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不可捅破这层窗户纸,大家心里有数就行了。”

    “对对对,我们还是谨言慎行吧。”

    一句句质疑声钻进陆夫人耳中,气得她摇摇欲坠。

    眼下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想将这小贱种狠狠修理教训一顿,出出她胸口积压多日的怒气。

    片刻后,一大群保镖朝这边涌了过来。

    江随意伸手拉住江随心的胳膊,压低声音道:“把耳朵堵上。”

    小丫头眨了眨眼。

    她知道,哥哥这是又打算大干一场了。

    江随意带着她往后退了几步,后脚跟抵在鱼塘边上。

    他下意识朝后面的水池子望去,满满一塘子的锦鲤,而且都是世界各国最稀有的名贵品种。

    一条至少得几千上万。

    这一池子金贵玩意儿如果眨眼间全死了的话,应该够那老巫婆心疼一阵子了吧?

    陆夫人见他们两抵在水塘边上退无可退,脸上露出了一抹狠色,对着一群黑衣保镖喝道:“将他们两扔进池子里去,让他们好好醒醒脑。”

    “是。”

    陆西弦想拦,可,手上没有功夫活,哪打得过一群练家子保镖?直接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给压制住了,一时动弹不懂。

    “快,快去请我大哥跟表哥过来。”他对着周围围观的女佣喝道。

    陆夫人听罢,厉目横扫过去,怒道:“谁都不许动,要是谁敢去通风报信,立刻马上滚出陆家。”

    “……”

    陆西弦急得跳脚。

    他有些后悔将两个孩子带来公馆了,都是炸药桶,一言不合就……

    ‘砰’的一声。

    爆炸了!!!

    是真的爆炸了!!!

    陆西弦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不远处的水池子。

    也不知道那小子扔了什么进去,只听‘砰’的一声,将池子里的水炸得溅起了十几米高。

    水滴,混杂着死鱼的尸体劈头盖脸的往下砸,在场的无一人幸免,全部都被淋成了落汤鸡。

    陆夫人抹了把脸上的水渍,目光落在遍地的死鱼尸体上,整个人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猛地推开了搀扶着她的两个女佣。

    “鱼,我的鱼,我的鱼,全死了,死了。”

    她摇摇晃晃地穿梭在遍地死鱼之中,瞳孔一个劲收缩着。

    小家伙拉着亲妹从一处雕像下走出来,两人身上干净得很,衣角都没弄湿。

    他邪睨了四周狼狈不堪的人群一眼后,将目光落在了陆夫人身上。

    “你应该庆幸我这微型炸弹不是扔在屋顶,否则,你陆家的房子今儿个都要被我给掀翻,当然,如果你还要继续打断我的腿,我可以让你好好瞧一瞧这三十亿打造出来的豪华住宅区是怎么毁在我手里的。”

    陆夫人猛地站直了身体,嗜血般的目光落在小家伙身上,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挫骨扬灰。

    “都愣着做什么,赶紧上去将他摁住,管家,取鞭子来,我今天非得打断他两条腿不可。”

    “是。”

    “是。”

    小丫头有些惧怕的退到了亲哥身后,压低声音道:“哥哥,悠着点儿啊,如果炸倒了房屋,我担心咱两会埋在下面。”

    江随意翻了个白眼,“那不更好么,都不用挖坑了。”

    “……”

    眼瞅着好几个保镖就要走到他面前了,江小爷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珠子般大小的物什,在他们眼前晃了晃。

    “知道这是什么么?国际上最先进的微型炸弹,威力可自由控制,刚才炸鱼塘的时候我只用了一分力气,结果满池子的鱼全都被我给炸成了渣,如果你们不想成为一堆渣渣,就老老实实往后退,反正我年纪小,不懂事,玩了炸弹炸死了人也制裁不了我,而你们,就白死了。”

    “……”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他们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刚才那威力,确实有些吓人。

    陆夫人见他们被一个小孩子威胁得寸步难行,肺都要气炸了。

    她大步走上前,手指着江随意,喝道:“你扔一个试试,我就不信你敢炸我。”

    小家伙撇了撇嘴,伸手指了指地上成百上千条名贵锦鲤,叹道:“死了这么多鱼,原以为陆夫人要心疼一阵子,没精力与我撕比的,没想到陆夫人如此经得起打击。”

    一提这个,陆夫人鼓足的心气顿时消散了,她双腿一软,差点栽倒在地,被一旁的保镖给扶住了。

    江随意冷哼一声,他本不想胡闹,悄悄看了老爷子后就离开,可,这老太婆非得逼他。

    江随心眨了眨眼,从亲哥背后探出一个脑袋,笑眯眯看着陆夫人,咧嘴道:“奶奶,今天中午您打算请我们吃全鱼宴么?可,这么多的鱼一餐也吃不完啊,要不我们把它们都捡起来,往上面撒点盐,然后晒成鱼干吧。”

    “你,你……”

    也不知道是那句‘奶奶’刺激到了陆夫人,还是那句‘鱼干’刺激到了她,一连说了五个‘你’之后,双眼一翻,直接晕死了过去。

    霎时,整个陆氏公馆里一片兵荒马乱。

    陆夜白,秦氏一家闻讯赶来,看到主屋前的一片狼藉后,面面相觑。

    秦父连忙从两个女佣手里接过陆夫人,蹙眉问:“我姐这是怎么了?为何会昏迷?”

    女佣齐齐朝水池边上的兄妹两看去。

    “回舅姥爷,事情是这样的,二少带回了……”管家将情况大概说了一遍。

    陆夜白听后,有些头疼地抚了扶额。

    还真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非得争个赢的。

    他踱步走到兄妹两面前,蹙眉对江随意道:“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不许再对祖母不敬。”

    江小爷哼哼了两声,“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就活该被她打断双腿然后扔进水池子里喂鱼咯?”

    陆夜白微微眯眼,目光在他身上游离,最后落在了他鼓鼓的口袋上,淡声道:“把刚才丢的那玩意儿拿一个出来给我瞧瞧。”

    “……”

    江随意冷哼了两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递给了他,“一百万一粒,钱记得打我卡里,你那王八弟弟手上我有账户。”

    陆夜白挑眉,伸手接过,只一眼,他就认出了这是什么玩意儿。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是谁给你的?你与……那个组织有什么关联?”

    读者群:820689934,群里有福利,可催更,欢迎来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