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98章 你的路子可真野!
江酒冷冷一笑,翻身下了地。

    陆夜白连忙伸手扣住她的胳膊,重复问:“你捅了我一刀?”

    江酒瞪了他一眼,咬牙道:“不捅你,难道眼睁睁看着你上了这女人么?陆先生怕是没看到自己刚才那野蛮模样,活脱脱一禽兽。”

    陆先生低低一笑,看起来十分愉悦,“捅得好,以后我要是敢招惹其她女人,你就用这种法子捅我。”

    “……”

    陆夜白跟着翻身站起来,这么一动,牵扯到了大腿上的伤,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艹,你以后捅的时候能不能换个地方,这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废了,我还怎么睡你。”

    “……”

    江酒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一刀废了他的冲动,恶狠狠道:“再BB,我现在就弄死你。”

    “……”

    陆夜白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

    社会我酒姐,人狠话不多。

    他喜欢!!!

    江酒懒得理这闷骚玩意儿,从腰间掏出一粒药塞进了他嘴里,“解春药的,吞下去。”

    陆夜白转了转眼珠,笑道:“比起这药,我更希望你用自己的身体替我解。”

    江酒听罢,直接一脚踹过去。

    陆夜白闪身躲开了,“行行行,我不调戏你了,说正事。”

    江酒冷睨了他一眼,隐含警告。

    然后伸手一指江柔,拧眉道:“这女人联合白灼给你下套,什么目的,想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陆夜白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紧抿着薄唇,一字一顿道:“既然她那么缺男人,我就给她找几个,好好满足她。”

    说完,他捞过散落在一旁的手机,走到一旁去打电话了。

    片刻后,他折返回来,盯着江柔看了几秒,蹙眉问:“她这不像是昏迷吧,你对她做了什么?”

    江酒耸了耸肩,轻启红唇吐出两个字,“催眠。”

    陆夜白一愣。

    这女人还懂催眠术?

    “你的路子可真野。”

    江酒无语望天。

    两人在房间里等了三四分钟,两个黑衣保镖从外面冲了进来。

    “陆总,有何吩咐?”

    陆夜白伸手指床上的江柔,话不多,就三个字,“上了她。”

    啥??

    两保镖明显一愣。

    陆总玩女人玩糊涂了?

    这不是江二小姐么?

    这不是陆家小太子爷的亲妈么?

    让他们上,会不会不太适合?

    “陆总,她可是……”

    陆夜白犀利的目光直直朝他射了过去,“可是什么,让你们上就上,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

    江酒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对陆夜白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等下温碧如一定会带几个宾客来501房间,巧遇你跟江柔翻云覆雨,然后借此施压,让你松口将江柔娶回陆家。”

    陆夜白一听这话,俊脸顿时阴沉可怖,隐隐透着杀意,对着两个保镖吐出四个字,“速战速决。”

    江酒看了床上的江柔一眼,唇角勾起一抹讥笑。

    自作孽,不可活。

    江柔,这是你犯贱后应该付出的代价,我不是圣母婊,所以不会怜悯你。

    “等等。”

    身后传来陆夜白的声音。

    她下意识回头看向他,蹙眉问:“不走?你打算留在这儿看真人版的小电影?”

    陆夜白瞪了她一眼,咬牙道:“我右腿失血过多,现在没知觉了,过来搭把手。”

    “……”

    江酒翻了个白眼,重新折返回去,架着他往外面拖。

    “你想个办法拦住温碧如,别让她带人过来撞上这出戏了,我虽然恨透了她们母女,但不想拿墨墨的名声开玩笑,这事要是传扬出去,墨墨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的,孩子还小,别让他过早的接触这些阴暗的东西。”

    陆夜白点点头,“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你现在送我回别墅,帮我好好处理大腿上的伤口。”

    江酒一怔。

    大腿上的伤口。

    不是,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暧昧呢?

    她是不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天,她干嘛手贱去捅他大腿?

    那可是……大腿啊!

    她怎么给他包扎?

    陆夜白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心情更加愉悦了。

    这一刀捅的,甚得他意。

    …

    十八层的宴会还在进行,中途秦老爷子身体撑不住,秦氏夫妇将他送到了一旁的雅间休息。

    陆父打发了几个商友后,也跟着去了雅间。

    他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秦家人都在,直接开门见山道:“岳父,阿衍与江家大小姐的婚事我不同意。”

    四道目光齐刷刷地朝他射来,秦夫人笑道:“姐夫这是什么意思?看不得自己的侄儿好么?衍小子也老大不小了,该娶妻生子了。”

    “可他要娶的是他表弟的女人,这个女人还给他表弟生了两个孩子。”陆父直言道。

    秦老爷子冷哼了一声,举着拐杖在地上狠狠跺了几下,厉声道:“你那混账儿子不肯娶酒丫头,怎么着,他不想娶的姑娘,连带着衍小子也不能娶么?”

    陆父微微颔首,姿态谦卑,不急不缓道:“江酒嫁谁都可以,独独不能嫁给秦衍,至少现在不能,外界才刚刚曝出她两个孩子是陆家的种,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西弦的表哥,世人怎么看待?您这是在给她招黑,会害了她的。”

    话落,他的视线在秦衍身上扫了一圈,又继续道:“我知道您打算借今晚的酒会宣布他两的婚事,但此举真的有欠妥当,刚才有人来向我禀报,说江酒已经离开酒店了,她大概也不希望您如此草率,所以才主动退避的。”

    秦老爷子沉了脸色,刚准备动怒,秦衍突然插话道:“姑父说得有理,当着这么多人面宣布我跟酒酒的婚讯确实有些喧宾夺主了,今晚的酒会是为婷婷准备的,她才是主角,千万别因为我跟酒酒的事而破坏了。”

    秦老爷子狠瞪了他一眼,刚准备开口我训斥两句,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堪堪止住了话锋。

    “得,老头子不管了,你们自己瞎折腾去吧,秦予,送我回家。”

    “……”

    …

    江柔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室内静悄悄的,床上只有她一人躺着。

    失败了?

    她下意识想要起身,可,下身传来钻心的痛。

    不对,她被人侵犯过。

    难道是陆夜白碰了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