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81章 酒酒,我想死!
狂风骤起,雨,越下越大。

    水雾扑打在她眼帘上,模糊了视线。

    时宛撑大了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远处的那抹修长身影一步步朝她逼近。

    十米,五米,三米......

    被雨水跟泪水朦胧的双眸中,倒映着的全是那道刻入了骨髓的影子。

    “林,林......”

    她的话全部都堵在了嗓子眼里,怔怔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从她身边擦肩而过,不曾有片刻的驻足。

    他,就这么从她身边走过去了,犹如这世上最陌生的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那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可,那是刻入了她血脉灵魂里的爱人啊,只要靠近他,她浑身的血液都会沸腾。

    还有那熟悉的气息,几乎渗透进了她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她能在人潮人海里准确无误地捕捉到,又岂会认错?

    林倾,林倾,你就那么恨我么?

    恨到再重逢时,只将我当做旅程里遇到的陌生过客,连一个正眼都不肯给我?

    这世上的刑法有千万种,独独你的漠视与冷淡能让我体会到什么叫做焚心化骨般的痛。

    原以为再见面时,你会愤怒,会痛苦,会暴虐,会狠狠甩我几耳光,将曾经所受的苦楚全部都发泄在我身上。

    而我也做好了承受你一切喜怒哀乐的准备。

    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原来我竟然那么渺小,小到在你生命里激不起任何的波澜。

    你可知,比起折磨我,这种漠视才是真正的诛心。

    我在你的世界里,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么???

    以至于再见面时,你直接把我当做了空气,当做了这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时宛猛地从怔愣中清醒过来。

    她缓缓转身,隔着朦胧的雨幕,看着那抹熟悉的身影撑着雨伞踏上台阶,一步步远去。

    从始至终,他都不曾回头,也不曾驻足。

    好似这经年而过的重逢,不过是在人海里与陌生人之间最寻常的一次擦肩而过。

    时宛轻轻地笑了,笑着笑着,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眼角滚滚而落。

    雨伞从她掌心滑落,被风卷入了丛林之中。

    她微微仰起头,任由成串的雨滴砸在自己脸上,不疼,但,凉意渗透了骨髓,似冰封三尺的刃,在血肉里留下了一道道不可磨灭的伤。

    错了,她终究是错了。

    酒酒说得对,她的执着,只会给他如今的生活造成困扰,她的存在,只会影响到他跟他妻子的感情。

    七年前,她间接害得林家家破人亡,逼得他狼狈出逃。

    如今他好不容易从那场背叛与绝望里挣脱出来,她有什么资格再去打扰他平静的生活?

    她,没那资格啊!!!

    …

    盛景公寓。

    江酒打开房门,见时宛脸色苍白,心死如灰,好像被人掏空了所有意识,犹如一具行尸走肉般站在门口,吓了一大跳。

    “宛宛,你这是怎么了?”

    时宛扯了扯僵硬的嘴角,用着沙哑破碎的声音吐出了,五个字,“酒酒,我想死。”

    话落,她脚下一个踉跄,直直朝江酒怀里倒去。

    “卧槽。”

    江酒惊呼了一声,连忙扶住了她,这才发现她浑身湿透,还发着高烧。

    “江随意,赶紧去浴室放水,然后准备退烧的注射液。”

    江小爷从书房闪身出来,看到客厅里的情况后,也吓了一大跳,连忙钻进了浴室。

    江酒给时宛泡了澡,又给她挂上了吊瓶。

    没一会儿,时宛就悠悠转醒了。

    江酒坐在床上,冷眼看着她,讥笑道:“说吧,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事,居然让你说出了‘我想死’三个字。”

    时宛抿了抿唇,微微别过了脸,错开了她幽冷的目光,哑声道:“之前烧糊涂了,说的话做不得数,抱歉,让你生气了。”

    江酒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轻叹道:“宛宛,曾经那么艰难的时刻你都挺过来了,我认为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打垮你,爱也好,恨也罢,终究是过去式了,你在这儿悲春伤秋,使劲儿折腾自己,有意思么?”

    时宛吸了吸鼻子,逼退了眼眶里的酸涩,语调平缓道:“我今天去灵山公墓看望林伯父,离开的时候在陵园门口碰到了林倾。”

    江酒一怔。

    难怪这女人像是丢了魂似的,原来跟林倾见面了。

    也对,这世上恐怕就一个林倾能让她如此失控。

    “然后呢?他对你说出了‘我恨你’,而你也对他说出了‘对不起’?”

    时宛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我们没有过任何对话,哪怕一个字也没有,他从远处走来,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就那么擦肩而过了,犹如……最熟悉的陌生人。”

    江酒的心一紧,下意识伸手握住了她垂在床沿边上的手掌,“宛宛,你……”

    时宛偏头对上了她的视线,朝她摇了摇头,勉强一笑道:“酒酒,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吧,我能受得住,长痛不如短痛,

    看着他如今完全将我当成了陌生人,说实话,我挺欣慰的,哪怕我这一生注定要困守在这无望里,也期盼他能得到自己的幸福,我余生所求不多,惟愿他岁月静好。”

    江酒握紧了她的手掌,秀眉微微一挑,转移话题打趣道:“要不你跟我一起发展事业吧,那些狗男人,不要也罢,人生巅峰还得自己去闯,男人能给你的,也就一些物质上的满足,何苦将自己困住一辈子围着灶台转,碌碌无为?”

    时宛轻轻一笑,“好呀,我正有此意,要不……”

    她的话还未说完,卧室的门被推开,小丫头从外面探进一个脑袋,咧嘴道:“两位妈咪,打扰一下呀,外面有个老头找酒酒。”

    老头?

    江酒挑了挑眉。

    她大概猜到是谁了。

    时宛眯眼看着她,蹙眉问:“你那渣爹?他过来做什么?”

    江酒笑着摇头,“不是江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陆氏董事局派来的股东代表,想请我出面解决陆氏的麻烦。”

    “呵。”时宛冷冷一笑,“他们居然还有脸来?你给我把点滴拔了,我去会一会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