陆夜白挑眉一笑。

    这女人的意思是说她已经跟秦衍撇清关系了么?

    看来她对秦衍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否则,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说出不嫁进秦家之类的话?

    虽然她这话里有警告的意思,警告他别有什么非分之想。

    但,他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只要她不喜欢秦衍,无心让陆西弦负责,那他就有信心将她弄到手。

    “江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了,放心吧,在公司,我们只是上下属关系,而出了公司,我似乎也见不到你的人。”

    话虽这么说,但,陆霸总,你脸疼么?

    江酒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出去了,劳烦陆总叫个人给我带路,送我去总设计师办公室。”

    陆夜白扬了扬眉,伸手一指总裁办对面的办公室,笑道:“不用带路了,你的办公室就在那儿,一眼就能看到。”

    “......”

    这男人还能再无耻点么?

    嘴上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但,干的事情......

    她忍了忍,压下了心中的怒气,冷睨看着他,咬牙切齿道:“那就多谢陆总的一番苦心安排了。”

    “不谢,江小姐请吧,看看还缺什么,打个电话给秘书室,让她们帮你采购。”

    “......”

    她觉得吧,她好像似乎上了...贼船!!!

    刚走出总裁办,包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掏出一看,下意识蹙起了眉头。

    黎晚......

    她怎么给她打电话了?

    难道......

    “晚晚,怎么了?小左的病又复发了么?”

    片刻的沉默后,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略显疲倦的女声,“我刚刚给他做了透析,这段时间还好,就是急需骨髓,可,黎家几乎翻遍了全球的器官捐赠库,仍旧没有找到合适的。”

    江酒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顿觉眼前一片开阔。

    她顾不得欣赏这豪华宽敞的办公室,径直走到落地窗前,目光落在外面繁华都市的街景上,口中一阵叹息。

    “晚晚,别硬撑了,联系孩子的亲生父亲吧,我知道那是你心里一道伤,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白血病不比其他疾病,即使孩子的父亲救不了,你们也可以再生一个,用新生儿的脐带血......”

    “酒酒。”清冷的女生、声响起,打断了她未说完的话,“你知道的,小左他一直将我当小姨,他一直认为他是我姐姐跟姐夫的儿子,如果我去找他父亲,那他的身世......就瞒不住了。”

    江酒的眼中划过一抹疼惜。

    在花样年华未婚先孕,为了不让家族蒙羞,只能对外宣称自己所生的孩子是长姐所出。

    她明白她的痛!!

    “可......你若不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小左怎么办?或许你可以私底下去见孩子的父亲,背着小左去做骨髓配对,若配型成功,那就让他以陌生人的名义捐赠骨髓。”

    “酒酒,他有未婚妻了,我去找他,会毁了他一生的。”

    江酒一噎。

    她不知道小左的父亲是谁,也没去查过,这是黎晚埋在心里最深的痛,她无意揭她伤疤。

    “再说小左在医学上的造次完全传承了我,他虽然只有七岁多,但已经能独立完成亲子鉴定了,那个男人如果捐赠骨髓,是瞒不了他的。”

    江酒轻轻一叹,“如果是外科手术,我或许能尽自己一份心力,可,小左得的是白血病,必须要移植骨髓,否则即使我的医术再精湛也帮不了忙的。”

    “我知道。”黎晚哑声道,“就是心里闷得慌,想找个人发泄一下,对了,我听小左说他给随意跟陆二少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显示两人是父子关系,随意的父亲真的是陆西弦么?”

    江酒伸手揉了揉眉心,“如果随意寄给小左的血样是陆西弦的,那就不会错,我看过那份亲子鉴定,没有任何问题,不愧是自称狂少的小左,年仅七岁,就能做出如此精准的鉴定报告,日后定能成为医学领域的中流砥柱,你也别气馁,总有办法的。”

    “嗯,我不会放弃的,对了,我过两天要回海城,爷爷给我打电话,说他一个故友后脑勺上长了肿瘤,恶性的,已经发生了癌变,听说我主攻这个领域,想请我回去瞧瞧,看能不能给老人家做手术。”

    江酒淡淡一笑,“你确实是这个领域拔尖的人,回来请你吃饭,小左呢?要不要将他一块儿带回来?”

    “不了,他生父......在海城。”

    江酒蹙起了眉头。

    小左的父亲是海城人???

    那应该跟黎晚彼此熟识才对。

    可,为何她怀孕生子对方却一无所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