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35章 捧成女王!
陆夜白伸手摸了摸鼻子,用下巴指了指她的锁骨,意思不言而喻。

    不信?

    不信自己看!!!

    江酒下意识朝自己微敞的衣领望去,接着,一阵阵晕眩感袭来,她差点儿又背过气去。

    只见她白皙细腻的肌肤上,点点红痕似梅花盛开,格外的显眼。

    这臭不要脸的狗男人,居然趁她昏迷吃她豆腐。

    “陆夜白,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怎么能这般无耻下作?”

    陆先生微微俯身,寸寸逼近,直到将她逼至床头避无可避,这才伸手扣住她尖瘦的下巴,挑眉道:“你对动物的毛发过敏,脖子上全部起了红疹,我替你擦了皮肤药,大概是止了痒,所以你哪怕是在沉睡,依旧很享受,江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

    江酒气急,扬起胳膊就准备朝他堆满狐狸般笑容的俊脸扇去。

    撕逼打脸向来是她的强项,可,在陆阎王这儿似乎行不通,空有满身的招式却没处使。

    她刚出手,胳膊就被他给扣住了。

    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整个被他压在了下面。

    身上传来重量,死沉死沉着。

    她眯眼看着他,冷笑道:“没想到陆总好这一口,像你们这种成功人士,不是都有处女情结么,若是想在外面养女人,也应该养那种清纯的大学生,我一个生了孩子的女人,该紧的地方紧不了,怕是没法让陆先生尽兴吧。”

    陆夜白微微眯眼,漆黑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不悦之色。

    这女人就是只刺猬,习惯性的将自己扎得血肉模糊,然后让外人对她厌恶。

    她就那么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么?

    骨节分明的指尖划过她精致的脸蛋,轻叹声从薄唇里溢出来,“何必这么贬低自己呢?你该知道你是处在这世界最顶端的一类人,世人只有仰望的份,在我看来,如果有男人爱上你,也该将你捧成女王才对。”

    江酒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窝子里蔓延开来,很是怪异,让她无所适从。

    这么多年来,还没有男人能让她心跳加快,虽然说异性相吸,但,她待在秦衍身边也没有过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啊。

    真是见了鬼了。

    居然对只狐狸起了异样的心思。

    “是么,我觉得我现在不像女王,倒像是陆先生手里一个可以随意把玩的玩物,这不被你压在身下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么,女王可不是这种待遇。”

    陆夜白的瞳孔微微一缩,低声咒骂了两句,咬牙道:“真想就这么弄死你。”

    话虽这么说,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从她身上滚开了。

    自己说的话,哪怕是装逼也得装完啊。

    他既然说了将她捧成女王,那他这辈子就只以这个为目标,绝不食言。

    “玄霜,无名氏,呵,没想到你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多身份,这不是最后的惊喜吧,要我说,你才是这世上真正的隐形大佬,跟我透露透露吧,你与第一黑客鬼刹之间又有什么关联,或者说,你就是他。”

    江酒用胳膊肘撑起了上半身,靠坐在床头,冷睨着陆夜白。

    她并不惊讶这男人知道了她无名氏的身份。

    陆夜白是谁?

    国际上只手遮天的存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想知道点什么,通过任何途径都能得知。

    就拿她无名氏的身份来说,他只要想调查,用名下产业去威胁埃及国王,哪怕对方是一国之主怕也顶不住这种压力,乖乖跟他交代。

    “陆先生不是很有能耐么,想知道我是不是鬼刹,自己去查啊,不过我听闻陆先生追着鬼刹跑了大半个地球都没能逮住人家,以后怕是得多费些心思了,不然你哪日入了土怕是也找不着人。”

    “......”

    这女人,毒舌起来连他都甘拜下风。

    “行,不聊鬼刹,你跟我说说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你对手术台会产生恐惧感?”

    一听这个,江酒脸上所有的神色全部都消失不见了,刚刚红润起来的脸色又渐渐苍白了下去。

    这是她最不想提及的一道伤,每说一次,都是在她心脏上撒盐。

    良久的沉默过后,她微垂着头徐徐道出了当年之事,语调很平缓,却隐隐透着颤音。

    陆夜白暗自心惊。

    他没想到她经历过如此惨痛之事。

    从认识这个女人开始,她给他的印象就是积极乐观,坚韧不屈,却没想到她心里隐藏着这样一段灰色的过往。

    “那不是你的错,事实上,如果你不给他动手术的话,他一分活着的希望都没有,你为他搏命,最后惜败,这是命。”

    江酒淡淡一笑,笑声里没什么温度,像冬日的阳光,看着温暖,实则冷彻骨。

    “站在理性的角度来说,确实是这么回事,但,站在情感的角度看待,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陆先生,你也看到了,我上不了手术台,所以你就别再费心思了,还是另请他人给老爷子动手术吧。”

    “我查到了我外祖父与你外祖母之间的渊源。”陆夜白道,“你心里想必极不甘吧,救命之恩,当舍身相报,你骨子里有血性,所以才决定去尝试,虽然暂时失败了,但不代表你永远会失败。”

    江酒嗤嗤一笑,“现在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连手术刀都握不稳的废物,你说那么多大道理又有何用?陆夜白,别白费口舌了,我真的无法战胜自己的心魔,哪怕我很想很想替外婆跟母亲报这大恩,但,我若走不出那个阴影,一切都是枉然。”

    陆夜白没接她的话。

    他有他自己的打算,他有信心让她重新拿起手术刀,在手术台上大放异彩,找回曾经丢失的那份骄傲。

    “行,我不逼你,你大概也听不进那些大道理,便作罢吧,起来去楼下吃点东西,别饿坏了肠胃。”

    江酒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失神。

    这个男人,为何会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呢??

    ...

    两天后,江柔将柳门白灼带回了海城。

    陆氏公馆,客厅内响起一阵阵轻快的交谈声。

    陆夫人在听完白灼的治疗方案后,一拍大腿,笑道:“就按照白先生说的办,您看什么时候可以手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