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60章 这狗男人,又开始发骚了!
“江小姐,您真的是名医无名氏,那个传承了外科鼻祖‘莫愁’衣钵的神秘女子么?”

    “对啊对啊,虽然国王已经出面证实了您就是无名氏,而您的徒弟玄瑾也拿出了确切的证据,但我们还是希望您能亲口承认。”

    “我婆母受病痛折磨数年,全仰仗您研发出来的药物治疗,您不但医好了我母亲,还让我女儿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她今年六月份顺利考入了医科大学,说什么要当像无名氏那样伟大的名医,为医学界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心力。”

    “曾经的您造福了这个世界,您却低调得让我们无迹可寻,我认为像您这样对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就应该受到世人的推崇与尊重,而不是偏于一隅,默默无闻。”

    江酒轻轻一笑,后退两步深深朝那些友善的民众鞠了一躬。

    “不错,我就是无名氏,当年承蒙莫老器重,授我毕生所学,让我传承衣钵,前些年为社会所做的贡献都是我分内之事,断不敢居功自傲,能帮助到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同胞,我真的很高兴,也谢谢你们对我的肯定,谢谢。”

    她的话音落下后,现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足足安静了数十秒后,偌大的露天广场上陡然响起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江大小姐真的是无名氏,她真的真的是无名氏。”

    “好开心啊,医学界又多了一位医术登峰造极的人才。”

    “她以后还能培养出一批优秀的学子,让精湛的医术能够永远传承下去。”

    有记者问:“江大小姐,请问您以后还会重返医学界么?会应邀进入国家医学院攻克最艰难的抗癌药物研发么?”

    江酒微微颔首,对记者,她是没什么好脸色的,语气也不似刚才那般随和温雅。

    “这个问题,想必日后会有权威机构为你们解答,我就不多说了,一句话,只要国家需要我,我定不会推迟。”

    说完,她踱步朝广场外围走去。

    奈何现场人太多了,刚走两步,她就被涌动的人潮给堵在中间了,寸步难行。

    司法负责人在一旁道:“我这就去命人调动警力来维持秩序,江小姐,您稍等。”

    江酒虽然很不情愿麻烦他们,欠下一个人情。

    但,身处这人潮人海之中,她还真没把握凭着一己之力安然脱身。

    “那就有劳了。”

    司法负责人说了句‘不客气’,准备朝身后退去。

    这时,不远处的人群出现骚动,大批的黑衣保镖朝江酒所站的方向靠了过来。

    隔着人群,江酒一眼就看到了被几个保镖簇拥在中间的挺拔身影。

    陆夜白!

    他怎么来了?

    江酒的秀眉不自觉的蹙了起来。

    这挤来挤去的,那男人也不怕碰到后心的伤口。

    他是嫌自己命硬,想着上次没死成,这次好好死一回是不是?

    恍惚间,陆夜白已经在一群保镖的护送下走到了她面前。

    男人笑看着他,挑眉问:“见到我很惊讶?”

    江酒瞪了他一眼,见他额头隐隐渗出冷汗,瞳孔猛地一缩。

    看来还是碰到了伤口,不然这狗男人的眉宇间也不会露出痛苦之色。

    活该!!!

    心脏受损的人,至少得在床上躺半个月。

    他这才几天?就敢往这人潮里挤,弄伤了不是活该是什么?

    陆夜白俊脸上的笑容渐浓。

    这没心没肺的女人,也开始关心他了呢。

    嗯,算是个好的开始!!!

    “各位,请听陆某说两句,我外祖父如今躺在床上生命垂危,多耽误一分钟便是多一分危险,大家行个方便,先放江小姐离开,等她给我外祖父做了开颅手术,我再单独安排一场见面会,让你们跟她好好聊一聊,如何?”

    这……

    四周的人面面相觑。

    沉默了片刻后,有人开口道:“秦老爷子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咱们还是让一条道出来,放江小姐去秦家救人吧。”

    “对对对,来日方长,反正我们已经知道江大小姐就是名医无名氏,以后有机会再跟她聊,现在就别耽误她去救人的时间了。”

    说着,原本还堵得密不透风的人群愣是从两边散开,让出了一条供两人通行的道。

    陆夜白笑看着江酒,微微弯腰做了个请了手势。

    江酒冷睨了他一眼,率先朝民众让出来的通行道走去。

    陆先生看着她直挺挺地背影,薄唇微勾,露出了一抹邪肆的笑容。

    这个浑身是宝的女人,他总算没错过。

    此生……足以!!!

    …

    车内。

    江酒冷眼看着陆夜白钻进了车厢,讥笑道:“怎么没把自己折腾死呢?”

    关上车门,陆夜白这才彻底放松下来,俊脸上也渐渐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刚才往里面挤的时候,有个老头子撞在了他后背上,力道不大,但够他受的了。

    江酒的目光在狭小的车厢内扫了一圈,最后在副驾驶位的座椅底下找到了医药箱。

    “衣服脱了。”

    “……”

    陆夜白眯眼看着她,“你说什么?”

    江酒瞪了他一眼,咬着牙重复了一遍,“衬衣脱了,立刻,马上。

    这样啊。

    陆先生眼底划过一抹笑意,这伤挨的,值!!

    人家都主动提出让他脱衣服了,他自然不会像个大姑娘似的扭扭捏捏。

    二话不说,陆霸总迅速解开纽扣,将衬衣从身上扒了下来,然后……将自己的雄背递到了她眼前。

    江酒的瞳孔微缩,倒不是因为他后心上的伤,而是那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古铜色肌肤给他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

    前两日她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他后心的伤口上,无暇顾及这是一副成熟男人的身体,更不会胡思乱想徒添尴尬。

    可如今,他的伤势基本稳定,无法吸引她全部的注意力。

    人一旦分了心,看什么都变了味了。

    “怎么了,很严重?”

    陆夜白见她迟迟不动,下意识转头朝身后看去,目光触及到她慌乱的眼神后,似明白了什么。

    “我这具如雄鹰般健硕的男性身体可还入得了江大小姐的眼?换个说法,你是不是对它产生了兴趣??”

    “……”

    江酒磨了磨牙。

    这狗男人,又开始发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