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77章 露出了狐狸尾巴!
陆家公馆,客厅内。

    陆夫人脸色苍白的靠在沙发上,听了江酒被陆夜白解雇的消息后,竟没有半点喜悦之色。

    她花了三天的时间才接受宝贝孙子变成痴呆儿的事实。

    什么骄傲,什么脸面,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江酒能治好她的宝贝疙瘩,让她给她下跪都行。

    可,医术精湛的江酒,这会儿不好使了,对墨墨的病情束手无策。

    老天这是连下跪的机会都不肯给她啊。

    “妈咪……”

    陆婷婷伸手推了推老太太的胳膊,犹豫了片刻后,试着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大概也没心情办什么晚会了,我的成年礼取消吧。”

    陆夫人空洞的眸子稍微有了些焦距,她转眸看了她一眼,沙哑着声音道:“成年礼一辈子只有一次,怎么能取消呢?你二哥不是在操办呢,别说傻话。”

    陆婷婷只觉鼻子一酸,猛地扑进了老太太怀里。

    “妈咪,墨墨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前段时间他还克服了自闭症,如今也一定能克服,我相信他会好起来的。”

    “是啊,会好起来的。”老太太低低呢喃,“只不过遥遥无期罢了,我再也看不到那个在我怀里撒娇的墨墨了。”

    “妈咪,您……”

    陆婷婷刚准备开口,这时,二楼响起一阵喧闹声。

    不一会儿,一个女佣急匆匆的下了楼,对陆夫人道:“太,太太,小,小少爷他又失禁了。”

    陆夫人猛地站了起来,怒道:“失禁了找我做什么?赶紧给他换裤子啊。”

    “可,可小少爷死活不肯,一个劲喊着妈妈。”

    “那你去找他妈啊,跟我说什么用?江柔呢?她在哪儿?我不是让她陪着墨墨么,她跑哪儿去了?”

    小女佣战战兢兢道:“江二小姐去房间接电话了,一直没出来。”

    “那你还不赶紧去喊她,杵这儿做什么?”

    “哦,哦哦,好的……”

    小女佣刚转身离开,陆夫人又瘫坐在了沙发上,满脸的绝望,痛心疾首道:“我可怜的孙儿,他从小就不会尿裤子,如今,如今……我陆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你要如此折腾我孙儿?”

    说着,她伸手用力捶打起自己的胸膛。

    陆婷婷见状,连忙伸手制止了她,哭道:“妈咪您别自残啊,会有办法的,江酒会有办法治好墨墨的。”

    陆夫人听她提到江酒,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猛地扣住她的胳膊,急声道:“外面都在诋毁江酒,还扬言说要将她送进监狱,你,你去告诉你大哥,让他务必保住江酒,实在不行,让他去顶罪都可以,别让江酒被艾米服饰的人送进监狱了,她要是入了狱,墨墨怎么办,谁来给他治病?”

    陆婷婷无奈一叹。

    亲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老太太之前有多恨江酒,巴不得她挫骨扬灰。

    可如今为了墨墨,她竟然放弃了一辈子的骄傲与自负,逼着自己去接受最讨厌的人。

    “去啊,你赶紧去啊,还愣着做什么?江酒一旦入狱,再想出来就难了。”

    “哦,好好好,我这就去给大哥打电话。”

    …

    二楼卧室。

    江柔急匆匆赶来,刚走进卧室,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臭味。

    她脸色当即就难看了起来。

    该死的,这小杂种又拉裤子里了。

    要不是有那么多女佣在场,她定不会掩饰脸上的厌恶与嫌弃。

    “江小姐,您总算来了,小少爷不肯让我们给他清洗换衣服,现在他身上粘了一身的……您赶紧过去给他擦洗身体,换件干净的裤子吧。”

    江柔厉目横扫过去,怒道:“什么都要我亲自动手,陆家花重金请你们过来是干什么吃的?如果连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你们也不用继续待这儿了,都给我卷铺盖滚蛋。”

    几个女佣的脸色齐齐一白。

    “江小姐,我们不是偷懒,也不是嫌弃,实在是……小少爷不肯让我们碰他啊。”

    “对啊对啊,如今小少爷神经敏感,他只要自己的妈妈,我们也没办法啊。”

    江柔被两人的话气得鼻子都歪了。

    以前正常的时候怎么没粘过她这个妈?

    现在好了,一拉一裤子,倒是想起她来了。

    犯贱!

    真是贱骨头!!!

    “滚,全都给我滚出去。”

    女佣们也不敢继续待着刺激她了,一听她说滚,一窝蜂的溜了。

    看着床上嘿嘿傻笑的小家伙,江柔的脸皮狠狠抽搐了几下。

    她当初就应该再加重一点药量的,不然也不会整个半吊子,弄成了痴呆儿。

    “嘿嘿,嘿嘿嘿……”

    傻笑声在房间里响起,江柔浑身打了个寒颤,脸上的厌恶藏都藏不住了,捏着鼻子一点一点朝他靠近。

    如果可以,她真想就这么弄死他。

    “起来,跟我去浴室。”

    “嘿嘿嘿。”

    “听到没,我要你起来跟我去浴室。”

    “嘿嘿嘿。”

    “……”

    江柔忍着恶心伸手去捞他,也不知道碰哪儿了,手掌一阵温热,黏黏糊糊的。

    垂头一看,她脸都绿了!!!

    屎!

    “你……”

    她怒了,开始露出了狐狸尾巴,“该死的小杂种,当初抱你来陆家后,我就应该掐死你的,不然也不会生出这么多事端,还让唐静茹那女人抓住了……”

    说到这儿,她猛地止住了话锋,一脸紧张的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后,她才松了口气。

    目光再次落在小家伙身上,见他依旧在傻笑,彻底放了心。

    这就是一个傻子,想必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走,跟我去浴室。”

    她很粗暴的抓住他胳膊,直接将他从床上拽了下来。

    陆墨依旧在嘿嘿傻笑,不过,笑声似乎冷了几分。

    …

    陆氏宣布解雇江酒后不久,艾米服饰的公关部也发布了一则声明,称他们会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罪责,

    至于他们究竟是想起诉陆氏还是想起诉江酒,并没有过多透露。

    外界纷纷猜测,艾米服饰应该会起诉江酒。

    因为这一届靓装盛典的候选人中,艾米服饰也有一个人选,而此人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江酒。

    一旦江酒获罪,那新一届‘第一设计师’的荣誉就会花落艾米服饰。

    告江酒,整江酒,应该是板上钉钉了。

    然,两天后艾米服饰却做出了一个令全世界人震惊的决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