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22章 爹,原来你不是陆家的种啊?
“……”

    陆西弦的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满脸吞了屎的表情。

    有个如此混账的儿子,他也很苦逼啊。

    活了那么多年,还从未听说过儿子招呼狗咬老子命根子,扬言要废了自己老子的。

    这小子算是开了先河。

    小家伙见他不说话,眸中闪过一抹不耐,反手就准备甩上房门,“不说我关门了。”

    “等等。”陆西弦连忙横出一条腿卡在了门框内,“你妈呢?我想跟她聊几句。”

    江随意撇了他一眼,淡淡道:“昨晚不知道哪儿鬼混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你直接打电话跟她说吧,困,小爷得回去继续补眠了,王八腿拿开,不然我真的开门放狗了,让二哈子狠狠咬你一口,这回儿他们一定能找到你第三条腿。”

    “……”

    陆西弦吞了口口水,一脸警惕地望着他身后,抖着声音问:“你,你真的彻夜未归?她,她就放心你们兄妹两独自在家?”

    小家伙耸了耸肩,“这有什么,她经常彻夜不归,所以说你很聪明,不然,绿色的帽子能让你戴得爽歪歪。”

    “……”

    陆西弦咬了咬牙,那放荡的女人,就是这么给孩子疏导教育的么?

    他就说她不是什么好女人,不适合娶回家做媳妇。

    看来他之前的想法是对的,不但他不能娶,连大哥跟表哥也绝不能被她给蛊惑了。

    “那个,你太外公想见你跟随心,不知你们兄妹两有没有空,能否跟我去一趟陆家公馆探望一下他老人家?”

    江随意想也没想直接摇头,“不去,除了妈妈,谁让我出这房门我都不会出的,怕你将我们给拐卖了。”

    额……

    陆西弦摸了摸鼻子,这小东西半点没将他当亲爹看待啊。

    “怎么会,我虽然无法将你们带回陆家养着,可毕竟血浓于水,虎毒尚且不食子呢。”

    小家伙将脑袋仰得老高,鼻孔都翘上了天。

    “明知我们是你的种,你还任由着我们在外面漂泊,只有渣男才会干这种事。”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紧接着传来一道稚嫩的附和声,“对,就是渣男。”

    江随心抱着狗熊站在通道内,双眸喷火似的瞪着王八爹,哼哼道:“要不是你,我妈咪如今都跟衍爸爸订婚了,一根搅屎棍,杵哪儿都恶心。”

    “……”

    江随心踱步走到亲哥身边站定,偏头望着他,咧嘴道:“哥哥,他不是想让我们去陆家看望老爷子么,答应他,我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孽种,怎么就去不了陆家了?”

    江随意挑了挑眉,伸手抚了抚她的脑袋,“好,这次哥哥就听你的。”

    江随意猛地抬脚,狠狠踢在了王八爹的膝盖上。

    陆西弦吃痛,下意识撤出了横在门框上的右腿。

    下一秒,‘砰’的一声巨响,房门在他眼皮子底下被甩上了。

    “……”

    反正过来后,他连忙拍打门板,“喂,刚才答应我去陆家探望老爷子的事,还作数吧?”

    “楼下等着,我们换完衣服后就下去。”

    “……”

    这一换,就是整整一个半小时。

    陆西弦坐在车里都睡着了。

    好在两个小的对于去见太外公并不排斥,一路上也没弄出什么幺蛾子。

    回到陆家公馆,刚从车上下来,他们‘父子’三人就被陆夫人给拦截了。

    “陆西弦,谁让你将这两个小孽障给带回来的?”

    看着面前怒火中烧的母亲,陆西弦有些头疼的抚了扶额,“妈,外公时日无多了,他想见一见自己的曾外孙,您就别挑起事端了,放我们进去吧。”

    陆夫人瞪着他,怒不可遏。

    她伸手指了指江随意,又指了指江随心,咬牙切齿道:“我陆家有承认这两孽种是陆氏的种么?曾外孙?他们算哪门子的曾外孙,你赶紧将他们领走,否则,我命保镖将他们给扔出去,到那时,大家的脸可都不好看了。”

    陆西弦沉了俊脸,眯眼看着陆夫人,放冷了声音道:“妈,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的孩子,身体里留着陆家的血,您可以严厉苛责,但老是将‘孽障’‘野种’挂在嘴边不存心打我的脸么?”

    “对呀对呀。”江随意在一旁附和,“老巫婆,你叫我野种,是不是想说我王八爹地也是野种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敢问我亲爷爷是谁呢?”

    这话……

    说得好像陆夫人给陆父戴了绿色帽子似的。

    听进陆夫人耳中,那叫一个诛心一个气啊。

    她颤抖着伸出胳膊,手指指向小家伙的鼻子,怒喝道:“滚,立刻马上从陆家滚出去,否则,我命保镖打断你们的腿。”

    这两个混账东西不是她的孙儿,更不是陆家的种。

    不是!

    哪怕下地狱,她也不会接受这两个无法无天,没有任何教养与礼数的孽障。

    江随意见她真的动了怒,心底顿生似起一股子恶趣味。

    “滚呀,我不会耶,毕竟我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躺在地上手把手的教我怎么滚,倒是老巫婆整天把滚字挂在嘴边,应该是经验十足吧,要不您先滚一个我瞧瞧。”

    一阵阵晕眩感袭来,陆夫人双腿一软,连连朝身后退去。

    几个女佣见状,连忙上前堵住了她。

    “夫人,您没事吧?”

    “您是不是又犯了头疼的毛病?”

    “需要我去请医生过来给您瞧瞧么?”

    陆夫人指着小家伙,一个字一个字的道:“去把公馆内所有的保镖全部都叫过来,给我打断他的腿,然后将他扔出去。”

    “卧槽。”江随意原地跳脚,“这么狠的么?”

    说完,他一脚踹在了陆西弦的小腿上,拔高了声音吼道:“你真不是陆家的种啊?麻蛋,连带着我也遭殃,成为了野种孽障,爹,我建议你还是去跟你老子做个亲子鉴定吧,说不定真不是亲生的呢。”

    他这一咋呼,将院子里所有的佣人全部吸引了过来。

    霎时间,四周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议论探讨声。

    “我记得七年前江二小姐抱着小少爷来陆家的时候,夫人明明很喜欢啊,怎么换做二少的种,夫人就如此苛刻了?”

    “说不定那小家伙道出了真相。”

    “你的意思是,二少不是先生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