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70章 你已经掉进了我的温柔陷阱!
‘咔嚓’一声爆响。

    高脚杯在男人掌心炸裂。

    暗红色的酒渍顺着鲜红的血液滚滚而落,砸在了名贵地毯上,晕开了一朵朵凄美的花案。

    汹涌的恨意在空旷的卧室里蔓延。

    ‘滴滴滴’

    手机传来响声,有电话打进来。

    男人平复了心底澎湃的惊怒与恨念后,伸手划过了接听键。

    “何事?”

    “先生,再过几天是老先生的忌日了,您今年打算回海城么?需要我将您这段时间的行程都推辞么?”

    林倾握紧了手机,用着低沉浑厚的嗓音道:“往后推一推吧,准备专机,我三天后回海城,别惊动任何人,我不希望我的行踪暴露,明白?”

    “是。”

    切断通话,林倾缓缓闭上了双眼。

    海城......

    这座将他推向万丈深渊的城市,曾在一夜之间埋葬了他的亲情跟爱情,如果可以,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足了。

    但,他的根在那儿,他林氏的祖坟在那儿,已故的父母在那儿。

    心里唯一的爱恨嗔痴也在......那儿。

    ‘咔擦’一声,卧室的门被推开了,穿着一袭睡衣的海微从外面走了进来。

    “倾,出什么事儿了?我在隔壁似乎听到了有物什落地的声音。”

    话落,她的目光下移,落在了他还在滴血的手掌上,不禁惊呼道:“你受伤了?我这就去叫家庭医生。”

    “不用了。”林倾走到门口,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刚才酒杯碰到了落地窗,不小心撞碎了,在手心里划了几道口子,没什么大碍,不必惊动医生了。”

    海微捞起他的手打量了一圈,确定没伤到大动脉,这才松了口气,“好吧,我去取医药箱,给你止血包扎一下,别感染了。”

    说着,她就准备去客厅。

    林倾伸手抱住了她,将她紧紧锢在怀里,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微微,跟着我的这些年,可曾觉得委屈?”

    海微轻轻一笑,“怎么会委屈呢,谢谢你给我跟扬扬一个家,让他像正常人家的孩子那样有完整的生活,就是你老拒绝我,不同意我跟你睡一块儿有些委屈。”

    “微微......”

    “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也别给我讲那些大道理,就这样挺好的,咱们一家三口一辈子守在一块儿,过我们的小日子。”

    林倾无奈失笑,“放心吧,你永远是我林倾的妻子,我不会让任何人瞧不起你的。”

    “嗯嗯,赶紧松开啦,我去拿医药箱。”

    “......”

    ...

    秦家,医疗室内。

    江酒是晚上十一点半进的急诊室,在里面待了整整五个小时,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半才出来。

    陆夜白见她摇摇晃晃的,都有些站不稳了,连忙上前扶住了她。

    陆夫人却不管她此时脸色有多吓人,凑上去就发问,“我孙儿怎么样了?你有没有保住他的命?”

    江酒像是抽空了全身力气一般,软趴趴地靠在陆夜白怀里,虚软无力道:“还没脱离危险期,我怀疑他直接接触了药源,所以比老爷子的情况严重得多。”

    “少废话。”陆夫人怒瞪着她,咬牙道:“我问的是墨墨怎么样了,你别说那些危言耸听的话吓唬我。”

    江酒张了张嘴,可,脑袋传来一阵晕眩感,只觉眼前一黑,直接陷入了昏迷之中。

    “江酒......”陆夜白惊呼,俊脸上闪过一抹心疼。

    她身体透支太厉害了。

    刚经历长达十五个小时的脑科手术,连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又被推进了急诊室,强撑着坚持了五个多小时,铁打的身体也得废。

    “你们守着墨墨,我送她去隔壁房间休息一下。”

    说着,陆夜白打横将她抱起来,大步朝病房区走去。

    陆夫人想要阻拦,可,追不上他的脚步。

    她在后面喊了两句无果后,恶狠狠地瞪向陆西弦,训斥道:“江酒不是你的女人么,就算是抱,也该你去抱,什么时候轮到你哥了?你就那么没眼力见,由着你哥跟那女人纠缠不清么?”

    陆西弦一脸苦逼,他不由着他哥跟那女人纠缠不清,就得自己亲自出马将那女人娶回家了,他是多想不开,会眼巴巴凑上去阻止他哥献殷勤??

    陆夫人见他不说话,怒气更甚,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脑勺上,喝道:“你哥若执意要娶那女人,我就强行让你娶了,你们有两个孩子,成婚也理所当然,反正你哥不能娶。”

    “......”

    艹!

    这是什么奇葩逻辑?

    配不上他哥的,就硬逼着他娶?

    不对,江酒这狠人配他哥绰绰有余好不好。

    谁能有她这造化?

    又是名师玄霜,又是名医无名,多逆天啊,嫁进陆家做当家主母再好不过了。

    ...

    江酒被陆夜白抱着回到病房,他刚将她放在床上,她就醒了过来。

    因为心里记挂着小家伙,她强逼着自己清醒的。

    “这是哪儿?怎么把我送这儿来了?墨墨还没脱离危险期,我得去看着他。”

    陆夜白眸中划过一抹暖意。

    难怪陆墨那小子爱惨了这女人,恨不得天天黏在她身上。

    这女人身上有种很特别的魔力,表面看上去冷冷清清的,但,心思善良,能让人忍不住将要靠近。

    “我已经调动了陆家的医疗团队,他们都是国际上拔尖的存在,虽然医术不如你,但顶一阵子还是没问题的,你别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像你意志这么坚韧的人,一旦晕倒,就是体力严重透支,心血都被掏空了,好好歇着吧,别乱动。”

    江酒怔怔地看着他。

    这个男人,真好看。

    糙帅糙帅的,不似秦衍那般俊朗的帅,隐隐透着痞气,充满了野性的张扬。

    陆夜白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趁她不注意,在她苍白的唇角蜻蜓点水般印了一吻。

    “......”

    这狗男人,又开始发骚了。

    江酒轻咳了一声,别过脸,错开了他含着笑意的漆黑双眸,哑声问:“随意跟随心呢?现在关键时刻,别让他们出了什么岔子,不然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他们很好,我派了人保护他们。”说完,他伸手撑在她身体左右两侧,挑眉道:“江酒,你似乎已经掉进了我的温柔陷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