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76章 替你出这口恶气!
还别说。

    他妈的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儿了。

    “你解雇她,就是想由着她闹腾,让她出了心里那口恶气?”

    “不然呢?”陆夜白挑眉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问:“她是我看上的女人,我不应该纵容她么?”

    “……”

    段宁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应该的,应该的,只不过这位江大小姐一旦闹起来,陆氏恐怕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股票下跌是小事,我怕……”

    陆夜白摆了摆手,轻飘飘的道:“由着她闹吧,我虽然本事不大,但她头顶那片天我还是能撑得住的。”

    段宁的目光一点点复杂起来。

    这家伙爱江酒已经爱到如此疯狂的地步了么?

    为了博取美人一笑,纵容美人出一口恶气,将整个陆氏的名誉全部压上了。

    真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他就不怕彻底崩盘,陆氏财阀遭受巨大动荡么?

    “你顺着那些股东的意解雇江酒,就是想让他们以后跪着舔着去求她回来?”

    陆夜白冷嗤了一声,讥笑道:“刚才在会议室里,他们什么嘴脸你也都看到了,自作孽不可活,若他们听了江酒的话,同意她来处理这件事,那陆氏不会有任何麻烦,可他们耍小聪明,认为将她轰走,艾米服饰就会针对她,放过陆氏,殊不知,人与人之间的博弈往往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他的话音刚落,电梯内陡然响起‘叮’的一声。

    门打开,陆夜白踱步走了出去,边走边道:“那群老东西总喜欢倚老卖老,这次逼走了江酒,等他们发现情况不对劲时,一定会舔着脸去求她回来的,我看上的女人,怎么能受他们的气?今日他们将她逼走确实很容易,但,他日他们若不在她面前磕头认错,别想请回她。”

    “……”

    陆霸总宠女人的姿态,真是牛得一批啊!!

    …

    当天中午,陆氏公关部发布了一条声明:

    ‘我方总部总设计师江酒,纵容手下的设计师剽窃抄袭艾米服饰两年前已上市的童装款式,行为恶劣,经董事局研究探讨决定,撤销江酒所有的职务’

    这消息一出,全球震惊。

    没办法,谁让江大小姐如今是国际上炙手可热的人物呢,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立马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陆氏发布这条声明,算是彻底坐实了江酒纵容手下的设计师剽窃艾米服饰成品图稿的罪名。

    一时间,那些羡慕嫉妒仇恨江酒的人,又开始在网络上抹黑她,攻击她,用一些犀利的字眼带动民众的情绪,纷纷抵制她。

    …

    陆氏总部,设计师办公室内。

    唐静茹正倚靠在转椅上打电话,化了妆的脸蛋上满满全是得意之色。

    “怎么样,我这次做的可还令你满意?如今江酒已经被陆夜白亲自赶出陆氏了,外面更是对她骂声一片,那女人,离身败名裂不远了。”

    话筒里传来江柔愉悦的笑声,“满意,非常满意,董事局这么一逼,陆夜白也保不了她,现在咱们只需怂恿艾米服饰,让他们单独对江酒起诉,我就不信那贱人这次还能逃得掉。”

    唐静茹哈哈大笑,“爽,真他妈的爽,被陆夜白扫地出门,当做弃子一样扔掉,我就不信她江酒还能翻身,你放心吧,我已经联系好了艾米服饰那边的法务部,他们会向江酒提起诉讼的。”

    “那就好。”江柔的声音平缓了许多,但仍旧无法掩饰语气里的欣喜。

    江酒在设计圈的名声将要尽毁,等她涉足医学界,白灼出手让她身上背负几条人命,她就会彻底栽倒,这辈子也别想翻身了。

    “艾米服饰那边你多催催,告诉他们,趁江酒最低谷时,赶紧出手将她送进监狱,否则等她缓和过来,他们再想维权就难了。”

    唐静茹勾了勾红唇,露出了一抹阴毒的笑,“你放心吧,我跟江酒势不两立,不是她死就是我亡,我是不甘心亡的,所以只能是她去死了。”

    说到这儿,她脸上露出了一抹骄傲之色,放缓了语调补充道:“如今我成功将她赶出了陆氏,她没了陆夜白的庇护,我相信你江柔一定能想到法子收拾她,将她彻彻底底打入深渊的。”

    话筒里传来江柔尖锐刺耳的狂笑声,“哈哈哈……”

    …

    盛景公寓。

    江酒打开房门,见时宛一脸急色的站在门口,不禁挑眉道:“你屁股后面有疯狗撵着么?”

    时宛大口喘息了几下,稍微平复了狂跳的心绪后,一把拽住她的胳膊。

    “你要我沉住气,好好等几天,还说什么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可如今呢,你竟然被陆氏董事局那群瘪三给扫地出门了,知道外界都在怎么说你么?他们说陆氏开除你,就是承认了你纵容手下剽窃抄袭,我呸,以你的本事与能耐,还需要去抄别人的么?”

    江酒拉着她进了客厅,反手甩上房门后,推着她坐在了沙发上,然后顺手给她倒了杯水,“喝水。”

    时宛伸手接过,大口灌了几下后,又准备长篇阔论,却被江酒给制止了。

    “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一听到风吹草动就点燃了炸药桶?宛宛,我有那么好欺负么?”

    时宛一愣,眯眼瞅着她,“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

    江酒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我瞒你的事情多了去了,数都数不过来,这很稀奇么?”

    “酒酒……”时宛拉长了尾音,一脸嗔怪的瞪着她。

    “好啦,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没必要,有人想搞我,坑都挖好了,依着我的性子,我非得跳下去将对方整出屎来不可。”

    “噗嗤。”时宛喷笑,“行,我是关心则乱了,以为你替我顶了罪,主动要求陆阎王解雇你。”

    江酒在她额头上弹了一记爆栗,“怎么说话的呢,我们有罪么?有罪么?”

    “额,没罪,没罪,是我口误了,那你让陆阎王解雇你,是有什么打算么?”

    江酒神秘一笑,“过两天你就知道了,我听说陆氏那群股东没少恶心你,说你是时家长女,到陆氏任职另有目的,乖,这次姐帮你狠狠整他们一顿,替你出这口恶气。”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